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胥志义:李鸿章签割地条约是不是卖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9月01日 来稿)
    
    “领土”被认为是一个国家根本和第一的国家利益。政治家外交家都宣称他们在为国家利益奔忙,军人则枕戈待旦,时时准备为国家利益献身。出卖国家利益会被千刀万剐,保卫国家利益则是民族英雄。可“领土”一定是“国家利益”?
    

    一,争夺土地的几种可能
    
    国家的起源确实是利益的冲突。在人类的初始阶段,攫取自然成果是人的主要生活来源。人结成团伙或组织,以增加和其它团伙或组织争夺自然成果的力量,此即国家的雏型。但在农业经济出现之后,人的生活来源主要不是依靠自然成果的攫取,而是依靠劳动。自然资源比如土地虽然仍是生活来源的构成要素,但土地可重复使用,通过劳动取得成果是主要的生存之道。耕作技术的不断提高,日益减少对自然资源的依赖。也就是说,主要通过劳动来生存和发展,可以大大减少自然资源的争夺。
    
    但国家却是在农业经济时代获得疯狂发展,并引发大量争夺土地的国家战争。这种争夺是由于这个国家土地稀缺到有人无地可种,或无地可容身,因而无法生存下去而产生的吗?显然不是。人类历史上还没有那个地方(比如某国)出现过因为土地稀缺而导致人无法生存下去的现象。也许人口的增长,最终使地球无法承载,但那是将来的事。所以,土地虽然是人生活的基础要素,却因为没有稀缺到无法承载居住于此的人的生存,并不是一种与全民有关的利益。而且,当一块土地上承载的人口密处过高,带来生活成本大高时,人的自由迁徙,会带来人口分布的均衡。那些原本渺无人烟的地方逐渐有人居住,是人自由迁徙和开发的结果,而非是战争和暴力的结果。所以世界上绝大部分的土地争夺并不是国家利益的争夺。
    
    我们先来分析几种争夺土地的可能情况。
    
    A,如果某一块土地无人居住,即处女地,两个群体或两个国家争夺这块土地,似乎是国家利益。因为无人居住的土地是未开发的土地,虽然两个群体或两个国家暂时还无开发需求或开发能力,但先把这块土地归于我或你,这个国家或那个国家,便是争夺到了将来开发的权利。比如现在南极的争夺,但这只是一种潜在的国家利益,而非是现实的国家利益。因为开发权利只有通过开发行为才能使土地转变为实际利益。
    
    B,如果争夺土地不是为了耕种,只是争夺土地上自然生成的,于人生存富裕有关的自然成果,当然是一种利益冲突,比如游牧群体争夺水草肥美的草原,林农群体争夺山林,这种情况在现代仍然存在。但随着游牧转变为固定牧养,林业转变为可再生性产业,这种争夺日益减少。可再生性产业与农业生产一样,虽然仍需土地作为生产基础要素,但显然劳动已成为财富生成的主要根源。这种国家利益冲突在现代社会微乎其微。
    
    C,如果是有人居住的土地,土地的主人就是居住于此的人,他们或通过开发,或通过自由买卖,而获得生存栖息之地,如果有人要把他们赶走或杀掉,由另外一批人来此生存栖息,显然这是强盗。保卫家园就是反抗掠夺。但出于这种原因产生的国家冲突,在历史上也是微乎其微。日本侵略中国也不是把中国人赶走或全部杀掉,由日本人到中国土地上来生存栖息。倒是以色利与中东国家的冲突,似乎有争生存栖息土地的因素在其中。而从历史和世界范围来看,这样的土地争夺极少。
    
    D,如果争夺土地,只是争夺管理或统治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那么,这种争夺并不是土地利益的争夺,而是管理或统治权的争夺。可以说,近代世界历史上争夺土地的战争,百分之九十九是这种性质的争夺。现在世界上的国家,多是这种争夺的产物。为什么有的国家大,领土广阔,有的国家小,有如弹丸?其实大多没有什么道理,它形成于历史上的暴力争夺。是暴力集团争夺和划分统治范围的结果。谁的拳头硬,谁的地盘就大。今天你的拳头硬,你就是“帝国”,明天他的拳头又硬过你,你这个帝国便“衰落”了。
    
    我们且来研究这99%的土地争夺。
    
    二,“领土”与“管理权”
    
    “领土”有私有的含意。某块土地是某个人或某一部分人所有,这块土地的范围便是这个人或这部分人的“领土”。从世代居住于这一土地上的人民来说,是合理的。不是有一首歌: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如果谁要强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此歌表达的观念并无错误。但如果强占土地并未赶走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谁的土地还是谁的土地,公共的土地还归这些人共同使用,只是更换对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进行管理的管理者(或管理制度),那就只是人民对管理者(或管理制度)的认可问题,而不是土地问题。
    
    比如,我们说台湾是中国的领土,这一说法并不准确。台湾的土地是台湾原住民和新移民开垦出来,并世代在此生活的,因而是台湾人的。我们说收复台湾是因为台湾是中国的领土,这个中国是指谁?如果是指统治者个人或统治集团,这是强盗逻辑。如果是指大陆的中国人,也有欺负人的嫌疑。台湾的土地不是台湾人的,难道是福建人的、广东人的,抑或新疆人的、西藏人的?所以我们说要收复台湾,实际上是想收复对台湾的管理权。管理权是由谁,或由那种制度来对台湾实施管理的问题,而不是土地问题。
    
    国家管理权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是权力,其表现是制度(谁来管怎样管),二是范围。即权力复盖的地域。对老百姓来说,制度的好坏才是他们关心的内容,范围则主要是管理者关心的问题。以前的皇帝,“开缰辟土”是大大的功绩,丢失国土则是一种耻辱。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把土地和居住于此土地上的人民都看作是他的,起码是他管的。扩大国土范围,不仅有统治范围扩大的实际利益,还有对统治扩大的精神依赖和追求,“领土”的说法由此而来,是指土地和居住于此土地上的人民是统治者私有,起码管理权是统治者私有的。
    
    一国土地扩大或减少,对统治者很重要,对老百姓有意义吗?香港回归中国,增加了中国国土面积,中国大陆的老百姓增加了利益吗?如果香港回归中国而制度不变,香港人民的利益会增加或减少吗?英国减少了管辖范围,或许削了英女王的面子,但伦敦工人生活水平下降了吗?一国占领另一国的土地,占领国的老百姓个人可以增加土地吗?可以管制被占国的老百姓吗?不能。只有权力集团,才能在侵略他国之中,占他人的土地,管他国的百姓。所以领土不是老百姓的利益,当然也就不是什么国家利益。把领土当作是国家利益,是把统治者利益当作国家利益,是专制者长期宣传出来的。
    
    李鸿章签割地条约,被认为是“卖国”。他卖的是谁的“国”?当然是满清朝廷的“国”,朝廷的管理地域缩小了,税赋减了,皇帝的面子削了。这些地本来就是满清暴力集团打出来的,送不送给他人是满清统治集团的事,与中国的老百姓有何干系?如果说他有罪的话,只是他没有问过被割地上的人民,愿不愿意接受外国人的管理。如果外国人对老百姓更凶狠,他便有罪,如果外国人对老百姓更好,老百姓还要感谢他。但这只是管理者或管理制度的问题,而非是割不割地的问题。所以凡是两个专制统治集团割城争地,只是他们的私事,与国有何关系?那来的“卖国”?
    
    网络上有段子:“李鸿章怎么只把香港卖给英国(注:把香港卖给英国的是耆英而不是李鸿章),多卖一点比如广东你会死呀?”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段子?因为香港人的人权自由、生活水平在改开前不知比广东人高出多少倍。这种“卖国”似乎老百姓很喜欢。而元灭宋,元朝统治者对老百姓比宋朝统治者凶狠得多,完全把汉民族当成奴隶,那些支持蒙古暴力集团灭宋的“卖国贼”被老百姓千刀万剐,也在情理之中。可见,对老百姓来说,卖国不卖国不重要,怎样的管理者或管理制度,才是重中之重。遗憾的是,专制体制下的老百姓没有选择管理者或管理制度的权利,只能被动的接受。
    
    专制者争夺土地是为专制者利益,而不是国家利益,那末,那些民主国家,难道就不要“领土完整”?当然要。却不是捍卫以土地为表征的国家利益,而是捍卫居住于这一土地上民众的民主权利。因为民主国家是通过民众讨论,确立一种契约即规则建立起来的。民众通过民主认可某种规则,即认可某个国家。侵略者侵占他们的土地,实际上要改变他们的管理制度(包括土地制度),他们奋起反抗,是捍卫他们选择和决定的管理制度。
    
    所以,两个专制国家可能产生土地争夺,专制与民主国家之间也可能产生土地争夺(专制者是争夺土地和管理权,民主国家则是捍卫民主制度),两个成熟民主国家之间则不会产生土地争夺。因为民主的共性是人民决定一个地域或国家的管理制度,你占领了另一国,必定也要在这一国施行民主,不但这一国的土地还是这国人民的,而且管理制度还得由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民来决定。那你为何去占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21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胥志义:政权的脆弱性或导致旧体制回归
·胥志义:全球化中子虚乌有的“国家利益”
·胥志义:国家形成机制的重大突破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传统国家观念的崩塌与新时代的萌芽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中国左派”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传统国家观念的崩塌与新时代的萌芽
·胥志义: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文强“摆拍”与恶警心理
·胥志义:传统国家观念的崩塌与新时代的萌芽
·胥志义:从乌坎看私有化是民主化的前提
·胥志义:在商言商“OUT”了
·胥志义:小岗村的“惊雷”能否再现?
·胥志义:让人民也胜利一回
·胥志义:广义民主是社会均衡机制
·胥志义:西方的“危机”是制度危机吗?
·胥志义:剥削与掠夺便是对私有的侵犯
·胥志义:没有私有产权 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胥志义:“中国模式”的内在悖论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