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如何厘清思想文化纷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9月02日 来稿)
    所谓思想文化争论,具有一个明显特点,那就是它不同于政治性的争论,它一般距离现实利益较远;争论的产生,主要不是因为争论各方利益的分歧,而是由于彼此认知或信仰的不同。正是这种非利益的特性,为厘清各种思想文化争论提供了可能。
    
     但现实却是,各种思想文化争论不休,有的延续百年,甚至千年之久,看不到结束争论、得出共识性结论的可能。像这种连时间也不能消弭的长期性争论,显然不是某方偏见或信息不对称等原因所能解释——每一方都是“对”的,或许,这才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争论一直延续的原因;只要引发争论的内容和对象没有消失,争论就将一直延续下去。

    
    但是,争论虽不可避免,共识性结论却并非不可得出,前提是你必须是一个思想的求真者,而非是某种观念或宗教的信仰者——对于信仰者而言,共识性认识毫无必要,因为信仰即真理。
    
    学术界有一个公认规则:在思想讨论时,须事先假设参与讨论者在人格、能力和道德上是平等的,这是一切思想讨论得以进行的前提。但是,学术界历来也只是将这种规则作为讨论的前提,而没有看到,它同样可以成为获得共识性结论的手段。
    
    这种手段或方法就是:跳出争论的各方之外,首先进行一种假设,即假定各方都具有差不多的理智能力和道德操守,因此,必须同时承认各方观点的基本合理性——既然大家的能力、水平都差不多,谁也不比谁蠢,又不存在道德问题,而且争论还可以长期相持不下,实践并不能彻底证伪其中一方(若能证伪,则争论不存在),因此也就没有理由说,你是对的、我是错的,而只能承认,各方都具有某种正确性,都包含了部分的真理或真实;在不违背这种看似矛盾的“大家都合理”之前提下,再去寻找能够包容这种看似矛盾之合理性的“不矛盾”之基本结论。
    
    以当下最具影响力的争论,即左右之争为例。不考虑利益立场的话,我们可以首先承认,左右双方在其基本观点上都具有合理性。左派多崇尚平等,右派多崇尚自由。应该承认,平等、自由,在其各自的立足点上,都是正确而重要的;问题往往出在对观点的延伸和发挥上。因此,辨别对错的方法很简单,厘清各自观点的基本盘和延伸线就可以了;至于经验世界中的行为选择,则须具体判断当下现实中哪一种价值更稀缺,从而确立在方案选择上的优先性。例如,毛时代的中国,明显自由稀缺,所以自由应优先;而从1990年代开始,随着贫富分化日渐扩大,平等的重要性日益增加。换言之,稀缺性决定优先性。[
    
    这种方法甚至可用来解决最顽固、号称人类理性不可覆盖的信仰之争、宗教之争,当然是仅在求真之意义上。考察不同的信仰、宗教,在尊重各方智力和道德水平的前提下,可得出最合乎逻辑的结论是:1,存在某种东西,它(们)具有某些超能力,或能够引发某些超自然的现象,不管它被称为耶和华、安拉还是如来佛、道德天尊;2,人们可以通过“信”或其他因素、方式,与它(们)发生某种相互作用。这样一种解释,可容纳不同宗教的不同表达;而它们表达的彼此不同,可理解为:由于与这种存在进行接触、相互作用的内容、方面不同,因而产生了不同解读。
    
    但是,这种解释又如何包容那些无神论者、反超自然论者的观点呢?按照同一原则,必须承认,无神论者、反超自然论者也具有同样的智识和道德水平,因此,他们的“不信”,同样是有道理的。
    
    其实,按照同一原则,要包容他们也简单,只需再加上一条逻辑推论就可以了:人的感觉、经验,是认识的第一来源,尤其是在这种超常识领域,人类认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感觉和体验。无神论者、反超自然论者因为“不信”,所以不能与这种存在发生相互作用,因此没有感知到它的存在,所以得出其“不存在”的结论——这是唯一可建立在不否认任何一方智力和道德水平基础上的逻辑推论。说到底,其实“不信”也是一种“信”,即相信其不存在。但由于逻辑律的不对等,肯定一件事只需证明一个例子,否定一件事则须否定所有例子,所以,“信”者的体验可证明其有,“不信”者的体验则无法证明其无。
    
    即使是面对人类历史曾反复出现的“维护体制”还是“反对体制”这一敏感问题,上述方法也能在看似水火不相容中,找到唯一合乎逻辑的共识性结论:只要平等尊重争论的双方,就必须承认,两方的基本主张都有道理,也就是说,都有可能取得预期效果。既然这样,考虑问题的落脚点就应该放在对风险的规避上,即选择相对震荡较小、损失较少的操作方案。按此标准衡量,显然,“维护体制”的方案胜出;但因为另一观点亦同样具有合理性,所以,在“维护”的同时,还须对体制进行限制与改造。
    
    由上可见,在承认各方合理性的基础上寻找共识性结论,这可能是在各种长期性纷争中找到正确认识的唯一可行方法,它有望厘清多年来纠缠不休的各种争论,但前提是,这种争论必须是出于认知,而非利益。如果争论纯粹是出于利益分歧,那么观点之争其实是立场之争,除非利益存在妥协空间,否则双方必然绝对互不相容,也不可能存在共识性结论;同时,他们之间也无所谓观点的对错、正误之分,参与者只能“选边站”。
    
    有一种观点认为,此时此刻,应该站在“大多数人利益”一边——这其实也只是一种价值选择而已,并非天经地义。如果“少数人”一方,站的是你的朋友、亲戚和家人,你选择站在“少数人”一方又有什么错?
    
    所以,长期性思想文化纷争客观上能不能厘清,取决于争论各方秉持的是认识还是利益。如果是前者,那就可以讲道理,谋求共识;如果是后者,与其讲道理是毫无意义的,更不可能产生共识。要弄清楚一个人秉持的是认识还是利益也简单,只需做个假设:如果他明确知道自己的观点或信仰是错误的,他会不会作出改变?——这样一问,答案自然浮现。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712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冼岩:习近平低头服软?
·中国改革的正确方向/冼岩
·冼岩:中国改革的正确方向
·冼岩:下行不止是因为中国经济患上房地产依赖症
·冼岩:理解习近平
·冼岩:比较萧功秦与郑永年
·冼岩:没有思想争论,就没有思想繁荣
·冼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市场决定性作用”的二律背反
·冼岩:从葛剑雄、张国立事件看中国舆论的真实状况
·冼岩:请楼继伟部长不要说“公平”
·冼岩:股票注册制的利与弊
·冼岩:政府官员是社会管理者,不是“人民公仆”
·冼岩:“冯仑魔咒”正在王石身上应验?
·冼岩:中国为什么抗美援朝
·冼岩:习近平与邓小平的不同
·冼岩:再论理论的指导作用
·冼岩:建议“有关部门”搞几部样板戏
·上帝已死,理论时代终结/冼岩
·改革的可欲性根源于历史的无限可能性/冼岩
·冼岩:“不争论”的三重变奏
·冼岩:吁请澄清薄案疑点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