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法广六四专题】安琪:六四应是正名而不是平反的问题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03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安琪更多文章请看安琪专栏
    【法广六四专题】安琪:六四应是正名而不是平反的问题


    香港民众举行纪念六四示威游行要求平反六四 2012年5月27日 路透社
    
    【法广六四专题】:为六四事件和死难者平反一直是纪念六四时提到的一个主题,也是民间长时间来的诉求。但八九流亡记者,旅法媒体人安琪认为,平反这个词用在六四事件上并不合适,因为政府动用自己的军队向自己的人民开枪,向手无寸铁,要求反腐败反官倒的学生开枪,这是一个认罪层面的问题,而不是让他们平反的问题。她认为,应该为六四正名而不是平反。*
    
    安琪接受法广采访时表示:
    
    安琪:28年过去了,我要向六四死难者致哀,也要像六四天安门母亲致以真挚的问候。他们都年事已高,有些已经过世了,但是六四这个话题在中国国内依然还很敏感,不能说,更不能写。
    
    为什么?说到底,六四屠杀就是一个不可纠正的罪行,它不像历次政治运动那样,是可以纠正的。他们称之为冤假错案。冤假错案是可以纠正的,但是六四是他们动用了国家军队,国家军队屠杀和平抗议的学生,这是反人类的。所以不能简单平反或者重新评价就能翻篇,不是这样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说,二十八年来,各界为平凡六四所做的努力是无奈的,是无效的,同时也是很可可悲的。
    
    应该是正名而不是平反
    
    其实早在十几年前,中国退休的军医将彦永就提出了为六四爱国学生 « 正名 »的说法,他没有用平反这两个字,我认为这两个词语的差别非同寻常,非常重要,它标志着一种独立的精神。甚至标志着一种思想的解放。
    
    中国历史上多少次的抗争与反抗都是在成王败寇中轮回,包括历次运动中的荣辱升迁和大起大落,被整的人总会有获得平反的出头之日,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习惯成了自然,平反或者是落实政策就成了被害者衡量执政当局的一种政治指标,一种鉴定领导人开明与否的标准。与此同时,被平凡者根据政策的落实的程度,比如恢复名誉和工作,补发工资,子女安排,住房分配等等,实际上也是把平凡演变成了一种资历,形成了一个新的社会阶层--平反阶层。
    
    在这种前提下,这个依然存在的现政府,不论他如何不得民心,但还是有了其合法性。这种作恶平反,再作恶再平反的恶性循环产生的恶果是相当大的。应该说这种平反现象是中国社会的特殊现象,执政当局通过平反舒缓社会危机,延长它已然丧失的合法执政寿命。人们也是无原则地认同和接受平反,就等于是在屈服于一个使用非法暴力的强权,维护了中央政府本该被剥夺的 "自卫的权利"。
    
    何平反之有?为何平反?谁平反谁?
    
    安琪:从共产党执政以来的历次整肃运动和平反的结果看,这个极权政府就像托克维尔说的那样,不仅能用自己的权利制服人民,而且能用人民的习惯驾驭人民,他首先将人民彼此孤立起来,然后再个个击破,使其成为顺民,可以说,从这个角度看,不要平反要正名就有了一个大是大非的原则上的区分。
    
    政府动用自己的军队向自己的人民开枪,向手无寸铁,要求反腐败,反官倒的学生开枪,这是一个认罪层面的问题,而不是让他们平反的问题,就好象不能让一个杀人者来为被杀者平反是一个道理,他又什么合法性基础或者资格来平凡呢?
    
    六四屠杀已经越界了,退一步说,这和当年的反右和文革造成的冤假错案从本质上来说还是有差别的。这一点,中国执政当局,共产党也很清楚,知道自己终有一天是要面对的,所以他们自己也不敢轻言平反。
    
    另外,在平凡问题上还有两点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
    
    第一, 在平反阶层中,从来没有默默无闻的老百姓,回顾历次平反,多是大规模地落实党的政策,落实党的知识分子的政策,落实党的干部政策,那些在当年被称为领导阶级的工人,农民还有城市居民都不在落实党的政策的范围之内,他们历经践踏的种种人权,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人祸,他们的疾苦都被这些有平凡资格的人用一个抽象名词代表着,也被他们的平反利益忘却,甚至出卖着。所以这些挣扎在生活最底层的人们,被逼到极端的时候就铤而走险。所以这是他们最绝望的反抗形式。
    
    第二, 我们也看到,在历次平反过程中,像张志新,遇罗克等先觉者的名字都从来没有出现在平凡者的名单中,在统治者眼中,他们不具备平反资格,相反,他们一出现就被这个政权用残忍的手段杀死了。
    
    所以我们要问,何平反之有?为何平反?谁平反谁?
    
    因此,我认为,今天我们重新思考这个问题,应该有不计个人功利的自主性,不能总是跟着权力中心的感觉走,任由他找出两个替罪羊来,给个说法就算了,而应当从法理上入手,提出相应的政治主张,从制度上寻求突破,创造一种可以平等对话的社会环境和氛围。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新闻自由可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指标。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421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广六四专题】王军涛:我们的共同命运就是要结束暴政 (图)
·六四二十八周年祭(一)/武振荣
·赵常青:纪念“六四”,勿忘“国伤”
·李金芳:因纪念六四被长期羁押遭受酷刑的糜崇骠夫妇 (图)
·谢选骏:八九六四的酒是燃烧瓶
·自制曲·王维林·六四图腾 /武振荣
·自制曲·推特推六四 /武振荣
·高洪明:为六四抗暴群体摘“暴徒”之帽加抗暴英雄之冕
·高洪明:要求党国公开六四事件真相并向国人谢罪赔偿
·《醉太平·杀》六四二十八周年祭曲二十首之(十——十二)
·六四二十八周年祭(1-3)
·韩尚笑:六四的伤口在哪里?(启蒙系列) (图)
·雷鸣:八九年六四牌:谁打谁赢
·叶鸣:“六四”前夕“709律师案”聚焦世界目光
·王德邦:“六四”屠杀后遗症
·高洪明:六四事件:党国心病总得治,党国孽债总得还
·王澄 : 《 六四英魂》 (合唱歌词)
·答相林缅怀蒋纬国悼念六四28周年/张英
·两点心:我的朋友符海陆——有感“六四酒案”被起诉 (图)
·武文建:我看郭文贵之六四经历
·谁配给六四平反?民间出现不同认知 (图)
·六四平反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呼吁关注其他问题 (图)
·成都铭记六四酒辗转全球至港六四纪念馆 (图)
·国际特赦组织发布声明 纪念八九六四28周年
·天安门母亲群体:“六四”惨案二十八周年祭
·湖南长沙公民群体“饭醉”聚会 纪念八九六四28周年
·中国“六四”前舆论控制加剧 封堵网号VPN失效 (图)
·纪念“六四”的酒,对抗中国健忘症 (图)
·临近六四广州敏感分子又被“旅游” (图)
·六四28年:网络爆料要打中当局的命门? (图)
·“六四酒案”家属:六四不是虚构 记忆历史无罪
·六四将近 作家黎学文等至少7人被驱离广东 (图)
·夏业良:八九六四的大背景和成因 令完成爆料不是新闻
·胡平:六四后僵而不崩 "八九"运动需反思的重大缺憾
·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付振川
·“六四天网”义工廉焕力被警方带走后失联
·六四临近 广州公民聚餐遭国保阻拦、约谈
·“国际特赦”呼吁释放“六四酒案”遭起诉维权人士
·美民运人士发起“铭记八酒六四”倡议 (图)
·丹麦艺术家纪念六四痴心不改
·【法广六四专题】徐文立:六四真相迟早大白天下 (图)
·去年四川酿制“八酒六四”今年传至维园烛光晚会 (图)
·枪口不能对准人民 反对六四屠城有良知的将军们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徐勤先六四抗命细节曝光:口头命令无效 (图)
·六四事件中共动用军队背后的隐情 (图)
·机密文件:邓小平六四前称200人死可换20年稳定
·艾晓明揭新闻系学生六四中弹后,被解放军补刺刀遇害 (图)
·纪念六四专题:三小时纪录片《天安门》
·阎久戚: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图)
·赵紫阳六四遭罢黜 许家屯转告两句话 (图)
·解密文件流出 曝六四事件惨烈细节 (图)
·揭秘:央视主播薛飞六四后的曲折人生 (图)
·“六四”38小时挣扎——不是昨天的回忆,而是不灭的希望
·六四屠城:李光耀力挺邓小平镇压 (图)
·六四领袖马少方回忆:没见到广场死人
·学生目睹六四开枪 坦克在天安门广场将母婴辗成肉酱 (图)
·英媒:中共六四期间曾试图向外转移资金 (图)
·“六四”屠夫邓小平命令授予十烈士“共和国卫士”称号
·六四秋后算账 陈云力保中顾委四君子党籍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