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川海:民主事业为什么没有质的突破?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14日 来稿)
    
    民主进程至今缓慢超过我们的想象,虽然是独裁集团从中作梗起了巨大的坏作用——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这种外在因素,我们左右不了的前提下,没有必要再为之耿耿于怀,过于纠结。我们要思考的是我们的民主阵营群体,为什么就不能加速这个演变过程?尽早地产生质的变化?而能使民主事业如何地完成质的演变呢?
    

    回国头来,看看我们有点民主思想的群体,究竟都是些什么心态的人组成的?尽管我们暂时无法形成实际的有形队伍,但是,我们都有组织起来的共识,只不过,在中共国境内,形成民主阵营的实际力量,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实中,邪恶的中共有着严厉的打压手段,遏制着我们的组合,使我们不得不一盘散沙地有其怒而无其力地蹉跎着岁月。
    
    何况,我们自己的思维能否超越中共的思想还在另字之中。更不要说我们具有的能力是否能使中共那伙流氓害怕认输,由于我们的短视,并不具备战胜中共的具体策略,也没有按部就班的壮大起来的办法,只有忍辱负重的无奈,甚至一些民主精英,不得不逃离国家,长年客居海外,甚至还有客死他乡不能回国的悲剧。而在国内的同仁,除了维权举牌鼓动受害人上访基本没有更好的手段导使中共做一些必须的退却。
    
    首先,大家都应该知道,我们自己的思想还停顿在原始的江湖义气的层次上,并没有把“同志”的进化当成一回事,好像“同志”的官称只有共产党人才独有。而且,在我们的群体中,所有的有性格的人,在被中共打压下的怨气无处发泄时,常常发泄在我们同仁的头上,甚至是无知的轻易翻脸不认人。
    
    再就是,江湖卖膏药的心态,多之甚多,大家几乎凭着一张嘴,不敢恭维地说他是在招摇撞骗,这有点侮辱其人格,但是他们的愚蠢行径基本上与招摇撞骗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引发了更多的被质疑,被不信任,甚至是被唾弃。而且还殃及到民主事业的蓬勃发展。
    
    这种人,还自诩是什么政治家,倒不如说是与中共无二的土匪流氓心态。
    
    眼下,我们期望的是习近平良心发现,能够理性地扭转中共国乾坤,加上中共独裁已经进入了死胡同,不转变的确不行的程度,国人与共产党的对立导致了共产党进入了亡路的边沿,使他们有了要么就死亡,要么就重生的抉择。而任何独裁者都不会轻易放弃独裁权力,造福于世人。因为独裁者的内心,往往都是扭曲变形的肮脏不堪的丑恶心态,这样的心态,要它自愿改变一些大变局的走向很难很难。况且,放弃独裁权力犹如放弃他的生命一样地没有妥协的余地。而死亡是客观现实的问题,又容不得愿意不愿意。
    
    原本,中共国是走向新生的时代,也是一个伟人的自然选择,但是,苏联的戈氏在中共国没有诞生。到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习近平是不是伟人,我们心里都有点底,而且也都清楚,共产党这个邪恶的队伍里,很难胎生出优良的品种。这也是令我们很失望的现局;这不仅是我们的悲哀,也是共产党人的悲哀,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然而,我们不再自身上寻找原因而一股子抱怨客观存在的事物其本身就是一种无知;不让我们仔细思考一些具体可行的方式方法,的确扭转不了今天的尴尬局面。但是,按部就班地思考,基本上没有什么奇迹发现。到是令中共独裁者一时也很安全,不会受到来至我们的自然攻击,反令我们五味杂陈。
    
    现在的中共,在习近平的控制下,搞什么“一带一路”,以抓捕腐败分子地排除异类,妄想着有什么奇迹给于共产党这个独裁体系充血,其实,体制的不变更,即使再有个“两带两路”也自然是失败。因为根烂了,没有了路。也是,没有根的体系,怎么会长久?什么鸟“三代表”?什么鸟“和社会”?今天又“一带一路”地忽悠,都是些狗肉幌子,骗不了多少人。只能是自寻其辱,到头来,不外就是落了个帮助自己给自己送终的结局。
    
    我们需要的不是等待,而是能够及时地给中共独裁者顺利地进入棺材,只有这样,才能使中华民族早日脱离苦海。而能做好这种送葬人,的确需要一点应时的知识。而能拥有这种智识的人,没有几个,所以,中共国的民主进程无法顺利进行。但是,我们都在努力,都在按照自己的思维行事,却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特别是,看到那些所谓的民运大佬,也在不停地努力,就是蛊惑不了共产党放下武器,到是令我们这些人对其失望,一再失望。不过还好,我们都是自由的,不随意听从什么人的安排,所以得到多少或失去什么,都不会怨天尤人,只是,理性的,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愚昧些的也就是在网络里操口骂战,只有那些凭借过去的成绩忽悠国际社会的什么名人大佬,其实都是些过了时的庸物。
    
    中共原本就没有人性,看贱了自己的民族,对民众的歧视显而易见着,也增加了民众的更苦难,因为中共的狗腿子们,无时不刻地残害着民众,还要令民众听话认乖,任由狗腿子宰割。这种改变不了的状况也更令中共处在必死的边缘。
    
    而我们该做的,首先要认真反省自己,明白为什么民主事业没有质的突破?这是因为,我们所给中共造成的条件尚未成熟,不能使中共痛定思楚,说白了,不能令中共重视我们的存在,甚至是不尊重我们的基本诉求。这是因为,我们的个体,势力太弱,根本就不会影响中共的邪恶思维。所以,鄙人认同的就是我们首先壮大起来,才能增加我们自己的砝码;才能令中共不敢小觑我们的存在。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做才更合适呢?最近有同仁建议我们做一些说服中共内部人员反水,或者是秘密建立自己的势力。好像这种事情我们的同仁基本都做过,只是没有什么效果。虽然我们也知道,中共内部的反水很有意义,也很能使独裁者失去独裁势力,但是我们清楚,中共内部,几乎都是些贪婪斗狠的坏类,真正有群体利益的思想人很少很少,他们即使认同我们的观点,由于中共的等级观念已经浸透了他们的骨髓,他们对我们所处的位置,并不屑于为朋。
    
    郭文贵这个大商人都与我们的同仁不能合作,不外是他出自自己的蔑视才会远离我们,而且他更不认同我们的民主社会的构想。而江家帮的帮派人马,已经是强弩之末,自顾不暇,哪里有我们的思想认同?而且他们比习家帮更坏,更不会与我们为伍。至于习共的人马,由于都是自私自利的思想,他们更不为了民主事业抛头颅洒热血了。
    
    我们的同仁建立的民主党社民党什么党的,我只看到进监狱的出监狱的走马灯地更换,甚至是真正有大思维的王炳章、彭明,要么终身监禁,要么被“自然死”,使我没有看到因为这种民间组织的诞生遏制了中共的独裁。而我们再去依葫芦画瓢地再做损己不利业的事,值得吗?中共在习近平的控制下,难道慈悲了一些吗?或者是不再残暴了?或者说因为我们的有形的斗争获得了有效的进展?
    
    是的,现时期,什么人如何思考,都是自由的,如何实践也是自由的,但是,鄙人并不小看什么人作出什么选择,因为各有各的见地,各有各的视野,可以理解为大家在不同的领域里会自然拥有不同道理。而不愿意高看的是那种失败了还不认错的同仁。那种似乎真的做了一些什么事的人,却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还要大家追随,鄙人认为是种无良。因为明明走不通的为什么还在步人后尘地做这没有意义的事情?
    
    只要是能进展,就应该去选择,而那种常态的方略不能震慑独裁者的时候,就应该找到实际可行的策略来。我们看到的是,大家都愿意赤裸裸地与中共五毛骂战,而中共对我们的同仁的嘴巴斗争却是置之不理;让我们看到,中共独裁者,并不在意我们的谩骂,在意的是我们组织起来。而我们在中共的镇压下,真得组织不起来。也是说,我们民运团队,至今没有跳出中共魔掌,让我们除了被迫害就是被边沿化地无可奈何。
    
    我们看到的是,流氓继续流氓,无耻继续无耻,掠夺继续掠夺,一点也没有因为国人的基本诉求而改变。悲乎?哀乎?难道我们真的就不能改变吗?而且我们的同仁,各持己见的太多了,特别是那些有思想有主张的同仁,总是幻想着我们大家组织起来,形成巨大的革命洪流,为实现早日铲除独裁统治甘愿付出自己的一生。
    
    同时,我们也看到了,捣乱破坏的特务比起我们的同仁的办法还多,更可恶的是那些并不是特务的一些愿意中国实现民主事业的同仁还在无知地帮助中共特务做着亲则痛仇则快的蠢事,特别是有些同仁自己无知遭到不少的排斥与攻击然后自己不停地攻击同仁,所采用的手段,不必中共特务劣质多少。这样下去,还谈什么团结组织起来?到不如说继续纵容中共独裁者作恶好一些。
    
    原本,我们找到一个合理的方略很不容易,能够达到一定的效果更难更难,但是,最可悲的,我们的群体往往是自己无知也不高看别人,自己短视却总是全盘否定别人的见解。到是自己能来多少呢?鄙人虽然认同,大家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的存在,哪怕是错的,也应不反对其继续下去的态势。这样就能减少内耗,给特务破坏捣乱的机会少一些,可是,最不认同的是让别人如何如何做,而自己却看不到结果。
    
    鄙人虽然没有什么高见,但我认同只要能进展,任何方法都可行的理论,不是那种义务帮助中共特务圆满完成中共交给特务的任务。所以,不管什么人,什么主张,鄙人决不主动反对,有些虽然不认同,一样的不反对。只要大家的中心思想一样就可以了。至于如何作为,在不能统一思想的前提下,还是各显其能为更好。哪怕是真正碰上了中共特务,也不会与其对垒。
    
    2017年5月13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101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总统不在年少或年高民主制度下皆有可能/王振华
·韩尚笑:民主的罚与罪? (图)
·对中共活摘器官的容忍度是检验民主国家政要的试金石/反共救国报91期
·13亿中国人如何才能获得自由和民主
·张三一言:习共民主转型=太阳西出(+1)
·韩尚笑:民主的实现,是理论还是实践?
·高洪明:世俗的民主的土耳其是非穆斯林国家的期望
·李明哲小小人权义工大大民主英雄/陈维健
·如何才能影响身边的人支持自由和民主
·秦川海:为什么民主进程如此缓慢?
·杨光:港独与香港民主化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曾节明
·地球民主时刻表––2025年铲除所有独裁者!
·反共救国报86期:一个想实施民主的人绝不会强化战争机器、专政机器
·中央跟民主派的幕后政治博弈才是真正戏码  (图)
·巴克:民主转型为什么不能成功?
·高洪明:让自由香港成为自由民主香港乃港人治港真谛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曾节明
·就重构中美韩朝新关系 谈中共国民主化新希望
·高洪明:各尽所能进步,中国民主必成!
·环时怒责纽时有关中国在非洲搞殖民主义是“假新闻” (图)
·苏州阻止各地公民祭奠民主先驱林昭 (图)
·苏州当局阻止各地公民祭奠民主先驱林昭 (图)
·毛泽东秘书炮轰 缺乏民主是中国最大问题 (图)
·毛泽东秘书李锐:缺乏民主 是中国最大问题 (图)
·习李见林郑月娥不提香港推进民主 (图)
·专访冯崇义教授:习近平不选择民主宪政,中国将有奇灾大难
·国际特赦组织呼吁紧急关注即将受审的民主人士董广平
·湖南民运老人佟适冬逝世 曾因组建中国民主党入狱
·夏业良激辩司马南:反腐与民主政体有关吗?/RFA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在狱中遭狱警施暴,妻子交涉监狱管理局 (图)
·自由之家:中国和香港自由继续恶化 全球民主面临挑战 (图)
·周强:要敢于向“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亮剑
·在京访民打横幅声援维权人士 要求民主宪政 (图)
·刑至十年 民主村现崩塌危机? (图)
·中国正寻其他政治发展途径 有别西方民主 (图)
·唐荆陵获选第30届杰出民主人士奖12月10日颁奖 (图)
·山东民主人士孙峰“煽颠案”一审被判5年有期徒刑 (图)
·中国民主选举:挣扎参选的独立竞选人 (图)
·中共叫停直播美国大选 恐传播民主自由
·李响:陈独秀·监狱与研究室是民主的摇篮 (图)
·太阳史家:匈牙利为独立自由民主而斗争
·协商不出民主——日本投降之后(四)
·小刘:王三小与自由民主客
·北洋军阀时期为何也有民主
·风灵:三民主义与台湾——台湾掠影 (图)
·南十字星旗飘扬——澳洲人的民主觉醒 (图)
·《大宪章》——马镫上的民主
·中国、罗马尼亚和苏联镇压民主运动的三种结局分析/太阳史家
·1979年魏京生徐文立等“民主墙”运动
·民主人士日记披露:1960年政协开会平生第一次吃熊掌
·1979年12月6日 西单“民主墙”禁贴大字报 (图)
·毛泽东论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图)
·民主生活会制度的历史由来与演进 (图)
·田纪云:回忆与乔石相处岁月 主持修宪促民主 (图)
·人民日报主任编辑:文革最多是专制操纵下的民主 (图)
·亲历者张子斌:1989年六四民主运动的过程 (图)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中为何没有“民主”二字 (图)
·二战后我中华民国的法制和民主程度领先世界
·陈云评毛泽东三大错误:破坏民主集中制 一意孤行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