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陈泱潮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01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陈泱潮更多文章请看陈泱潮专栏

    
    (鉴于博讯首页大众观点已经刊登了曾节明对我的N次造谣诬蔑,敬请主持正义,公正处理,也刊出我对曾节明造谣诬蔑我的澄清和答复。谢谢!)
    
     陈泱潮
    
     2017-7-31
    
     曾节明在今天发表的《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对我N次进行了造谣诬蔑:
    
     “长期以来,陈泱潮先生对魏京生极尽贬斥之能事。习近平上台之初,陈泱潮莫名其妙地在博讯上厚赞习近平,而贬损魏京生,并把习、魏两人的大头像贴上博讯博客,以说明魏京生的面相不行,而习近平是引领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圣人;陈泱潮并指着习近平光鲜的大头像说:拯救中国不靠习近平,难道能靠魏京生这种面相的人么?
    
     当时连我都看不下去。换了心胸狭窄一点的人,必然对陈泱潮恨之入骨,不共戴天,但老魏事后却象没事一样,不止一次邀请陈泱潮参加会议(尽管多数陈没去),此种大度终令陈泱潮感到惭愧,故今年以来,陈泱潮对魏京生的评价转向比较客观了。”
    
     故我在曾节明此文後跟贴如下:
    
     此文是不是在故意造谣挑拨离间?
    
     说什么陈泱潮“把习、魏两人的大头像贴上博讯博客,以说明魏京生的面相不行,而习近平是引领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圣人;陈泱潮并指着习近平光鲜的大头像说:拯救中国不靠习近平,难道能靠魏京生这种面相的人么?”
    
     ——请此文作者拿出陈泱潮以习近平和魏京生【面相】作比较、作论断的证据来!
    
     你怎么能够对我这样放肆地造谣诬蔑?
    
     (访客 > 陈泱潮 • 5小时前
    
     我可以作证,曾节明此文绝对是造谣栽赃,因为事实非常清楚,习近平上台后对习近平进行大肆吹捧的正是曾节明本人,写了大量的贴吹捧习近平,我看了之后非常气愤。后来曾节明看习近平不行,改变了吹捧的态度,我还表扬过他说他思想有进步,善于转变。)
    
     再则,我陈泱潮对魏京生的批评是出于什么立场动机?是实事求是?还是造谣、诬蔑、进行人身攻击?
    
     你凭什么说我因为批评魏京生感到惭愧了?惭愧什么?
    
     你要搞清楚:我近年来肯定魏京生,是因为魏京生的现实表现值得肯定。不是因为看到他现在有势力了,就要否定对他过去的实事求是的批评,就要去趋炎附势、巴结、投靠!
    
     你怎么能够如此肆意侮辱我的人格?
    
     你这样对我,是要遭到天谴的!
    
     (访客 > 陈泱潮 • 5小时前
    
     从我旁观的角度讲,曾节明的确非常不厚道,你对他提供患难帮助,虽发生分歧,他至少应当对你作到敬而远之,不该口出恶语攻击,这都是共产党匪文化毁灭人心的病啊)
    
     陈泱潮 > 访客 • 11分钟前:
    
     问题是曾节明故意充当某种势力的打手,一再造谣诬蔑攻击我!
    
     就在我跟贴他这篇文章之後,曾节明不仅不纠正其谣言伤人的恶果,还又原封不动将此文发表到其他多个网站!
    
     网友旁观者清:匪党文化毁灭人心,扭曲、泯灭人性,以至于斯!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附: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陈泱潮2017-06-25日按:
    
     曾节明先生感谢我的这篇文章,我一直没有收到陈泱潮文集里来。因为我觉得我不过是尽了一点微博的力量,不足挂齿。况且,我当初之所以竭尽全力帮助他和他的一家,因为他多年来一再表示我如同他的父亲,内心深处诚执地愿意帮助他,根本没有希图他的感谢。
    
     但愿不是出于【中共苦肉计战略特务徐水良】对我突然反目成仇那样的背景,而是在徐文立的挑唆下,或许是出于曾节明先生自己为了得到徐文立的青睐和重用,曾节明先生最近突然对我反目,竟然和徐水良站在一起,对我大张鞑伐。以我给中共决策者呼吁进行民主化和平转型,声讨我“不研究如何倒共,却成天研究如何转型”,是什么“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是“伪类”,是“老奴贱货”、、、、、、云云。
    
     今日在不得不清除【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对我刻毒的造谣诬蔑文章剧毒的时候,想起并重温了曾先生这篇文章,恍如隔世。觉得有收入陈泱潮文集的必要。读者由此可以看到【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是怎样精于在民运队伍内部挑拨离间,怎样毒辣地对《特权论》作者进行政治谋杀的!
    
     以下是曾节明原文:
    
    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作者: 曾节明
    
     2011-05-09 12:09:43
    
    blog.boxun.com/。engjm/2_1.shtml
    duping.net/XHC/。mp;post=1132269
    
     不到两年半的时间,我一家人能够从濒临流落曼谷街头的惨境中被救到美国,并且喜得贵子,这实在是一个奇迹,一个我做梦都未曾奢望的奇迹;这种戏剧性的人生转折,没有冥冥之中的大力量施加作用,是不可能发生的。原来我对宗教信仰没有太深的感受,但现在我深信:我一家人奇迹般获救的事实,是上帝存在的强有力的见证;上帝通过对我一家人的伸手救护,再次向世人彰显他的大能与慈悲。
    
     一般情况下,上帝的救恩要通过人的手来施予。在上帝的安排下,这些人于我流亡中给了我珍贵的帮助,我终身感谢他们。
    
     首先感谢陈泱潮老先生。陈老先生向对自己亲生儿子一样帮助我:2008年秋,在我濒临再次被捕的情况下,他为我审时度势,果断地建议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向我提供了泰国庇护通道,并且以他自己在泰国申庇的亲身经历,分几次将泰国申庇的经验和常识发给我,还通过SKYPE与我交流,敦促我尽快行动。我一直犹豫不决,陈老先生的帮助,令我坚定了逃离中共国魔窟的决心。
    
     于是,我乘当局还未收缴我的护照之际,赶在国庆节期间全家经云南出走,十月三日凌晨抵达曼谷。岂料,刚逃离魔窟,又踏入兽域,刚入曼谷,我们就误上了黑的士,被那黑车拉到一个叫“Washington Hotel”的黑店,连车费带住宿加电话费,一个晚上被宰掉两千五百泰铢。打原定联系人的电话数次不通,站在黑店门口,望着十月曼谷亮闪闪的烈日蒸热天,我茫然无措、焦虑已极,唯有向陈老先生电话求救,也顾不得丹麦正值晚上了。
    
     拨电话之际,我的心悬到了烈日蒸腾的湄南河上空,要是恰逢陈老不在家,我走投无路,全家处境就悬了!万幸的是,电话那头传来了那熟悉的、厚亮的声音!时值丹麦时间凌晨四点多钟,我把陈老吵醒了;但陈老先生不仅没有一丝责怪我的意思,还欣喜于我成功逃离中共虎口;从丹麦四点多钟开始直到丹麦天亮,陈老围着电话筒,一直在为我张罗接应和入住事宜。找人颇为不顺,先找了某女士,但某女士显然因顾虑个人风险得失,拖延再三,最终电话不通。
    
     等到曼谷时间上午十点多钟,我一家人饥肠辘辘,不得不冒着如火的骄阳,到就近的小街上寻地方吃早点。妻子愁极欲泪、七岁的儿子困倦不堪,他们面对贵得可以、分量却少得可怜的泰国酸甜米粉,难以下咽。
    
     穿过蒸热灼人的空气走回“华盛顿”黑店,那个印度人前台主管用乌尔都英语告诉我:有两个电话找我。是陈老先生打来的;见我在黑店打电话贵,陈老不久又主动打来电话,无奈地告诉我:他正在找一个能量很大的人来帮我,如果这个人再帮不了我,他就没有办法了。
    
     无边的焦虑中,天下大雨,我的心,悬在了大雨滂沱的湄南河上空。好,在那人终于来电话了!半小时后,一辆的士于大雨当中,穿过内涝的曼谷大小街巷,把我们全家接到他的公司,在安排我们吃了一顿午餐后,他嘱咐他的女儿帮助我们。接下来两天,他的女儿亲自开车,带着我们找房、购物,象观音菩萨一样热心肠。我们终于安顿下来。
    
     接下来,陈泱潮老先生通过互联网,授予我完全版的他当年申庇经验:如,第一时间去联合国难民署登记、申庇申请书要点、在等待面谈期间,全力争取媒体、组织和知名人士的证明、如何整理证明材料、如何准备面谈等等,在我妻子的敦促,陈老的指导,我基本上都虚心接受;事后证明,陈老先生的指导,对我顺利获批难民资格起了纲领性的作用。
    
     其中特别关键的是:陈老先生让他的好朋友郭国汀律师来帮助我,郭国汀先生的帮助,为处于悬崖边上的我,架起了一座通往彼山的桥梁,令我全家绝处逢生。
    
     为了我的安全计,陈老先生把曼谷民运圈的状况、以及他对与之相关的曼谷民运界的各色人物的观察和判断向我全盘托出。事后证明,陈老的观察和判断相当准确,他的提醒让我避开了诸多麻烦和某些危险人物。
    
     陈泱潮老先生如照妖镜一般的如炬眼光,在关键时刻帮助我避开了一个又一个陷阱。
    
     2009年十一月,陈泱潮老先生赴新西兰,途径曼谷转机,欲利用转机时间看我,但不巧打不通手机,又不知我的详细地址,就打的摸索,结果被贪鄙的泰国司机拉着故意乱走,狠狠宰掉了一千泰铢还没找到我。
    
     2010年九月,陈老先生在新西兰处理完业务,专程到曼谷来探望我一家人。久闻其声,不见其人,在某先生的公司办公室,终于第一次见到了陈老先生:陈老生得天庭饱满、地廓方圆、银发闪烁、大头垂耳,犹如弥勒再世、目光慈祥,但于慈悲当中,又现出炯炯威严;陈老身高不到一米七,但身材敦厚结实、嗓门洪亮、不怒自威、气质非凡、一如矮个子版的叶利钦,余当时不禁暗叹:“此诚乃总统相也!”
    
     闻知我妻子新产,陈老执意从拉查丹家乐福采购了数大包补品、食品和水果,长途驱车来到我那位于曼谷市郊彭信区的家中,看望我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他向我一家奉上于新西兰专门为我们购买的礼品。
    
     最难忘怀的是,他赠予我一万泰铢作为我一家的生活援助。我知道自金融危机后,丹麦难民福利待遇大减,陈老扣除房租费用后,每个月所剩无多,这些钱都是他省吃俭用从牙缝中节省出来的!
    
     2011年三月,陈老先生感觉我行将赴美,赶到曼谷来再次探望我,因为今后要见我得去美国,去美国不便且昂贵。陈老先生还要去印度办事,此行开销很大,但还是执意送给我两千泰铢作为赴美旅费。
    
     实事求是地说,陈老先生对我之恩,比起我已故的亲生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
    
     曾节明 于辛亥革命百年三月二十九日成稿于美国纽约家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011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泱潮评习近平2017年访港及建议
·六问曾节明/陈泱潮
·6.4纪念日再谈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惟一希望(推文4则外一篇)/陈泱潮
·关于习近平有没有可变性和民运朋友商榷/陈泱潮
·朝核成势大敌当前,中国胜算何在?/陈泱潮
·陈泱潮复《论流氓与贵族》
·陈泱潮:美国“选举人票”制度的科学性与合理性
·陈泱潮:对中共国民主革命的意见和忠告之3 (图)
·陈泱潮: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 (图)
·四谈不可妄言“废除旧约”/陈泱潮
·旧约是新约的根据,不可言废,圣经必须发展/陈泱潮 (图)
·“文革”50周年,非常有必要重温《论对“文革”历史定性》/陈泱潮
·陈泱潮:“央视姓党”,是民意强奸犯的口号和思路!
·陈泱潮:【恒约】大略 (图)
·陈泱潮:收割书——代2016丙申春节献词
·陈泱潮:中文原创圣经续篇【恒约】篇章:圣灵福音概说
·陈泱潮:白阳时期全球佛教革新指南 (图)
·陈泱潮:果断快速摧毁朝核武,是维护东北亚暨世界和平所必须
·陈泱潮:2016圣灵元年降魔书
·陈泱潮:2016元旦贺词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