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韩尚笑:我为什么要去启蒙?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18日 来稿)
    
    
    
韩尚笑:我为什么要去启蒙?

    
    启蒙,在西方,发生在数百年前。已经是现在完成时。
    
    启蒙,在中国,从未开始,便被灭门。仍是虚拟语气。
    
    启蒙,这文明的一环,致命的一环,在中国,却以传统文化为由为大,集体失忆,整环的失联。失联的竟没半点痕迹,真是奇迹!
    
    缺少启蒙这一环,这至关重要的一环,中国仍是奴隶社会。
    
    在这个社会的每一个人,都很任性,任性的都在做梦,中国梦!浑然不知,此乃南柯一梦!
    
    这是蒙的结果,昩的必然,而不是梦的衣裳那么浪漫。
    
    中共的统治,将启蒙两字,从字典里永久的尘封,免得人们怀疑共产主义。
    
    中国的社会,要你谦虚谨慎,不要自鸣得意,拿着普罗大众当愚昧的傻逼。
    
    我是异类,一个研究西方文明,研究英文世界的中国学者。使用启蒙系列,既不为儿童,也不为单一学科。
    
    而是跨学科。谈知识,论判断,说知识与判断不是一回事。对象是中国的知识分子,我竟是唯一。
    
    我不认为,启蒙对中国的民主化转型有用,我亦不认为,启蒙对中国人的愚昧落后有用。至少在可见的将来,是如此。
    
    可我为什么,又是世界上鲜有的中国学者,去发表不少的启蒙系列呢?这岂不是多此一举?
    
    不多此一举,此举是必须。
    
    道理很简单。
    
    启蒙,不是看到了希望才去启,才使人不蒙。更多的时候,恰恰是出于绝望,才去尝试,才去努力,去拼博这最后的一击。
    
    死马当活马医,是我的初衷,更是我去启蒙的意义。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122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章小舟:维权启蒙叱独夫,自由之花熠荆楚
·韩尚笑:周日启蒙 (图)
·徐琳:是该好好地说说启蒙这事儿了
·中央怕林彪不跑:九一三,真相探识与民间启蒙/厚勤
·梵天:中国最需要的是逻辑启蒙
·韩尚笑启蒙系列:求生与众生
·韩尚笑:启蒙还是纪念? (图)
·韩尚笑启蒙系列:性服务与为人民服务 (图)
·韩尚笑:知识与判断(启蒙系列) (图)
·贺照田:启蒙与革命的双重变奏(二)
·贺照田:启蒙与革命的双重变奏(一)
·王澄:《博讯》和中国新思想启蒙运动
·无眠:赵家才是最好的启蒙老师
·洗脑与启蒙话语之间的15个区别
·王毅: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与批毛民主启蒙之关系 (图)
·赵京:理性主义启蒙如何成为可能?
·韩尚笑:没有春天的节日(启蒙系列) (图)
·韩尚笑:知识与求知(启蒙系列)
·韩尚笑:崇古与中共(启蒙系列)
·韩尚笑:猪与猪肉的故事(启蒙系列)
·堕胎艾滋:中国性启蒙的盲点
·中国宪政启蒙与英国大宪章 (图)
·李和平律师妻子:709事件对我的启蒙之六
·启蒙老师出书 朱镕基罕见露面站台 (图)
·启蒙老师出书 朱镕基站台 (图)
·中国“性启蒙老师”——苍井空 (图)
·中国青少年迷惘:房子、爱情和性启蒙
·长沙小学三年级学生开学领到“性启蒙”课本
·艾未未:《启蒙艺术展》毫无意义
·启蒙艺术展即将在北京闭幕
·胡德平:我们仍需要宪政启蒙
·李慎之M 重新点燃启蒙的火炬
·李慎之M 回到五四 重新启蒙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胡志伟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 陈泱潮電子書《中國光榮革命》作者陳爾晉簡介
  • 吴倩你们的耶稣:那些把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交给巨兽的人,将永
  • 胡志伟周佛海介紹毛澤東入黨胡適覲見溥儀稱皇上
  • 谢选骏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 潘一丁香港暴徒集体失业,毕业学生也受牵连
  • 谢选骏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 胡志伟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 谢选骏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 曾节明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 苏明张健评论世界首恶的共匪们又能逃亡到哪里
  • 谢选骏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4第三章《国家与边界的变动》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