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04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共产党”政权已经名存实亡
    
    作者:谢选骏
    
    下面所要叙述的事件,暴露了一个问题:
    
    如此强悍的军人,为何在军中得不到重用,反而迫使他们成为反社会的标兵?
    
    这其实就是中国社会机制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完全失灵的一个缩影。
    
    《惊天悍匪:出动一个营用火箭炮才剿灭》说1988年,邵江彬、耿学杰两人被击毙时一个21岁,一个20岁,他们都是河南人。11月案发时身份为湖北襄樊某部战士,武警现役军人,但并非是作战部队,而是劳改农场的看守。二人因于代理排长有私仇,于11月8日零时许,持刀杀死排长,抢走部队兵器室钥匙,盗走两支折叠式56式冲锋枪和1147余发子弹,向外逃窜。11月27日,邵耿二人在四川省荣县来牟乡皂角村被发现,遂拦车潜逃至高风乡白岩沟,钻进一个石洞,四川省井研县、乐山市和自贡市公安局民警和武警1516名各类参战人员将两犯包围。历时三天两夜,长达60个小时,甚至动用了号称解放军三大王牌师之一、驻乐山的13集团军149师侦察连、防化连、喷火连,使用毒气弹、火箭筒、无后座力炮等重武器,最后使用800多公斤汽油才解决了战斗。本文选自天涯论坛,作者佚名。
    
    惊天悍匪:出动一个营用火箭炮才剿灭
    
    武警战士围攻躲在石洞内的邵江彬、耿学杰(图源:中国公安部官网)
    
    案件回放
    
    那年初冬,天气奇冷。11月8日零时许,湖北省襄樊市某部武警战士邵江彬、耿学杰用脚踹开排长房门,用牛耳尖刀将年仅20岁的代理排长江某刺死,抢走排长身上带的部队兵器室钥匙,盗走两支折叠式冲锋枪和1147余发子弹,逃入深山消失踪迹。
    
    据后来了解:那邵江兵是劳改释放人员,因强奸罪被判3年劳改。出狱后因当时我兵役制度不完善,家里走后门送礼将其送入部队。所以有人说改革开放初期没有腐败,这显然是胡言乱语,连刑满释放人员都能参军。
    
    邵江兵此人性格强横,不会和上级相处,虽然军事素质非常过硬,却在部队里面混的不如意。他尤其对排长非常不满,认为排长处处刁难他,给他小鞋穿,让他晋升无望。
    
    而耿学杰出身农家,之前也没什么劣迹,却对被任命为养猪的兵极为不满,认为排长私心太重,不送礼就故意给他这种差事。
    
    两人很快成为铁哥们,几次酒后商讨,就有杀死排长报仇,然后盗枪后潜逃作大案的想法。
    
    这两人中,邵江兵相当了得,枪法奇准,还曾在总队组织的射击比赛中得过亚军,而且还有一身不错的武艺。耿学杰因为是养猪的,所以军事素质一般,但毕竟是现役军人,对于枪械还是比较了解的。
    
    两人杀死排长,抢劫武器出逃后,由于做的隐蔽,直到第二天才有人发现排长尸体,而两人已经跑远了。
    
    这两人中的邵江兵坐过牢,颇有逃亡的经验。他们两人先是骑一辆自行车逃出劳改农场,接着以追捕逃犯为名,搭载多种交通工具,从湖北逃到了,河南,山西,最终到了四川。
    
    由于两人开始都是一身武警制服,又携带长枪,众多司机根本没有怀疑。
    
    两个穷凶极恶的罪犯从湖北逃窜往四川的路上,抢钱夺车连杀2人,其手段之残忍,一般在抢了钱后绝不留活口,一枪毙命或勒死。
    
    其中一起命案是枪杀摩托车司机,目的是抢车。两人对准该司机扫射,将驾车人击毙后夺车和1,000多元现金而去。
    
    在四川南充期间,由于身无分文,又将一个体商人勒死,抢劫了他的1,000多元现金。
    
    两个家伙在逃到四川省乐山市境内后,他们将走到他们人生的尽头。由于连日奔逃,两人疲惫不堪蓬头垢面,有旅店又不敢去住,只好露宿在田间老百姓打了麦子留下的麦杆堆里。
    
    围捕过程
    
    11月27号,天还没亮,一个农民去田间巡视自己的农作物,见麦草堆里有人在睡觉,联想到近日偷鸡的在村子里偷得大家心慌,他连忙跑去村长那里报告,说是可能有偷鸡贼。村长但学清连忙带了几个人去现场,一见两人浑身脏的要命一口外地话不由生凝,将两人强行扭送乡政府。两人虽然不情愿,试图立即开枪抵抗,但一看周围围观的人多,只好随大家一起来到乡政府的治安室,妄图蒙混过关。
    
    治安室里,住乡民警,乡治安员,乡武装部长和村长等人也没有发现这两人是武装歹徒,只是认为可能是小偷小摸的小贼。
    
    这群人毫无戒备,问他们是从何地何时来此,干什么?两人吱吱唔唔的说不清,只说是安徽人,来收购一些药材,没钱住店才睡在柴禾上。
    
    于是,他们准备检查这两人提的黑包包,两逃犯拒不接受检查,说是里边装的收来的天麻(一种草药)。
    
    正在争执中,民警强行拉开提包,发现了一套武警制服,一些食品,再往下看赫然是一枝黑黑的枪管。耿学杰见实在躲不了,突然弯腰拉开提包拉链,准备开枪。
    
    邵江兵,这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家伙突然施开拳脚将围在身边的人打翻,一串子弹从耿学杰的枪中射出。开枪时,乡治安员猛扑上去抢夺他手上的枪,子弹打中但学清的手臂,又当场击中路过窗外的当地一个盐厂的厂长头部,这个厂长当场毙命,并打伤两个村民。
    
    此时邵江兵掏出了一把刀疯狂的乱挥,住乡民警和武装部长身负重伤,但仍拼死与其博斗,使其没有时间拿出另一只枪,但村长和乡治安员也不顾一切的拼死抢夺耿学杰的枪。
    
    疯狂的耿学杰猛扣板机,将20多发子弹全部打了出去。但耿学杰毕竟是养猪的饲养员,对于枪械射击很不行,子弹到处乱飞,奇迹般的一个人都没伤到。乡治安员猛的一拳再加一膝盖将身材瘦小的耿学杰打翻在地,抢过那只打完子弹的枪,拖起手上打飞一大块肉的村长跑出门去。
    
    另两个身负重伤的住乡民警和乡武装部长也冲出了房间。那抢走的一只枪大大的刺激了两个罪犯,邵江兵用仅有的那只枪开路,耿学杰挥舞刀子,提着装着子弹的提包。两人飞快的冲出了乡政府,而身负重伤的四个人提着空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罪犯跑掉。
    
    此时乡干部闻讯追了出来,两个罪犯拦下辆白泉农用车,邵江兵朝天上连开三枪,威胁司机立即开车。车刚一起动,莫名其妙的乡干部赵林元赶来询问情况,还没开口被邵江兵举枪打倒。
    
    车刚开出十多里,由于驾驶员心慌一下死火了。
    
    在修车期间,正好遇到一个熟人,过来询问怎么啦!
    
    结果这个倒霉的人,被邵江兵一枪当胸打死。
    
    由于害怕追兵赶到,两名歹徒气愤的用枪托打倒了农用车司机,下车又拦了辆野马越野车(四川八九十年代自产的一种越野车)疯狂的逃跑。
    
    当车到井研高凤乡时,遇到该乡乡长率领的民兵拦截,但由于民兵并不知道他们是武装歹徒,十几人手中仅有一支冲锋枪,其他人都是老旧的三八式步枪,木棍,甚至扁担之内,哪里是歹徒的对手。
    
    邵江兵疯了样对着民兵开枪,期间正好有一群赶集的群众路过,当场有七人被打伤,有个抱在怀里的小孩也被打断手指,老百姓四散奔逃,让出一条路。他们的车从血染的路上而过,但他们见周围军警都已经包围过来,路上是实在不能跑脱的,两人弃车钻进了白岩沟里,并且命令司机继续往前开,迷惑追击的军警。
    
    白岩沟,约两公里长,怪石散落沟里,一道山涧小河淙淙流淌,易守难攻,敌暗我明,乐山市政法领导小组组长担任总指挥,决定搜索前进,就地击毙。
    
    闻警出动的驻军武警公安人员开始大规模的收捕行动,逐渐将包围圈收向了白岩沟。当大家正在搜山时,枪法奇准的邵江兵开火了。
    
    当时带领部队搜山的民兵连长李学荣,一路走在前面指路,结果被一枪击中头部牺牲。这是第一个最后战役中牺牲的军警。由此部队失去向导,使两个罪犯有充分时间找到一个易守难攻的土洞据险顽抗,造成后面重大伤亡。
    
    由于没有向导,军警只得分头四面撒网,这样一来就加大了伤亡率。搜到下午4点,草丛中突然飞出一发子弹,打穿一名武警战士胸前武装带的弹匣,子弹击中战士胸部,该武警战士随即牺牲。
    
    20分钟后,两名搜山的民警被一梭子弹扫射,一中头部,一中腹部,一死一伤!
    
    听到枪声的军警闻讯而来,缩小了包围圈。
    
    仅仅10分钟后,一个民兵被一个点射击中头部,脑浆迸裂,当场死亡。
    
    再过10分钟,一名刑警又被爆头。
    
    伤亡多人,基本都是被击中头部胸部要害,可见开枪的歹徒邵江兵枪法颇为了得。
    
    此时白岩沟聚集几百名民警,本来伤亡应该就是军警。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由于当时社会娱乐贫乏,农民都喜欢围观看热闹。上万名当地群众闻讯,蜂拥前来看热闹,当地报社、电视台和广播电台记者前来摄象、摄影、记录。由于民警没有经验,并没有及时疏散人群,导致后来出现了重大的平民伤亡。
    
    因久攻不克,伤亡大,指挥部决定用手榴弹轰炸,并且从后方调来几十箱手榴弹。
    
    大量手榴弹向歹徒盘踞的洞口扔过去,爆炸声震耳欲聋。硝烟散尽,武警、民警认为歹徒肯定被炸死,随即用警犬开道,在当地农民的指引下,试图搜寻尸体。
    
    没想到的是,两名歹徒根本没死(但可能已经受伤)。警犬员在三个村干部带领下,试图进洞,却被一梭子子弹横扫。四个人一死三伤,警犬也被打死。
    
    指挥部知道光靠轻武器强攻,怕是攻不进去,决定调解放军驻扎乐山的某师侦察连(13集团军149师——编者注),经侦察连绘地形图,决定用四零火箭筒轰击。四零火箭筒对付简易工事非常有效,但火箭弹不能转弯,对于曲折的坑道是完全没用的。一个排的战士,用四零火箭筒连续发射20发,大地震动,巨石摇晃,两犯藏匿的石洞洞口的杂草全被烧焦。
    
    武警战士认为两个歹徒肯定已经被炸死,手拿手电筒进洞搜索,被洞内射出的子弹打中手电筒,只得赶忙退出来。
    
    石洞久攻不下,两犯仍活着。面对两个歹徒的地道战,指挥部焦头烂额,被迫提出四种方案:
    
    第一,水淹,筑坝使洞内进水淹死两犯,经走访当地群众,两犯藏匿的洞四通八达,水不起作用;
    
    第二,烟熏,也无法奏效,原因同上;
    
    第三,爆破,石洞底部极为坚硬,专业矿工也要挖上一两个月才能挖出缺口,根本无法安炸药;
    
    第四,火攻,用油泵通过输油管道将汽油、柴油灌入洞内,放火烧死。
    
    经研究决定采用火攻。
    
    那土洞在我们常人看来与一般山洞没两样,可是里边的人能看见外边一百多度的范围,外边要想看见里面就一定要站洞口直视才行。
    
    就是这独特的地型造成了重大伤亡。乐山刑警、当地驻军、武警部队,没有办法,先后动用了步枪、机枪。由于效果不明显,又用了毒气弹。这种毒气弹非常厉害,只要闻到,立即失去意识死亡。没想到,因为洞中四面通风,毒气弹没有效果。当解放军战士戴着防毒面具进洞的时候,被歹徒两个精确的点射,两个战士全部击中头部牺牲。
    
    实在无奈之下,又采用了威力强大的82无座力炮,但效果和火箭筒一样,只是将洞口炸塌了一部分。
    
    最后这支参加过越战的解放军部队提议,用对付越南人的喷火器试试看。结果喷火器几次喷火,又因为洞实在太深,最终没有任何效果,反而因为喷火出现事故,导致一名解放军喷火兵受伤。
    
    每次军警枪炮齐鸣后,洞里一片死静,当公安干警和战士进去时却又遭到邵江兵火力狙击。甚至邵江兵自知此次必死无疑,还向洞外胡乱扫射,子弹纷纷落入围观的群众中,当场造成1名群众死亡,3名群众重伤。
    
    到了这个时候,围观群众才退到几公里后的安全线外,真是为了看热闹都不怕死啊!
    
    当时的经历者回忆:这一天,四乡八邻的老百姓可热闹了,几辈子没见过这样大的场面,好多好多的人都跑去看热闹,四周的山头全站满了人,可能有十几万,把当地的麦子地踩的是平平整整。我老爸当时和学校的几个年轻老师一起商量,也要去看热闹的,把我高兴坏了,但是第二天传来消息,说一个看热闹的,看着看着就倒下了,一看,眉心中间中了一枪,说是那个地方石头太硬了,子弹打上去就弹飞了,飞过来就打死了看热闹的人。这个消息让我老爸和他几个同事都不敢去了。
    
    连续损兵折将,而歹徒只有区区一支自动步枪,外面近2000名军警却就是没有办法。
    
    天色已晚,再强攻肯定只会增加伤亡。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军警将那洞子围得水泄不通,大探照灯在农民们抬上山去的发电机支撑着,发出耀眼的光将那洞子周围照得雪亮。
    
    夜里最终确定了:火攻。农民们连夜下山抗来了800多公斤汽油,当地矿山送来管子。天一亮,侦察兵们爬过去将装满汽油的瓶子往洞里扔,输油管也在抢架,最后将汽油全部灌进洞里,只待指挥部一声令下了。洞里没有枪声,可能耿学杰邵江兵觉得最后的时刻来了吧。一声令下,火轰的一下烧起来了,后来现场里那些石头都烧崩了。
    
    最后军警从坍塌的洞口爬进去的时候,只发现两具相互紧紧抱在一起的尸体蜷缩在洞的深处,烧得只有一点点大了,枪上的木制部分也烧成炭状,这就是那两个欠下几十条人命的疯狂的邵江兵耿学杰!
    
    事后经过尸体解刨发现,其实两人被烧死前都已经受伤,邵江兵中2枪,而耿学杰则被4片弹片击伤。
    
    这两个悍匪带着重伤,却能坚持3天2夜,着实让人惊叹。
    
    白岩沟围剿战斗纵跨三天两夜,长达60个小时,参战公安民警、武警600余人,解放军官兵129人,动用了曾参加越战的解放军某师的侦察连、防化连、喷火连,各类参战人员(包括当地民兵)总计1,516人。
    
    战斗中出动大小车辆120台,使用子弹17,000发,手榴弹334枚,四零火箭弹20枚,火焰喷射器3具,催泪弹13枚,毒气弹9枚,我方付出了牺牲8人(含1名围观群众)、伤9人(含3名围观群众)的惨重代价。
    
    如果加上之前的伤亡,前后被两歹徒打死打伤的人数高达35人,其中死亡14人。
    
    ······
    
    谢选骏指出:上述事件发生在1988年,第二年就发生了“八九民运”,共产主义世界土崩瓦解······一叶知秋,由此可见,早在三十年之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其实气数已尽。它之所以能够苟延残喘直到今天,不过因为“共产党”政权已经名存实亡——过程的已经彻底背叛了共产党,共产主义已经死掉了······仅此而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400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全球文明急剧泡沫化
·谢选骏:中国大陆为何不能和平转型
·谢选骏:文革宣传再度来临
·谢选骏:毛匪蒋匪能够统一中国吗
·谢选骏:车祸与种族
·谢选骏:六十年一甲子——极权主义国家的寿限
·谢选骏:纽约时报为刘姥姥一辩
·谢选骏:种族歧视是人类进化的杠杆
·谢选骏:酒鬼的儿子创造历史
·谢选骏:雾霾之下的救亡图存
·谢选骏:为何戊戌变法、“光绪改革”不能成功
·谢选骏:互联网世界开始形成等级制度
·谢选骏:铁腕治霾霾更霾
·谢选骏: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谢选骏:伊斯兰教正在促成全球政府的诞生
·谢选骏:加拿大成为穆斯林保护国
·谢选骏:电脑该不该交税
·谢选骏:假新闻与真新闻
·谢选骏:犹太教不相信圣经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0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