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川海:性爱不是正常人刻意关注的行为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郭文贵因为适应了江家帮的胃口,不择手段地变成了一个草根大富豪,却又与当今中共著名媒体人胡舒立杠上了,原因当然是各自的立场不同,所需要的爆料目的基本相同。郭文贵常以被利用者的“猫腻”来要挟,来达到个人的目的,胡舒立的手段其实也就是如此。
    

    说起来,胡舒立作为一位中共国女性,如何拥有自己的性行为只有郭文贵这样的心态丑陋的小人才会拿出来说事。而胡舒立能够站在中共反腐(实际就是内斗)前台,揭露郭文贵的盘古大观的如何这般的兴盛史,帮助东厂的王岐山做好舆论工作,确实弄疼了郭文贵的心肝,其邪恶用心无外乎就是帮助习家帮打压江家帮。但作为一个女性,不能因为其的邪恶本质,就让我们拿她的性事说事。
    
    至于郭文贵在反击对抗中,拿性事嘲弄或丑化胡舒立的行为,鄙人认为依然是卑鄙无耻的邪恶行径。这不是说,郭文贵不可以反抗,揭发,原本,采用任何手段都不为过的中共国今天,作为正常人,起码的做人底线还是应该拥有的。而我们看到,郭文贵这种底线是不屑要的,所以在中共国,他能获取他原本就不能获取到的实际利益。
    
    在这里,鄙人要谈的不是什么道德家能够理解的客观现实问题。也即男女两性的自由性事问题。是的,中共的婚姻法法定的“一夫一妻制”大家认为很道德,在某些程度上也相当合理。能够“合理地”取代封建社会的一夫多妻制,又似乎是很大的进步。然而,这个婚姻制度其实也基本践踏了人性的自由本质。更何况,中共党人没有一个是有道德理念的流氓群体,他们所拥有的意思形态更坏,更恶劣,更少不了欲望满足,加上他们“合法地”“不合法地”掠夺的民脂民膏太多,消耗不尽,也就有寻找更多的性伴作为消耗热量的泉源之一。
    
    可以这么说,大家普遍的还在根深蒂固地把“性爱”作为丑剧视为堂而皇之的道理,其实这分明就是自欺欺人的把戏。性爱原本是我们人类男女之间最完美的结合,只是被我们人类刻意地丑化了而已。如果我们看到黄色片段,就感觉恶心,这种心态其实就是性变态。也是对人性本源的玷污。更何况,每一个身体健康的男女,他都会自然地拥有性行为。不同的就是大多数人需要一些理由产生出结合的必须。
    
    原本,应该正常存在的行为,为什么反而令我们丑恶化呢?说起来这个问题没有太多的复杂性,仅仅的是在达到高潮以后的不适也逐渐来临,这种生理现象可以让人意志消沉,同时,人的潜质往往还有一个叛逆心理,并能诱发出相反的思维,于是对于刚达到最舒爽的境界的兴奋令他继续歇斯底里地去思索。为之也就有男性一时的继续攻击性(并不知足)、女性的占有、和䞍受快乐的懒散油然而生后的知足感。
    
    在性欲旺盛的时候,自私的男性会为能与女性性行为而得意,占有欲令他在获取到女性肉体以后居高的优越性使他往往贬低女性的配合。其实,性行为最累的最付出的、又最迫切的还是男性,其结果是男性的无知导使自己仿佛捡到了个大便宜,甚至有些人仿佛能与某个女性做爱是多大的能耐。特别在之前的欲望往往被女性所左右。因为女性在发情比男性缓慢时的女性常常会故意不给予配合而从其中达到自己的目的。肤浅的男性,往往就拜倒在石榴裙下,要天许半个地只要能拉下女性的内裤,完成那急迫的快感。
    
    鄙人要说的还是男女之间的结合是应该纯洁优美的,为什么会有人蔑视呢?肮脏的制度造就了利益集团更加在情色之中去做他们乐意做到的事情,为此往往会用国人的财富来买单。原本,做爱,与谁做爱,并没有什么可以非议的,关键是做爱让纳税人的钱去交换,才值得我们痛恨。
    
    我不知道别人对别人性行为的看法,但我觉得这种行为,是两个人的世界,三者无权指手画脚,特别是那种吃不到葡萄还说酸的人,最无知,最多余,也最不合时宜。人家的私事,你局外人干么要去干预?多嘴?是不是你吃得太饱,不能消化了?
    
    对于女性的误解,很多人认为,男人可以在外“彩旗飘飘”,女人就得“守身如玉”。凡是把“贞操”当做重要问题思考的人,以及把性行为看成龌蹉事的人,他其实自己的心很龌蹉,因为自然的性结合原本融入的是自然共生,但在这行为面前偏执关注女性贞操的丑恶与占有欲是孪兄弟,可想而知,这样的人,自己在进行性行为时,那种是应该的,怎么与那种同样动作的就是“不应该”了呢?
    
    特别是,男人怎么都可以,女人为什么不可以?女性为何因为有了性行为就不是最纯洁的身体?没有她们的性行为岂能孕育我们的下代人,使人类尚能自然地延续下去。而男人,除了造人那一刻,最关心,可能是另一个女性的身体交给他继续。而对拥有过的,基本上并不珍惜的本性就是完美的吗?男性需要的快乐,女性为什么就不可以了呢?是不是人为地有违自然法则了呢?
    
    任何时候,欲望应该是公平的,不分男女,他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归属他自己去支配,只要是在法律之内的行为,都可以说是自由的,可以肯定的行为。而反对女性出轨,男人四处出轨的那种男人,实际是最无耻、最龌龊。西方社会里的婚姻,对配偶是尊重的态度,所以,很少出轨,而中国的男权过重的原因,女性总是处于被奴役状态。这种不公,至今尚没有清理,实在是我族之愚昧。
    
    有位推崇女权的女士,在我们的私寓里她告诉过我,性事是最美好的,两个人谈得来,又需要的时候,我为什么不得到呢?你愿意快乐,因为是男人,就阳光,我们作为女人,就不可以吗?只要你我愿意,把身体清理干净,我们不造人,就图快乐,管他人屁事,我的身体,我做主。
    
    她还告诉我,她之所以不嫁人,就是因为看不惯被男人控制的生活,我想睡谁或被谁睡那是我的事,我不管外人怎么看。并用那妖冶的身姿并秋波涟涟给我一些诱惑。后来,我们在一起,她很快乐地高叫着,然后说,“男人,你这男人,今天是我睡你。你记住,不能说是你睡我哦。”
    
    性,本身的自然行为,几千来的传统文化,基本已把性行为扭曲,而且,越是愚昧无知的人,越只会用性事说事,无聊至极。特别是,在网络发达的时代,人人利用网络,可以在寂寞难耐的时候,寻找自己的趣味。这种自然的行为,不应该被歧视,被跟踪,被监视,起码,要理解。
    
    现在,中共官吏,腐败分子特多,男女超越界限的几乎都有过,上到江泽民这个色魔,下到一个最普通的人,哪个不是几个性伴几十个性伴地销魂?但是,我们除了谴责贪官污吏用纳税人的钱挥霍外,对于与什么人性交,不应该挖掘太多,因为这是每个人的私事,应受保护。不值得保护的就是触碰了法律的底线的部分。
    
    至于中国这方面的道德底线,我看还是踩在脚下好。而且,同仁中尚用此类行为对付对手的,也未免是影响自己正常思维的愚昧。只有滤清大是大非的人,才能摈弃不着调的言行与认识,走得更理想、更准确一些。
    
    秦川海
    
    2017年4月15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907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请郭文贵对胡舒立手下留一点情/汉评
·郭文贵那幅书法应该改一下/汉评
·阿衍:郭文贵也是在中共国创业成败的一面镜子
·郭文贵事件在正常发展/汉评
·高智晟:郭文贵们的出路 (图)
·郭文贵如上所述,又是在挑战普通人的常识
·郭文贵事件说几句客观的话/汉评
·谈谈郭文贵的谎言反腐/柴思
·郭文贵爆料事件有感/ 老平头
·如何看待郭文贵的爆料
·郭文贵第二次高调反腐的真实意图/空椅子
·郭文贵为什么要置博讯于死地?
·郭文贵爆料的目的推测/汉评
·王澄:郭文贵对《博讯》的指责没有一个是成立的
·郭文贵和明镜第二季 观后感
·沈勇平:郭文贵爆料有何意义?
·李方:郭文贵的“第二季”,小人嘴脸暴露无遗
·巴克:郭文贵被搅起了的都是些么子水?
·巴克:郭文贵们不外是些做大了的白手套
·读者来稿谈郭文贵和韦石的推特“论战” (图)
·大老虎不止周永康 郭文贵爆料直指贺国强 (图)
·项俊波被双规?郭文贵爆胡舒立李友猛料 (图)
·项俊波因何被查?郭文贵否认其与盘古大观项目有关 (图)
·财新网报道”项俊波助郭文贵骗贷32亿“后急删稿
·郭文贵的神秘“老领导”透露了什么信息 (图)
·习近平批示叫停调查傅政华 郭文贵、傅政华唱双簧?
·【書齋夜話】郭文贵爆料透露出中纪委、国安部在恶斗
·神秘人揭秘郭文贵海外爆料配合习近平:老领导是赵洪祝?
·郭文贵第二季爆料中的“老领导”是谁?/刘路时间
·公安部罕见转发视频 炮轰郭文贵邪性富豪 (图)
·视频揭秘郭文贵往事:他善于偷拍官员/新京报 (图)
·YouTube封明镜新闻帐号 或因郭文贵爆料权贵 (图)
·何频章立凡谈郭文贵二次爆料
·场景转换,郭文贵最后的疯狂(姜维平) (图)
·郭文贵海外爆料引发关注 剑指19大换届? (图)
·《等深线》深度调查报告:郭文贵家族的港岛岁月
·明镜电视直播郭文贵,拉开中国政治大戏 (图)
·郭文贵围猎华泰:中国式巧取豪夺 (图)
·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末日来临?郭文贵海外爆料惹关注
·与郭文贵较量意外扳倒马建张越 谢建升将结束流亡回国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