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第三中国破土动工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03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一)
    
    《举国震惊雄安区:声东击西迁都运动开始》(昉時與)说,雄安新区,海底波澜。
    
    在西方传统愚人节的一天,官方发布消息,称要建成雄安新区。举国震惊。
    
    震惊的原因,一是关于雄安新区的定位,是既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之后,国家最重要的战略,甚至被定为要影响未来中国一千年,绝不谦虚,毫不犹豫。
    
    更令人震惊的是,如此重大的国家战略,此前在正式媒体和传言中,从来没有人能够预料到,直到突然宣布,国人才第一次听说。局势吊诡。
    
    为什么要采取这种突袭的方式宣布。亦大有深意。
    
    雄安新区,在国家层面第一次表述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自然非同小可,实体现了五个重大战略使命。
    
    (1)明确雄安为首都副中心,通州为北京副中心。缓解北京负担
    
    缺水多雾,拥堵不堪,北京之弊,举世皆知,无需多言。
    
    此前,解决北京问题,有两种思路,一是在中原地区另择新都,学习韩国和巴西等国,彻底迁都。此议提出了几十年,无数学者倡议,迁都牵涉到各种利益关系太多,最终未落实。
    
    而传闻中的首都东迁通州,亦没有落实。原因很简单。北京人口众多,不堪重负,关键不在北京,而在中央,资源都集中在中央。仅仅把北京市政府迁往通州,不解决实际问题。
    
    声在东边的通州,落在西边的雄安。可谓声东击西。
    
    而本次设立雄安新区,未来的一大使命,则是分担首都功能。
    
    国家规划中,雄安新区有七个重点任务,五条暗示其将成为首都副中心。
    
    第一条建设智慧新城,第二条打造生态城市,就是要再造一个更美丽现代的副都。告别缺水和雾霾。
    
    第三条发展高新产业,第四条提供优质公共服务,暗示未来北京的高新产业,以及中央的部委和央企、医院,高校等,部分将迁到雄安。
    
    第五条打造高效交通网,就是要建立副都的交通地位。
    
    雄安新区一出生就风华正茂,远期建设2000平方公里,超过深圳1996平方公里,浦东新区1210平方公里,副都气象,大器初成。
    
    (2)分散首都政治经济风险,稳固国都
    
    建都北方,在中国传统心理上,代表为正统和大一统的吉兆。
    
    但是时势一直在变。
    
    朱元璋北伐,孙中山北伐,也可从南向北。同时,中国千年来首都东移,风险逐步加大。尤其现代式海权时代,沿海首都,安全存在隐患。
    
    八国联军突破天津之后,很轻易就攻破北京,日本攻破北京也容易。当下虽未太平之世,需要分散风险。
    
    当下,所有的中央机关都在北京,100家央企中的八十多家都在北京。如此众多的资源集中于一个城市,一旦有变,后果不堪设想。当年日本侵略中国,攻破南京上海之后,中国经济就遭到巨大破坏,可谓前车之鉴。尽早分散资源,可保首都政治和经济上的安全。
    
    南水北调工程涉及人口4.38亿,国家为保首都用水,不得不牺牲几亿人的利益,并且花费巨大民力财力,强行改变自然规律,强行让水往高处流,但是,未来隐患巨大,首都虚化,相对安全。
    
    (3)解决京津冀问题,打造新的增长极
    
    国家倾注了巨大雄心,定位甚至高过滨海新区和重庆两江。
    
    京津冀协同发展,一直未能彻底完成。京冀两个直辖市夹着一个河北省,难以协调。而本次设立雄安新区,实际上等于为河北加持。调深圳市委书记进河北,有加大河北发展力度之意。未来,与京津与河北发展权限和力度基本对等,有利彻底落实京津冀发展计划,打造新的增长极。
    
    京津冀相对长三角和珠三角,在经济上处于下风,而雄安新区的设立,寄望于其在社会经济领域的全面崛起,三足并立。
    
    (4)  打破既得利益格局,乱中求治
    
    迁都之议,并非自今日始。
    
    但是,最后却一直很难实现,一个重大的原因,是利益牵涉太多,负担太重。 
    
    历朝历代的迁都,隐藏着一个巨大的政治目的,即摆脱就有利益集团的控制与羁绊。北魏迁都洛阳,旧贵族之间盘根错节的利益纠葛,就此被摧毁。
    
    在国际上,哈萨克迁都,可为中国借鉴。哈萨克迁都中部小城阿斯纳尔之后,中央机关的公务员总数削减一半,很多不愿意跟来小城的官吏阶层,均在类似“赎买”机制之后,得到平安分流。各方大佬,各种利益集团亦远离新都,并且被分散,再也无法对改革形成有效的阻力。
    
    今日中国改革已至中流,每向前一步,日感吃力,利益集团势力强大,而且阶层固化的趋势明显。雄安新区的设置有利打破这种利益格局,摆脱既有利益牵制,创造新的改革氛围,开创新的局面。
    
    从本次采用通州造势,雄安落地,声东击西,避实就虚的突袭式战略部署看,打破利益集团格局,不仅意义重大,且难度重大。
    
    彻底重建中国新格局,新社会。新千年。
    
    (5)  重启改革新时代
    
    雄安新区被寄望后继的深圳和浦东之后的第三个代表性意义的国家战略,其实也隐含了国家重启一个新的改革时代的雄心。
    
    在雄安新区的七大任务中,第六条是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激发市场活力。第七条打造扩大开放新高地和对外合作新平台。
    
    最大的底牌,总是在最后,第六条和第七条,已经隐晦地表明了国家的决心与雄心,即是在改革停滞十年,各种矛盾激发的时期,启动新一轮改革,寻找国家转型之路。
    
    尤其是直辖市的发展,令人失望。国家设立直辖市,本意是希望其在改革方面冲锋陷阵,但是,最近几年,北上天等直辖市反在很多领域改革落后,比如户籍制度改革,教育医疗改革等领域,不是领先全国,而是落后全国。
    
    雄安新区将摆脱北京式利益格局,一片荒原好纵马,锐意改革,成为新的改革发动机。
    
    敢号称影响中国未来一千年,必有巨变。
    
    现实往往比想象丰富。
    
    (二)
    
    《巨变前夕的雄安新区:我做梦都没想到》(冰川思想库【任大刚】)说,两个月前,我站在那片麦田里,做梦都没有想到,它马上就会成为一个类似于新首都的所在。这大概就是中国,你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春节前夕,我将父亲送回四川过年后,自己又带着女儿赶往河北容城县过年。
    
    容城县是老婆的老家。岳父18岁参军,转业之后去了石家庄,河北人安土重迁,每逢节假日,都要回老家与亲人团聚。
    
    冬天尤其能够看清楚一个地方的真面貌。上一次去河北过年还是10年前,这一次所见,一眼望去,变化还是有的,通车不久的津保高铁,以及新架设的高压输电线从村前一两公里的地方穿过,坑坑洼洼的津保公路重新铺设,平坦了。
    但总的来说,与其他地方相比,与老百姓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那些细部的地方,变化还是慢了一些,比如垃圾仍然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
    
    年三十下午,我和老婆信步到镇上去走一走,一路上都是垃圾,镇上的街道两边,也是垃圾遍地。
    我在想,基层政府为什么不雇上10来个人,把公共卫生搞一下?毕竟是过年嘛。
    即便政府拿不出钱,而这里的民间经济条件并不算差,有很多服装厂和玩具厂,“乱收”一点清洁卫生费,不就把问题解决了吗?
    但实际上,基层政府不管,老百姓也不管。而且老百姓造房子的时候,都把屋基填了起来,高出地表半米到一米,既保证自己的住房足够高大整洁干净,又可以方便地把污水排出去。公共卫生如何,也就不管不顾了。
    有的人彻底搬到城里去了,更多的嫌宅基地狭小,搬到村边上,建更大更漂亮的房子。村中的很多老房子便被废弃,无人居住,房倒屋塌,院落荒芜。
    
    取暖设施变化很大。上一次来过年,取暖靠烧炕或烧煤炉。这一次所见,家家户户都置办了小锅炉,通过小锅炉,将暖气输送到每个房间,既安全又卫生。看了一下小锅炉的铭牌,是2010年之后的产品,厂商是北京的,我问了一下亲戚,整个冬季需要烧三千元左右的煤炭。
    
    但是由于冬季北方的雾霾引起很多怨言,做村干部的姑父说上面正在计划要改为电锅炉,动员村民把小锅炉上交。村外面架设的高压输电线,就是要把内蒙古的煤电送过来。
    
    我觉得有些不大靠谱,如果遇到2008年南方那种严寒暴雪,电塔倾伏,电路中断,岂不把人冻死?
    
    此外是缺水。我在西部的成都平原长大,又在南方的上海读书工作,对北方冬天的想象是一片白雪茫茫,其实大错特错。
    至少在河北大平原,非但这一次没有看到雪,上一次来过年,也没有看到雪。
    
    村上的道路上附着一层尘土,汽车过后,卷起很大灰尘。去上坟的路上,经过一片麦地,鞋面上马上是厚厚的尘土,跟走在沙漠里没什么两样。
    村里新打了一口机井,该有数百米深吧,水的味道很甘美,但定时供水。
    10年前的容城县城,没法跟南方的县城比,而更像南方县城下面排名第二第三的镇,看不出它的特点在哪里,既没有名胜古迹,也没有高大巍峨的现代建筑。
    
    与10年前相比,现在的容城县城街道格局没什么变化,但是多了很多处高层住宅。也像中国绝大多数地方一样,遍街都是汽车,住宅小区里也是车满为患。
    
    在容城过年的那些天,我有时候在想,这大概才是真实的中国该有的样子。
    最拿得出手的现代科技,直直地插入到最传统的乡土社会,带来最大的便利,也带来遍地的垃圾,最快的外在变化,与最慢的柔弱内心,保持着一种紧张,经过很多年,兴许才能得到和解。
    
    一百多公里之外,就是北京,现在是中国的中心,将来恐怕是世界的中心,我曾经和老婆坐着长途汽车去过北京,也曾一个人赶早班飞机到北京,然后倒地铁坐长途汽车到容城县。
    
    一路上,看着一排排种下没几年的白杨树,干涸的河流,以及一望无际的麦田不紧不慢地往后移动。
    
    一头是日新月异的北京,一头是路过的一个又一个气力不足的市镇,两者之间的联系,并不像另一个大都会上海与他周边的那些距离在一两百公里甚至更远的中小城市和小镇一样,两者之间有一种精神和肉体上的联系。
    
    然而所有这一切,随着昨天“雄安新区”的宣布,即将进入历史的深处。
    
    以中国建造新城和开发区的丰富经验,要不了多少年,除了高铁和高压电塔还在,地面上所有的东西,包括村庄,新旧房屋,树木,麦苗,坟头,垃圾,甚至人际关系,都将通通消失,代之而起的是宽阔的街道,电梯公寓,别墅,写字楼,研究所,大中小学,医院,党政机关,产业园区······以及遍街标准的普通话。
    
    这种一夜成城,以深圳和浦东为代表,既然在行政级别上,“雄安新区”与之相同,那么行政资源的动员力度,可想而知。
    
    北京之“大”,很大程度上并不是由于市场配置资源的结果,而是由于行政资源的富集,吸引了其他要素的集中,拼命挤在一起。
    
    循此逻辑,要解决北京之“大”,还得有相当多的行政资源要迁往“雄安新区”,带动其他资源随迁,以及带走一部分首都人口。
    
    否则,其他要素资源,尤其是市场化程度很高的大企业,尽可以去上海或深圳等成熟的开发区。
    
    考虑到“千年大计”四个字的份量,“雄安新区”的设立,首都功能的分解,实际是一种温和的,变相的迁都。预计,除了重要的党政机关和涉及外交礼仪的机构留驻北京,很可能将来中央的一些非核心部门和事业单位,都将迁往“雄安新区”。毕竟高铁时代和网络时代,物理空间的疏离,已经不是问题。
    事实上,“双首都”的模式,在世界上多个国家都有,甚至像韩国(专题)这样的小国,其首都首尔南面120公里,也有一个中国人不熟悉的“世宗市”,一直有作为韩国行政中心的动议。
    
    两个月前,我站在那片麦田里,做梦都没有想到,它马上就会成为一个类似于新首都的所在。这大概就是中国,你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三)
    
    《雄县紧急禁止售楼 千年大计不能用来炒房》(观察者网)据中新网报道,今天中午,河北雄县召开紧急会议,出席会议的雄县有关部门均在现场表态,副县长谢克庆表示,政府正在查封查处所有售楼门店,现在开始停止一切售楼行为。雄县住建局称,开发、售楼依法需要土地证和售楼证;雄县公安局称,将对不执行禁令的人员采取措施。
    
    另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副县长谢克庆还说,民众不要急着出手小产权这样的房子,要劝说亲戚朋友不要来雄县炒房,“有可能炒出个炸弹。”
    
    要知道,《每经》记者今天早上刚刚发了一条稿件说,雄县平时均价3000元、4000元的二手房已经卖到了每平方米8000多元,需要全款支付,且目前房子不能过户,只能买卖双方私底下签署协议。
    为什么这里突然爆出了炒房热?全是因为被刷屏了的雄安新区。
    按照新华社昨天的说法,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雄安新区规划范围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地处北京、天津、保定腹地,区位优势明显、交通便捷通畅、生态环境优良、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现有开发程度较低,发展空间充裕,具备高起点高标准开发建设的基本条件。雄安新区规划建设以特定区域为起步区先行开发,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
    
    千年大计,怎么会容许炒房呢?
    
    (四)
    
    《大惊!雄安新区成立,清华要去河北了?》(观察者网)说2017年4月1日的新闻联播头条让几乎所有人大吃一惊,河北雄安设立国家级新区,推进京津冀一体化。
    
    国家级新区本来不算特大新闻,因为过去20多年,中国设立了18个国家级新区,每一年多就要设立一处,虽然也能上新闻联播,但并算不得震动全国的大新闻。这次中央设立雄安新区,直接跳过了十几处国家级新区,宣称要和上海浦东新区、深圳经济特区(并不在国家级新区之列)并驾齐驱,同时还用以“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来描述,可见雄安新区非同凡响,远不是重庆两江新区、天津滨海新区、湖南湘江新区可比。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迄今为止,18个国家级高新区都建在既有的直辖市、省会或计划单列市郊区,无一例外(舟山新区应视为宁波郊区)。现在雄安新区跳出京津,甚至跳出了毗邻京津的廊坊,深入华北平原100公里,和京津原有行政区均不接壤,发展思路也必然和原有的国家高新区不同。
    
    那么,横空出世的雄安新区会承担什么样的职能呢?目前新区的总体规划图尚未公示,但我们可以用排除法来考虑。
    
    首先,和浦东、深圳相比,雄安新区少了水运和充足的淡水供应。浦东濒临长江、黄浦江;深圳地处珠江口,都可以利用船运降低工业成本,用河流满足工业用水,还能够通过海港与世界市场相连。雄安新区不具备上述条件,也不可能抽干白洋淀给工厂。再加上起步区只有100平方公里,几乎不可能大规模发展工业。
    
    其次,北京本来也不是中国最重要的金融中心。2016年上海金融业增加值4762.50亿元,超过北京的4266.8亿元。何况金融需要产业集聚效应,北京的金融业又在相当程度上依赖于北京的首都行政职能,并非像上海、深圳那样依托周围的产业带而形成,很难想象金融企业向雄安新区转移。
    
    第三,既然新华社通稿明确指出分解“非首都职能”,北京的行政机关和军事指挥机构也不会搬迁,不要指望农业部或是国家税务总局搬到雄安。
    
    这样排除下来,还能搬迁的就只剩下教育、科研、商业(非金融)等行业了。这时我们再看新华社通稿的前几条:
    
    一是建设绿色智慧新城,建成国际一流、绿色、现代、智慧城市。
    
    二是打造优美生态环境,构建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态城市。
    
    三是发展高端高新产业,积极吸纳和集聚创新要素资源,培育新动能。
    
    ······
    
    要保持环境,要发展高新产业,最后总结下来就是第一条的“绿色智慧”新城。不意外的话,教育和科研机构会优先搬迁,大型医院和非金融性的央企会随之跟进,然后剩余的土地向各大企业的研发中心、各大文化机构的创作中心、各大媒体的信息中心招商,从而培养一个生产非实体产品的超级新区。
    
    这时我们回头看,哪些机构会优先搬迁呢。不意外的话,我猜大学将是被首先疏解的目标。目前北京有8所“985大学”,26所“211大学”,而上海重点大学的对应数字则是4和10。在8所北京“985大学”中,有三所带有“中央”或是“中国”的冠名,四所拥有“北京”的冠名,仅有清华大学不需要因为搬离首都而更名。再考虑到清华大学的标杆作用,我猜清华大学可能会成为第一个迁入雄安新区的样板单位。而有中国医科大学(沈阳)、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两个先例在,中国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学校也完全可能跟进。
    
    除此之外,中科院120个直属科研院、所、站,有42所集中在北京;力学研究所、纳米科学中心、理论物理研究所等机构纯粹只是因为历史原因才设于北京。在信息交流通畅,不会因为通讯问题影响科研的今天,这些基础研究单位完全可以迁出北京,给没有额外收入的科研人员一个稳定、安静的生活地点。甚至中科院总部也没有必要留在首都。
    
    大学和科研机构搬了,接下来的事情大可以交给市场——新区土地供应充足,基础设施将不次于其他直辖市,电影、媒体、研发中心等机构也会纷至沓来。
    
    最后,河北虽然靠近京津,却是全国罕见地没有211大学的省份(河北工业大学留在天津),长期以来也是全国人均教育经费最低的省份。现在迁入一大批教育科研机构和高科技产业,想必也能拉动一下环北京落后地带的文化水平吧。
    
    总之,从目前的政策安排来看,雄安新区不会像已有的国家新区那样,依托工商业发展。而是将以教育、科研和附属的研发、创作产业为主。雄安新区可能将是中国第一个没有实体产品的生产型大城市。
    
    (五)
    
    谢选骏指出:这很像北魏孝文帝迁都的汉化改革。但是,习近平能够像孝文帝驱逐鲜卑的影响那样驱逐苏联的影响吗?中共的党政军能够像鲜卑军事集团那样着手实行真正的文官政治吗?中国大陆能够彻底消灭马列主义的残渣余孽,从而实现中华民族的历史复兴吗?如果能够,那么,这就是第三中国的破土动工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601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耶路撒冷的历史、现实、思想
·谢选骏:中国人为何愿意在美忍受歧视
·谢选骏:耶路撒冷面面观
·谢选骏:“矛盾”是一种新式武器
·谢选骏:苟富贵,勿相见!
·谢选骏:耶稣的试探山面对耶利哥的古遗址
·谢选骏:张献忠李自成都是回民
·谢选骏:库尔德人为何永世不得翻身
·谢选骏:澳大利亚白人没有为土人发声
·谢选骏:美国有望建立全球中央
·谢选骏:耶利哥与文明的起源
·谢选骏:丧失目标才能回到自我
·谢选骏:朝鲜战争真相
·谢选骏:人生的漂流瓶
·谢选骏:种族隔离合乎自然
·谢选骏:人为何不是机器
·谢选骏:邓肯教授真是一窍不通
·谢选骏:报复韩国是典型的南北朝行为
·谢选骏:思考教案:天主教的育婴堂恐怖传闻并非空穴来风
·谢选骏:哈里发的末日终于来到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