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芷荷: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 写给身陷囹圄的王全璋律师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30日 转载)
     明天一早将有人被投网女子监狱,所以今晚看守所女监室的环境能稍微宽松一些,(我因被怀疑帮建三江受害人、建三江案当事人依法走法律程序而被枉判五年,下月也将被投监)。晚饭后,站在监室铁栏门的门口,透过北廊的窗户向外望去,首先看到的是高高的水泥墙,密布的铁丝网,再往远一道刺眼的红光映入眼帘,由于只能看到东北方向窗户那么大的一片天地,原来是夕阳照射到远处的屋顶有反射回来的红光,这也使我的心温暖了好久,真的久违了,近十五个月了,没有真正看过太阳、星星和月亮······杏林路边的杏花开了吧?每年这个时候会去拍照留念;松花江开了吧?今年不能和朋友们去吃开江鱼了······窗外飘来一阵阵烟熏的味道,看守所地荒郊野外,是远处村子的农户开荒准备种地了,这味道唤起了我对王全璋律师的回忆,身陷囹圄近两年的他,正直、倔犟、从不向强权势力低头,这一次会不会受了很多苦?
    
     五年前,也是这个季节,我们陪全章律师来这个看守所会见一位被关押的信仰女士。头天夜里近十一点,我们去火车站接全章律师,由于没见过面,我在心里想着,应该是一身名牌,来个小皮包,很有架子,我在人群中按这个目标找寻着,直到出站口的人快走光了也没找到。我拨通电话,站在我背后不足十米的一位先生接起了手机,我回身一看,这位先生一手拉着一个大拉杆箱,一手拿着电话,身旁还放着一个大拉杆箱头发略显凌乱,一件稍有点皱巴的格衬衫外面套着一件非常普通的短款黑色风衣,厚厚的眼镜片. 目光深沉,眉头紧锁,一脸的疲惫——他就是我初次见到的王全璋律师。(当后来我了解到他们作为维权律师,顶着巨大的压力日夜兼程,为正义,为良知奔波于全国大江南北时,我为自己一开始的想法感到惭愧。)

    
    东北的小城,初春时节,乍暖还寒,夜里十一点多了,为了让全章律师暖暖身子,我们提前订了饭店,还算幸运,哪家饭店的老板破例为我们几人单独留下一位厨师和服务员,我们把律师费拿给全章律师,他看都不看一眼,只是一个劲儿的打听当事人和案件的相关情况,我们听说他从南方转了好几趟火车才赶到这里,他一定很累了,匆匆吃完饭忙把他送去宾馆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前往看守所,刚到郊外全章律师问:“是不是快到了?”我们说:“不太远了,一直走有一个向右的拐弯,里面就是。”他说“你们下车吧,我自己过去就行了。”我和朋友对试了一下,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出于关心,我们还是坚持一直来到看守所正门口,目视他进入院内,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快三个小时了,还没出来,一边想着他们一定聊的很好,一边又不免有一丝丝担心,我们站在看守所门口不时地向里边张望着。一位朋友实在忍不住了,拉开收发室的门准备问一问,就在这时全章律师出来了,看到我们一直守在门口他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嘴角也薇薇上翘了。但是男子汉嘛,还是很深沉的样子,抑制住了内心的喜悦,没着急说什么。一直走出很远,我实在忍不住了,问:“王律师,情况怎么样?”他一下子打开话匣,语气中带着骄傲:“比我预想要好的多,昨天我就开始担心,没有610的签字看守所不让会见,担心你们来看守所对你们安全不利,担心当事人会遭酷刑状态不好。看来我的这些担心都是没有必要的,当事人状态不错,她讲了整个事件的详细经过,我们沟通的很好,最后我问她还有什么诉求,她说首先感谢律师和各位朋友对她的关注,无论任何情况他都不会妥协,不会辞退律师,坚决走正路,不走人脉,希望律师能去更多的公检法部门,把更多的真相讲给公检法人员,救度他们。我接触过众多案件的当事人,初次见面几乎都是问他如何能回家,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在自身处于巨大的魔难中,依旧为他人,甚至是参与迫害的人着想,真的让我很感动,。”一位朋友问:“王律师,代理这样的案子,你还不害怕?”他很严肃地说:“怎么不害怕,但是我有瘾啊,不代不行。”我们都笑了,在心里暗暗想,这位律师真的很坦诚,我告诉他:“由我们陪同,你到哪都顺利。”他点了点头,意思是这次的亲身经历验证了我们说的话。
    
    这位当事人被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她唯一的亲人没有得到及时的抢救而不幸去世。我们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全章律师,善良的他非常悲痛:“面对法轮功案件,当局一点法律也不讲,作为一的法律人我感到十分的悲哀和无奈,对于你们面临和正在遭受的巨大迫害,我真的做不了什么。”我说:“感谢您的诚恳. 真心,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尽最大努力就好了,你不要感到无奈,正是我们的不断努力,环境在一点点向好的方向转变。”
    
    有一次,全章律师为案件起草了控告公安局长的法律文书,他们抓住了案件环节的要点,查阅了所有相关的法律?文,做了精心的准备。在征得了当事人的同意后,又拿来给大家看。一位朋友把大段大段关于当事人自身的情况,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事实插入了全章律师的文书中,让他去递交。全章律师大发雷霆:“你懂不懂法律,这么不规范怎么递交。我只是尽一个法律人的最大职责在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我不能去正法。”我看了具体内容,提了个建议:“这样吧,分开成两份文书,保留王律师那份,另一份以当事人的角度发表意见,这样两部分内容都可以加进去。”全章律师这才消了气,过后跟我们说:“法轮功作为一种信仰是神圣. 高尚的,跟本不需要辩护,也没有热配给其辩护,我不是修炼人,也没有能力去参与正法,”我们听后都笑了。
    
    那一次,全章律师拿着文书去了当地公安局。大家都说,这次的文书是大家和全章律师共同配合的结果,经历了“风雨”,充满了正的能量。全章律师去市公安局的那一天,当地的许多朋友都给予了很大的关注,所以全章律师进入市公安局没受阻拦,直接找到了那个原来叫“610”办公室,现在叫“邪教支队”的部门,提起这个部门,市公安局内部的人都嗤之以鼻,说都是些没有工作能力没地方去的人才到那里混。时任“邪教支队”的张队长和他的几个手下象往常一样,双脚放在办公桌上,身子躺在办公椅上,喝着茶水,忙着打游戏,专心致志,以致于全章律师站在他们面前好久都没发现。全章一声:“你好 。”那个张队长抬了一下眼皮,又把目光转回电脑屏幕,竟然没吱声。全章律师又大声说:“你好,我是你部门查办的XXX案的辩护人,因你们在办案过程中涉嫌多处违法行为,现依法你部门交涉,请立即释放我的当事人。”张队长很诧异地抬了抬头,在这个小城,没有什么律师因为这种信仰案件直接来找他们,况且他们也不懂什么法律。张队长不耐烦地说:“别跟我讲法律,法律算个屁,在我这不好使。”全章律师一听这话,觉的是对法律亵渎,立刻又提高了声音:“好你们作为国家公务员,工作期间,喝茶水. 打游戏,不进行正常工作,里严重违背了《公务员法》. 《警察法》等相关法律。我是来自北京的律师,我会把你们的情况向相关部门反映。”那个张队长一听这话,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下来,要了全章律师的名片看了看说:“北京律师有什么了不起。”但还是把文书收下了。那一天,全章律师给那几个法盲警察好好上了一堂法律课。后来时任公安局局长也收到了控告他的法律文书,并接到来自国内. 国外的电话,这个局长气得够呛,吧那个张队长当着众人的面狠狠臭骂了一通,差点扒了他的皮。再后来,这个张队长因利用职务之便与他人合伙开加油站,在财务上出了问题被人告上法院而最终被撤职。
    
    有一位信仰人士在省城的劳教所被迫害之生命垂危,我们找到她的家人希望能陪全章律师一起去会见,这个劳教所自一九九九年开始关押法轮功学员,不允许律师会见是历来的规矩。可是无论怎么说,这位家属还是说:“我妹妹这是图个啥,放着好日子不过,胳膊能拧过大腿吗?现在日子不是比以前好多了,瞎折腾啥呀······”全章律师走过来:“我来跟她讲讲吧。”对那位家属说:“你的妹妹修炼法轮功多年,久治不愈的疾病好了吧?她现在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错在哪里?而且因此被迫害的已经生命垂危了,别说家人,任何一个有正义感的人都应该分清善恶正邪。勇敢地要回你的家人,谁是胳膊谁是大腿?这个党一言堂,控制人的思想,让人信奉无神论。”全章律师拿出一张美元,指着上面的一行英文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美元上面印着‘我们相信上帝’,事实证明有信仰的国度才会获得真正的富强······.”那位家属后来变化很大,多次陪全章去劳教所,终于突破,最终全章律师成功地会见了那位法轮功学员,劳教所迫于压力将她放回家。
    
    每当朋友有难,全章律师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江西 ?江. 黑龙江···震惊世界的“建三江”之初,四律师遭酷刑的消息传出后,全章律师勇敢地赶到事发地,建三江警察揪着他的头发往墙上摔,逼他妥协,让全章律师高尚的灵魂受到了巨大的羞辱。后来在建三江案件中,全章律师再次顶着巨大的压力成为其中一位当事人的辩护律师。
    
    全章律师毕业于山东政法大学,法律专业知识非常渊博,他心中牢记自己作为一位法律人,的神圣使命,明知满布坎坷,毅然走上了维权律师的神圣道路。他的真诚. 善良. 谦卑. 好学.正直获得同行,当事人及家属的交口称赞。一位七十多岁的阿姨,听说王全璋是山东人,特意找到一家山东煎饼店买了五斤煎饼非要给全章律师送去,还有一位案件当事人家属要给全章律师亲手包饺子. 蒸山东开花馍。全章律师听说后,很感动地说:“你们的条件都不是很好,平时省吃俭用攒钱制作真相资料,律师费也是大家凑的,真的很不容易。所以我再来,咱们不用去饭店,随便吃点什么都可以。”
    
    一次一次为正义为真理而努力的王全璋律师,因不畏强权成了当局的眼中钉,自2015年7月9日至今一直被关押,可敬的全章律师和他的妻子文足女士,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深深地祝福你们一家人早日团聚。请相信,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有成功过。纵观古今中外无数的历史故事,都在证实着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良的人,无论历经多少魔难,最终一定会得到美好的归宿。邪恶的人,无论怎样不择手段,横行一时,最终一定会东窗事发. 身败名裂。
     ——写给身陷囹圄的王全璋律师
    
    明天一早将有人被投网女子监狱,所以今晚看守所女监室的环境能稍微宽松一些,(我因被怀疑帮建三江受害人、建三江案当事人依法走法律程序而被枉判五年,下月也将被投监)。晚饭后,站在监室铁栏门的门口,透过北廊的窗户向外望去,首先看到的是高高的水泥墙,密布的铁丝网,再往远一道刺眼的红光映入眼帘,由于只能看到东北方向窗户那么大的一片天地,原来是夕阳照射到远处的屋顶有反射回来的红光,这也使我的心温暖了好久,真的久违了,近十五个月了,没有真正看过太阳、星星和月亮······杏林路边的杏花开了吧?每年这个时候会去拍照留念;松花江开了吧?今年不能和朋友们去吃开江鱼了······窗外飘来一阵阵烟熏的味道,看守所地荒郊野外,是远处村子的农户开荒准备种地了,这味道唤起了我对王全璋律师的回忆,身陷囹圄近两年的他,正直、倔犟、从不向强权势力低头,这一次会不会受了很多苦?
    
    五年前,也是这个季节,我们陪全章律师来这个看守所会见一位被关押的信仰女士。头天夜里近十一点,我们去火车站接全章律师,由于没见过面,我在心里想着,应该是一身名牌,来个小皮包,很有架子,我在人群中按这个目标找寻着,直到出站口的人快走光了也没找到。我拨通电话,站在我背后不足十米的一位先生接起了手机,我回身一看,这位先生一手拉着一个大拉杆箱,一手拿着电话,身旁还放着一个大拉杆箱头发略显凌乱,一件稍有点皱巴的格衬衫外面套着一件非常普通的短款黑色风衣,厚厚的眼镜片. 目光深沉,眉头紧锁,一脸的疲惫——他就是我初次见到的王全璋律师。(当后来我了解到他们作为维权律师,顶着巨大的压力日夜兼程,为正义,为良知奔波于全国大江南北时,我为自己一开始的想法感到惭愧。)
    
    东北的小城,初春时节,乍暖还寒,夜里十一点多了,为了让全章律师暖暖身子,我们提前订了饭店,还算幸运,哪家饭店的老板破例为我们几人单独留下一位厨师和服务员,我们把律师费拿给全章律师,他看都不看一眼,只是一个劲儿的打听当事人和案件的相关情况,我们听说他从南方转了好几趟火车才赶到这里,他一定很累了,匆匆吃完饭忙把他送去宾馆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前往看守所,刚到郊外全章律师问:“是不是快到了?”我们说:“不太远了,一直走有一个向右的拐弯,里面就是。”他说“你们下车吧,我自己过去就行了。”我和朋友对试了一下,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出于关心,我们还是坚持一直来到看守所正门口,目视他进入院内,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快三个小时了,还没出来,一边想着他们一定聊的很好,一边又不免有一丝丝担心,我们站在看守所门口不时地向里边张望着。一位朋友实在忍不住了,拉开收发室的门准备问一问,就在这时全章律师出来了,看到我们一直守在门口他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嘴角也薇薇上翘了。但是男子汉嘛,还是很深沉的样子,抑制住了内心的喜悦,没着急说什么。一直走出很远,我实在忍不住了,问:“王律师,情况怎么样?”他一下子打开话匣,语气中带着骄傲:“比我预想要好的多,昨天我就开始担心,没有610的签字看守所不让会见,担心你们来看守所对你们安全不利,担心当事人会遭酷刑状态不好。看来我的这些担心都是没有必要的,当事人状态不错,她讲了整个事件的详细经过,我们沟通的很好,最后我问她还有什么诉求,她说首先感谢律师和各位朋友对她的关注,无论任何情况他都不会妥协,不会辞退律师,坚决走正路,不走人脉,希望律师能去更多的公检法部门,把更多的真相讲给公检法人员,救度他们。我接触过众多案件的当事人,初次见面几乎都是问他如何能回家,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在自身处于巨大的魔难中,依旧为他人,甚至是参与迫害的人着想,真的让我很感动,。”一位朋友问:“王律师,代理这样的案子,你还不害怕?”他很严肃地说:“怎么不害怕,但是我有瘾啊,不代不行。”我们都笑了,在心里暗暗想,这位律师真的很坦诚,我告诉他:“由我们陪同,你到哪都顺利。”他点了点头,意思是这次的亲身经历验证了我们说的话。
    
    这位当事人被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她唯一的亲人没有得到及时的抢救而不幸去世。我们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全章律师,善良的他非常悲痛:“面对法轮功案件,当局一点法律也不讲,作为一的法律人我感到十分的悲哀和无奈,对于你们面临和正在遭受的巨大迫害,我真的做不了什么。”我说:“感谢您的诚恳. 真心,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尽最大努力就好了,你不要感到无奈,正是我们的不断努力,环境在一点点向好的方向转变。”
    
    有一次,全章律师为案件起草了控告公安局长的法律文书,他们抓住了案件环节的要点,查阅了所有相关的法律?文,做了精心的准备。在征得了当事人的同意后,又拿来给大家看。一位朋友把大段大段关于当事人自身的情况,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事实插入了全章律师的文书中,让他去递交。全章律师大发雷霆:“你懂不懂法律,这么不规范怎么递交。我只是尽一个法律人的最大职责在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我不能去正法。”我看了具体内容,提了个建议:“这样吧,分开成两份文书,保留王律师那份,另一份以当事人的角度发表意见,这样两部分内容都可以加进去。”全章律师这才消了气,过后跟我们说:“法轮功作为一种信仰是神圣. 高尚的,跟本不需要辩护,也没有热配给其辩护,我不是修炼人,也没有能力去参与正法,”我们听后都笑了。
    
    那一次,全章律师拿着文书去了当地公安局。大家都说,这次的文书是大家和全章律师共同配合的结果,经历了“风雨”,充满了正的能量。全章律师去市公安局的那一天,当地的许多朋友都给予了很大的关注,所以全章律师进入市公安局没受阻拦,直接找到了那个原来叫“610”办公室,现在叫“邪教支队”的部门,提起这个部门,市公安局内部的人都嗤之以鼻,说都是些没有工作能力没地方去的人才到那里混。时任“邪教支队”的张队长和他的几个手下象往常一样,双脚放在办公桌上,身子躺在办公椅上,喝着茶水,忙着打游戏,专心致志,以致于全章律师站在他们面前好久都没发现。全章一声:“你好 。”那个张队长抬了一下眼皮,又把目光转回电脑屏幕,竟然没吱声。全章律师又大声说:“你好,我是你部门查办的XXX案的辩护人,因你们在办案过程中涉嫌多处违法行为,现依法你部门交涉,请立即释放我的当事人。”张队长很诧异地抬了抬头,在这个小城,没有什么律师因为这种信仰案件直接来找他们,况且他们也不懂什么法律。张队长不耐烦地说:“别跟我讲法律,法律算个屁,在我这不好使。”全章律师一听这话,觉的是对法律亵渎,立刻又提高了声音:“好你们作为国家公务员,工作期间,喝茶水. 打游戏,不进行正常工作,里严重违背了《公务员法》. 《警察法》等相关法律。我是来自北京的律师,我会把你们的情况向相关部门反映。”那个张队长一听这话,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下来,要了全章律师的名片看了看说:“北京律师有什么了不起。”但还是把文书收下了。那一天,全章律师给那几个法盲警察好好上了一堂法律课。后来时任公安局局长也收到了控告他的法律文书,并接到来自国内. 国外的电话,这个局长气得够呛,吧那个张队长当着众人的面狠狠臭骂了一通,差点扒了他的皮。再后来,这个张队长因利用职务之便与他人合伙开加油站,在财务上出了问题被人告上法院而最终被撤职。
    
    有一位信仰人士在省城的劳教所被迫害之生命垂危,我们找到她的家人希望能陪全章律师一起去会见,这个劳教所自一九九九年开始关押法轮功学员,不允许律师会见是历来的规矩。可是无论怎么说,这位家属还是说:“我妹妹这是图个啥,放着好日子不过,胳膊能拧过大腿吗?现在日子不是比以前好多了,瞎折腾啥呀······”全章律师走过来:“我来跟她讲讲吧。”对那位家属说:“你的妹妹修炼法轮功多年,久治不愈的疾病好了吧?她现在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错在哪里?而且因此被迫害的已经生命垂危了,别说家人,任何一个有正义感的人都应该分清善恶正邪。勇敢地要回你的家人,谁是胳膊谁是大腿?这个党一言堂,控制人的思想,让人信奉无神论。”全章律师拿出一张美元,指着上面的一行英文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美元上面印着‘我们相信上帝’,事实证明有信仰的国度才会获得真正的富强······.”那位家属后来变化很大,多次陪全章去劳教所,终于突破,最终全章律师成功地会见了那位法轮功学员,劳教所迫于压力将她放回家。
    
    每当朋友有难,全章律师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江西 ?江. 黑龙江 震惊世界的“建三江”之初,四律师遭酷刑的消息传出后,全章律师勇敢地赶到事发地,建三江警察揪着他的头发往墙上摔,逼他妥协,让全章律师高尚的灵魂受到了巨大的羞辱。后来在建三江案件中,全章律师再次顶着巨大的压力成为其中一位当事人的辩护律师。
    
    全章律师毕业于山东政法大学,法律专业知识非常渊博,他心中牢记自己作为一位法律人,的神圣使命,明知满布坎坷,毅然走上了维权律师的神圣道路。他的真诚、 善良、 谦卑、好学、正直获得同行,当事人及家属的交口称赞。一位七十多岁的阿姨,听说王全璋是山东人,特意找到一家山东煎饼店买了五斤煎饼非要给全章律师送去,还有一位案件当事人家属要给全章律师亲手包饺子. 蒸山东开花馍。全章律师听说后,很感动地说:“你们的条件都不是很好,平时省吃俭用攒钱制作真相资料,律师费也是大家凑的,真的很不容易。所以我再来,咱们不用去饭店,随便吃点什么都可以。”
    
    一次一次为正义为真理而努力的王全璋律师,因不畏强权成了当局的眼中钉,自2015年7月9日至今一直被关押,可敬的全章律师和他的妻子文足女士,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深深地祝福你们一家人早日团聚。请相信,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有成功过。纵观古今中外无数的历史故事,都在证实着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良的人,无论历经多少魔难,最终一定会得到美好的归宿。邪恶的人,无论怎样不择手段,横行一时,最终一定会东窗事发、身败名裂。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702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智晟:再问习共当局:王全璋律师是死是活?
·我的朋友王全璋律师/山东律师李对龙
·高洪明:王全璋律师,你在哪里?
·终于“自由”了/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
·陈建刚律师:王全璋律师这个人(全文)
·王全璋律师家人发文:“王全璋哪儿去了?” (图)
·709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国保刘处长,向我发警告 (图)
·梁小军律师:王全璋律师维权历程
·王全璋律师的父母遭威胁 赵威代理律师要求执业权 (图)
·709事件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寻夫王全璋
·李文足:寻找王全璋律师的律师王秋实
·王全璋律师失踪前的访谈视频,阐述其人权律师的理念
·李和平太太王峭岭、王全璋律师妻儿赴律协要求维护律师合法权益 (图)
·辩护律师袭祥栋致王全璋律师的一封信
·黑色十分钟,王全璋律师在法院被殴打详细经过
·王全璋律师在聊城庭审时被警察殴打的情况说明
·王全璋律师曝光在靖江被法院拘留的细节 (图)
·南通拆迁户持续声援王全璋律师 (图)
·王全璋律师被拘:律协发声明、江苏联合调查 (图)
·访谈:王全璋律师案“关乎公民基本人权”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