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俄罗斯人什么时候抛弃普京?/杨恒均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31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俄罗斯发生大规模的反贪腐游行示威,参与者主要是年轻一代。我贴出了六年前的一些文章,其中写到:“现在我不妨预测一下普京,四年前他如果就此下台,颐养天年,他是民主俄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现在他放弃竞选总统,也是一位不错的俄国总统与总理;如果2012年他仍然坚持参选,并且仍然用各种手段包括他当克格勃时学到的那些手段坚持在总统宝座上,干完两届,那么,总有一天,他会灰溜溜下台,甚至会被赶下台。”

    
    一些网友说,你真厉害,竟然预测到了普京的下场,还有的说,你太了解普京了,毕竟有过一段类似的经历啊。其实,他们在夸奖我的同时,也贬低了我。我既不了解普京,更不会算命,我知道一些民主常识而已。民主都是这样玩弄政治人物的,不管你曾经怎样地玩弄“民主”。俄罗斯毕竟实行民主制度了,虽然这制度也许还不完善,而且会被强人所利用甚至操控,但民主制度对大多数民族与国家来说,是一条不归路。民主制度再烂,地球上的人也很少有主动抛弃它,而专制制度越完美,也就越离被人民揭竿而起推翻它不远了。
    
    我能理解当俄罗斯发生大规模反贪腐的游行示威时,很多人都暗自高兴,甚至忍不住惊呼:时间开始了——普京时代结束的时间开始了。一些人对普京的厌恶,已经超过对专制国家独裁者的憎恨。说实话,我也非常不喜欢他,但直接把他说成独裁并不公平。那些独裁者是在专制国家玩弄民主,玩弄人民,而普京是在民主国家玩弄专制、忽悠民众。这性质还是有所不同的。
    
    有网友质疑我,俄罗斯咋会是民主国家?西方都不太承认啊。我说:第一,俄罗斯的民主制度毕竟是建立起来了,判断一个国家是否民主,是看制度,不是靠人;西方也许从来不用“民主”形容俄罗斯,但他们也不会用“专制”描述俄罗斯;第二,普京即便修改宪法改变规则甚至打压异己,但他每次上台始终是靠一人一票的选举,迄今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他在投票上造假。而一人一票始终是自由民主摆在第一位的最重要特征;第三,他对反对派打压很无情,也阴毒,对媒体的控制时有所闻,但他在任期间,俄罗斯的人权状况并没有大规模恶化,更不用说同前苏联以及真正的非民主国家相比······换句话说,他的“独裁”是俄罗斯人造成并默认的。
    
    也有人拿最近俄罗斯传出的游行示威照片来印证他们所说的,俄罗斯警察镇压了民众的和平游行示威,同专制国家有得一比,他们赞扬了照片中的年轻一代俄罗斯人,在反贪腐追求自由的道路上崭露头角。我扫了一眼那几张照片,选出了几张他们非常认可的发回给他们(见附件),加了一句:正是从这几张照片上,我看到了俄罗斯还是一个民主国家,同专制国家有本质区别。
    
    是的,看看一群警察抬着一个女子的照片(正是这张被认为是勇敢的俄罗斯女孩),请问,哪个专制国家的警察会如此客气的使用几个人拉住四肢抬走游行示威者?这是讲人权的地方的警察的标准操作:为了不损害示威者与过多身体接触,以四对一的方式清场,一人扯一个肢体,这是文明的办法!其实,在不文明的地方,对付一个弱女子,需要这种方法吗?你们好好回忆一下!另外几张照片同样如此,一位被抬走的年轻人头朝下还在冲镜头微笑,一位被关进警车的人在车窗上摆出了“V字”胜利的手势······
    
    你们也许忘记了我们父辈以及我也赶上了结尾的那一个个可歌可泣的场面,但你什么时候看到朝鲜等地方的游行示威的人有这样的状态?这次参加游行示威的俄罗斯人都是年轻人,我一点也不奇怪,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可以,说他们完全不记得苏联时代的类似场面也可以,说他们“勇敢”就过奖了——他们可能生活在一个根本不需要“勇敢”的地方。至少我知道,从苏联那种体制过来的人,肯定不会在一场类似的抗争中,有这样的心情和兴致——而这,也折射了当今俄罗斯民主的问题所在!
    
    当我们在批评、嘲笑甚至“侮辱”普京的时候,我们忘记了俄罗斯“人民”,尤其是上了点年龄,还把持着俄罗斯方方面面的中老年“人民”,他们是旧制度教育(洗脑)的产物,他们从一出生就对苏联的制度天生反感,却也在不知不觉中,同这个制度的洗脑融为一体,最终成为制度培养的“人民”。他们的理想(包括反对整个自由世界),他们的民族情结(外国人来了要欺负他们),他们的恐惧(不相信上面两点就可能把你送到古拉格),都如此真实,并不会因为换了个制度,就一夜之间改变了。
    
    普京并没有使用大规模的压制、压迫和镇压,甚至连小规模的人权打压都没有太过分,他只不过继续发挥了苏联时代克格勃控制人民的心理战术和一些小伎俩:“人民”敬畏那些不苟言笑的领导人,而不是西方那种谈笑风生同公民打成一片的普通候选人;“人民”喜欢同整天秀肌肉,好像随时要同来侵略自己强奸妇女的外国人搏斗的民族英雄,而不是世界上大多为了国家民族利益而同世界各国搞好关系的公仆;“人民”喜欢吃饱肚子就可以了,只要油价在升,口袋有钱,都感谢台上的阿猫阿狗,他们并不关心邻居的人权是否遭到侵犯······加上前克格勃使用一些小伎俩,让俄国人认为高油价与随时能够买到面包是这位前克格勃抵御外辱的功劳······结果必然是掌权者大肆贪污腐败,让所有的“人民”都成为匍匐在权力下的奴民······
    
    早在我第一次深入俄罗斯,并同各界交谈交流之后,我就得出了结论:俄罗斯的民主只有等到苏联培养的这几代人渐渐死去之后,才会起死回生。而以普京的年龄来计算,那时正好也是普京老到干不动,或者老得心开始仁慈,人民起来推翻他的时候。自从我做出这个判断后,我几乎再也没有用心写过一篇有关俄罗斯和普京的文章,历史已经注定。也许我太悲观,但从这次走上街头的都是涉事不深的年轻人,也反证了我当时的那个判断。这些年轻人,没有被苏联洗过脑,内心深处也没有被注射过恐惧的种子,他们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民主的国家,他们走上了街头······
    
    我不知道俄罗斯的情势会如何发展,这并不完全取决于普京,政治学在这个时候也不一定管用,相反,简单的数学知识就可以了,扳指头算一下吧,那些被苏联深深洗过脑的人还有多少?没有尝过专制恐惧的年轻一代长大了没有?知道了这个比例,你大概就能推测出俄罗斯“人民”还会选普京多久,俄罗斯公民什么时候会抛弃普京······
    
    杨恒均 2017/3/30
    
    来源:微信公众号杨恒均游学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413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恒均:特朗普开始学中国,你怕不怕?
·杨恒均:拜托,这不叫贿选,好吗?
·李悔之:关于杨恒均,不得不说的一些话
·汉奸定义:残害中国人的中国人就是汉奸 /杨恒均
·吴真:杨恒均力挺习近平的落寞离场 是“民意不可违”
·杨恒均:澳大利亚是社会主义?
·中国人,别再宰自己同胞了!/杨恒均
·叛逃到美国的中国官员都说了啥/杨恒均
·杨恒均: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杨恒均: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杨恒均:朝鲜承包了中国的哪三个噩梦
·香港媒体造谣,北京咋办?/杨恒均
·杨恒均:从普世价值、共产主义到圣战
·杨恒均:对当前对互联网言论管治的一点看法
·杨恒均:一个男孩越境进入缅甸,这很不正常!
·对付TPP,中国手里还有一张王牌 /杨恒均
·从我两次被讹诈想到的 /杨恒均
·网友对朝鲜都有哪些看法?/杨恒均
·杨恒均:美国快完蛋了?
·杨恒均:鲁迅与胡适,缺一不可
·杨恒均:我为有信力建这样的朋友而骄傲 (图)
·春秋戈:山雨欲来,腥风血雨,杨恒均先走!
·采访杨恒均:习近平要当一名成功的改革者
·爱与死:杨恒均《伴你走过人间路》出版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杨恒均
·杨恒均,一个博客作者的家国情怀/《看世界》专访
·杨恒均点评两会发言:《朱德的扁担》不能删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著名作家杨恒均微博、博客被关闭 名字成禁止词
·杨恒均:为什么是孙中山?——读《三民主义》有感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全文)
  • 胡志伟轉戰千里,矢盡道窮
  • 孟泳新陈奎德先生必须给个说法
  • 胡志伟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 谢选骏全球化的时代就是一个玻璃缸的新时代
  • 胡志伟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 谢选骏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的自由理念/经纬草
  • 谢选骏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 独往独来中共空军0:4败于泰军空军大校演讲泄真相
  • 滕彪瑞典国会议员要求将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驱逐出境
  • 谢选骏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 胡志伟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简要版本
  • 谢选骏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