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孔子有没有欠下赌债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01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中国前奥运冠军孔令辉 被星赌场追债32万美元》2017年5月30日说:
    
    中国女子乒乓球国家队主教练孔令辉,日前遭新加坡赌场追讨45.4万新加坡元的赌债。这个人据说是孔子的后裔。
    
    曾于奥运及世界乒乓球赛多次夺冠、现任中国女子乒乓球国家队主教练的孔令辉,近日被新加坡一家赌场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控告,向他追讨45.4万新加坡元(约225万人民币、32万美元)的债务。孔令辉后来回应赌场欠资的新闻称,只是帮亲朋好友取筹码。
    
    据香港报导,根据入禀状,原告为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酒店娱乐场的经营公司Marina Bay Sands Pte. Ltd.。原告指出,孔令辉2015年2月向该赌场借款100万新加坡元,其中90万元为筹码,余下10万元是成为「顶级玩家」的费用。但孔令辉只还了54万多新加坡元,所以赌场向他追讨45.4万新加坡元。不过,原告在控告中未提及孔令辉与香港有何联系,以及在港兴讼的原因。
    
    环球时报报导,孔令辉昨日发表声明,2015年2月经相关组织部门同意,利用春节放假四天带父母及亲友到新加坡旅游,与亲友到所住酒店楼下的赌场,他在旁边观看,期间帮亲友取筹码及留下个人资料,他昨日即时致电亲友查询,才知悉当时有人与赌场有债务纠纷,让他被介入诉讼,他已要求欠债人澄清及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该声明称,「目前正值世乒赛期间,因此事件的发生对队伍造成的负面影响我深感不安,也请大家相信,我将与我的队伍通力合作,排除一切干扰,竭尽全力打好本次世乒赛,继续为祖国争取荣誉!」
    
    香港大公网报导,42岁的孔令辉是中国知名运动员,于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及2000年雪梨奥运分别夺得男双金牌及男单金牌。他2006年宣布退役,出任中国女子乒乓球队教练,2013年正式担任中国国家女子乒乓球队主教练。另据香港明报报导,香港律师梁永铿指出,本案兴讼双方为新加坡公司和内地居民,而两者是在新加坡签约,由于所有相关事项均与香港无关,正常情况下香港法庭应不会受理案件。但梁永铿表示,如原告得悉被告在香港有银行户口或房屋等资产,则可先于新加坡或内地入禀,待当地法庭裁定被告须偿还欠款后,再入禀香港法庭要求以该些资产还款。
    
    《被追赌债/孔令辉为孔子后代 曾恋女星、传车震》2017年5月30日说:
    
    中国女子乒乓球国家队主教练孔令辉近几年屡传负面新闻。孔令辉曾与女演员马苏交往。这次在香港被追讨赌债的孔令辉,曾是中国乒乓国手,也是孔子后代,但近几年屡传负面新闻。其中2013年与演员女友马苏分手后,不久即传出与女模「车震」,尽管他予以否认,但媒体却大肆报导。孔令辉如今再加上赌债官司,其形象恐怕进一步下滑。
    
    新浪网报导,2007年孔令辉的父亲孔祥智在采访时证实,孔令辉是孔子第76代后人,孔家父子同入《孔子世家谱》。凤凰网报导,现年42岁的孔令辉,原本与女友马苏交往11年,但至2013年却突然分手,当时媒体即有许多猜测。过了大半年后,孔令辉更卷入车震事件。2014年1月,风行工作室拍到孔令辉与新欢相聚。一名容貌秀丽的年轻女子,开车到北京机场接刚下飞机的孔令辉,两人之后到餐厅用餐,期间不断眉目传情,而孔令辉微笑面对。据报导,两人之后到国家体育总局训练馆取回孔令辉的宝马X5车子,午夜过后再到一间酒店的酒吧消遣;近凌晨3时两人登上宝马,孔令辉将车开到酒店附近空地,两人先聊天、之后长时间激吻,历时40分钟,然后各自离去。
    
    《被追赌债/孔令辉隔4年更博澄清 网友:骗白痴?》2017年5月30日说:
    
    中国女子乒乓球队主教练孔令辉,29日在个人微博回应新加坡赌场欠债新闻。孔令辉解释在春节期间,与亲友到新加坡赌场娱乐,为亲友拿筹码时留下个人资料,导致他被卷入诉讼。在短短半小时,网友已有逾7200个赞,更有逾3800个留言。但有网友批评说:「骗白痴呢。当人民群众都没去赌场玩过啊」、「当大家都是三岁的小孩,哈哈,笑死人」。香港苹果日报报导,有网友无限量支持他说:「没想到看到你更博居然是因为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永远相信你,比赛加油」、「孔指导声明,所以说造谣就是造谣,月光好好带队打比赛,中国队世乒赛加油。」
    
    孔令辉上一次发微博,已是2013年2月7日,至今已事隔四年。有网友揶揄他说:「四年了,您竟然一直记得密码,冲这个,我们也得相信您啊。」也有网友说:「我好想哭啊······你弃用微博这么久,这次回来竟然是为了这样的事情。但是不管怎么样,德国世乒赛加油哇,跟姑娘们拿出好成绩!毕竟对于教练和运动员们来说,站在球场的那一刻是最重要的!」不过有网友嘲讽说:「你去了赌场,你取了筹码,然后给别人赌,你只是在旁边看,那为什么你亲戚欠债你事后才知道??那为什么法院提出诉讼的是你的名字??当全国人民是白痴???」
    
    谢选骏指出:言归正传。孔令辉是孔子后裔,他欠下了赌债。那么,这也令人联想:孔子有没有欠下赌债?我觉得,孔子确有欠下赌债。虽然那不是在万恶的新加坡赌场,而是在权力把持的中国思想史。孔子倡导一种隐恶扬善的伪善态度,传播一种似是而非的文化价值,他名下的《论语》,是中国两千多年以来影响最大的一本书。但是这本书也对中国的社会与文化甚至制度设计构成了极大的限制。
    
    人说孔子是个失败者,因为他的教导在中国,不仅没有造就一个君子国度,而且促成一个长篇伪善的历史。我说这和孔子关系不大,而和《论语》的作者关系才大。因为孔子有七十二门徒,个人的祖述肯定差异很大,而最后形成的孔子形象,显然是那些成功地祖述了孔子并获得了传播机会的门徒给塑造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孔子还是成功的,虽然《论语》的道理陈旧,需要刷新,甚至升级;但是毕竟是孔子本人而不是那些《论语》的作者,作为历史上的杰出人物,还是可以获登《时报周刊》的一百次封面人物(比照邓小平曾经获登两次而言)。
    
    孔子承认他自己不是天才神器,而是他那时空的产物;他只是善于吸收大家的意见,众星捧月下成为代表人物,逐渐具有人格魅力。他和他的门徒不懈努力,终于体现出一种儒者的生活,他自然成为团体的精神领袖。从《八佾》章的一段话就可以看出他也从学生受到启发: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为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矣。”
    其大意是:
    子夏问孔子:“‘笑得真好看啊,美丽的眼睛真明亮啊,用素粉来打扮啊。’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孔子说:“这是说先有白底然后画画。”子夏又问:“那么,是不是说礼也是后起的事呢?”孔子说:“商,你真是能启发我的人,现在可以同你讨论《诗经》了。”
    这样的事例多有发生,“始可与言诗矣”几乎成了孔子的口头禅,都是他受到学生启发、从学生那里得到教益的案例,所以孔子本人才对“教学相长”,深有体会。由此可知,《论语》其实是“孔门传习录”,实非“孔子作品”。
    再如,像下面这段“置身事外”的话,就明显不是孔子说的:
    “子曰:‘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好仁者,无以尚之;恶不仁者,其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盖有之矣,我未之见也。’”因为正如“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这样的话,如果是孔子自己说的呢,也就把孔子自身包括了进去。
    
    《论语》的成败,都因其缺乏多角度的分析,一个角度的言过其实,掩盖多棱十色的庄严世界。结果才给佛教在中国的传播,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甚至相比印度本土也是如此。结果就给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出现,提供了一个极为现实的可能性。显然,这些一个角度的言过其实,是某些孔子的门徒为了强调自己的观点而有意突出的,因此有时行文前后矛盾,把孔子的形象弄得相当可笑;另外在力有不逮之余,则有将孔子曲线神化的痕迹,更因其作者不知第三期中国文明所熟知的原罪现象。
    再者,孔子及其门徒虽然聪慧勤勉,毕竟历史经验有限,科学知识短浅,很多问题的复杂程度是远远出乎他那个时代的见识及其想象力之外的。
    既然如此,那么《论语》的魅力何在呢?《论语》的魅力,来自其类似“片断小说”的人情味:其中既有孔门人物的喜悦,也有其失败的悲情。这种真情实感,使得那个时代的生活仿佛跃然纸上,呼之欲出,令人情不自禁地怀念他们的甘苦。
    
    在这种意义上,翻新论语、升级论语,并非出于对孔子及其门徒的不敬,而是对于相关论题的一种周延和完善,是出于“重新理解第一期中国文明”、“由我开创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需要,为此,古代传承的《论语》不该抛弃,也无需批判;而应保存,而需升级。
    《论语》是单维的,《翻升》是多维的;《论语》是平面的,《翻升》是立体的;《论语》言犹未尽、吞吞吐吐,《翻升》则直抒胸臆、意犹未尽······
    古人有云:“半部《论语》治天下。”故天下始终不能得治。现在,我提出了“整部论语”,也就是呈现在诸位面前的《论语谢选骏翻升版》,从此,天下可望得到真正的整治。呜呼。
    下
    面,我们就用“翻升”来比对“论语”,看看我们如何怀念那个时代,看看孔子的论题如何现代化,看看我们如何从第一期中国文明过渡到第三期中国文明。
    
    學而第一
    
    翻升
    『1·1』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陳舊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破費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普羅大眾乎?」
    論語
    『1·1』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翻升
    『1·2』有子曰:「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烈士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革命家也。君子務虛,虛擬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家天下與!」
    論語
    『1·2』有子曰:「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
    
    翻升
    『1·3』子曰:「巧言令色,生意人?」
    論語
    『1·3』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翻升
    『1·4』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利乎?與朋友交而不安乎?知識不翻升乎?」
    論語
    『1·4』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翻升
    『1·5』子曰:「道千乘之國,周旋萬乘,激勵而教人,招徠客卿。」
    論語
    『1·5』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翻升
    『1·6』子曰:「弟子,入則學,出則傳,放而達,似愛眾,實唯上。行有餘力,則去靶場。」
    論語
    『1·6』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
    
    翻升
    『1·7』子夏曰:「賢賢易色,同性可戀;事父母,不能竭力;事君,能夠獻身;與朋友交,背信棄義;雖不學無術,吾必謂之學矣。」
    論語
    『1·7』子夏曰:「賢賢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
    
    翻升
    『1·8』子曰:「君子不穿金,則不威;不戴銀,學則不固。忠信主人,過則勿憚改,無友誼於不如自己者。」
    論語
    『1·8』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主忠信。無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
    
    翻升
    『1·9』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眠術運用矣。」
    論語
    『1·9』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
    
    翻升
    『1·10』子禽問於子貢曰:「夫子至於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蓋不足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夫子另有不可告人之秘方也。」
    論語
    『1·10』子禽問於子貢曰:「夫子至於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
    
    翻升
    『1·11』子曰:「父在,超其志;父沒,越其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沒出息矣。」
    論語
    『1·11』子曰:「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
    
    翻升
    『1·12』有子曰:「禮之體,征為貴。先王之道,斯為最;小大由之,無所不行;知征而和,以禮羈縻之,方可大行也。」
    論語
    『1·12』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翻升
    『1·13』有子曰:「信近於利,言可食也。恭近於禮,有恥辱也。因不失其親,眾叛親離也。」
    論語
    『1·13』有子曰:「信近於義,言可複也。恭近於禮,遠恥辱也。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
    
    翻升
    『1·14』子曰:「君子食無求飽,減肥哉;居無求安,健身哉;敏於事而慎於言,財發矣;就官府而生意焉,可謂立於不敗之地矣。」
    論語
    『1·14』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
    
    翻升
    『1·15』子貢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子曰:「貧而無諂,無用也,未若貧而樂,致富人也;富而無驕,不保也,未若富而送禮,勾結官府也。」子貢曰:「詩雲:『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子曰:「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其社會主義之現實主義與。」
    論語
    『1·15』子貢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子貢曰:「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子曰:「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告諸往而知來者。」
    
    翻升
    『1·16』子曰:「不患人不知己之底細,患不知人之底細也。」
    論語
    『1·16』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论语谢选骏翻升版》
    学而第一(简化字版)
    
    翻升
    『1·1』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陈旧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破费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普罗大众乎?」
    论语
    『1·1』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翻升
    『1·2』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烈士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革命家也。君子务虚,虚拟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家天下与!」
    论语
    『1·2』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翻升
    『1·3』子曰:「巧言令色,生意人?」
    论语
    『1·3』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翻升
    『1·4』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利乎?与朋友交而不安乎?知识不翻升乎?」
    论语
    『1·4』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翻升
    『1·5』子曰:「道千乘之国,周旋万乘,激励而教人,招徕客卿。」
    论语
    『1·5』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翻升
    『1·6』子曰:「弟子,入则学,出则传,放而达,似爱众,实唯上。行有余力,则去靶场。」
    论语
    『1·6』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翻升
    『1·7』子夏曰:「贤贤易色,同性可恋;事父母,不能竭力;事君,能够献身;与朋友交,背信弃义;虽不学无术,吾必谓之学矣。」
    论语
    『1·7』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翻升
    『1·8』子曰:「君子不穿金,则不威;不戴银,学则不固。忠信主人,过则勿惮改,无友谊于不如自己者。」
    论语
    『1·8』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翻升
    『1·9』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眠术运用矣。」
    论语
    『1·9』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翻升
    『1·10』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盖不足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夫子另有不可告人之秘方也。」
    论语
    『1·10』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翻升
    『1·11』子曰:「父在,超其志;父没,越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没出息矣。」
    论语
    『1·11』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翻升
    『1·12』有子曰:「礼之体,征为贵。先王之道,斯为最;小大由之,无所不行;知征而和,以礼羁縻之,方可大行也。」
    论语
    『1·12』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翻升
    『1·13』有子曰:「信近于利,言可食也。恭近于礼,有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众叛亲离也。」
    论语
    『1·13』有子曰:「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翻升
    『1·14』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减肥哉;居无求安,健身哉;敏于事而慎于言,财发矣;就官府而生意焉,可谓立于不败之地矣。」
    论语
    『1·14』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翻升
    『1·15』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贫而无谄,无用也,未若贫而乐,致富人也;富而无骄,不保也,未若富而送礼,勾结官府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其社会主义之现实主义与。」
    论语
    『1·15』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翻升
    『1·16』子曰:「不患人不知己之底细,患不知人之底细也。」
    论语
    『1·16』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06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旅行是一种现代苦行
·谢选骏:精神分析与希腊神话
·谢选骏: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谢选骏:驻孟买总领为何这样看印度
·谢选骏: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
·谢选骏:去中国化与数典忘祖
·谢选骏:美国的皇族化与帝国化
·谢选骏:人工智能还是人类智能
·谢选骏:冒名顶替的预言家布热津斯基
·谢选骏:低等级的人多是聋子
·谢选骏:我渴了
·谢选骏: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谢选骏:帮手与对手
·谢选骏:从马学为体到无体唯用
·谢选骏:你是国家的,国家是我的
·谢选骏:郑成功配上了一个冥妻
·谢选骏:一半谎言比全部谎言还有效
·谢选骏:美容整容变容
·谢选骏:曹氏苏轼都不是亲生的
·谢选骏:西方文明的终结不是人类文明的终结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