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破空谈特朗普新政一百天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06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陈破空谈特朗普新政一百天


    陈破空谈特朗普新政一百天
    
    【公民论坛 】 : 4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整整100天。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曾提出颇具革命性的、恢复美国繁荣的百天计划,呼吁广大选民为他上任100天的施政计划投赞同票。如今,特朗普迎来执政百天,却创下了美国历任总统执政百天支持率最低的记录。相关记录说明了什么?在过去三个月的时间里,特拉普是否履行了许下的诺言?期间,最大的看点是什么?又在哪些问题上遭遇了挫折?对此,我们采访了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如何评价特朗普执政的第一个100天?对于一个总统而言, 100天的概念为什么这么重要?短短3个月,真的能够凸显出一位元首的真实才干吗?
    
    陈破空:100天来鉴定一个总统,当然为时过早。但是,这是民主国家的 常态。民主国家总统是靠人民选举的。因此人们有热情把他选上去,人民也要监督他施政。民主国家候选人都做了很多的承诺,做出了很多的诺言,选民要看他的诺言能否实现。所以因此,100天对于民主国家的一个首脑非常重要。就是展示他的风格、展示他的开局,或者中国叫做:新官上任三把火。但在专制国家没有必要经受这种考验。专制国家没有监督、没有制衡的这种机制,领导人也不是人民选举的。所以专制国家领导人相对显得要轻松得多。没有那么大压力和挑战。
    
    但特朗普100天很重要,也是因为他曾经在竞选期间,去年10月22号,他做了一个著名的演讲-葛底斯堡的演讲。葛底斯堡的演讲历史上是林肯总统在那里做过演讲,因此而留名。因此他的姿态、做的这个演讲,当时有一个承诺,100天新政,而且说是跟美国选民的一个契约。因此这样的调子显得拉得很高。因此,特朗普总统的100天显得比其他、以前的总统更加经受考验和挑剔。在他的这100天里,可以说有成有败。内政方面,显示了民主国家一个总统的施政非常地不容易。他的入境禁令两次受到联邦法官的挑战而被中止,显示他的法律团队和法律顾问还研究不足。另外一个健保法案在国会没有通过,这对特朗普来说是重大的挫败。因为共和党(特朗普所在党)在国会占多数,这样的情况下,健保法案没有获得通过,显示了特朗普团队的沟通能力不足。因此在内政上受到了很大的挫折。经济有所推动,股票也走到很高点。这相对来说是他的成就和背景。
    
    外交上,主要成就在外交上,主要在东亚和朝鲜问题上有一些推进,显示到他解决朝鲜问题的紧迫感。尤其是历史性地让中国领导人跟他配合、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施压,这一点是个亮点或者说是一个成就。
    
    法广:特朗普执政100天,成为历届支持率最低的一任总统,这是否意味着他将是一位十分糟糕的总统?
    
    陈破空: 因为美国媒体对特朗普不太友好,这句话应该反过来说,特朗普目前是跟媒体关系最糟的总统。他努力想要模仿前总统罗纳德-里根,但是他跟罗纳德-里根最相反的一点就是:罗纳德-里根在美国历史上是跟媒体关系最好的一个总统,最善于沟通、在媒体享有最大魅力的总统。 但是特朗普相反,在他竞选期间,就不被主流媒体看好。主流媒体对他百般挑剔和批评。当选后,主流媒体还是拿挑剔的眼光、批评的眼光来看待他。所以主流媒体对特朗普完全没有善意。这样一个大背景表明:特朗普是一个非典型、非传统、或者美国叫:非正确的这么一个政治候选人。他是反传统的候选人,所以他不受主流媒体的青睐,可以得到理解。
    
    但是主流媒体在竞选前后的预测也全部失败。主流媒体当时发布了很多的民调,说特朗普不能当选,或者特朗普会落败希拉里,或者希拉里一直领先多少多少个百分点。但是最后的选举结果却出乎意料,跌破了主流媒体的眼镜,也跌破了美国民众的眼镜。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当前100天的时候,主流媒体发布民调说特朗普的支持是历史最低,值得疑问。有一些可靠的成分,但是也未必完全可靠。恐怕还是主流媒体与特朗普的对立造成的。我想,特朗普在下面急于要做的、他应该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改善与主流媒体的关系,至少可以从他对媒体的态度或语言上改进些。否则,他跟主流媒体的对立关系将继续下去,对他的施政也会构成掣肘。
    
    法广:特朗普上台后在许多问题上出尔反尔,例如:关于中国是否为货币操纵国的说法,他前后不一的主张体现了什么?仅仅真的是因为他反复无常吗?
    
    陈破空:关于中国的问题,受到大家很多关注,觉得好像在竞选期间,他对中国、中国政府有非常猛烈的抨击,但当选之后,几个月之内,跟中国改善关系,跟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没有把中国列入货币操纵国。关于这一点,我要说明两点:在特朗普跟中国,他对中美关系的看法的时候,关于货币操纵这一点,本来当时就有很多学者出来指出,说中国是货币操纵国的说法是比较过时的,说基本上目前中国政府无法操纵货币。而且在特朗普当选之后,去年11月8号之后,中国政府采取了大量的措施,来防止人民币贬值。也就是中国政府反向的在操作。
    
    事实上,它是怕遭到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报复。中美之间的主要问题不是贸易操纵问题,中美之间的主要问题是贸易逆差,中国和美国之间形成了巨大的贸易逆差。就是关税不平等,中国对美国产品征收重税,而美国产品对中国征收轻税、或者非常低的税。也就是说美国遵守了世界贸易组织的协定,但是中国这边没有遵守这些协议和规则,所以造成了巨大贸易逆差,这个问题还有待解决。习近平和特朗普会谈时,双方谈成了一个百日计划,双方要谈判100天解决贸易逆差的问题。
    
    但是特朗普没有被中国列入货币操纵国,是因为一方面,中国目前没有去操纵货币,另一方面是这个概念过时,还有重要的一点,他有个交换。就是换取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朝鲜问题上,对朝鲜施压。然后,特朗普宣布,暂时不会把中国列入货币操纵国。所以这是一个交换,也就是说,拿经贸方面的一个问题来交换朝核问题。所以我们现在看到,习近平在朝核问题上,的确是近70年,第一个中国领导人改变了对朝政策。就是采取了一个施压精神、暂时中止煤炭进口、减少经济援助、并且跟美国配合、解决朝鲜问题的这么一个姿态。而且这个姿态是十分明确的,从中国媒体的舆论上也可以看出来,当然不排除中国政府背后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但至少在表面上、在国际事务上、联合国的决议上,跟美国采取了一致的立场,这恰恰是特朗普在中美关系上的一个成就。他打台湾牌,质疑一中政策、迫使中国政府转向;而拿经济牌来压中国政府,迫使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全面合作。因此在外交上是一个亮点、是一个成就。而完全没有反复无常的表现。因为这个变化是随时发生的,当中国或者习近平发生变化的时候,美国和特朗普也可能发生变化。因为关系不是一成不变的。特朗普的出发点并不是要损害中美关系,他的出发点是要解决中美之间的很多问题,包括朝核问题。我认为他这一点恰恰是做的相当可以肯定的、有成绩的。
    
    法广:从国际角度看,特朗普新政的第一个100天,为什么将重点瞄向亚洲?
    
    陈破空:我想,特朗普新政之所以把重点瞄向亚洲,跟奥巴马卸任给他一个重要的嘱托有关。奥巴马卸任前、跟特朗普交接的时候,在所有的内、外事务中,奥巴马只有一件事非常郑重地叮嘱特朗普,嘱托特朗普去解决,就是朝核问题。他说:朝鲜发展导弹,从短程、中程到洲际导弹的步伐越来越快,发展核武器的野心越来越大,迟早有一天会用洲际导弹把核弹打到美国本土。他告诉特朗普,这是最紧迫要解决的问题。我想特朗普听进去了。而且奥巴马任内确实没有解决。奥巴马也有一些内疚。
    
    特朗普一上任,把朝核问题作为一个首要的问题来解决,自然就转向亚洲。在加上美国政策的变化,恰恰就是中美贸易逆差造成的。也就是中国造成的。那么它也要解决跟中国的问题。所以说他打台湾牌,跟台湾总统通话,对“一中”政策提出质疑,这些手法都用得非常地巧妙。给中国政府带来强大的心理压力。再加上加强美韩协防。 而且他在韩国做了一件事就是部署萨德,说部署就部署。不顾中国上下的反韩声浪,也不顾中国跟朝鲜问题当时还有所合作。这些作为重中之重,亚洲不仅是军事的、而且地缘政治的重点,而且是经济的重点;而且是朝核问题的突出点。因此不由自主地,这些话题成为了特朗普第一个百天内的重点。所以他必须去面对这些问题。因为这些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解决朝核问题,可以解决这个世界和平和安宁的问题。美国的外部安全。而如果和中国解决经济问题,实现美中关系平衡或者相对平衡、或者完善,就能够兑现特朗普说的“美国经济复苏”,“让美国再次强大”,“让工作岗位回到美国”这些言论。而中国的一些企业家,包括马云,他们也不得不出来迎合,要承诺给美国增加就业机会,这也是打通中美关系的一些渠道。因此我想,亚洲的重点就在于全部的这些因素:政治的、经济的和地缘政治的。
    
    法广:特朗普掌权后,中美关系得到了较大的改善。令特朗普当选初期关于“中美关系进入不确定期”的忧虑有所减小,您对此作何解读?
    
    陈破空:中美关系的改善还有一个重大的因素就是:习近平 政府感到了一个巨大的威胁,就是特朗普有意改善美俄关系。而且要拿美俄关系压倒美中关系。
    
    我们知道,在过去40多年,美国跟中国的政策都是、原来是“联中抗苏”、“联中抗俄”,就是连接红色中国去抗击当时的苏联,后来苏联解体,东欧解散,世界发生很大的变化,冷战等等。现在特朗普突然之间一方面质疑“一个中国”的政策,同时要联合俄国,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变,也就是“联俄抗中”,甚至有“联俄治共”这个说法,我想这些说法给北京政府带来了巨大的恐慌。如果北京不采取主动去改善中美关系,如果让普京和特朗普互相有好感的这两位美俄领导人去改善美俄关系,并且历史性地改善, 而且把美俄关系放在重中之重,那完全可以压倒中美关系,对中国的外交环境非常地不利。 因为俄国就是中国北方边境线最长的邻居,有4300公里的边境线。另外,美国是世界第一大超强,而对中国来说,又是最大的市场,所以中国政府、习近平政府显然感到了恐慌。
    
    特朗普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这一变化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习近平政府采取了紧急措施,挽救美中关系,尤其要赶在19大之前。虽然中国政府一直在国内做大量的反美宣传,这是意识形态,但是事实上他们把美中关系看成重中之重。所以看习近平总是在各种隆重的场合来招待美国总统奥巴马、或者去庄园(没有正式访问或者是国事访问的待遇),也要去庄园跟奥巴马或特朗普会见。习近平采取了低姿态,中国政府采取了紧急的挽救措施,做出了大量的让步和妥协,私下里沟通。这是中美关系改善的一个要素。还有一个要素是美俄关系的改善受到了美国国内的阻挠。反对党、主流媒体、还有俄罗斯黑客的事件,特朗普阵营的通邮门事件,这些都被媒体、国会、司法紧追不放;因此美俄关系反而成为了敏感点,成了一个软肋、成了特朗普一个避之有恐不及或者避嫌的地方。在这样的情况下,美中关系的改善赶在了美俄关系的改善前。这就是我们看到,这100天内发生的戏剧性变化。这些变化表明:政治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竞选前有一个姿态,竞选后有一个姿态,一切的发生都非常地自然。
    
    法广RFI 流芳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622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CY與五毛的特別共通之處
  • 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 中国打组合拳反制美国美国NGO躺枪
  • 彭真窮奢極侈周恩來巧言令色
  •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 陳正人玩弄花旦汪
  •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 周揚弟弟和廖沫沙都想姦污藍蘋 
  • 邱會作逼姦許多女兵陶鑄霸佔有夫之婦馮文彬想睡張玉鳳
  • 冥想者(二)
  •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 素食者更残暴
  •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 高崗搞女人無數蕭華強姦聶榮臻侍女葉向真罵乃父老不正經
  •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 陈泱潮9.12.依据《中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約法》,有序推行中國民
  • 杨岸达众聊与主聊:从中共党的《最低纲领》到共和国的《五星红旗
  • 谢选骏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 胡志伟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徐永海真有末日审判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12-6圣
  • 冯正虎控告警察制造刑事假案——涉嫌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罪?
  • 少不丁中共不能與香港共存,將與香港共亡
  • 移民秘笈移民法庭上有关红通几个法律问题
  • 陈泱潮9.11.執政的共產黨如何自行初始化兩黨制?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倾吐心思
  • 胡志伟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 谢选骏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 胡志伟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 谢选骏英国的海盗大学
  • 胡志伟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 少不丁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深受罢工风潮困扰
  • 约翰逊露自拍华为手机疑示微妙信号?
  • 传丈夫遭调查京剧名角政协常委姜亦珊自缢
  • 中国没有政治犯?胡佳批刘晓明无耻
  • 尴尬了 虽高调爱国网警仍催明星大腕护照选边站
  • 北京限制美国外交官在华活动:提前5天报批
  • 高层接受?李克强"高参"高善文保四争五说或没那么敏感
  • 韩国再向朝鲜提供巨额人道经济援助
  • 美海军高官口吻有变:中短期不排除中美一战
  • 总统投票渐近 蔡韩距离再拉大
  • 北京力挺何君尧 政法大学急颁名誉博士头衔
  • 孟如明星康明凯密拘一年无曝光 国际预防危机促放人
  • 251: 华为解套启用杀手锏 美国的阴谋
  • 中国很有钱? 美国反对世行低息借钱给北京
  • 华为:步履维艰的法律战和难以服众的公关战
  • 民建联拟“包养”落选近百区议员港府或巧立名目“助养”
  • 法国对峙开始了 马克龙会跪下求饶吗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