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公私合营2.0版起始点 国资入股视频公司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24日 综合报道)
    
    何清涟:公私合营2.0版起始点 国资入股视频公司


    (图片来源:网络)
    
    (VOA)5月23日,腾讯财经刊登消息,国家广电总局建议,包括优酷土豆和聚力在内的视频网站在6月10日之前,与国有股东单位签订不具约束性的协议,向这些国有股东出让至少1%的股份作为特殊管理股。此前路透等媒体刊登的类似消息终于被证实了。
    
    中国评论者准确地将此称作公私合营2.0版。不过,中国政府的这一深谋远虑,在2015年9月颁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通称为《国企改革方案》)中,已经非常清晰地阐述过了。只是当时都将方案中提到的混合所有制指为私有化,我当时在《“国企改革方案”的风,姓私还是姓公?》一文中指出是要化私为公,而非化公为私。

为何选视频公司做为切入点?
    
    选视频公司这个网络公司的分支做为切入点,可以满足两个需要:
    
    一是信息控制的需要。尽管互联网目前还未被正式当作传媒产业,但传媒业对互联网的倚重已成定势,互联网已经成为传媒的翅膀;没有互联网,传媒信息无法得到即时传播,控制互联网就等于控制了传媒业。有人说,这国有特殊管理股只有区区1%,起不了大作用。这还真是小看了中国政府,政府要这1%特殊管理股,本也只是为了名正言顺安插人员贴身监管。就算没有这1%股份,政府派个人来蹲点,也没有哪个企业敢拒绝。在中国政府看来,以政府之威权,加上这1%的股份,算是先礼后宾了。
    
    二是满足中国政府筹谋已久的化私为公之需要。2015年《国企改革方案》下达,我就在《“国企改革方案”的风,姓私还是姓公?》一文中指出:《方案》第十八条称:“鼓励国有资本以多种方式入股非国有企业。充分发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资本运作平台作用,通过市场化方式,以公共服务、高新技术、生态环保、战略性产业为重点领域,对发展潜力大、成长性强的非国有企业进行股权投资”。
    
    也就是说,发展前景不好的民营企业大可放心,国企不会光顾你。但如果效益佳、市场前景好,国企将不请自来,主动上门收购部分股权或壳资源,躲是躲不掉的。与制造业相比,互联网等科技公司,当然属于“发展潜力大、成长性强”的朝阳行业。
    
    基于上述理由,在中国政府看来,选择这些经营性文化产业,取得1%的特殊管理股是“顺理成章”之事,这些民营企业是不是愿意,恐怕不在政府考虑之列。
    
    腾讯财经的文章还抱一点侥幸心理,说“2014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有关支持文化企业发展的文件中亦明确指出,‘探索实行特殊管理股制度’的范畴是‘按规定转型的重要国有传媒企业’,民营企业并不包括其中”,“事实上,国有经营性文化单位‘转企改制’及国企改革中亦未有实施特殊管理股的先例”。
    
    如果腾讯老板马化腾认为自己有随驾访美之功,算是通天人物,那么最好看看当时与他一同随驾的百度老板李彦宏的现今处境。在中国活着,就得明白“共产党的政策象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法律都可以随时修订,更何况只是政府文件,没有先例也可以创造先例出来。

公私合营2.0版是温柔一刀
    
    有人问我,国有资本放股视频企业,是不是只在几个行业试点,不会全面开花?因为2013年一份有关“全面深化改革”的纲领性文件首次提出“特殊管理股”,但该文件只说了“对按规定转制的重要国有传媒企业探索实行特殊管理股制度。”
    
    这点,我可以很肯定地回答,只要有利可图的行业,最后都难以避免国资入股。2015年《国企改革方案》第十六条称,“坚持因地施策、因业施策、因企施策,宜独则独、宜控则控、宜参则参,不搞拉郎配,不搞全覆盖,不设时间表,成熟一个推进一个。改革要依法依规、严格程序、公开公正,切实保护混合所有制企业各类出资人的产权权益,杜绝国有资产流失”。对这类重要的政府文件,我的经验是一定要逐行逐句读,不能一目十行。用互联网时代的快餐式阅读,肯定会漏掉重要信息。从“改革要依法依规”开始,可以暂且略过,但是,前面一定要仔细读,既然是“因地、因业、因企”施策,“不设时间表”,就是说随时随地可以开始,某家企业今天不在国有股参股范围,不意味着明天不在。
    
    还有人问我,会不会像1950年代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那样残酷,资本所有者最后除了定息之外,一无所有?
    
    这我倒是相信不会,因为时势完全不同。
    
    1950年代的“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比农业与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容易推行,原因在于当时工商界人士已领教过“三反”、“五反”的厉害。在“五反”高潮的一、两个月内,上海有一千多人跳楼自杀。上海工商界人士当时打听政治行情,用语是“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指代的是“今天又有多少人跳楼自杀”。卢作孚是毛泽东曾表彰过的中国民族工商业四大代表之一,被迫跳楼自杀;上海“冠生园”品牌创立者冼冠生,因不堪凌辱跳楼身亡。尽管毛泽东声称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是个“说服、动员、批评、组织的过程”,要等到“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但工商界有了“三反”“五反”的运动经验,对毛的的真正意思领悟得很清楚,知道在“说服、动员”之后,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识时务者为俊杰”,在荣毅仁等“红色资本家”的率先垂范下,敲锣打鼓,乖乖地将自己经营的全部产业交给了中共。到1956年底,全国资本主义工商业全部实现了国有化,中共完成了一次“有世界意义的伟大历史事变”。成千上万个想不开的资本家、小业主跳楼自杀,则被中共斥为“罪有应得”。
    
    习近平不需要走到那一步,因为他要入股民营企业,主要是要在盈利企业中插足并控制之。他要企业,也要善于经营的企业家。如果将企业全部收归国有,逼企业家走人,就没有人为企业赚钱了。国有企业的经理层是什么料,他非常清楚。因此,在推行“混合所有制”时,这刀子下得会温柔一些,比如说服、动员,晓明利害,劝说企业“让”出一些股份,与政府合资。如今中国的民营企业家,都是多年与政府打交道磨出来的人精,当然明白政府的“说服动员”是“敬酒”,“敬酒”不吃,接下来就是难以下喉的“罚酒”了。
    
    最后想提醒一下,关心自己家业的民营企业家们,不妨认真学习一下2015年《国企改革方案》,弄清楚该方案的要点不是全部国有,而是要实行“混合所有制”,这“混合”二字包含两重意思,一是鼓励私企拿钱购买国企股份,成为股东。但股权配置比例是以国有资本为大头,私企只能处于从属地位,没有决策权与话事权。二是国资可以入股私企。从方案颁布至今已逾大半年,关于政府鼓励私企购买国企,还没看到媒体报道过响应政府号召的“先进典型”,也许还在“选角”或者“诞生”过程中。如今倒是看到政府采取主动,屈尊要求参股私企。民营视频公司大概是因为盈利与前景都不错,且事关信息控制的党国大业,因此中了头彩。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518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清涟:文革毒地依然在,只是缺契机(1) (图)
·何清涟:本届中国总理不好做 (图)
·何清涟:川普现象揭示美国政治“三脱离” (图)
·何清涟: 热议魏则西 与习近平抓军改有关?
·何清涟:魏则西案“社会化办理”的背后 (图)
·何清涟: 黄金喇叭也吹不出中国好形象 (图)
·何清涟:陈葵女士的到来与中文Twitter的命运 (图)
·何清涟:巴拿马文件撞了中国的墙
·何清涟:巴拿马文件披露是对避税天堂的攻坚战 (图)
·何清涟:巴拿马文件披露是对避税天堂的攻坚战 (图)
·何清涟: 巴拿马文件与《中国离岸金融解密》之异同 (图)
·何清涟:中国银行、国企与职工深陷囚徒困境 (图)
·何清涟:红色政权遇上黑色宣传
·何清涟:部队停有偿服务是为了中央掌握武装力量指挥权
·何清涟:津国外企本土化 老友中国伤最重 (图)
·何清涟:扎克伯格赶中国末班车为啥这么难? (图)
·何清涟:“中国的衰落比崛起更可怕”所说无误 (图)
·何清涟:川普挑战的只是“政治正确”
·何清涟:“帝国红利”套现 推动世界房产泡沫化 (图)
·何清涟: 2016两会是一地鸡毛下的国家账本 (图)
·中国现代化的陷阱和出口:著名经济社会学家何清涟访谈录
·江泽民长子江绵恒通吃 让人惊叹不已 /何清涟 (图)
·何清涟:谁是《人民日报》所指“铁帽子王”?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号召“红二代”退出商界?
·何清涟:中国思维撞了美国规则的墙
·何清涟:高官韩正们缘何要“翻墙”? (图)
·何清涟: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何清涟: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政治篇
·何清涟:陈元为何未能出掌金砖银行?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反腐为何势孤力单
·何清涟:《中国商界生死书》---- 刘汉、袁宝璟共证“三诫律”
·何清涟等大批微信公共号被封
·微信屠城 何清涟等大批公共号被封 (图)
·何清涟:中国农村经济处于破产和半破产状态
·何清涟/中日形势大逆转 2014必有一战?
·何清涟:官员指鹿为马,指空气为“公共产品”
·何清涟:从“衣俊卿吧”看中国马哲研究
·何清涟指《改革共识倡议书》推动中国改革有积极意义
·何清涟谈习近平“改革”与否的几个信息
·何清涟:被遗忘的数千冤魂――记1968年湖南邵阳县大屠杀
·[何清涟] 宪政中国与“老权贵带入新社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