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美国与罗马共和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14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一、美国为什么能统治世界?
    
    “九一一”恐怖袭击当天,一名满身尘土的纽约女市民从世贸中心双塔的废墟走出。有电视记者请她谈此刻的感受,她用疲惫不堪的声音说:“为什么人们会痛恨美国(Why Do People Hate America)?”之后十年中,这一直是美国的政客与民众亟欲解答的疑问,也是被各种媒体重复使用了无数次的标题。
    
    一本以此为名的政论书很快应运而生。巴基斯坦裔作家兹奥丁·萨达尔(Ziauddin Sardar)与英国女作家兼人类学家梅瑞尔·戴维斯(Merryl Wyn Davies)合写的《为什么人们痛恨美国?》甫一问世,就登上畅销书排行榜。至今,该书已被翻译成20多种文字(包括中文),至少印行150万册。
    
    这本231页的著作通俗易懂,又有大量素材依据,值得一读。作者认为,即使九一一事件没有发生,“为什么人们痛恨美国”也是应该坦白提出并认真解答的问题。令人遗憾的是,美国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丢弃了自我反省传统的国度”,政客们用双重标准评判世界事务,总觉得美国是在造福全球。民众往往也觉得美国是一片善良的土地,只因为国家太美好、制度太优越才招人忌恨。
    
    作者指出,幸运的是,美国是“最开放的社会”,有充分的言论自由。作家、艺术家、专业人士、媒体人士可以就国内国际政策提出尖锐的批评,表达反对的立场。这在很大程度上遏止了“以仇恨对仇恨”的思潮泛滥,让清醒的认识逐渐回归。
    
    作者写道,相当多的美国人曾经认为,美国文化最完美,其它文化都落后或腐朽。在这种认识影响下,实难对他国宗教、文明甚至国情予以真正的尊重与平等的交流。书中多次提及好莱坞1953年拍摄的西部片“Shane”(中译“原野奇侠”),由亚伦·赖德扮演的大侠来到被匪帮头子蹂躏的小镇,摸清情况之后向匪帮宣战,为民除害之后又悄然离去。该书作者认为此类影片影响美国人的自我定位,使他们乐于见到自己的国家成为“除暴安良的世界警察”。
    
    俗话说,不算帐不知道,一算帐吓一跳。“为什么人们痛恨美国?”一书列举了美国自1890年以来动用武力“除暴安良”,干涉他国事务以维持世界秩序的事件,百余年来竟多达134起,平均每年发生1。15起,冷战结束后更多达每年两起。作者认为军事干涉正是招人忌恨的原因之一。
    
    这份长长清单中与中国有关的事件有八起,先后是海军陆战队介入中日甲午战争(1894)、镇压义和团(1898)、海军进驻北京(1911)、海军监督中国内战(1922)、陆战队留驻中国各地(1927)、海军陆战队协助美国侨民撤退及运送国军(1948)、在韩战中与中国志愿军交锋(1950),以及部署核子武器防卫台湾(1958)。
    
    美国对其国内的选举监管很严,坚决杜绝收受来自外国的资助。但作者指出,美国为左右外国选举,却不惜花费大笔钱财支持喜欢的候选人。中央情报局(CIA)从1950年代起,先后对将近30个国家的政客提供经费,为其助选。美国对本国的环境保护、资源开发非常小心,但却肆意掠夺其它国家的矿藏,破坏环境,甚至为追剿丛林中的“越共”喷洒大量化学毒剂,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两位作者认为,美国从一己立场定位文明、理性、发展、民主等概念,并不遗余力地输出其价值观。美国还以霸权式的企业文化与利己的外交政策影响全世界,左右他国的走向。因此,尽管美国为世界做了不少好事,仍难免在国际间引起反感,甚至招来极端主义集团的攻击。该书最后一章呼吁美国重新认识世界,也呼吁世人超越仇恨,消弭偏见。
    
    二、罗马共和国的消亡与美国的未来
    
    人们可以发现:美国与罗马共和国的制度非常接近。都不是真正的民主制度,而是代表制。这种社会的特征实际是一种两个阶级的社会(暂时不考虑奴隶):一是贵族,二是平民,用罗马的语言,叫着MOB。贵族总是很高傲地、很理智、逻辑的讲大道理、并且控制平民,而平民基本就是一群被利用的草民。贵族很孤傲、较有教养,而平民往往很喧哗、暴力。贵族之间为争权夺利高谈阔论,而各自的粉丝暴民往往互相打得头破血流,不亦乐乎。
    
    罗马的制度在某种意义上比美国还完善:它由两个执政官共同执掌行政,而且任期只有一年,最高权利在参议院。但据说,当年罗马共和国一场选举下来,广场上总要留下几具尸体。政客们的支持者往往一言不合,为了自己这一边多得些选票,拔刀相见。而不同政客之间解决不了的问题,最后是战争解决。长期的战乱,罗马人终于厌倦了。
    
    屋大维上台后,名义上还是共和,但其实已经是独裁制--他把自己置于整个原有系统之上。原有的还是按原来的办,该选举还是选举,最后他一人定夺就行了。在屋大维的统治下,罗马获得空前的长治久安。屋大维生前死后,罗马人、乃至历史学家都对他的赞誉不绝。
    
    当前的美国,当然还没有到罗马共和国晚期的情况,也没有出现凯撒那样的军事强人。但罗马的历史告诉我们,共和制并非一种能够自我稳定的制度。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当有人提出要建立一支由平民组成的军事力量的时候,不能不令人想起罗马共和国的结局。
    
    随着时间的迁移,一代代的人将逐渐把那些原来神圣的原则视为废纸,而采取用原始的方式去谋取各自的个人与集团利益······而最终收拾这种混乱的暴民社会的人,也许只能是另一个屋大维。
    
    三、“青光眼”和“脑短路”
    
    有的网友提出一个思考题:如果把美国比成罗马共和国,那么中国相当于当时什么国家?(2011年01月02日20时45分)
    
    美国=罗马?
    
    欧盟=希腊联邦?
    
    俄国=马其顿王国
    
    阿拉伯世界=?
    
    中国=?
    
    (谢选骏觉得,上述例比没有看到迦太基,纯属“青光眼”。)
    
    有的网友给出一个最佳答案:如果按当时来算中国的实力远大于罗马帝国,秦汉时代,阿拉伯世界顶多算西域三十六国既有几个强大的国家比如月氏,楼兰等同于沙特,伊拉克,内部既联合又矛盾重重。拜占庭肯定不对,我们都知道拜占庭又称东罗马帝国是罗马分裂的结果,我们又不是美国的一部分,如果美国是罗马的话,罗马既是共和时代还没分裂呢,有类似美国国会那种元老会主持。但是日耳曼,高卢也不对当时他们都还是原始部落呢,中国和美国顶多是技术差几十年还不到社会性质的地步,而英格兰当时根本都没有形成日耳曼那种联合体,虽然也是日耳曼人,但是连个共同的酋长还没有呢,所以倒不如说是古埃及新王朝时期。虽然跟罗马帝国实力有所差距,但还不至于社会性质差太远起码进入封建社会了。(谢选骏觉得,上述例比混合不同发展阶段,纯属“脑短路”。)
    
    有的网友接应说:欧洲与古希腊相似,美国与罗马共和国,难道美国不会扩张?是否应警惕呢?
    
    谢选骏觉得,这位网友的眼里终于出现了“迦太基帝国”,因此可以认真一读:
    
    罗马共和国最终还是忍不住扩张了,难道美利坚共和国就能忍住吗?特别是全球导弹防御系统将建立完成之时,美国市场萎缩和国际贸易不平衡,科技革命对传统工业的冲击下导致的经济危机频发之时,这种对外扩张的冲动和压力恐怕是很难被抑制的。
    
    吞并周围的新兴国家就能解决美国产业外流造成美国经济萎缩和大规模失业问题,同时也能强迫被征服地区继续使用美国的服务业和购买美国的产品,从而保证美国本土经济的发展和较高的就业率,加上美国市场萎缩,美国急需获取新的海外市场来满足自身产品的出口,特别是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更明显。美国必然会先理后兵,先强迫周围国家满足美国的政策要求,如果不听话,美国除了联合盟友肢解它外别无它法,再不行就只能吞并它了。
    
    地形复杂,没有成片的平原。美国和罗马帝国都被两大海洋相夹,同时两边海洋外围的大陆都与美国和罗马处于同一水平线上,而希腊只统治爱情海,欧洲只统治大西洋,地形因素的影响实在很大啊。
    
    欧洲是国家联盟是邦联制国家,古希腊也是国家联盟也是邦联制国家,希腊只殖民不吞并周围国家,欧洲也是只殖民不吞并周围国家,希腊感受到马其顿的威胁,欧洲也感受到俄罗斯的威胁。古希腊处于衰落状态时罗马崛起,而欧洲处于衰落状态时美国崛起。
    
    罗马的政体与美国的政体非常相似,双方的贵族和元老势力对国家的影响力远超平民,而欧洲的政体则与希腊相似,平民势力对国家的影响力更大,或许是因为欧洲小国寡民小政府的特点,而美国是帝国人多大政府的特点。罗马共和国和美国的种族非常混杂但都混居,而欧洲和希腊的种族则比较纯,而且还要分居。
    
    欧洲和希腊的创新更多样化,而美国和罗马的创新更重视规模。欧洲和希腊没有什么大工程项目,而美国和罗马则有非常多的大工程项目。美国和罗马重视外表和气派,而欧洲和希腊更重视人文。美国和罗马是个社会竞争激烈的国家,而欧洲和希腊则相反。
    
    希腊最终被罗马利用分而治之的方法所控制,而美国对欧洲同理。当船舶技术能够横跨地中海时,当希腊市场饱和,产业转移到罗马时,也就意味着罗马的强大,而美国和欧洲也同理。
    
    罗马共和国晚期,在市场饱和和萎缩,产业转移到海外,周围国家不再依赖罗马的服务业后,加上国民大规模失业,罗马共和国借遏制周围新兴国家的对外扩张和以保护盟友的名义为借口开始了自己的对外扩张路线,并且主要都是吞并那些依靠对罗马出口商品发展起来的新兴国家和老牌强国。使用的方法跟美国的大棒政策完全一样,不得不说地理的相似性使两个国家采取同样的手法控制世界。
    
    离罗马较近的国家有迦太基帝国,马其顿帝国,希腊城邦,安提柯帝国,高卢游牧帝国,西班牙西北部蛮族,托勒密埃及帝国,东北欧蛮族,还有后来与罗马为敌的塞琉古帝国,努米底亚帝国,帕提亚帝国,东欧蛮族和英国蛮族。
    
    一些北方的蛮族移居到罗马附近定居,而继承王位的兄弟二人互相残杀,最终其中一人攻克了罗马,然后该民族成为了罗马的多数民族,之后罗马将从比它更先进的国家请来的国王赶走,建立了共和制,虽然只有一个城市,但通过对希腊人和南北方国家的出口使自身经济迅速发展起来。在它只有一个城市规模大小时就依靠分化周围城市和与伊特拉斯坎城邦和大希腊王国结盟的手段,战胜了与他相同民族,相同文化的在它周围的多个城市组成的同盟拉丁同盟,而罗马本来作为拉丁同盟的一分子依靠与同盟的外敌合作吞并了自己人。
    
    然后罗马通过对迦太基帝国和亚历山大的帝国出口而使经济变的更加强大,之后罗马又联合高卢人战胜了领土和实力大过它两倍的处在意大利中北部的伊特拉斯坎城邦,但随后罗马被高卢游牧帝国打败,罗马城被攻克,罗马人只能退到山上,最终只能割地赔款,然后罗马在收取了亚历三大帝国分出来的三个王国的继承者的钱和物资后就背信弃义的让自己的盟友,同时亚历山大帝国继承者的,并杀当时欧洲最强大的国家安提柯帝国被马其顿,埃及和塞琉古瓜分。
    
    后来罗马又联合马其顿和迦太基,让马其顿牵制大希腊王国在希腊的盟友,最终击败了处在意大利中南部的跟罗马共和国领土相当,实力超过罗马的大希腊王国。而此时意大利境内的大多数行省和城市也只是跟罗马同盟或被罗马附庸,使罗马共和国成为了一个半联邦制国家,但罗马境内的各行省却不完全向罗马效忠,直到罗马帝国建立前才通过内战兼并了它们。
    
    后来罗马通过与希腊一些城邦,塞琉古,马其顿北部的蛮族,色雷斯王国和埃及联盟共同遏制马其顿的扩张,并防止马其顿帮助它的盟友迦太基,同时与迦太基的敌人埃及,和迦太基下方的努米底亚帝国,西班牙蛮族结盟来联合对付迦太基,同时利用西班牙人,英国人,多瑙河流域的蛮族牵制高卢人,最终罗马和埃及的联合舰队从海上攻击迦太基,埃及和努米底亚帝国,西班亚人又从陆路进攻迦太基,通过三次战争消灭了迦太基。
    
    在与迦太基进行三场战争的同时,又利用埃及,希腊城邦和马其顿北部的凯尔特人国家成功的通过四次战争消灭了马其顿,罗马几乎是同时与马其顿和迦太基作战,但在大量的盟友的帮助下最终取得胜利,跟美国在一战和二战的做法完全一致。
    
    罗马利用埃及与取代迦太基的新兴国家努米底亚帝国之间的领土纠纷联合埃及消灭了努米底亚帝国。然后与埃及,希腊的部分城邦,罗德岛,色雷斯王国,凯尔特人,中亚的一些国家,从塞琉古分裂出来的一些国家和印度结盟瓜分了塞琉古,同时塞琉古内乱,被东方省份的帕提亚人吞并。
    
    之后又利用高卢的内乱和高卢周围的敌人消灭了高卢帝国。然后征服了西班牙西北部民族。然后在内战其间让埃及南方的努米比帝国从埃及陆路进攻埃及,而罗马则从海上进攻埃及,最终消灭了屋大维的对手安东尼和凯撒的儿子在东方的盟友埃及,而在之前和后来多次的远征东方的帕提亚帝国,向南进攻努米比帝国和向北进攻其它凯尔特民族失败后,帝国的扩张也就停止了。
    
    四、美国的政体比较符合亚里士多德理论
    
    美国的共和宪政国体是由君主制、贵族制与民主制混合而成的,比较符合亚里士多德理论。
    
    中国为什么要比美国还要美国,要铲除君主制和贵族制而唯独尊大众?
    
    “美国国体研究专题”指出:
    
    一百年以来,中国人对美国一直存有三大误解:一是,华盛顿是美国人最崇拜的偶像;二是,美国是一个唯民主独尊的政体,是民主至高无上的;三是,美国不是“敬神、尊君、重民”三位一体的《圣经》神道国教。
    
    第一、西塞罗才是美国人最崇拜的偶像,而不是华盛顿
    
    罗马共和国政体是美国宪法中共和主义的模板,要深刻地理解美国共和政体的内涵,就要获得罗马共和国政体理论的精髓。“在整个政治观念史中,西塞罗是被引用率最高的作家”,他是罗马共和国政体理论的杰出阐释者,是美国人最崇拜的偶像,美国人亲切地称他唯“图里”。而华盛顿对美国共和政体的内涵并无任何贡献。
    
    第二、美国的共和宪政,由君主制、贵族制与民主制三大部分混合而成
    
    美国的共和宪政,又称普通法宪政主义,是由君主制、贵族制与民主制三大部分混合组成的,并不是唯民主制独尊的国体。
    
    西塞罗在《国家篇:法律篇》借用柏拉图的话说:君主制、贵族制与民主制这三种政体是非常不稳定的政体,会发生周期性的革命和陷入轮回性的进程。“每一种政府形式面前都有一条陡峭泥泞的道路,会导致一个与它邻近的腐败形式。”君主制下,一个人的绝对统治会很容易并很快蜕变成最坏的侈主政治。贵族政制很容易转化成寡头政治。民主政治由于人民拥有的绝对权力,则很容易变成暴民的狂暴和为所欲为的暴民政治。西塞罗不赞成三种政体中的任何一种,但比较而言之,他认为君主制较优。西塞罗给出的理由是,君主对待其公民就犹如他们是自己的孩子。正是在否定这三种单一政体的基础上,西塞罗认为君主制、贵族制与民主制这三种政体以适当比例混合的共和政体是最稳定、最好、最值得推荐的政体。由于混合政体是结合了三种单一政体优点的政府形式,所以,它是一种温和、平衡的政府形式。这是因为,首先,它把某些权力授于上层公民,又把某些权力保留给民众来判断,保留了一个国家中必须的一种最高的和高贵的成分;其次,这样一种政体制度提供了自由公民内在必须的某种高度平等。此外,它具有相当的稳定性。每个公民都被牢固地安排在其自身地位上的时候,就没有理由会发生变化。除非统治阶级犯下非常严重的错误,它可以避免单一政体蜕化、堕落的命运。西塞罗的结论是:一个国家中必须存在一种权力、义务与职能之间的平衡,这样的共和国才是正义的。
    
    美国就是这样一个能把国家中不同阶级、不同党派、不同宗教、不同种族、不同强势与弱势者、不同富裕与贫穷者、等等不同社会要素协调在一起而获得平衡与和协的生动典范——行政官要有足够的权力,元老院要有足够的影响力,人民要有足够的自由,否则,政府就会陷入革命或者衰亡的命运。
    
    美国的共和是由君主制、民主制和贵族制以适当比例混合而成的,以(无冕)君主制为主体,绝对不是民主独大。
    
    (1)美国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是美国的无冕君主,遵循的是君主专制制度,连总统也要受制于“以少制多,以弱制强”。
    
    (2)美国国法是普通法,乃王法王道;美国的神道国教,是最至高无上的尊君的《圣经》,是真理、智慧、公平、正义与仁爱的寄托。
    
    (3)参议院,又称贵族院或上议院,遵循的是贵族精神主导下的共和规则,是以少制多,以弱制强。
    
    (4)众议院,又称平民院或下议院,遵循的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下的民主规则,是以多制少,以强制弱,本质类似于“恶人办事就得靠人多势众”!
    
    第三、专制是法治的根基,民主则是法治的敌人,美国不给民主任何“民主独大”的机会
    
    美国宪法是不民主的,民主在美国宪法里面并不具有合法性。这是因为专制是法治的根基,民主则是法治的敌人!否定专制就是否定法治,诅咒专制就是“法治至下,人治至上”。 美国不允许民主泛滥,不允许民主至上,不允许“法治至下,人治至上”,不允许极权民主主义,不允许党阀主义。
    
    因此,美国宪法是共和独大,但包容民主的存在。举世公认美国是“共和至上,民主至下”的公民专制政体。
    
    第四、是共和制还是民主制,如何判断?
    
    (1)看宪法。民主在美国宪法里并没有任何合法地位,共和主义是美国宪法的原旨,这是共和至上。君主制与贵族制在中国宪法里没有任何合法地位,民主才是中国宪法的原旨,这是民主至上。(2)看是否“敬神、尊君、重民”三位一体。“敬神、尊君、重民”三位一体是美国精神,上帝是美国的“君中之君、王中之王”,这是共和。在美国,宪法不是真正至高无上的,真正至高无上的是《圣经》,因为《圣经》不断地维护了美国国民的福祉。
    
    “敬神、尊君、重民”三位一体在中国是被批判的,民主体制下的党主才是中国的“君中之君、王中之王”,这是民主。民主并不能为中国国民带来任何福祉,因为民主否定君主制度,而《圣经》不仅要求“尊君”而且还“为君主求福”,并没有要求“尊民主”也没有为民主求福。所以,君主制度是真理、智慧、公平、正义与仁爱的产物,民主制度则不是。
    
    第五、对专制的批判彻底地动摇了法治的根基,民主至上就是民主极权,就是人治
    
    美国的共和是由君主制、民主制和贵族制以适当比例混合而成的,这对中国人而言,无异于是晴天霹雳!因为中国人思想上转不过弯来!
    
    中国对君主专制和贵族进行了100多年的彻底批判和摧毁,不仅消灭掉了君主专制,而且铲除掉了与专制同根生存的法治,这是中国人治的起源和原罪。从五四运动开始,中国就民主至上了,民主与科学的旗帜被高举高喊了快一百年了;中国的一切都被打上了“民主”的烙印,中国不再有任何君主制和贵族制的痕迹;民主早已泛滥成灾,是100%的民主至上,成了极权民主主义,成了党阀主义,成了党主。阿富汗如此,前伊拉克如此,前苏联如此,朝鲜如此,伊朗也如此,他们统通都如此。
    
    五、美国和罗马的共同之处
    
    美国人经常说:“我们和罗马之间唯一的区别是我们不驾马车。”美国和罗马的相同之处确实不少:罗马的公路网约等于美国高速公路网的长度;美国人正在边境修建的阻挡墨西哥人的墙是哈德良的长城的现代翻版;美国深陷其中的伊拉克战争正在重复罗马人两千年前犯下的错误;美军全身的装备跟罗马士兵的盔甲一样重。
    
    德国历史教授亚历山大•德曼特(Alexander Demandt)在他1984年出版的专著中列举了前人就罗马衰亡给出的210种解释。有人说其中很多理论都适用于今天的美国。毕竟,发生了很多重大历史事件的1776年不仅出现了美利坚合众国,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的第一卷也是在这一年面世的。
    
    吉本认为罗马是盛极而衰,毁于过于臃肿、笨重、松弛。罗马的衰亡被认为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悲剧。如果美国是当代的罗马,它是不是也终将衰亡呢?《名利场》的编辑、《美国是罗马吗?》一书的作者卡伦·墨菲认为美国像罗马一样,是一个文化多元的国家,背负着昂贵的、战线过长的军队,边境线也不严密,拥有救世主心态和误解、轻视异国文化的倾向。但他比较乐观,认为美国不同于罗马的是它拥有健全的民主、活跃的经济和技术的魔力,美国还是有可能逆转衰亡的命运。
    
    这些都是美国和罗马的共同之处。
    
    美国的多位总统都曾借用西塞罗描述罗马的句子来诉说美国:“西班牙人人多势众,高卢人身体健壮,迦太基人锐不可当,希腊人文化璀璨,拉丁土著和意大利人敏锐精明,然而罗马人把他们全都征服了,凭着她无与伦比的虔诚、信仰和对众神的感激建立了庞大的帝国。”
    
    墨菲说:“罗马和美国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角色。他们的权势既包括军事力量,也包括语言、文化、商业、技术和思想等软实力。”二者都由各种人组成的社会,并向新来者开放,都对机械感兴趣。“每当我看到竖立着的航天飞机缓缓爬向发射架,我就回想到哈德良时代的罗马,像航天飞机一样高的庞大的太阳神雕像,被24头大象拖到预定位置。”美国人和罗马人都喜好打官司,保护私有财产,乐于仪式性地羞辱公众人物,对暴发户又爱又恨。另外,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受到上帝的眷顾的人。
    
    美国华盛顿学院美国经验研究中心主任亚当·古德哈特在《纽约时报》上撰文说:“不太为人所知的是,美国一直都被拿来跟罗马作比。最初的比较是正面的。美国早期的领袖们经常念及罗马,把自己跟那些如今已经被忘记的名字而不是尼禄和卡利古拉相提并论:为自由而战的格拉古兄弟、正直的立法者小林图。他们强调的不是罗马帝国,而是帝国之前的共和时期。”
    
    古罗马为美国的国父们提供了一个不可或缺的榜样。独立运动的领导人不仅想缔造一个共和国,从一开始很多美国爱国人士就志在建立一个帝国。1776年夏天,托马斯·潘恩《常识》一书的一个版本中在封面上提到“正在兴起的美利坚帝国”。同一年,南卡罗莱纳州的威廉·亨利·德雷顿在一次演讲中说,一度非常强大的罗马帝国在延续了一千年之后,被大不列颠帝国取代了,据他说大不列颠帝国只维持了十来年。他接着说,现在“上帝选择了这一代人建立美利坚帝国。”
    
    富兰克林在1787年的制宪会议说他们要建立的既是一个共和国又是一个帝国。他认为上帝赋予了美国人称帝的命运:“如果连一只麻雀落到地上都会被上帝注意到,一个帝国的崛起怎么可能得不到他的帮助呢?”这句话出现在了很多保守派的网站上,以及切尼夫妇2003年的圣诞贺卡上。他们认为美国人被上帝选中从旧世界中创建一个自由的、充满希望的新世界,这不仅是为了美国人自己,也是为着全人类。
    
    1845年,《纽约晨报》发行人约翰·奥沙立文在一篇文章中提出“天定命运论”。他认为美国必须扩张,以创造其自由生存的更大空间;他们的民主制度与信念应当向所有那些表现出尊重自我管理和自治的地区扩张。他们的国家将带来民主自由的社会,没有强大的中央集权政府的束缚,没有欧洲式的等级体制,没有宗教的统治。不论是在占有土地还是在发展经济方面,一切公民机会均等。但是,“在7月4日,美国人可以讲起‘人人生而平等”’,也可以讲起一个相反的故事:宪法把一个奴隶只算作五分之三个人、违背跟原住民签署的协议、以天定命运论为借口入侵墨西哥。”
    
    富兰克林和他的同时代人也知道,把国家建成现代的罗马,他们就要保证美国不会像罗马那样衰亡。在罗马,共和制度的维持靠的是领导人和将领的无私精神,他们拿起剑来保卫城市,但一旦打赢了战争之后就放下手中的剑而扶起犁。后来罗马落入了弄权之辈、马屁精和官僚之手。目前华盛顿上演了类似的情形。
    
    亚当·古德哈特说:“古罗马的历史发出的警示信号一直都被美国人忽略了。罗马向外征服的力量只在两个地方遇到了阻力。首先当然是莱茵河沿岸,尚武的日耳曼部族抵挡住了罗马的进程。另一处是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山谷,古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大致就是今天的伊拉克。
    
    “很多个世纪里,一个又一个有望成为征服者的罗马军团挥师东进,结果都是颜面尽失地返回,甚至是有去无回。在戴克里先十多年前,有一位叫瓦莱瑞安的皇帝,他的军队就在幼发拉底河东部被歼灭了。瓦莱瑞安被敌军俘虏,带回他们的国都,据古代一位历史学家所说,波斯的国王沙普尔一世把罗马的皇帝当作上马时的脚凳来取乐。在想方设法羞辱瓦莱瑞安之后,沙普尔叫人把熔化的金水灌进瓦莱瑞安的喉咙,把他的皮扒下来,往里面填上稻草后当作战利品保存在礼拜堂里。”
    
    但是,说上面这番话的“青光眼”和“脑短路”们哪里懂得,美国避免衰亡的应急措施就是向外扩张。
    
    六、美国和罗马之间唯一的区别
    
    美国人经常说:“我们和罗马之间唯一的区别是我们不驾马车。”
    
    可是恰恰这一要点被人忽略了!
    
    因为现在的世界不是技术革命以前的世界了。
    
    现在统治全球,比两三百前统治中国还容易得多。
    
    卡伦·墨菲认为美国有两个优于罗马之处:美国的科技创新使经济充满活力,而不是靠从被征服者那里抽取赋税。美国有一个支撑共和的中产阶级,这是罗马所没有的。美国还不像罗马那样鄙视企业家精神。但他也概括了美国和罗马六个共同的缺陷:以首都为中心、依赖军事手段、公共产品的私有化、对外界的狭隘态度、边界问题和日益复杂的种族问题。
    
    他认为罗马延续了数个世纪,没有在战场上被打败,也不是像吉本所说的是戏剧性地突然衰亡的。罗马曾经在几百年的时间里成功地融合了蛮族,就像美国努力容纳移民潮一样。罗马的衰落始于失去融合能力的5世纪。他为今天的美国总结了四条教训:更加欣赏辽阔的世界、不再把政府看作必要的恶、强化融合移民的制度、为军队减负。罗马人自以为是,自鸣得意,美国人应该持续适应变革。
    
    谢选骏认为,这些都是胡说八道。因为历史资料比比皆是: 罗马人虽然也有有所谓的自以为是、自鸣得意,但在几百年的时间里却一直持续进行变革。只是在其鼎盛期过后,每一次变革,都是使得情况更糟而不是更好。这就是“文明的衰落”。在“文明的衰落”面前,“持续适应变革”是无济于事的。否则,社会就可以长生不老了 。
    
    如何逆转美国衰落的趋势?卡伦·墨菲说:“一个途径是向美国年轻人灌输欣赏外界的态度。包括鼓励他们学至少一门外语。那天我看皮尤中心(Pew Center)的一份关于美国人知道什么的民意调查显示,大部分美国人对外面的世界不感兴趣或不了解。我们的阿拉伯译者不够用;驻外记者的数量也开始减少。跟古希腊人比起来,古罗马人对外面的世界兴趣不大。他们经常会猝不及防。”
    
    卡伦·墨菲说的这些,不是毫无道理,而是没有抓住重点。那就是现在的技术条件,已经使得全球一体了。
    
    卡伦·墨菲说的这些,不是毫无道理,而是得出了相反的错误结论。他说,“跟古希腊人比起来,古罗马人对外面的世界兴趣不大。他们经常会猝不及防。”他不懂得,正是因为古罗马人对外面的世界兴趣不大,他们才能征服并统治外面的世界。
    
    对外面的世界兴趣不大,也许正是美国的优点。只有被征服者,才不得不仰望外面的世界;只有尚未征服者,才不得不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兴趣,就像十九世纪的美国人对欧洲充满了兴趣一样;就像现在的中国人对美国充满了兴趣一样。
    
    “青光眼”和“脑短路”们无法理解:美国避免衰亡的应急措施就是向外扩张。因为现在的世界不是技术革命以前的世界了。现在统治全球,比两三百前统治中国还容易得多。
    
    美国只有在顺应“全体一体”的变化里,才能突围重生,从大虫变成蝴蝶。
    
    2013年7月1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203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为什么要对巴菲特的出身欲盖弥彰
·谢选骏:外部剪羊毛还是内部漏洞大?
·谢选骏:俄国人不知道美国早已禁烟
·谢选骏:“中央军委”不懂“笑里藏刀”
·谢选骏:列宁主义是一个野蛮化的符号
·谢选骏: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谢选骏:六四感言 两个三十年都要否定
·谢选骏:六四27年的反思
·谢选骏:孙中山是祸乱中国的“共工”
·谢选骏:《圣经》进中国语文教材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谢选骏:日本帝国与伊斯兰国
·谢选骏: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谢选骏:解放军没有子弹
·谢选骏:他者与外人
·谢选骏:良心与恐惧
·谢选骏:毛泽东读不懂孔门的《论语》
·谢选骏:共产党是类似“旗人”的特殊民族
·谢选骏:犹太人的复杂来源
·谢选骏:俄罗斯是东正教国家还是野蛮国家
·谢选骏:缠足是汉人的救命稻草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