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也说刘亚洲:到底是鹰派还是颜色革命推手?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12日 转载)
    原标题:也说刘亚洲,现标题为博讯编者所加。
    
      作者:会说话的树  

      刘亚洲者,当代名人也。年轻时我在国内,读过他不少作品。他大热时,我冷眼旁观。他遇“冷”时,我热眼相看。终于看不下去时,忍不住发声两句。
      从互联网在中国兴起,刘亚洲就始终是网络热点人物。他一举一动,一篇文字,一次演讲,无论真伪,无不引人注目。赞者有之,贬者亦有之。也难怪,此人身份特殊,百度一下便知:
      国防大学政委,官拜上将衔,八十年代初的著名作家,九十年代后海内瞩目的战略思想家。更特殊者,他还是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乘龙快婿。这些光环,有一顶戴在头上,就足以让人羡慕让人恨了,而他却一不小心把这堆头衔全集在了一人头上,能不让人为之侧目?
      堆高于岸,木秀于林,誉满天下者,必谤满天下。他在文集扉页上的一句话,被学界后生奉为箴言:“学术的魅力,在于争鸣而非权威。”对正常的学术交流,刘亚洲有容人之量,有听得进不同意见的耳朵。我前年回国,曾亲耳听某位学界泰斗赞刘亚洲:“这个人有大海的品格,有自我净化的功能。”而对毁之谤之者,“几个苍蝇咬几口,决不能羁绊住一匹奔腾向前的英勇的骏马。”他都安之若素,从不为自己辩解,笑骂由你笑骂,我自做好本职工作,把国防大学建设成一流智库,业余则笔耕不辍,该著述著述,该谏言谏言,素位本分。
      有人说:这正是刘的死穴。身为高级将领,国之肱股,本就不该写那些劳什子。80年代刘亚洲出的大名已经够吃一辈子老本,如今的师团级军官和军事名嘴当年有多少人是怀揣着一本烂熟于心的《恶魔导演的战争》报考了军校?有多少人在心中奉刘亚洲为引路导师?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会错,刘亚洲何苦而为之?但,从习大大到刘氏,这些红二代们都是从小熟读范仲淹老先生名句,以天下为己任的人,燕雀低飞,安知鸿鹄之志哉!
      当今世界,风云万变。中国30载异军突起,正逢功败垂成之际,值此关口,有志为国谋者,何错之有?偏偏国内心理阴暗、心底狭窄之徒太多。自己提不出一星半点靖国良策,却只因手中握有网络暗器,便躲在背地里频发冷枪,专门攻讦那些忧国忧民之士,刘亚洲频频中弹,也就没什么好奇怪了。
      只是令我觉得诡异的是,为什么近些时日,对刘的攻击忽然集中而绵密起来?此事当然与网上疯传军队一批高级将领变动有关。但其时十数位上将一同免职(据军界一位朋友告我,这次变动,除个别人外,都按统一年龄原则一刀切,刘亚洲1952年出生,当然名列其中),为何独独针对刘的流言四起?
      搜遍百度相关文字,我有了一个小小发现,看来此事与一篇披露军队高官变动的文章有关。这篇东西透露的信息虽令人震撼,但真正意味深长的则是最后一句话:“(这些被免职者中的)少数人将另有重用。”一定是这句话,让那些侧目于刘亚洲的人寝食难安。这个“少数人”里包不包括刘亚洲?不包括,那些人皆大欢喜;如包括,这还了得?从中越战争到中韩关系,从台海局势到“西部论”宏图,莫不能看到刘亚洲这个人从小小上尉起就开始的影响。于是,一场精心谋划的网上围猎,就悄没声儿地展开了。
      先是有人翻出了一位叫黎阳的人发表于2005年的一篇旧文,耸人听闻地指称“刘亚洲及其团伙要在中国搞颜色革命”。这位不小心透露过自己1989年风波后移民美国的神秘人物,隔着太平洋惦记中国的“颜色革命”,信他的人一定长着假脑子。其实此人姓谁名谁,我们在美国的华人无不知晓。令我惊讶的是,他的文章,几乎一多半都是专门针对刘亚洲的,而且十几年里,从未间断。此公到底出于何种动机要持之以恒地跟刘亚洲过不去?这的确引起我极大的兴趣。接着又有人把刘与在一部纪念红军长征的电视片里出镜的美籍华人影星白灵,生扯到一起,硬说白是刘的“老情人”。据白灵告我,她实则由中某部等数个国内重磅级单位邀请,(白灵出示的文件附后)同时邀请的还有山东籍某国际影星。白灵在国内的名声没有那位谋女郎响亮,在国际上却也一样担任过诸多A类电影节评委。谋女郎没瞧上这小活,白灵为了不久将在国内公映的影剧答应了,中某部又将白灵推荐给军委某某工作部,军委某某工作部又将白灵指派给长征剧组。她根本不认识刘。我问谣言四起,为什么中某部不出面辟谣。白灵说,矛头针对的又不是中某部,关他们何事?不能不说在“白灵事件”中,所有知情而沉默者的表现都令人心寒。我也极想知道刘亚洲将军做何感想?还是一如既往地“以大局为重”?还是他认为“清者自清”?然而我认为刘亚洲需要对他的粉丝们有一个交待。他迟迟不说,我却忍不住要替他说了。继而又传出刘受贿几亿云云。共产党一个还让人相信“清廉”二字的高官也被泼上了贪腐的污水,且不说让共产党如何自处,让相信共产党的年轻人何以再对党言信?这恐怕才是造谣者的险恶用心所在。
      这让我想到近些年流传于网上已久的来自美国的一条传闻。长期以来,美国情报系统一直处心积虑,想通过舆论造势,扼杀他们既惧又恨的几个中国战略思想界代表人物,一是前军办主任李际均,二是写《超限战》一书名动一时的乔良、王湘惠,三是刘亚洲。让人称奇的不是美国佬有这种打算,而是这种打算居然能在中国得逞。李际均被美国人盯上后,一顶“杨家将”帽子,让老将军黯然退休;乔王二位,一顶“恐怖主义教科书”帽子,让两人坐了十几年冷板凳(据说王还因此退出现役),长时间遭封杀。唯独对刘,美国情报界一直苦于没找到好的打击手段。
      美国一位战略学者总结经验说:我们与中国的战争,既不是海上战争,也不是空中战争,而是现代的网络战争。我们只需要用极低的成本,就可以让中国军队在发展竞赛中失败。网络战其实就是舆论战和心理战。美国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打掉每一只可能与美国作对的中国“鹰”,让中国人和军队成为一群麻雀。
      2010年底,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教授大卫·莱在《世界报》上撰文称:“‘鹰派’是中国崛起的自然结果······许多‘鹰派’人士是解放军高级军官或刚退役的解放军军官,还有许多是中国知名大学和智囊机构的国际事务教授和研究人员。”除了刘亚洲依然在榜外,又增加了金一南、乔良和戴旭。由于乔良和戴旭奋战在网络一线,他们组织的是短兵相接式的围攻,而居身居高位的刘亚洲上将,他们则采用网络恐怖主义的舆论暗杀手段:几乎每当中国党和军队有重大事件或出台重要方针政策,针对刘亚洲的负面消息就如影随形,如中央发布军事变革的指示,网上便出现伪造刘亚洲的内部讲话,否定习大大讲话。既要使上级对刘亚洲心生疑窦,又让官兵群众感到疑惑,还要使同僚感到不悦。网络暗杀虽无刀光剑影,却有挫骨扬灰之狠毒。
      前几日我见到我的朋友白邦瑞,这个前半生研究汉学,后半生研究中国军队的中国通,近些年一直关注和研究刘亚洲。他的《百年马拉松》在中国出版,指定请刘亚洲作序。当我们谈及刘亚洲的去职,他高兴地说了句:“wonderful!”(太好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808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刘亚洲能否完成上帝的嘱托
·刘亚洲:中国崛起与伊斯兰的衰落 (图)
·刘亚洲:一亿人脑袋围着一个人转,就是最大的不稳定
·刘亚洲:美军已走得太远 靠撵永远撵不上
·郑义:从刘亚洲将军拒食活龙虾谈起 (图)
·刘亚洲:绝对忠诚就是为信仰不惜赴死
·刘亚洲:中日若冲突中国必须打赢 没退路
·刘亚洲:今日中国 亟需一批猛将良才 (图)
·刘亚洲:卑劣的告密之风
·刘亚洲评毛邓 兼评东方国民性
·铁勋:刘亚洲上将请你不要这样做
·刘亚洲的甲午战争历史观
·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甲午战争的失败是制度的失败
·反腐又维新,刘亚洲的维新论代表太子党? (图)
·马鼎盛:刘亚洲指甲午战败不在军事而在国民心
·评网上刘亚洲将军的讲话
·刘亚洲说小平同志“摸着石头过河”的理论已经不适应了/秦法展
·从两个“刘亚洲”看文革了犹未了/张二枝
·刘亚洲或许开启了宪政第4波/郭贤源 (图)
·刘亚洲开出的“中国向何处去”思路/郭贤源
·魏京生看习政权五年 陈破空:习近平为何排斥刘源刘亚洲
·中国空军上将刘亚洲被指“自动退休” (图)
·刘亚洲和刘源一样 是不会被习近平重用的 (图)
·习释兵权 刘亚洲等太子成烫手山芋
·解放军上将刘亚洲疑因白灵及贪腐遭免职 (图)
·内幕:刘亚洲免职导火索是白灵、拿下理由是贪腐、根源是政治错误
·习近平释兵权 刘亚洲等太子成烫手山芋
·视频:刘亚洲胞弟刘亚伟:唯有政治改革可维系中共生存
·刘亚洲劲爆:谷俊山坐着,徐才厚和他女儿在里面云雨
·刘亚洲:军改是一场革命 军改首先要改人
·最显赫红二代夫妻档 刘亚洲与李小林 (图)
·刘亚洲:日本不道歉 精神上永远是侏儒 (图)
·国防大学教授刘亚洲评论毛泽东
·李先念女婿刘亚洲放言:查处徐才厚只是开始 (图)
·刘亚洲撰文指查处徐才厚只是解决问题的开始 (图)
·刘亚洲谈军队反腐:查处徐才厚谷俊山只是开始
·刘亚洲:敢犯中国者 军人必追杀到底
·接任中国国防部长的 不是刘亚洲是房峰辉 (图)
·刘亚洲:甲午战败不在军事,而在制度
·中日将有一战?刘亚洲谈甲午之战前车之鉴 (图)
·刘亚洲:金门战役检讨
·刘亚洲: 萧华为什么整段苏权和钟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