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瑜评刘晓波狱中生活曝光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29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因罹患末期肝癌而获当局“保外就医”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其狱中生活视频突然外泄并在海外博讯中文网站曝光,有分析指是当局希望借此而为今天29日到访香港出席回归活动的中国主席习近平“扑火”,而苹果日报引述北京著名独立记者高瑜称,此明显是“中共在为自己洗刷罪责”。*

    
    报道引述高瑜认为,影片由官方放出来,而且放给博讯这个中文网站,明显是中国政府、监狱管理局及监狱在推卸耽误刘治疗、把刘关押成末期肝癌病人的责任。
    
    报道又引述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前秘书鲍彤之子鲍朴指,这片段无非是企图表明,当局没虐待刘晓波、狱中还有检查身体、肝癌晚期不是当局责任。鲍又指一段没旁白、没说明、没时间讯息的片段,不具说服力。
    
    值得留意的是,影片中刘晓波无论打羽毛球、跑步或劳动,现场只有狱警陪伴,未有其他囚犯,如打羽毛球时刘的对手是狱警、劳动时则有两名狱警陪他铲雪。至于影片中拍摄的刘,大部份是背影、侧脸及远镜,面目模糊,唯一正面看到刘容貌的片段,就是刘表示当局对他很好。
    
    有香港舆论指,习近平访问香港出席回归20周年庆典前夕,刘晓波狱中“生活正常”而且声称得到很好的待遇的视频适时流出海外,目的为习近平香港之行减轻压力,用意昭然若揭。
    
    此外,中共喉舌环球时报28日刊登署名单仁平(总编辑胡锡进笔名)题为《患肝癌的刘晓波保外就医争议》社评,文中不乏对刘晓波长期与中共对立大加批评。惟文章也指,刘“服刑多年,现在61岁了,又患上肝癌,从人道主义角度有值得同情之处”,提到“如刘晓波提出特殊治疗要求,例如邀请外国专家到中国为他治疗,当局会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本着人道主义原则,作出适当决定”。
    
    文章最后强调,中国的经济发展创造了世界奇迹,使得一批批民运分子和异见人士们因为押错了宝而毁掉人生,“尽管刘晓波获得了诺奖,但他最终注定也会是个悲剧”。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18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晓波狱中患肝癌晚期曝光后 (图)
·怒闻“刘晓波狱中患癌已至晚期”/张善光
·王丹:历史一定会记住刘晓波 (图)
·刘晓波若能治愈可否获得减刑或假释? (图)
·刘晓波尚遭如此虐待 其他狱中异议人士堪忧 (图)
·我看刘晓波/张三一言
·谋杀!谋杀!刘晓波肝癌晚期是中共实施的慢性谋杀/陈维健
·刘晓波肝癌晚期才救治 狱方不能说无责任
·北木观察:希望刘晓波活下去
·王澄:(创作中)大型音乐故事《刘晓波》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自由之死 (图)
·刘晓波 身可亡 精神不可灭
·章小舟:宽衣“圣君”和河蟹大帝是谋害刘晓波先生之罪魁
·刘晓波与“刘晓波们”: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二十
·刘晓波2010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推荐信 (图)
·王澄:(创作中)大型音乐故事《刘晓波》第二章
·胡平:写于刘晓波六十华诞——《刘晓波文集》(第一卷)《黑暗中的呐喊》序言
·雷鸣声:刘晓波狱中度过六十岁生日谁之耻? (图)
·曾仁全:写在刘晓波六十岁生日 (图)
·诺奖在中国走红和备受尊崇是为刘晓波开路/王宁 (图)
·“广场四君子”周舵 吁当局批准刘晓波赴美治疗
·刘晓波已经掩盖了习近平访港的“锋头”
·为刘晓波罹癌灭火 当局发通报爆确诊过程 (图)
·刘晓波病榻待重生,党媒:这是敌对势力之“泡沫” (图)
·德媒:惧怕刘晓波 (图)
·鲍彤谴责当局延误刘晓波病情 驳外交部指“干涉内政” (图)
·刘霞发亲笔信 证实刘晓波想离开中国 (图)
·美驻华大使盼刘晓波可海外就医 外交部回应 (图)
·刘晓波狱中患癌其他良心犯家属致函联合国吁关注 (图)
·刘晓波维基遭窜改 遭指颠覆中国罪犯
·传刘晓波盼出国就医 亲友遭封口 (图)
·放不放走刘晓波 北京似在犹豫 (图)
·刘晓波的命运与中国民主的绝境 (图)
·刘霞亲笔手书:刘晓波同意离开中国 (图)
·香港记者寻找刘晓波 医院:查无此人
·美驻华新大使称如北京同意愿助刘晓波海外就医 (图)
·港媒指刘霞申请丈夫海外就医家人上月已与刘晓波会合
·忧亲人成刘晓波第二 709案律师家属致信联合国求助
·传刘晓波希望出国就医 “死也要死在西方”
·高敬文:刘晓波 案“让香港人再度为自己的前途担忧”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