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扛大旗还是做骗局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19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网文《无人出头“扛大旗”的时代》说——

    
    丁学良:这是一个缺乏有人敢于出头扛大旗的时代。这发生在十月革命100周年,真是令人唏嘘不已的超级悲喜剧。
    
    如果有人问:大家都感到那些在2017新年前国际政治舞台上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态,标记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我们该为它起个什么名称最贴切?笔者马上能够想到的就是:这是一个没有人出头“扛大旗”的时代。
    
    确实,不管阁下高兴不高兴——指名道姓地说谁为此高兴、谁为此不高兴并不很难,只是不礼貌,咱们暂不点名——我们现在进入的时代,是一个缺乏有人敢于出头扛大旗的时代。这种状况发生在1917年那场搅乱了全世界的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的今天,真是令人唏嘘不已的超级悲喜剧。其中饱含的政治、意识形态、经济和军事的深刻启示,非同小可。
    
    百年之前的“扛大旗”者
    
    整整100年之前的那个时代,与如今正相反:那真是一个有许多扛大旗的有志有胆之士风起云涌的非凡岁月,他们不失时机地乱中挺身、振臂高呼,真诚地认为自己就是历史选定的预言家(The Prophet,更贴切的译名应为“天启先知”),要为全球所有的芸芸大众在乱世中开启一条正当的拯救之道,走向美好而并不遥远的未来。
    
    在以1917年为开天辟地标记的那些敢于扛大旗的人士中,又以列宁和托洛斯基最为耀眼。在他们为当时饱受第一次世界大战之深重祸害的苦难众生拟定的重整世界的宏大方案中,对所有那些导致“人对人像豺狼一样、国家对国家像虎豹一样”无比凶残的社会根源,一一提出破解之道。归结到行动实践的层面上,就是:以革命的刺刀铲除民族国家里面“人对人像豺狼一样”的制度根源,以革命的刺刀铲除国际关系中“国家对国家像虎豹一样”的结构性根源,也即民族国家本身。彻底铲除了保护权势集团利益的民族国家,也就根除了大国欺压小国、发达国家剥削落后国家、引发世界大战的火药库(David McLellan, Marxism After Marx,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1979, Part 2)。列宁和托洛斯基扛的这面大旗,在共产主义运功谱系里被称作“以不断革命(又译为‘继续革命’)推动世界革命”、解放全人类的战略,意识形态的术语则是“以社会主义的国际主义最终实现共产主义”。
    
    他们扛出的大旗的对立面,是另一幅大旗——自由主义的国际主义。这幅大旗最著名的代表,是美国总统威尔逊。他“是出身普林斯顿大学的政治学者,满脑子自由主义的热情理想。他建议成立一个国际联盟,籍此在国与国的纠纷失控之前,当事国就以和平民主的方式解决,并且最好经由公开斡旋来处理——过程公开,结果公开”,防止秘密外交私下达成肮脏协议,出卖他人权益(E.J. Hobsbawm 霍布斯鲍姆:《极端的年代》,台北:麦田出版社,1996年译本第49页)。
    
    此前,自由主义的国际主义只有一层信念:只要国家之间开放自由贸易,随着国际贸易关系增强,民族国家之间的战争风险自然消失,因为一旦开战就会毁掉双方的经济生活血脉。可是,第一次大战恰恰是发生在国际贸易显著增长的时代,交战的欧洲国家之间的密切经贸往来并没有预防大战的爆发。威尔逊力推的国际主义新核心要素,是把民主和法治的原则从国别政治普及到国际关系之中,以此来建立和平民主的全球共同体(Alan Cassels, Ideology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 the Modern World, London: Routledge, 1996, pp. 133-137)。
    
    ······
    
    谢选骏指出:上文所说的“扛大旗”,其实都是“做骗局”。这在《二十世纪的政治骗局(以阿道夫·希特勒为研究案例)》A 20th-Century Hoax (the Case for Study: Adolph Hitler)一书里,已经论述的一清二楚了:
    
    By Xuanjun Xie
    View this Author's Spotlight
    Hardcover, 574 Pages
    
    Preview
    Price: $45.00
    Prints in 3-5 business days
    
    阿道夫·希特勒是不是一个犹太人?
    英国《每日邮报》2010年8月23日报道:根据最新出炉的DNA检测结果:希特勒可能是犹太人或北非人的后裔。而北非人和犹太人在遗传学上、在体质人类学而不是文化人类学上,其实是具有相当重合的。犹太人的后裔为何如此仇恨犹太人并且大力推行灭犹政策?这正是本书要回答的问题。
    作者谢选骏发现,并且犹太人的后裔大力推行灭犹政策,不是孤立现象;而是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二十世纪的政治骗局”。那就是“消灭剥削阶级”的革命运动,其领导人多是“剥削阶级出身”,其目的不是为了“解放无产阶级”,而是为了让自身成为“垄断剥削的阶级”。
    Synopsis:
    Is Adolph Hitler a Jew or not? Xie Xuanjun the author has discovered that the Jewish descendants have pursued-- in a big way-- a policy of wiping out the Jews is not an isolated phenomenon, but a case of a widespread 20th-century hoax, namely, the revolutionary campaign of wiping out the exploiting class. Most of the leaders of this campaign were themselves descendants of the exploiting class, and their purpose in launching the revolutionary campaign was not to liberate the proletariat, but rather to become monopolizers of exploitations.
    
    ······
    
    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如此,自由主义同样如此。
    
    自由主义的大旗,直接导致西方文明的急剧衰落。
    
    这在现今的欧洲和美国已经一目瞭然了。
    
    右翼回潮,正是对于威尔逊虚伪的自由主义的痛击!
    
    具体请看
    
    https://www.amazon.com/s/ref=nb_sb_noss?url=search-alias%3Daps&field-keywords=xuanjun+xie+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712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中国人的根在美国
·谢选骏:兴登堡是冒充英雄的超级败将
·谢选骏:斯德哥尔摩情结出自中国
·谢选骏: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谢选骏:滚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谢选骏:中国的寓意故事
·谢选骏:毛左骂的邓贼是邓小平
·谢选骏:从宋朝宫殿建筑看宋代不是统一帝国
·谢选骏:反资本论(Anti-Das kapital)
·谢选骏:—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
·谢选骏:发生在日本的“南京大屠杀”
·谢选骏:谁百分之十的人类特质都没有
·谢选骏:复古主义浪潮席卷中国
·谢选骏:土八路进城制造雾霾
·谢选骏:“大数据”显示的四大魔障
·谢选骏:普京和川普,变成了同性恋
·谢选骏: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九
·谢选骏:“十四年抗战”承认井冈山卖国
·谢选骏:从流氓到绅士只需一年
·谢选骏: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八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