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从细菌战到基因战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07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毛派分子本来是一些追随苏联祸害中国的汉奸,但是他们却能赢得民族主义的假面,为什么?
    
    我们看看他们的思路和口实:
    
    被史学家甚至称为"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事件不是靠枪炮实现的,而是天花。15世纪末,欧洲人踏上美洲大陆时,这里居住着2000-3000万原住民,约100年后,原住民人口剩下不到100万人。
    
    1507年前后,天花被一个患病的黑人奴隶带到美洲,从此开始在美洲大地肆虐。新大陆的印第安人已同旧大陆的人类隔绝了上万年,对天花、麻疹、白喉、伤寒、腮腺炎、流行性感冒等疾病缺乏免疫机能,也缺乏防疫知识,很快就成群成群地倒下。
    
    据学林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世纪大疫情》一书记载,1520年,西班牙殖民者科特斯率领的殖民军曾被阿兹特克人击败,一个患天花的西班牙人被打死,此后,天花在阿兹特克人中流行,两周之内,阿兹特克人纷纷倒下。1521年,在被包围的阿兹特克首都中,天花使得人口从原来的30万锐减到15万,活着的人也大多染病,终于被殖民军攻陷。美国学者霍华德·马凯尔德在《瘟疫的故事》一书中引了科特斯的话:"除非你把靴子踩在一个红人(印第安人)的尸体上,否则你无法走路。"
    
    类似的历史不断重演,原先人丁兴旺的印第安王国一个接一个地,被天花和枪炮联手打垮。《天花的历史》一书称,殖民者皮萨罗侵入印加帝国之前,天花已先行一步,还引发了一场内战。当皮萨罗踏上印加帝国疆土时,发现了大片的无人区,连群山中的堡垒都无人守卫,这大大方便了他那只有100多人的殖民军,用凶残欺诈的方式征服了印加帝国。
    
    在下一个世纪,北美的印第安人也遭受瘟疫重创。1620年,英国移民发现普利茅斯定居点附近的土地几乎荒芜,一两年前的瘟疫使马萨诸塞沿海9/10的印第安人丧命。清教徒英克里斯马瑟在几十年后回顾这段历史时称:"印第安人开始不断骚扰他们已经卖给英国人的领土的边境,但是上帝通过在印第安人中传播天花,结束了这场冲突。"
    
    殖民者很快意识到天花是一种有力武器,很多资料记载了殖民者故意向印第安人传播天花的丑行。例如,英国人在加拿大无法推进时,就与印第安人议和,把天花病人沾染过的枕头、被子作为礼物送给印第安人。随后,由欧洲传来的腮腺炎、麻疹、霍乱、淋病和黄热病等病也接踵而至。总之,美洲原住民在天花病毒的影响下,人口减少了数千万甚至近亿,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种族灭绝。
    
    从今天的技术角度看,当年的“天花细菌战”十分原始。然而就是这十分原始、“初级阶段”的生物战轻而易举就毁灭了上亿印地安人,毁灭了整个大陆,毁灭了曾经灿烂辉煌的印地安文明。用“初级阶段”的生物战就能消灭“生物不设防”的上亿印地安人,那么用最现代化的基因技术制造更致命的基因武器怎么就不能消灭“基因不设防”的十三亿中国人?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历史的教训:只要人家有能置你于死地的独门技术,那在人家眼里,今日之世界跟当年的美洲大陆没什么不同,今日之“基因不设防”的中国人跟当年“生物不设防”的印地安人没什么不同。当年能做到的,如今为什么不能?
    
    “精英”们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世道变了,资本主义变性了,文明了,人道了,“道德的血液”了,该忘记过去的阴暗血腥,拥抱未来、融入世界、和谐地球村了。
    
    同样絮叨过这一套的人过去有,将来也会有,但絮叨这一套没一个会有好结果。
    
    “第二国际”的考茨基、伯恩施坦这样絮叨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打,他们自己都跟着这一套灰飞烟灭了。
    
    当年的赫鲁晓夫这样絮叨过,毛泽东一再告诫他别犯傻:(六评苏共中央公开信)
    
    ——你们怎么能够设想,按照美帝国主义征服全球的侵略计划,最沉重的打击只会落到别人头上,而不会落到苏联头上呢?
    ——美国同其它帝国主义大国之间,尚且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美国必欲把它们踩在自己脚下而后已,你们怎么能够设想,帝国主义的美国,会同社会主义的苏联融洽相处呢?
    ——苏共领导同志们!请你们冷静地想一想吧,一旦世界上出现狂风暴雨,难道美帝国主义是靠得住的吗?不,美帝国主义是靠不住的,任何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都是靠不住的。
    当年毛泽东的苦口婆心被赫鲁晓夫嗤之以鼻:乡巴佬土包子,你懂什么世界政治?老子有核武器了,进入核时代了,帝国主义不敢冒险了,文明了,本性变了,可以跟我平起平坐了,用不着设防了——为了讨好美国不惜跟中国闹翻。结果呢?如今苏联何在?当年赫鲁晓夫的赖以神气活现的超级大国地位如今何在?俄罗斯“融入西方文明世界”的美梦何在?
    ······
    
    且看如下新闻:
    ——美国政界学术界共识:中国已成美最大对手(2010/1/25环球时报)
    ——美国空军确定中国为头号假想敌要想法摧毁意志(2010/1/25凤凰网)
    ——美国承认中国为军事超级大国要冷战式谈判(环球时报2010-01-2101:50:03)
    
    有些中国人于是振奋了:“盖茨的此番讲话证实了华盛顿已经接受中国为军事超级大国。”
    这些沾沾自喜最好扔一边去:怎么只看见“已经接受中国为军事超级大国”的一面,看不见重提“冷战”的另一面?既然提出了“冷战”,那就是公然把你当成了敌手,意味着要不遗余力搞垮你,包括用任何手段。既然不惜一切手段,那怎么可能有基因武器而不用?人家已经宣布了为遏制中国崛起不惜发动战争,你还硬用热脸孔贴冷屁股:“和谐世界”、“融入地球村”、“负责任大国”、“国际接轨”、“中美国”、“基因不设防”,还指望人家源源不断供应你粮食种子······可笑不可笑?找死不找死?在这种情况下搞“基因不设防”,不是蓄意里应外合灭绝中华民族又是什么?
    历史也许不会重复,但完全可能惊人地相似。只要条件符合,谁敢保证当年美洲印地安人被灭绝的历史不会再现?即使有人保证,这种保证又值几文?人家能够强行占领整个大陆而沾沾自喜,能够灭绝整个种族而毫无悔意,能够制造、装备足以毁灭整个地球多少次的武器而犹嫌不足,能够多次公开谈论要把整个国家炸回石器时代而心安理得。面对这些,十几亿中国人的生死存亡是应该寄托在中国自己的实力上,还是应该寄托在那搞种族灭绝有前科,有技术,有意愿,有能力,有需要,有先例,有狠心又没有什么东西能自我制约去灭绝整个种族的人的“道德的血液”和空头“保证”上?
    当年的荷兰人用价值约24美元的玻璃珠子装饰品之类从印地安人手里换得了纽约曼哈顿岛。在今天看来这笔买卖简直发疯,但在当年的印地安人看来未必如此:人家那会时髦的就是闪闪发光的装饰。用一片没用的空地方换来那么多漂亮玩艺简直太值了——那时拥有这种漂亮装饰的印地安人大概比如今某些拼命炫耀自己的手机、网络、宝马、XO、LV包之类的人更自豪、更神气活现,大概也没少嘲笑同胞里怀疑、反对这样干的“土老冒”、“极左”。对外不设防、来者不拒的结果就是天花毛毯毫无阻碍地变成了“自由贸易”,随之而来的是民族灭绝。被灭绝的上亿印第安人里也许有人死到临头看到整村整村的人全部死绝才恍然大悟,但一切悔之晚矣。尽管印地安人肯定有自己的智慧聪敏,自己的爱恨情仇,自己的离合悲欢,自己的明争暗斗,自己的惊心动魄,也少不了“融入文明世界”、“加强交流”、“发展贸易”、与白人殖民主义者“共建和谐社会”之类的“精英”和“有识之士”,但这些如今谁知道呢?谁在乎呢?所有一切都随着民族的灭绝而付诸东流,泯灭在茫茫历史中了,留给今天许多人的,只剩下“没开化”、“愚昧无知”、“野蛮人”之类“正史”。
    如今的“精英”同样自作聪明絮叨“如今世道变了,资本主义变性了,文明了,人道了,‘道德的血液’了,该忘记过去的阴暗血腥,拥抱未来、融入世界、和谐地球村了”,“基因不设防”了,谁反对就嘲笑谁“不懂”、“一个愚蠢的人提的问题,100个聪明人也回答不了”······从第二国际的下场看,从赫鲁晓夫和前苏联的下场看,从美洲印地安人的遭遇看,如果中国人因“基因不设防”而灭绝,里应外合为虎作伥的民族败类“精英”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帮助别人使自己的同胞断子绝孙,等别人都死完了,也就轮到自己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今天的中国“精英”嘲笑当年的印地安人蠢,将来的人不定怎么同样嘲笑今天的中国“精英”蠢呢:从历史的长河看,你们谁比谁更聪明?都不懂“资本的本性就是掠夺”,都以为自己能与虎谋皮,都对本民族的生死线不设防,下场也都一个样。而且如今的“精英”更蠢:当年的印地安人是没有任何先例可借鉴,而今日之“精英”却是“朽木不可雕”,连“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都不知道。
    
    ······
    
    谢选骏指出:正如我在《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Christianity and Chinese Nationalism)一书说过的,基督教如果不能处理好与中国民族主义的关系,就无法在中国获得主流地位,现代政治文明(三权分立、宪政国家)也是如此,如果不能处理好与中国民族主义的关系,就无法在中国获得主流地位。
    
    事实上,连共产党中国也不得不经历了从卖国主义向爱国主义、从国际主义向民族主义、从苏联本位主义向中国本位主义的转变······不得不对中国民族主义进行了历史性的让步和投降。
    
    这就值得大家思考了。
    
    ——————————————————————————————————————————
    
    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Christianity and Chinese Nationalism
    2015年在线版
    2016年印刷版
    
    谢选骏 编著
    基督教文存之七
    
    内容简介
    
    作者谢选骏在本书中收集了六十篇各种观点的文章,并加以评注,意在说明一个思想焦点:基督教在华传播的最大障碍,是遇到了“民族主义的抵抗”,而如何处理这一障碍,攸关基督教在中国乃至在世界的命运。这一点也可以从佛教和共产主义的在华传播,得到比较证明。佛教和共产主义在中国也曾面对过民族主义的质疑和抗拒,但是,佛教和共产主义现今却在对抗基督教在华传播的过程中,扮演了民族主义的卫兵角色。其实这个问题不是中国特有的,作者发现,基督教比较成功的那些社会,都是比较好地处理了基督教与自身的民族主义之间关系的社会。因为对所有民族来说,基督教都可以说是外来的:在世界三大宗教里,基督教特别遭到犹太人的敌视,还不像佛教受到印度人的宽容、伊斯兰教得到阿拉伯人的服从。
    
    Synopsis
    
    Christianity is, in some way, a religion foreign to all nations. Among the three major religions of the world, Christianity has been looked at with hostility by the Jews, unlike Buddhism that has been treated with tolerance by the Indians, and unlike Islam, too, that has been followed by the Arab nations. By anthologizing and commenting on the 60 articles with various points of views, the author Xie Xuanjun aims at illustrating the point that nationalism is the biggest obstacle to the spread of Christianity in China, and the removal of nationalism is key to the destiny of Christianity in China and in the whole world. This could be corroborated by the case of spread in China of Buddhism and Communism, which had met with query and resistance themselves. Ironically Buddhism and Communism have turned into a force against the spread of Christianity. Actually, resistance by nationalism if not only seen in China, and the author Xie Xuanjun has discovered that the societies where spread of Christianity is relatively successful are ones that have reasonably done well in handl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ristianity and nationalism.
    
    目录
    
    导论
    
    上卷
    
    序言
    基督徒是如何看待民族主义的?
    第一章 基督教与爱国主义
    第二章 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 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 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 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 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 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第八章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 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 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第十一章 “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第十二章 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第十三章 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第十四章 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第十五章 美国天主教新保守主义的兴衰
    第十六章 美国天主教民族主义的兴衰
    第十七章 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第十八章 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第十九章 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第二十章 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 “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下卷
    
    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
    
    第一章 景教与民族主义
    第1节 景教的起源
    第2节 景教传入中国
    第3节 景教与中国社会
    第4节 景教在华宣教策略及其得失
    第5节 福音再临
    第6节 景教与现代基督教
    第7节 反思景教与民族主义
    
    第二章 天主教与民族主义
    第1节 元代的天主教
    第2节 地理大发现
    第3节 礼仪之争
    第4节 中华民国与天主教
    
    第三章 新教与民族主义
    第1节 晚清社会与新教福音
    第2节 民国与新教
    第3节 中共与新教
    
    第四章 基督教与太平天国
    第1节 反思太平天国运动
    第2节 太平天国与基督教
    第3节 传教士眼中的太平天国
    第4节 太平天国自己的陈述
    第5节 洪秀全不是捡到一本书就闭门造车
    第6节 洪秀全是否曾是基督徒?
    
    第五章 基督教与三民主义
    第1节 孙中山与宗教
    第2节 孙中山与基督信仰
    第3节 基督教伴随孙中山走过了一生
    第4节 基督教对辛亥革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第5节 孙中山与辛亥革命与基督教
    第6节 蒋介石父子何以失去大陆、台湾
    
    第六章 基督教与共产主义
    第1节、共产主义造神运动与基督教
    第2节 圣西门的《新基督教》
    第3节 解放神学:当代拉美基督教社会主义思潮
    第4节 中国对天主教进行共产主义改造
    
    第七章 基督教与全球化
    第1节 宗教民族主义探析
    第2节 美国隐蔽的宗教极端主义和民族主义
    第3节 全球化:神学和经济学的决裂点?
    第4节 基督教生态经济学的全球化批判反思
    第5节 全球化与基督教的自我诠释
    
    第八章 基督教与未来中国文明
    第1节 全球化与宗教对话
    第2节 基督教是正能量 对中国有正面作用
    第3节 上帝信仰是儒家基督教自由主义的最大公约数
    第4节 教会全球化时代改革宗神学的未来
    
    后记 洋教问题的历史渊源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002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英国人向印第安人发动细菌战
·谢选骏:白种人优越论——具有金毛而且搜刮金毛
·谢选骏:日本人对白种人的恐惧
·谢选骏:怎样摆脱废垃社会的宿命
·谢选骏:工作与自由
·谢选骏:基督的救赎可使废垃社会净化年轻
·谢选骏:四论野蛮国家俄罗斯
·谢选骏:后真相时代与思想的主权
·谢选骏:合作观——社会控制的手段
·谢选骏:五派社会,个人主义的垂死挣扎
·谢选骏:社会创新与私人财富
·谢选骏:生活超过恐怖电影
·谢选骏:儒家是懦化中国的思想道具?
·谢选骏:物质富裕导致虚无主义
·谢选骏:俄罗斯野蛮的根源何在
·谢选骏:俄罗斯正在满洲化
·谢选骏:书商的诡诈
·谢选骏:中文不是中国全国官方语言
·谢选骏:法国是一个遭受天谴的民族
·谢选骏:中国为何给发达国家带来了恐怖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