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上川岛与下川岛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24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一)上川岛
    
    上川岛(Shangchuan Island 或 St. John's Island、葡萄牙语:Ilha Sanchoão 或 Ilha São João),位于中国广东省江门市台山外海,海岸线长139.87公里,总面积为137.3平方公里,西面为下川岛。西方著名传教士圣方济各·沙勿略在上川岛逝世。
    
    葡萄牙古文献中常见的古地名,位于澳门附近。明朝中叶为外国商人的聚散地,不少葡萄牙商人在岛上居住,为葡萄牙人定居澳门前,在中国沿岸最早的据点之一。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明政府封锁该岛,改为开放澳门附近的浪白澳作为临时对外贸易港口。
    
    1552年9月,耶稣会士圣方济各·沙勿略神父抵达上川岛,等候船只载他前往广州,但在同年12月3日病逝在岛上。其坟墓建在北部大脑山西麓,并建有门楼,上面有写着“圣方济各.沙勿略墓园”的横额,墓碑上写着“康熙三十八年方济各·沙勿略”。
    
    环境
    
    上川岛是广东省面积最大的岛屿,人口1.5万。距山咀码头18公里,全岛面积157平方公里,拥有总长达30多公里的沙滩,其中以东海岸的金沙滩(5.2公里)飞沙滩(4.8公里)银沙滩(800米)为度假旅游的上乘宝地,三者之间相隔仅1公里,而最受欢迎的是飞沙滩。
    
    交通
    
    要前往上川岛,可从江门市内的台山出发,转车到山嘴码头(约1.25小时),再转快速小船(约0.5小时)到达上川岛。
    
    棋盘山
    
    棋盘山又名“七盘山”,位于岛上西南部,其山势险峻,曾是明末清初张保仔反清红色帮的大本营、传说张保仔在此处藏存有大量的金银财宝。此外,棋盘山有大量栩栩如生的山景石林,是游客访古寻宝、登高爬山之处。
    
    沙堤渔港
    
    沙堤渔港是广东省三大渔港之一,位于上川岛南部,从飞沙滩坐车仅20分钟便可到达。“渔港晚霞”为其一独特景观,同时还可进行垂钓、龙舟竞赛、环岛游、体验渔家生活等活动,享有大陆“维多利亚港”的美誉。而香港天文台的华南海域天气报告中所指的“沙堤以南”,就是沙堤渔港。
    
    方济各纪念园
    
    为纪念天主教来华传教第一人——方济各·沙勿略而建,现内设教堂、纪念碑、石像等。
    
    1639年(明崇祯十二年),天主教澳门教区在该岛立有一块中葡文字的石碑,并建有小敎堂纪念沙勿略。1920年,由澳门敎会发起,东南亚敎会集资在该岛建起一座西班牙风格的敎堂。1937年二战,日寇蝗军占据该岛,敎堂及坟地被毁。教堂于1980年代初重建,被天主教视为圣地,天主教徒不断来此朝圣。
    
    圣方济各·沙勿略神父的遗体已分别移去印度果阿,其中一手臂骨安置罗马耶稣教堂,另一安置在澳门圣若瑟修院圣堂,供敎徒及游客凭吊。
    
    《为什么中国最早的朝圣地是上川岛?》说:
    
    1552年(明嘉靖三十一年)12月3日,中国传教主保圣方济各·沙勿略,为来中国传扬基督福音,壮志未酬,病逝在中国南大门的上川岛。
    
    上川岛位于广东省台山县,是我国南海离大陆十多公里的一个小岛,东西最宽处约十公里,南北二十多公里,它是从印度洋经北部湾进入我国广东沿海城市的必经之路。
    
    上川岛因天主教第一个来华传教士圣方济各·沙勿略的墓穴遗址而闻名,坟墓在岛上的一座小教堂旁,教堂也是以方济各·沙勿略的名字命名的,近年来有不少国内外天主教友专程前来祭拜。
    
    被誉为“东方宗徒”的圣方济各·沙勿略(St.Francis Xavier),1506年4月7日生于西班牙的纳瓦尔。1540年9月27日入耶稣会,成为耶稣会的首批传教士,赴东方传教。圣方济各·沙勿略作为耶稣会东方使团的总负责人,在他的努力下,天主教在印度、东南亚各国、日本等地逐步发展起来。他真正称得上是教会多元化和全球化的首位倡导者。1552年方济各·沙勿略来华,同年12月3日病逝。
    
    16世纪上半叶,沙勿略这位西班牙神父以过人的勇气,只身突破重重障碍,穿越汪洋,来东方传教。沙勿略坚韧的意志和空前的举措,开启了欧亚——东西方积极互动与文化交流,载入史册并具影响深远。
    
    沙勿略十多年的福传生涯中,劝导了三万多人领洗入教,他曾到过日本,最后来到广东上川岛。由于当时的中国闭关锁国,他无法进入中国内地传教,只能眼望着中国大陆与世长辞。
    
    正如圣经所说,一粒麦子死了,才能结出丰富的籽粒来。此后的耶稣会传教士们,继承了圣方济各·沙勿略的遗志,勇敢地接受了向中国传播福音的使命。在沙勿略去世后,自明神宗万历年到清康熙乾隆200余年间,共有500位西方传教士在中国从事福传工作。这些传教士都学术等身,他们把中国的文化介绍到西方,从而开创了中西文化交流史上“西学东渐”和“东学西传”之风,更开创和发扬了中国天主教光辉灿烂的历史。
    
    方济各·沙勿略去世后,遗体发出异香,并平息了正在马六甲全城发生的瘟疫。
    
    1622年,方济各·沙勿略被教宗封为圣徒,列入圣品,他是中国天主教历史上第一位圣人。
    
    教会于1700年在圣人逝世的地方建造了圣堂,从此上川岛成了我们中国天主教最早的朝圣地,至今已有310年历史。
    
    《上川岛朝圣记》说:
    
    圣方济各沙勿略庆日又将来临了。2006年是我们上海教区为纪念圣人诞辰五百周年特别举行的福传年,以追随圣人芳表广传福音。值此纪念大圣之际,我们三位教友相约乘上了南下广州的列车,跨越数省,穿过重山,经28个小时的颠簸,抵达广州主教座堂。
    
    11月25日是耶稣君王节,我们参与了6点钟本堂谢神父的早弥撒后,由修女带领我们参观朝拜了维修尚待竣工的石室主教座堂,拜望了甘副主教。甘副主教亲切地告诉我们:“今天是主日,也有神父在岛上朝圣做弥撒,你们去得正好。”他还指点给我们去圣地的方向、路线和墓地等情况。
    
    曾经宏伟气派的主教座堂,如今满堂彩色玻璃窗,修复如故,可与上海徐家汇的主教座堂相媲美。魏修士介绍说:“矗立在市中心壮丽的大教堂,在市民心中原是一所神秘的历史性文物,如今圣堂尚未正式对外开放,络绎不绝的市民就赶来参观,先睹为快,一饱眼福,这正好也是无声福传的好机会。”
    
    从大堂到海珠广场的地铁入口处仅200米左右。火车站地铁出口过马路不远,即是省长途汽车客运站,票价45元的班车经过4小时左右的全程高速就到了台山市。深秋冬初之交,上海地区已是万花凋谢落叶满地百草枯萎,而华南大地,一路望去到处百花争艳,树木苍翠,田野和山间一片绿油油,毫无冬临景色,不论宅边、田间和路旁栽满了香蕉树,犹如春夏之交的江南各地,风光特别秀丽。
    
    台山是个不大的旅游城市,上川岛和下川岛是该市所辖新开发的旅游胜地。故从台山市到渡口山咀港,每半小时放一班车,1小时左右就可抵达山咀港码头,交通十分便捷。山咀港换乘快艇,花37元半小时就到了上川岛码头。航程途中往北望去,小白鸽似的圣方济各堂辉映在风光秀丽海水碧芒,群山连绵树林茂密的上川东南方。啊,感谢主的恩佑,感谢圣人的赐福使我们能来南中国海上的旅游胜地上川岛。不远数千里来朝圣的我们,内心的感恩激动和欣慰之情,实难于言表。
    
    上了岸后,有各式各样的出租车接送游客,十分钟左右就到达了岛西南的圣方济各堂的山脚下,我们一路拜着苦路上山,建造一新的乳白色圣堂屹立在山巅。步入圣堂,有神父教友正在诵经祈祷,得知我们由上海赶来就如亲兄妹般欢乐激动,遂不约而同地唱起了“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和学唱了赞颂圣人的传统圣歌“大圣神父兮,教宗钦使,东亚宗徒兮,来救世。丕扬耶稣兮,劳苦不避······”大家怀着同一目标,为追寻着传教主保圣方济各沙勿的芳踪而走到一起来。新圣堂刚落成不久,祭台上方为手持十字架的圣人全身雕像,正中祭台前是纪念圣人遗骸的石柜。大家跪在墓前,口亲石柜,抒发对圣人的怀念和默祷。绕过圣堂右侧庭院,从堂后拾级而上,就是当年所建的圣堂原址和存放过圣尸的石墓。墓碑上写着“耶稣会士大圣方济各沙勿略于大明嘉靖三十一年壬子之冬升天”。在旁刻着“此墓是在1987年夏由海外华侨、港澳教友、美国、加拿大、德国、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卢森堡、法国、菲律宾天主教友及香港嘉诺撒修女等捐款重修,特注鸣谢。”据出租车司机告知,香港特首曾荫权夫妇每年总要来上川岛朝圣献仪。
    
    我们敬谒圣墓后,在碑前一起合影留念。那天我们相聚在一起的朝圣者有来自内蒙、黑龙江、甘肃、江西、福建、广东、上海等地的神父教友和一位西班牙的女教友。此次朝圣,激励了我加倍敬礼圣人的热忱和福传心火。我们多么有幸地走过了圣人足迹所到之处和最后一站。圣人远涉重洋,在传教路上不畏艰难险阻的精神,激励着我们中华大地上负有福传使命的年轻一辈,应该积极投身到福传事业中去,争取更多的教外人领洗入教,以完成圣人未了的遗愿。
    
    《上川岛朝圣有感》说:
    
    十月金秋,阳光明媚,我们一行来到上川岛朝圣,也是今天,我们释奥期的结束了,结束了历时将近一年的慕道班课程,所以,今天是个特别有意义的日子。 
    
    岛上海水清澈,依山望海,腹地广阔,背负青山茂林,但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不是游玩,而是要瞻仰圣徒。
    
    圣徒沙勿略的墓堂就在半山上,一小块地方,墓堂简洁而庄严,墓堂背后是一条石阶的山路,也是基督的14处拜苦路,站在墓前,抬头望着这个普通的传教士,啊,一个西班牙的传教士,竟在16世纪,一个还不知东方是怎样一回事的时代,就远离家乡,远离亲人,抛开荣华富贵,为了一群不认识的人能接受到耶稣基督的真光,甚至舍弃了生命,客死他乡,这是出自何等崇高的爱。
     
    想想,是什么使他放弃一切而听从主的差遣,是爱,只对信仰的执着,是什么让耶稣自愿被盯死在十字架上,是爱,是无私的大爱。
    
    爱与付出给人带来与欲望满足同等、甚至远高于它的幸福感。从某种程度上讲,这种真挚的爱与付出是实现了你的存在。而在我们付出的同时,往往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沙勿略46岁就在上川岛病死了,未能踏足大陆,终生遗憾,但他的灵魂却上了天,在天上的到大大的福报。 
    
    再回头看看我们是如何爱别人的,我们在社会,吃亏一次二次,第三次就觉得自己不得了,很伟大,很容忍了。相比一下伟大圣人对爱的理解和执着与付出。我们是多么的渺小啊。 
    
    我们是一名基督徒,已成为主的儿女,继承了主的基业,所以我们要传福音,这样我们父的基业,我们的教会才能生机勃勃,延续下去。是的,传福音的脚步是多么美妙,但却也是艰难的,尤其在中国,在现今这个充满世俗的社会,大家只看重眼前的利益,金钱,不知感恩,缺少信仰的社会。传福音是有点难,但相信主在我们内,有主的爱,有圣神帮助,我们还担心什么呢,相信主,依靠主,像伯多禄一样,大胆宣讲。做光做盐,让所有人都能走近耶稣,一同沐浴在主爱的阳光下。 
    
    (二)下川岛
    
    下川岛位于中国广东省台山市南部,川山群岛西部。面积98.68平方公里,人口1.68万人。著名的旅游胜地,有“东方夏威夷”、“中国普吉岛”、“广东芭提雅”之称。岛南部的王府洲海滨旅游度假区为省级旅游度假区。
    
    《台湾男人蜂拥而至 大陆一岛成荒淫岛》说:
    
    位于广东外海的下川岛,岛上聚集了二千多名来自大陆各地的妓女,除了惯例提供的性服务,各种荒淫的玩法,也应有尽有,甚至到附近无人岛上裸泳、大演春宫秀,女孩们也奉陪到底。
    
    这种具有日、韩特色的"代妻"服务,每天只收人民币四百元,近年来成为台湾买春团的热门路线,每年近十万人次的台湾男人涌入寻欢。本刊全程随团采访下川岛,现场直击。
    
    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二小时,去年才刚退伍的小张,果然听从领队行前会的交代,准时到了机场等候。看我胸前别着同家旅行社的牌子,从苗栗北上的小张,趋前跟我搭讪,他说在军中服役时,就对下川岛久闻大名。
    
    买春团 识途老马多
    
    越是识途老马来得越晚。已参加过二次"下川岛五天四夜游"的小郑,一来就和领队熟练地攀谈起来。看看我们这群菜鸟,三十八岁的小郑不禁得意地说:"这是我今年第三次进攻下川,上一趟去玩了三天,打了二十一炮,这一次一定要破纪录!"大家听着都笑了;嫖客间感情的建立,真的十分神速。
    谈笑间,团员陆续来到。一位老先生在远处张望了一下,随即挥手和领队打招呼。"不会吧!"我心里暗暗叫苦,七十岁的老先生也要去,"不会闹出人命吧?"看到我讶异的表情,领队拍拍我的肩膀说:"人生七十才开始。"位于广东外海的下川岛,近年来在台湾买春界声名鹊起,每年有十几万台湾买春客慕名而至。标榜"一人一室"的"下川岛五天四夜游",团费不到新台币一万五千元,台湾北中南每天就有三、四十个团出发,其中不少是上了年纪、食髓知味的识途老马。
    
    相见欢 牵手进旅馆
    
    由台湾飞往澳门,经珠海乘四小时的车,再由山嘴码头搭快艇进下川岛;五天四夜的行程,对体力的确是一大考验。
    
    从山嘴港开往下川岛的船,无论是平常或是假日,都是班班客满。不怎麽大的候船厅,挤得水洩不通,清一色的男性游客,手提着简单的轻便行李;一旁的小贩,说着生硬的台语,向游客叫卖着台湾槟榔。
    
    一名嚼着槟榔的肥胖台湾人,故意用台语大声向身边的友人说:"怎麽这样久,到那里全身都软了,还有力气做?"整个候船厅的人都笑了。
    
    大约三十分钟,船到达下川岛独龙湾,一辆辆在岸边等候多时的中型面包车,将游客一批批载往度假区。车子开到"王府洲度假区"门口停下,许多游客一下车,就有熟识的小姐扑上相拥,彷彿情侣久别重逢一般,随后手牵手进入旅馆。
    
    妙龄少女在妈妈桑的带领下,成群结队直接上酒店敲门促销。
    
    下川岛走低价路线,淫客往往会一次叫上几个小姐,大玩一对二、一对三游戏。
    
    度假区 化身大妓院
    
    我们这些没有人迎接的游客,则是被一群群年轻小姐与妈妈桑围着,不一会功夫,几乎每个人都招架不了,各得其所。不过,也有几名没挑中小姐的客人当场抱怨:"小姐都长成这款,叫我怎样吃得下去。"一旁的导游立刻上前安抚说:"下川小姐的姿色可能比不上珠海的,但是都很敬业,想怎麽玩都可以,挑一个试试就知道了。"
    
    王府洲度假区内简直就是一个大妓院,饭店内供客人钦点的小姐,提供二十四小时的"全陪"服务,除了"惯例"提供的性服务外,还要为客人按摩、洗衣服、收拾行李;若是客人兴起想到附近海湾垂钓或裸泳,女孩们也要奉陪到底。这种具有日、韩特色的"代妻"服务,每天只收人民币四百元,遇上非假日,还可讨价还价,难怪台湾的买春客趋之若鹜。
    
    台湾客到大陆各地买春并不稀奇,但下川岛肆无忌惮的玩法,却在买春客间留下特殊的口碑,也成就了下川"荒淫岛"的名号。
    
    充当"代妻"的小姐,除了提供客人性服务,也为客人洗内衣裤,完全满足嫖客的大男人心态。
    
    肯花钱 什么都能玩
    
    才第二天,就有些精疲力竭的小陈,竟藉口:"天气太热,所以刚才在酒店门口叫了一位小姐到房间,边看电视边叫小姐帮我吹喇叭。"另一名已连发十次的李先生,尽管弹尽援绝,可是心里又痒,索性替友人出钱叫小姐,自己则躲在衣柜里偷窥友人做爱,过干瘾。
    
    台湾客在岛上荒淫的玩法更不只于此,只要有钱,在房间玩起3P(一对二)、4P(一对三)游戏的大有人在。酒店妈妈桑说,上星期有一位台湾客人大手笔,一次叫了十六个小姐服侍,过着像皇帝般的生活。
    
    由于到下川岛淫乱的台湾客,五十岁以上的占了绝大多数,纵使借助药物,也往往后继无力;为让这些"欧吉桑们"不虚此行,来自四川的小鱼儿说:"只要是点我的客人,我都会跟他们玩‘冰火五重天’,首先嘴里含一口热茶,再帮他们吹箫,接着马上再换一杯冰水,朝着男人的‘那话儿’一口含下,如此的热胀冷缩下,叫他们不射也难!"
    
    发廊外 莺燕忙拉客
    
    除了饭店内的妓女外,王府洲度假区内的发廊,也充斥着等待嫖客上门的小姐。二十多家发廊,里面小姐没一个会洗头,有的发廊里甚至连一瓶洗发水都没有;酒店食肆外也坐满了小姐等待客人钦点,女人打量男人的眼神毫不遮掩。据估计,下川岛上"常驻"的妓女约有二千多名,由于僧多粥少,竞争十分激烈。走在街上,女孩们除了坐在发廊门外拉客之外,妈妈桑也亲自带着小姐巡街兜客,只要见到男士经过,便会勐抛媚眼,甚至在十公尺外肆无忌惮地高声招呼:"喂,靓仔,要不要小妹。"
    
    就算客人已有其他女伴,妈妈桑依旧死缠烂打,拼命推销:"靓仔,你看这个好不好,功夫很好,波很大的,包你满意···嗯,先谈一下吧,试一试,不满意,一分钱都不用收。"
    
    无人岛 疯狂性游戏
    
    下川岛另一个令买春客趋之若鹜的原因,就是可以玩中国大陆绝无仅有的"荒岛裸泳"。前往无人岛的,通常都是买春客私下带小姐乘船出海,由于舟艇颠簸,年老的游客大多兴致不高,情愿在椰林下搓搓抱抱。
    
    第二天午餐后,同团几个年轻人,就花了二百元人民币雇船前往,在离下川岛不远的无人岛上,除了船夫外不见任何人烟,才抵岸边,小张身旁的小姐立刻跳进水中,随即脱下自己的上衣,挥舞着向岸上的小张大喊:"快下来玩,水好凉哦!"此时小张也迫不及待将全身衣服扒光,跃进海中裸泳。
    
    同行的小王则留在岸上,与小姐在沙滩上追逐,两人边跑边脱,隐没在远方的沙丘后;放浪形骸的作风,在无人岛上展露无遗。
    
    下川岛附近有许多无人岛,嫖客无须担心外接干扰,肆无忌惮与小姐裸泳戏水。
    
    老上校 下川振雄风
    
    王府洲度假区内的海滩上,随时可见顶着啤酒肚的中年男子,牵着少女散步的画面,其中,不少白发苍苍的"爷孙配"镜头,格外引人注目。同团的简老先生,今年已高龄六十八,脸上及手上全是老人斑。挽着一位年约二十岁的四川妹漫步海滩,他直说:"年轻真好、年轻真好!"简老先生开心地哈哈大笑,前排牙齿都掉光了。
    
    简老先生说,这里的小姐纯朴、没有什麽心机,给她们几百块钱,什麽都可以做,有时看上两、三个,全都带出去,一起陪吃、陪睡,还用不到一千块。"在椰林大道的另一角,今年八十多岁、陆军上校退役的张老伯,右手拄着一支柺杖,左手牵着一位十七岁大的少女,以一口外省音的国语,对少女描述台湾的荣景。说着说着,不自觉说起当年剿匪的英勇事蹟,少女不知是真心还是矫情,露出一脸敬仰的眼神,聆听老上校描述丰功伟业,张老伯的脸上,洋溢着久久未见的青春风采。
    
    保护费 公安不临检
    
    事实上,在下川的小姐,外貌在中国算是中下,一年内带台湾买春团到下川近三十次的马克分析:"这里之所以吸引‘台湾炮兵团’最大原因就是小姐便宜,在珠海叫一个小姐要七、八百元,在下川可以叫两个。"
    
    马克说:"不要看下川女孩长的不怎麽样,却是让台湾男人沉船最多的地方,很多客人来了以后,都像着了魔似的,一来再来。"
    
    下川岛的色情事业,之所以能够一枝独秀,主要还是仰赖地方政府大力支持。来自深圳、担任台湾"炮兵团"导游已达三年的梁敏说:"下川岛和其他地方不同的是,在这里,你可以完全放松,根本不用担心公安随时会临检,这里的公安都是靠收取保护费过日子的。"
    
    下川岛色情昌盛,连西藏人也来分一杯羹,摆摊卖虎鞭、鹿茸等壮阳品。
    
    台湾客 带动经济飞
    
    在台湾公卖局服务的蔡先生说:"在这里,可说是天高皇帝远,就算省政府派人扫荡,都要坐几十分钟船,上岸也要坐半个钟头车到度假区,只要一通电话通知度假区大门,嫖客与妓女将身子冲干净,都还有时间,根本不用怕!"
    
    台湾买春团大举入侵下川岛,只是近两、三年的事。其实,下川岛早在一九九一年就开发了。专带台湾团的导游林丽嫦透露,当时盖好的度假式酒店设备简陋,入住率一直不高,后来台湾团大举进驻后,才真正带动当地旅游发展。目前,岛上的观光收入七十﹪来自台湾游客。
    下川岛色情业的发展,同时也带动当地的周边行业。一年多前到下川旅游的高雄人阿丑,看准"炮兵团"对补品的需求,在岛上开了第一家蛇店,推出各种蛇餐并标明壮阳补精疗效,吸引不少嫖客来这里补充战力。
    
    补战力 百步蛇三吃
    
    高高壮壮的阿丑,自己不吃蛇肉,却不断推崇蛇胆酒的功能。他形容,"很多客人跟我反映,喝了一杯蛇胆酒,回去洗个热水澡,全身血液热了起来,那边也就有反应了。"
    
    说话同时,几名台湾客人带着小姐来吃蛇,老闆勐力推销百步蛇,直说有客人吃了百步蛇,连洗肾都不用洗了,经过老闆大力介绍,同团的台湾人要了一条百步蛇三吃,等上菜时,一名客人贴着小姐耳朵说了几句,弄得小姐淫荡的笑着,打着台湾人直说:"坏死了!"除了食补外,岛上每一家酒店柜台,都卖有各式各样的壮阳药,据导游透露一粒人民币一百元的威而钢,是台湾嫖客的最爱,大陆产的"威而钢妙哥"也是买春客人常买的药。
    
    败风俗 污染全下川
    
    下川岛原是一个渔村,居民以捕鱼与种田为主,近二年,靠着一批批台湾买春团来此,生活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是也造成很多不良影响,在镇上经营正规美发店的方老闆抱怨:"我们隔壁的小香,中学还没毕业就被人搞大肚子,都是看多了你们这些台湾人和小姐亲密动作,有样学样才会这样。"
    下川岛面积不大,人口也不多,村民怕被人闲话,多半不敢到度假区找小姐,摩托车司机小陈说:"我曾经喜欢过度假区里上班的一个湖北女孩,但是怕村人笑话,还是不敢跟她来往,要是有人想跟小姐交往,恐怕也只得偷偷摸摸。"
    
    由于来下川买春的台湾回头客很多,每天在码头都可以看到小姐为恩客送行的镜头。
    
    伤离别 炮兵累返台
    
    在码头边,来自湖南的小霞,才刚刚送走一位台湾恩客。虽然长像一看就是从乡下出来的,但小霞手上却有几个固定的台湾熟客。她说:"送行是接待熟客基本的工夫",有空的时候,她甚至还会直接到珠海去接台湾客人,让这些恩客感动莫名。小霞擦拭刚刚未干的泪水,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哭有什麽难的,只要想像你的衣食父母就要走了,眼泪就会不自觉地流下来。"
    经过长达四天的"炮战"后,每个团员都已是疲累不堪,不过,返途中,大家仍不时地彼此交换心得、吹嘘战绩。小郑得意地说:"我四天共打了二十六炮,终于破纪录了!"初次造访的小张也不像刚来时那般腼腆,他四天共换了八个小姐。
    
    台湾老嫖客偏爱小处女
    
    台湾到下川岛的买春客,以中老年人居多,由于迷信采阴补阳之说,使得当地处女需求十分殷切,在供不应求的情形下,许多大陆农村的小女孩,就这样被骗到下川来卖淫。
    
    现年十四岁、来自湖南的姑娘婷婷,大概是下川岛最年轻的妓女。踩着十几公分高的辣妹鞋,婷婷平日都在海边拉客维生。
    
    婷婷到下川才半年多,同乡骗她说要到外地打工,可是从家乡出发,又是车又是船,到了岛上才知道是做"小姐",当时十三岁的婷婷,根本发育没有完全,连月经都没有,就被一位台湾阿公以四千元"开苞"了。
    
    之后,同乡把钱全部拿走,婷婷连家都回不得,只有待在岛上当小姐赚车费;做了一阵子,婷婷发现钱好赚,竟不想回家了。
    
    岛上有许多像婷婷这样经历的女孩,都是在家乡种田难以生存,同乡藉口到城里打工,之后被骗到岛上失去贞操,在无奈情况下,继续卖淫为生。
    
    台胞携手建设荒淫岛
    
    在台湾的买春界,海南、珠海都曾是红极一时的热门路线;近二年,下川岛才以淫乱程度及廉价等因素,青出于蓝,取而代之。
    
    下川岛上有二十九家稍具规模的旅馆和十多家餐厅,其中七成是台资企业,旅游每年可为岛上带来二亿人民币收入。
    
    据估计,人口近二万人的下川岛,约有二千多名妓女常驻,其中七成来自湖南,其次是四川人。由于地方政府多加规范,妓女行情平稳,"短打"收费人民币二百元,四百元可以陪客人二十四小时。
    
    目前,台湾专门经营下川岛旅游的业者,约有三十多家。据业者统计,台湾平均每天都约有三百多人跟团到下川旅游,另外有数十人则以自由行方式前往。
    
    (三)
    
    谢选骏指出:上川岛与下川岛,可以说是两重天了。上川岛代表了人的文明向顶上的努力,下川岛代表了人的沉沦向底下的放纵。当今中国,就挣扎在这两个极端之间······也许这不仅仅是中国的挣扎;也不仅仅是今日的现象——而是人性在神性与兽性之间的持续摇摆。这一摇摆,构成了文明的动力,也构成了生命的谣曲······它们综合为某种“史诗”,从过去的《吉尔加美什》到未来的《风雅颂》······
    
    上川岛与下川岛,两个富于寓意的名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701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朝鲜半岛确实是中国领土
·谢选骏:第三中国的奠基学校
·谢选骏:基督教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自助团体
·谢选骏:看看历史唯物主义的邪恶史观
·谢选骏:日本是中国的鞭子
·谢选骏:曾国藩为何喜欢凌迟处死他人
·谢选骏:政府的罪恶要社会来偿还
·谢选骏:无产阶级专政是贪官污吏的保护伞
·谢选骏:上帝是不是“反犹主义者”
·谢选骏:国家有没有灵魂
·谢选骏:诸葛亮推崇祖辈的文化
·谢选骏:社会固化是美国衰落的重要特征
·谢选骏:岳飞死于情商太低还是国人太贱
·谢选骏:中国是互害-失信,还是失信-互害?
·谢选骏:一个人可以同时走两条路
·谢选骏:川普准备出卖自己的政见?
·谢选骏:语无伦次的“敦煌学”
·谢选骏:北朝鲜是亚洲的塞尔维亚吗
·谢选骏:川普准备出卖自己的选民?
·谢选骏:俄罗斯真是“没有尝过失败的国家”吗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