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思明:长沙“法院”围观江天勇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思明:长沙“法院”围观江天勇案


     江天勇律师的人品令人敬佩,他的事迹广为传颂,谷歌上一搜索全部都有。无需我赘述。
    江天勇律师一案于2017年8月22日开庭。8月21号上午11点多,警察打电话给我要我不要到长沙去。于是我匆忙吃了午饭赶紧出门,以免被警察堵在家里失去行动自由。到达长沙后,我立即将手机关机并将手机电板和移动通讯卡拆分开,目的是摆脱警察的骚扰。
    晚上七点多钟,我有幸和几位久仰大名的朋友共进晚餐,其中包括美国驻中国大使馆负责人权事物的官员顾瑞娜女士。
    陈思明:长沙“法院”围观江天勇案


    22号早上我乘车前往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发现多条通往“法院”的道路已经被封闭,只好绕路到达“法院”附近,然后徒步接近。“法院”的周围已经戒严,很多路段禁止行人通行,连早上出来买菜老头、老太太都不准通行。警戒线的多处聚集了大量的当地居民,民众怨声载道,有的据理力争,有的破口大骂要求通行。
    实际上警戒线外布满了便衣警察,只要有人滞留就会被驱离。我在警戒线外来回走了好几趟,有很多狼一样的眼睛在盯着我,他们在确认我的身份。我在拍照的时候尽量不引起他人的注意。现场气氛紧张。9点钟他们开始行动了,先是长沙的十多个警察围住我要查身分证,当我把身分证交给长沙的警察之后,突然间株洲的便衣警察出现,两帮警察激烈争执,最后株洲警察帮我从长沙警察手里抢回身分证之后立即带我离开了现场。
    使我感到无比荣耀的是,警察竟然称我为民运分子。我自问,我为中国的民主自由做了什么贡献竟有如此殊荣。我受宠若惊!
    上午10:00多钟到达株洲市庆云派出所做笔录,我拒绝在笔录上签字。中午派出所教导员请我喝酒并派两个警察陪同(他们没有喝酒)。午饭后我回到派出所并睡了一个多小时。到下午4点多看他们还没有放我的意思,我就跟教导员摊牌,说:我是一个守法的自由公民,被你们警察从长沙非法绑架回株洲,违法的是你们,犯罪的是你们。如果你们是约谈我,那么我就走了,少陪。如果你们是传唤我,那么请你们开传唤证。如果你们是拘留我,那么请你们开拘留证。教导员不知所措,说是要等上级通知。后来,文警官给我一份所谓训诫书要我签字,被我拒绝。大约5点左右我获自由。
    中共当局一边高喊依法治国一边践踏自己制定的所谓法律,致使中国离法治社会越走越远,江天勇案就是又一例证。我此次围观江天勇案就是尽一个公民的义务。期盼中国早日实现言论自由三权分立、宪政民主。希望中国社会每一个人的人权和尊严都得到切实保障。
     陈思明 2017、8、23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914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爱国汉奸考
  • ‘Ithoughttheymightkillme’
  • ‘Ithoughttheymightkillme’
  • 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 CambridgeForum911
  • 中共或採取化整為零的屠殺方式嚇退香港抗爭者
  • 中共在美国建立了血汗工厂
  • 四从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 资本主义
  • 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 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考
  •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 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 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自由高于金钱——斯诺登如果真的热爱自由……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一個建議
  • 谢选骏科技发展揭开文盲新时代
  • 徐沛陳儀(1883-1950)與地下共產黨員
  • 金光鸿共匪开始诱捕我了
  • 陈泱潮提出中國【先民主化、後經濟改革之路】亦遭鄧小平否定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國對大陸有主權,目前沒有治權
  • 王巨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2)
  • 谢选骏毛泽东是苏联的儿主席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人群分类
  • 谢选骏满鞑子为何不嫌弃死人住过的故宫
  • 张杰博闻邓朴方、刘源独服叶选宁叶选平去世与叶剑英家族红楼梦
  • 谢选骏美国喂肥了中共
  • 徐文立贺信彤一位中國大陸的國軍後人對海外藍營僑胞的幾句建言
  • 谢选骏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 陈泱潮10、《特權論》【官僚垄断特权阶级必然崛起的論斷】,被鄧
  • 万沐加拿大应打破经济社会的托拉斯体系
    论坛最新文章:
  • 巴黎地铁工会号召无限期罢工
  • 港交所对伦交所的“世纪联姻”提议为何夭折?
  • 预防非洲猪瘟 中国禁止进口韩国猪及相关产品
  • 基里巴斯跟风 五天内中国挖走台湾两个邦交国
  • 全球气候日活动规模空前 联合国召开青年气候峰会
  • 从军售和外交看美国在两岸间扮演的强势角色
  • 马克龙基本恢复保镖丑闻与黄背心前的支持率
  • 黄背心第45场 巴黎两处森林首次禁止游行
  • 邦交又失一国 台湾责北京诱使基里巴斯转向
  • 国际特赦:港警以报复性武力和酷刑对付示威者
  • 反修例风波劝解警方护抗争者 港社工被拒入澳门
  • 黄背心运动没有太多影响到访巴黎游客
  • 因示威多并防黄背心 花都多个地点谢绝参观
  • 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去世
  • 美媒:北京曾扣一联邦快递机师 疑涉非法运弹药
  • 法称达成脱欧协议剩时不多 英重申恐无协脱欧
  • 纪念曼德拉 在罗本岛种下101棵树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