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六四27年的反思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05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专制社会可能生存市场经济吗?

    
    作者:谢选骏
    
    专制社会可能有市场经济吗?
    
    当然不可能。
    
    经济基础能够决定上层建筑吗?
    
    当然不能。
    
    否则,还需要革命做什么呢?!
    
    但是六四27年以来,西方政要们却脑子进了水,变成了马克思主义的信徒。
    
    西方的政要们脑子进了水,竟然相信只要中国的经济现代化了,政治就会现代化,就会通过“和平演变”,而无须一场流血的革命。
    
    2016年1月,美国银行公布调查报告,访问全球173名基金经理,发现他们对中国和全球经济一片悲观。调查中有三个问题是这样的:一,全球经济未来一年有多大增长?大多数被访者说,增长会放缓,只有8%被访者说会有改善;二,全球经济目前处于经济周期的哪个阶段?大多数被访者说,正处于2008年以来的经济周期末期,亦即成长已到尽头、接近硬着陆和经济衰退边缘;三,中国经济是否出现衰退?45%被访者都说,中国经济可能出现衰退,成为全球经济的最大风险。虽然这只是173人的意见,但他们管理全球4490亿美元资金,看法具有重大意义。
    
    所谓“硬着陆”,是指每个经济周期都有一个发展过程,亦即从经济成长,到成长放缓,再到衰退;当走到放缓尽头时,就代表成长从正增长走向负增长,当负增长出现时,就代表进入衰退。这么多基金经理说,中国经济正走向衰退,等于说,中国经济无可避免要硬着陆。
    
    在刚结束的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政商领袖对中国经济的讨论正好反映一片悲观的看法,虽然代替李克强总理出席会议的国家副主席李潮源说,中国政府有能力、有信心可保持中高速经济成长,但政商领袖却有截然不同意见。
    
    对中国经济的看法,以前的达沃斯与今年的达沃斯有很大分别。以前达沃斯论坛普遍认为,中国经济很正面、很牛市,认为中国即将超越美国,有强大的外汇储备,有能力面对挑战,建立一个现代化的经济体;虽然也有人持负面看法,但也只认为中国经济转型,必然引起阵痛,仍可保持持续发展。今年的达沃斯却截然不同,政商领袖不约而同表示,中国经济正处危急关头,有不少经济问题必须处理,不但讨论到具体问题,更表达一片悲观情绪。
    
    我们可从三方面看今年达沃斯对中国经济的态度。
    
    第一,中国必须尽快处理的问题。在人民币贬值问题上,BlackRock执行长芬克(Larry Fink)说,自去年8月以来,中国对人民币汇价的立场反覆不定,造成信息混乱,引起全球经济和股市动盪,这个问题必须迅速处理,增加透明度。中国股市是另一个必须尽快处理的问题。高盛财务长柯恩Gary Cohn)说,中国政府说要建立自由开放的市场,但是却干预市场运作,使中国的股市变得越来越不自由、不开放。事实上,共产党中国政府一方面表示,会维持人民币汇价稳定,但去年8月将人民币贬值,之后,汇价只稳定了三个月,等到去年底,人民币成功“入篮”,成为“国际货币”之后,今年开年以来,立即又让人民币持续贬值,这是导致中国股市于开年头四个交易日两次“熔断”的导火线。
    
    第二,中国处理问题的方式。全球现在最关注,人民币未来是否继续贬值?更忧虑的是,是否出现一次过大的贬值?中国政府如不能在这个问题上作透明化的说明,不但会继续导致全球股市波动,也对中国股市发展不利。中国一方面希望维持人民币地位,但又想将它逐渐贬值,以达到改善出口的目的,贬与不贬之间,必须有所决定。在论坛上,国际货币基金(IMF)总裁拉嘉德说,中国政府没有在人民币问题上作出说明,有良好沟通对经济转型有利无害,中国透明度不够,使市场难以了解政府要干什么。事实上,中国政府说要改革企业债务和产能过剩,但说了很久,却一直未见公布计画。
    
    第三,中国处理问题的能力。投资家索罗斯在论坛上说,中国政府在经济转型这个重大事情上已拖得太久,使问题恶化,要挽救已太迟,中国经济无可避免要硬着陆;中国经济目前成长率只有3.5%(不是中国政府宣布的6.8%)。他认为,中国的通缩情况严重,但中国有3兆美元外汇储备,可以应付问题,但人民币贬值引起通缩,将输出给全球,使与中国有贸易关系的国家无法应付。与索罗斯持同样熊市态度的专家认为,中国经济正在痛苦转型,国企负债深重,全球经济又在放缓,对中国产品的需求不再像以前一样,再加上人民币贬值所引起的经济危机,已难以挽回,中国无可避免要硬着陆,全球也不知如何应付数十年来没有见过的全球性通缩。全球股市最近震盪加剧,或许正反映这种不确定的危机。
    
    专制社会可能有市场经济吗?
    
    当然不可能。
    
    经济基础能够决定上层建筑吗?
    
    当然不能。
    
    否则,还需要革命做什么呢?!
    
    但是六四27年以来,西方政要们却脑子进了水,变成了马克思主义的信徒。
    
    西方的政要们脑子进了水,竟然相信只要中国的经济现代化了,政治就会现代化,就会通过“和平演变”,而无须一场流血的革命。
    
    不流血的革命,在中国历史上从未出现过;正如政治改革,在中国历史上从未成功过。
    
    只有改朝换代,才能继续前进。
    
    是为“六四27年的反思”记。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805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孙中山是祸乱中国的“共工”
·谢选骏:《圣经》进中国语文教材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谢选骏:日本帝国与伊斯兰国
·谢选骏: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谢选骏:解放军没有子弹
·谢选骏:他者与外人
·谢选骏:良心与恐惧
·谢选骏:毛泽东读不懂孔门的《论语》
·谢选骏:共产党是类似“旗人”的特殊民族
·谢选骏:犹太人的复杂来源
·谢选骏:俄罗斯是东正教国家还是野蛮国家
·谢选骏:缠足是汉人的救命稻草
·谢选骏:文革是马列主义的“猎巫运动” (图)
·谢选骏:最高法院与伊斯兰国
·谢选骏:思想的胜利
·谢选骏:联邦主义者正在“弄死美国”
·谢选骏: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谢选骏: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谢选骏:弗洛伊德的本能学说偷窃了耶稣基督的生死观
·谢选骏:加尔文神学与堕落的成功神学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