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库尔德人为何永世不得翻身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27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一)
    
    库尔德人是一个生活于中东地区的游牧民族,为西南亚库尔德斯坦地区的基本居民。总人口约3000万,主要分布在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伊朗四国境内,有少数分布在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俄罗斯山区、以色列等地,在中东是人口仅次于阿拉伯、突厥和波斯民族的第四大民族。
    
    库尔德人口大约2800万到3500万,却无法独立建国,被迫分散在土耳其(1400万-1950万,2010年)、伊朗(540万–750万,2011年)、伊拉克(450万–700万,2011年)、叙利亚(130万-200万,2011年)、阿富汗(20万)、阿塞拜疆(15万-18万)、黎巴嫩(8万)、亚美尼亚(5万)、格鲁吉亚(4万-6万)、土库曼斯坦(5万)、德国(75万)、法国(13万5千)、瑞典(13万)、英国(9万)、荷兰(7万5千)、瑞士(7万)、比利时(6万)、奥地利(6万)。分属不同的宗教信仰:伊斯兰教逊尼派、伊斯兰教什叶派、雅兹迪教派、阿里伊拉希教派、基督教、琐罗亚斯德教、犹太教、无神论。
    
    库尔德人是中东地区最古老的民族之一,相传是古代米底亚人的后代,两千多年来一直都在库尔德斯坦的山区活动,过去都过著游牧式生活,后来不断向周边地区扩散。近年来库尔德族已有独立建国的声浪,但屡屡遭受土耳其、伊拉克等国的压迫,偶有极端独立分子激烈冲突,部分工人党成员还被西方国家列为恐怖份子。
    
    大部分库尔德人都是伊斯兰教信徒,其中多数为逊尼派穆斯林(苏菲教团盛行),少数为什叶派穆斯林,含阿拉维派和十二伊玛目派。还有部分库尔德人信奉雅兹迪教派、阿里伊拉希教派等其他宗教。
    
    库尔德人使用的库尔德语属印欧语系的伊朗语族。库尔德语有两种书写方式:在伊拉克和伊朗主要用阿拉伯字母书写,在土耳其和叙利亚主要用拉丁字母。两地原本语言相同,而仅是两种文字书写方式不同;但如今可能因为长久的分隔,使两种语言在用词方面已开始产生显著区分,民族即将像俄国和中国境内的蒙古人那样一分为二。
    
    土耳其的大多数库尔德族人都是穆斯林,他们外表上和土耳其人没两样,但是在语言、文化和家庭传统上却大相径庭。
    
    库尔德人和土耳其人之间的矛盾冲突早有历史记载。虽然库尔德人没有像亚美尼亚人那样经历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政府的种族屠杀,但库尔德人一直为独立而奋斗。
    
    一战结束后,奥图曼帝国与列强于1920年8月10日签订了《色佛尔条约》,此条约属于1919年巴黎和会系列条约的一部份。内容主要为削弱奥图曼帝国的领土及国力,防止它再发动对外扩张的战争。条约中允诺库尔德斯坦为自治区,并将举行公投以决定是否成为独立国家。
    
    该条约被普遍认为是侧重协约国(尤其是英国、希腊和亚美尼亚等国)的利益,而对奥图曼帝国和土耳其人十分苛刻。由凯末尔率领的土耳其民族主义者并不接受这个条约,于1920年4月23日在安卡拉成立了土耳其大国民议会。议会认为《色佛尔条约》损害土耳其人利益和主权,对之不予承认,并与依据条约占领小亚细亚的亚美尼亚、希腊和法国军队战斗,是为土耳其独立战争。战后,土耳其于1923年7月24日与协约国签订《洛桑条约》。
    
    在实质上建立起土耳其现代国家的《洛桑条约》中,库尔德人是一个少数民族,权利没有得到任何保证,这一点是库尔德族人和南斯拉夫人、犹太人以及亚美尼亚人不同的地方。这是为什么?
    
    这就是本文系将谈到的,历史的报应。
    
    虽然土耳其东部地区很多人,尤其是女性,都以库尔德族的Kurmanci语(此处指北库尔德语: 土耳其地区库尔德人所说之库尔德语腔调;另有南库尔德语,主要指伊拉克地区的库尔德语腔调)作为第一语言,对土耳其语的掌握非常有限;但直到最近,土耳其政府还是不承认库尔德族人的存在。在土耳其的人口调查中,政府仍然不准任何人把自己归为库尔德人,也不以库尔德人来称呼他们。身份证上亦不允许“库尔德人”字样出现。这是土耳其穆斯林比中国共产党人聪明的地方,没有极端愚蠢地把自己的国家一分为五十六。
    
    1925年以后,土耳其政府对库尔德族的政策逐渐从初期软硬兼施、保持模糊空间的态度一步步转变为压制库尔德族文化。1925到1938年间,土耳其国内的库尔德族在凯末尔高压统治下多次发起暴动,主要范围在土耳其东部的安那托利亚地区,而土耳其政府将这些暴动定义为“国内反动势力/革命势力的反动”,对于库尔德族一字不提,企图塑造土耳其做为单一民族国家的假象。
    
    1925年,由赛德(Sheikh Said)为首的库尔德族反土耳其高压统治运动开始了这一连串暴动,赛德起义造成1927-1930年间土耳其空军对亚拉拉特山地区的轰炸,酿成了1930年的亚拉拉特起义。更为血腥的暴动发生在1937年的德锡门地区,当地居民在1937-1938年间遭到土耳其政府的驱离,为了自我保护而发生暴动,在当地领袖写给国际联盟秘书长信件中揭露了土耳其政府的压迫暴行,其中提到“剥夺库尔德儿童的受教权、强迫库尔德人成为奴工、驱离库尔德人,并借由‘土耳其化’的手段试图消灭库尔德人”。而作为回应,土耳其政府选择更加密集的空军轰炸。据统计,土耳其军在短短17天内就屠杀了8,000多位库尔德人。
    
    库尔德族一次又一次的反抗无法扭转土耳其政府全面否定其存在的政策,到了1983年,库尔德语遭到了全面禁止。土耳其语被定为唯一官方语言的结果并不止于文化权语言权的打压。当所有有关库尔德族权益的政府公告都只以土耳其语发布时,原本属于库尔德族的土地渐渐从库尔德族人手中转入土耳其人手里。土耳其人开始在政府的提倡下有系统地移居至传统库尔德族区域,而库尔德族人则被赶出居住了数千年的土地。
    
    1984年,阿卜杜拉·厄贾兰建立了库尔德斯坦工人党(PKK)。创党初期,以为农工阶级谋福利为宗旨的库尔德工人党并未凸显库尔德族认同,反而一度与土耳其政府关系良好。
    
    但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分离主义者的骚乱升级,而土耳其东南部也进入了长期紧急状态,经过1980至1990年代长达15年的战争,死亡人数达到了3万人以上。
    
    随着库尔德族受到军政府无情打压情况的恶化,库尔德斯坦工人党逐渐开始转型,并在1984年发展成为一武装团体,开始以恐怖攻击血腥暴力的形式与土耳其政府对抗,试图以暴力手段凝聚对抗土耳其政府,争取库尔德族独立。1991年,阿卜杜拉·厄贾兰在肯亚被捕。21世纪开始,厄贾兰呼吁他的追随者放下武器。
    
    促进这种改变进一步加快的最好机会就是土耳其申请加入欧盟。为了获得批准,土耳其不得不开始尊重少数民族的文化和民族权利。2002年,土耳其政府允许用库尔德语言广播,然后又进一步同意在语言学校里教授库尔德语。东南部的紧急状态被解除。政府补偿在冲突中被迫迁移的农民。很多库尔德族人对于在伊拉克北部边境,正发展出一个准独立(quasi-independent)的库尔德人国家的进程感到高兴。
    
    不过,虽然目前形势的发展令人乐观,一些库尔德人激进主义者认为现有的改革远远不够。2004年6月,停火状态也被打破,在东南部地区不时发生小规模战斗。而近期发生在安卡拉的爆炸事件也被认为再次恶化两方的关系。
    
    伊朗库尔德族主要栖息在伊朗的西北边,还有一些少数库尔德族居住在东北边呼罗珊省,占伊朗约7~10%的人口(650万~790万)。伊朗政府并没有像土耳其或伊拉克一样用残忍暴行去对付其境内的库尔德族,因为他们毕竟是出自同一个渊源。但面对库尔德族的分离请求时,依然却永远持反对意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一段时期,伊朗政府因行政力量尚未稳固,使得一些库尔德族部落酋长获得当地政治权力。而一战后兴起的民族主义思潮则影响一些库尔德族酋长而使他们日后成为库尔德民族主义领导者。
    
    在1910年代晚期和1920年代早期,由库尔德酋长辛库·席卡克领导的族群叛乱在伊朗西北边点燃战火。虽然此叛乱象征库尔德民族主义的兴起,但历史学家认为辛库的叛乱和库尔德族民族认同间的关系其实很难有关连,这场叛乱只是反映传统的部落利益上的冲突。
    
    而伊朗政府和非库尔德族的伊朗民众并不是这场攻击的唯一受害者,也有库尔德族人在这场叛乱下受到伤害。这场叛乱并没有任何库尔德族团结一致的迹象。1920年代晚期的库尔德族暴动常伴随着伊朗与土耳其间的紧张关系,伊朗与土耳其把库尔德族当成政治工具:土耳其提供军事协助与避难场所给1918~1922年的辛库‧席卡克反伊朗叛乱,而伊朗也在1930年的亚拉拉特叛变时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土耳其。
    
    因面对泛突厥主义与泛阿拉伯主义在伊朗国境中崛起而造成的领土威胁,泛伊朗主义在1920年代早期形成。当时礼萨汗的巴列维王朝支持伊朗民族主义,认为库尔德族是伊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礼萨汗个人赞扬库尔德族是纯正的波斯人。
    
    在这时期苏联的马克思主义也影响了库尔德族,并在1946年伊朗危机中促进分离运动,当时伊朗库尔德民主党(KDP-I)与共产主义团体有意建立一个叫马哈巴德共和国苏维埃傀儡政府,此傀儡政府将与另一个傀儡政府阿塞拜疆人民政府一起建立。但马哈巴德共和国领土很小,只包含马哈巴德与周边的城市,不足以与南边英美区的库尔德族合并,其民族目的也没办法吸引其他的部落。结果,当1946年12月苏维埃撤出伊朗时,伊朗政府便毫无阻碍的铲除了这个傀儡政府。
    
    之后陆陆续续的库尔德族暴动(1967、1979、1989-96年),由KDP-I和伊朗库尔德劳动者社会革命党(KZK)带头,但这两个团体并未大力提倡库尔德族分离运动,在这部份做最好的反而是土耳其的库尔德斯坦工人党(PKK)[25][26][27],但是一些反对派领袖,包括库瓦兹·穆罕默德与阿布都·拉曼·加私募罗,还是被伊朗政府处决或遇刺身亡。
    
    在两伊战争时,伊朗政府资助伊拉克的库尔德族政党如库尔德斯坦民主党(KDP)和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PUK)反抗伊拉克,并收容140万伊拉克难民(多数为库尔德族人)。
    
    2004年,由隶属于土耳其PKK的分离团体,库尔德斯坦自由生活党(PJAK)发起暴动,并被伊朗、土耳其和美国视为恐怖分子。停火协议虽在2011年签署,但是一些PJAK与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间的冲突在停火之后还是有所发生。自从1979年伊朗革命以来,伊朗经常面对歧视库尔德族的指控。但库尔德族人其实在伊朗各时期的政府执政时都有参与其中,例如库尔德自由主义政治家卡林姆‧簪加败就在1952年在摩萨台内阁中担任教育部长。在礼萨汗当政时期,一些国会成员和军队官员就都是库尔德族人,甚至有库尔德族的内阁部长。在巴列维王朝时期,库尔德族收到许多来自当权者的帮助,例如在1962年领土重编时保留库尔德族的土地。在2000年初期,伊朗议会中的库尔德族议员也占了一定的比例,逐渐削弱歧视的主张。重要的政治家如前第一副总统礼萨‧拉希米和德黑兰市长巴吉尔‧卡利巴夫(在2013年总统大选选票位居第二名)也活跃于现今伊朗政坛。而库尔德族的语言在现在伊朗境内没有受到太大的限制,一些报纸使用库尔德族语,甚至在有些学校教导小孩库尔德语。就目前情况而言,大多数的伊朗库尔德族人对库尔德民族主义并不是太执着。
    
    在波斯湾战争期间,美国曾呼吁伊拉克国内人士推翻萨达姆·候赛因,库尔德人曾表示愿担此任,但美国认为库尔德人未必能胜任,而未有合作。战后,萨达姆打击库尔德人,1992年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在伊拉克境内,北纬36度以北,设立禁飞区,以制止伊拉克空袭库尔德人。
    
    伊斯兰国组织崛起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遭到攻击和许多屠杀事件,一线之隔的土耳其采取壁上观角色,也引起土境内库尔德人抗议,但土耳其视其境内库尔德为不稳定力量,要是出兵解围或给予武器,难保有一天伊土两地的库尔德族坐大后联盟起来要求建国,那就是最大心腹大患,相比之下伊斯兰国虽然残忍但是同为逊尼派又对土耳其短期内没有领土野心,战力又强,一个不可说的心机在土政府高层蔓延,就是不要积极攻打伊斯兰国组织,让它去屠杀库尔德族和叙利亚的什叶派,这两者都是土耳其大敌,出手帮助主要敌人是没道理的策略。所以在土耳其支援下,伊斯兰国迅速扩大。
    
    伊拉克库尔德人之政经地位属于中等,主要因为两伊战争及波湾战争后,严重削弱。 在宗教方面大多数属于逊尼派回教徒,主要是逊尼派阿拉伯人,再者是什叶派,仅有少数是阿列维派(Alevis) 或是亚契德(Yazidis)。 1960年代,伊朗王国、美国、以色列开始给予老巴塞尼的库尔德民主党坚定支持,对伊拉克进行镇压。1972年,伊拉克对英属石油公司进行国有化政策,美国曾透过伊朗对老巴塞尼更多武力支持。1975年伊朗国王及海珊进行协商,伊朗终止对老巴塞尼援助,库尔德族叛乱行动瓦解。而该库尔德族有三大主要势力,分别为: 库尔德斯坦民主党(KDP) 、老巴塞尼、库尔德斯坦工人党(PKK) 。 1980-1988 年的两伊战争期间,伊朗与伊拉克政府为了打击对方,各自极力设法鼓吹对方国家境内库尔德族争取独立。伊拉克基本上有三大要点:维护中东霸权地位、重划阿拉伯河边界、切断伊朗对库尔德族人的援助。起初海珊为求将精力集中在对付伊朗,并未对伊拉克境内库尔德族独立运动太过介意。然而伊拉克境内分裂的两股库尔德族势力中,“库尔德族民主党”(Kurdish Democratic Party, KDP)始终坚拒与海珊合作,导致海珊在1988年巴格达使用化学武器的对象不只是伊朗军民,同时也包括自己境内的库尔德族平民,但联合国经查证后,却没进一步的制裁。 1991年库尔德族叛乱失败,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688号决议,以北纬36度以北,作为库尔德族避难所,并且设立禁飞区以制止伊拉克空袭库尔德人。今伊拉克地区之库尔德族人仍希望独立于国家之外,只是受个国家之压迫,并于邻国土耳其之库尔德人间,难完全达成共识完成独立。而2014年开始,许多库尔德族人指控土耳其政府,暗中协助ISIS灭库尔德族人 。
    
    库尔德族人口占叙利亚人口的9%,总共约160万人。这令他们成为叙利亚国内最大的少数民族。他们主要集中于东北部与北部,但在最大城市阿勒坡与首都大马士革也有很多库尔德族人口。国际特赦组织表示:库尔德族人权活动者受到虐待和迫害。
    
    叙利亚官方以技术性手段压迫库尔德族的民族识别,包括使用库尔德语的各种限制、拒绝儿童以库尔德语姓名登记出生、更换库尔德语地名为阿拉伯语新地名、禁止库尔德语私立学校及禁止以库尔德语撰写的书籍或出版物。在被拒绝叙利亚国籍后,大约有30万库尔德族人已经被剥夺任何社会权利,这明显违反了国际法。其后果是,这些库尔德族人在叙利亚境内可以随意被捕。2011年3月,部分原因是为了避免进一步的示威与动乱蔓延到全国各地,叙利亚政府承诺要解决这一问题,对大约30万名先前被剥夺权利的库尔德族人,被承认其为叙利亚公民。
    
    1982年土耳其建立了新的宪法,在宪法的第26及28章中,对库尔德人的认定采用了较严苛的标准。与此同时,这项粗暴的政策也增进了受政治迫害而流亡至叙利亚的库尔德斯坦工人党的支持度。虽然土耳其军方非常担心安多利亚东南方的库尔德势力,但是总理Turgut Ozal 认为有必要趁着库尔德斯坦工人党的没落与国内库尔德人开启谈判。1992年,他建议国家电视网路应该至少拨放60至90分钟的库尔德语节目,并且将库尔德语订为第二官方语言;然而国会内的军方势力在安全的考量下否定了这个想法。Turgut Ozal 的继任者Tansu Ciller 上台后情况持续恶化,因为他给予军方极大的政治及金融上的支助,激化了土耳其军对于库尔德斯坦工人党的军事行动。此外,另一个好战的伊斯兰政党也在东南方兴起了——也就是1999年成立的新库尔德斯坦人民民主党(new Kurdish People’s Democracy Party, PDP),同年也举行了赫尔辛基高峰会,土耳其成为欧盟的候选国,新的执政党——民主人民党决定废除死刑并且给予库尔德人有限的文化权利。
    
    2004年3月12日,从卡米什利(叙利亚东北部一个主要的库尔德城市)一座体育场开始,库尔德人和叙利亚人之间爆发冲突并持续了数天。至少三十人死亡,超过160人受伤。骚乱蔓延到北部土耳其边界一带的其他库尔德族城镇,再波及到大马士革与阿勒坡。
    
    由于叙利亚内战,自2012年7月起,库尔德族人得以控制叙利亚库尔德斯坦的大部分地区,从最东北端的安迪瓦到最西北端的将戴里斯。
    
    (二)
    
    下面说说库尔德人怎样遭受到了历史的报应,成为一个受到诅咒的民族。
    
    这个罪孽都是由于库尔德人的领袖萨拉丁所犯下的滔天大罪。他就像希特勒使得德国人成为受到诅咒的民族、天皇使得日本人成为受到诅咒的民族一样。
    
    库尔德人萨拉丁挑拨离间基督教各派的关系,唆使他们在耶路撒冷打打闹闹,以便分而治之,把神圣教堂的大门钥匙控制在穆斯林手里······这阴险的千古奇观好像极端主义一般地聪明,但是后果却使得库尔德人至今无法独立,惨遭阿拉伯人、土耳其人、伊朗人分割蹂躏。凶残的萨拉丁表面上消灭了十字军主力,其实他的报应丝毫不爽,至今八百余年他的后人不得翻身。
    
    1898年,邪恶化身的德意志皇帝威廉二世造访萨拉丁的墓,表示其敬意。此次的造访再加上反帝国主义的情绪,让阿拉伯的民族主义者将萨拉丁视为对抗西方的英雄。他们认知的萨拉丁形象是由沃尔特·司各特及当时的欧洲人创造的浪漫角色,忽略了萨拉丁本身是库尔德人的事实。
    
    可笑的是,现代的阿拉拍国家用各种方式纪念萨拉丁,多半也是以十九世纪西方所描绘出来的形象为基础。像伊拉克行政区划中包括萨迈拉及提克里特的萨拉赫丁省都是因他而得名,而伊拉克库尔德斯坦最大城市艾比尔的萨拉丁-艾比尔大学也是纪念萨拉丁。
    
    有些和萨拉丁有关的建筑物仍存留在现在的城巿中,萨拉丁最早强化的开罗城堡(1175–1183年)有圆顶,景观相当优美。在叙利亚即使最小的城巿也有一个可以抵抗入侵的城塞,萨拉丁将这个设施引入埃及。
    
    虽然阿尤布王朝在萨拉丁死后只多存留了57年,但有关萨拉丁的事迹仍在阿拉伯世界中流传,一直到今天。随著20世纪阿拉伯民族主义的兴起,部份原因也和阿以冲突有关,萨拉丁的英雄事迹成为新的记号。萨拉丁从十字军手中夺回巴勒斯坦的事迹,用来鼓舞今日的阿拉伯人,对抗让犹太人在巴勒斯坦重建以色列的锡安主义。而且萨拉丁时期阿拉伯的统一及荣耀也成为阿拉伯民族主义(如贾迈勒·阿卜杜-纳赛尔)一个完美的符号。像埃及1984年后的国徽上就有代表萨拉丁的萨拉丁之鹰、而阿联、伊拉克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及叶门的国徽都有类似的萨拉丁之鹰。
    
    萨拉丁·优素福·本·阿尤布·本·沙迪·本·马尔旺·艾勒-阿尤比(Ṣalāḥ-al-Dīn Yūsuf bn Ayūb bn Shādī bn Marwān al-Ayūbī;1137年或1138年-1193年),人称萨拉丁或阿尤布的萨拉丁(阿拉伯语Ṣalāḥ-al-Dīn al-Ayūbī;库尔德语Selehedînê Eyûbî),埃及阿尤布王朝的第一位苏丹及叙利亚的第一位苏丹,1174年-1193年在位。阿尤布王朝是得名自他父亲Najm ad-Din Ayyub。
    
    萨拉丁是埃及历史的民族英雄,因为他在阿拉伯人抗击十字军东侵的过程中,表现出卓越的领袖作为、骑士风度、军事才能,闻名于基督徒和穆斯林世界。他为人慷慨,从不吝惜钱财,死后的财产只有几个第纳尔,还不够支付葬礼费用。
    
    他是库尔德族的穆斯林,也是首位成为埃及及叙利亚苏丹的库尔德族人,阿尤布王朝的建立者,在黎凡特之役中,领导穆斯林及阿拉伯人对抗来自法国人与欧洲的十字军。在权力最鼎盛时期,其苏丹国包括了埃及,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库尔德斯坦,希贾兹及也门。
    
    在哈丁战役中,萨拉丁所领导的军队收复了自法蒂玛王朝期间被十字军占领长达八十八年的巴勒斯坦。虽然耶路撒冷的十字军王国仍持续了一段时期,但他们在哈丁之役中的战败,成了这场穆斯林与十字军战争的转捩点。也因此萨拉丁在库尔德族、阿拉伯及穆斯林文化中均享有盛名。萨拉丁是虔诚的逊尼派穆斯林,但其义行及高贵的行为在基督教经典中也可发见,尤其是在卡拉克攻防战中的著墨甚多;虽说是十字军的敌人,也赢得了不少对方的敬重,例如狮心王理查。萨拉丁虽是欧洲人最憎恶的人物,但也是体现古老骑士精神的最好范例。
    
    现代与近代均可找到许多作品描述萨拉丁的生平,偏向正面评价的史学家有Al-Qadi al-Fadil的作品Ascalon,和Imad al-Din al-Isfahani与Ibn Shaddad,但美索不达米雅的法学家Ibn al-Athir作品里的萨拉丁则呈现比较凶残的样貌。
    
    他曾经“统一阿拉伯”:
    
    1138年,萨拉丁出生于库尔德人的家庭,地点在底格里斯河边的提克里特(今伊拉克萨拉赫丁省省会)。他前往大马士革完成学业,并在努尔丁国王的宫廷服务十年,以其对逊尼派经文的兴趣而著名。
    
    1160年,努尔丁派遣萨拉丁的叔父谢尔库赫去埃及作战,他随行学习军事。
    
    1169年,他取代法蒂玛王朝的哈里发和他叔父成为埃及总督,那时耶路撒冷的拉丁人国王阿马尔里克正要入侵埃及。
    
    起初,萨拉丁的政权很不稳固,没人认为他能长久待在埃及。因为,在之前多次的权力更迭里,宰相们勾心斗角扶植了许多哈里发继承人。其次,萨拉丁领导的是外国军队,无力控制埃及的什叶派军队,后者仍效忠失势的法蒂玛王朝哈里发。再者,萨拉丁虽掌控统治权,但名义上附属于巴格达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以及赞吉王朝苏丹努尔丁。1171年9月,努尔丁去世,萨拉丁受近卫军支持发动政变。1174年成功夺权,穆斯林教长们宣布他继位为苏丹。阿尤布王朝从此建立。
    
    其后,萨拉丁收复叙利亚和两河流域的大部分,发动圣战抵抗十字军。1187年,他俘虏耶路撒冷国王和圣殿骑士团团长,重新沦陷了圣城耶路撒冷。欧洲震动,导致其第三次十字军东征。1192年9月,双方签定三年三个月的和约,胆小鬼仔“狮心王理查”带着真十字架逃走了,还谎称三年后回来一决雌雄。但两人皆未实现诺言。1193年3月4日,萨拉丁病逝于大马士革。1199年4月6日,可耻的狮心王理查在战场中箭后死于伤口感染。
    
    对西方世界的影响:在十九世纪,萨拉丁因为其对抗十字军以及其慷慨,有了幻想的骑士精神的形像。其实萨拉丁在中古时期并不出名,但在戈特霍尔德·埃夫莱姆·莱辛的剧本《智者纳坦》(1779年)及沃尔特·司各特的小说《十字军英雄记》(1825年)里,被基督教的叛徒们塑造出了一个比较正面的形象。当代对萨拉丁是以这些伪劣的文学作品为准的。司各特等人对萨拉丁的描述是十九世纪自由派的欧洲人捏造的历史,但中古时期的西方人会对其印象不佳。因为那才是一个真实的萨拉丁,一个魔鬼的化身。
    
    萨拉丁使得库尔德人永世不得翻身。
    
    就像杀害耶稣使得犹太人永世不得安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501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澳大利亚白人没有为土人发声
·谢选骏:美国有望建立全球中央
·谢选骏:耶利哥与文明的起源
·谢选骏:丧失目标才能回到自我
·谢选骏:朝鲜战争真相
·谢选骏:人生的漂流瓶
·谢选骏:种族隔离合乎自然
·谢选骏:人为何不是机器
·谢选骏:邓肯教授真是一窍不通
·谢选骏:报复韩国是典型的南北朝行为
·谢选骏:思考教案:天主教的育婴堂恐怖传闻并非空穴来风
·谢选骏:哈里发的末日终于来到
·谢选骏:基督的精兵与女妖的俘虏
·谢选骏:宇宙的传感器
·谢选骏:和平时期的哲学与战乱时期的哲学
·谢选骏:信仰真神就是把自己客体化
·谢选骏:非战之罪与战争罪行
·谢选骏:读书算不算“人际交往”
·谢选骏:满蒙史观的恐怖新娘
·谢选骏:蒙古人重商还是强盗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