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平凡书:为习总求贤进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21日 转载)
    
    ——营造“宽松环境”
    

    来源:华夏文摘 作者:平凡书
    
    读到今年(2016)四月里习总在安徽的几次讲话报道,一些人兴奋得奔走相告,而另一些人则冷静有余。譬如辽宁师范大学教授木然,就属于后者,他写出一篇文章,是一副极好的清醒剂(见附件)。笔者对习总几次讲话的感受,可谓五味杂陈;但是有一点感受颇深,就是习总求贤若渴。众所周知,习总有一个伟大的中国梦,很想将它在有生之年实现。实现中国梦,需要大量的知识分子奋力拼搏,需要他们创新、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中国有没有足够的知识分子,有没有有创新能力的知识分子?答案是肯定的,有!可是习总好像没有那么乐观,所以才作出了合肥之行,在五一节前夕,给知识分子发出号召。官方传媒用尽了“语重心长”“推心置腹”。来介绍习总的诚意,网上也不乏类似的“感动”、“激动”之类的反响。但是笔者和木然教授一样,读了官方的报道,实在是高兴不起来。笔者已经老了,什么也赶不上了;但是儿子、孙子都还年轻,如果有那么好的“知识分子的春天”等着他们,不也值得兴奋么?高兴不起来的原因很简单,正是木然教授指出的“引蛇出洞”的阴影在脑中挥之不去。从49年到57年初,那时民心向党,是毋容置疑的,在那样的形势下,最高领导居然导演出“引蛇出洞”的反右惨剧,大陆的知识分子的伤痛,几十年难以愈合。
    
    习总的讲话里,特别讲到对知识分子要多一些包容和宽容,不要抓辫子、打棍子、戴帽子。这就好理解了:原来今天社会上仍然存在不包容、不宽容的舆论,甚至有可以抓辫子、打棍子、戴帽子的势力。不然,习总的话是讲给谁听的?当然是讲给党政干部听的。那好,可否请习总举一两个实例来说明一下,谁谁谁,在何时何地违反了“两容、三不”。这点不算高的要求,根据我的六十年来的记忆,绝无可能。从互联网上,可以看到许多欢呼、赞赏习总讲话的帖子,其中不乏各级党政干部,可是没有一个检讨自己曾经干过打棍子、戴帽子的事。事实上,戴帽子打棍子的现象在前三十年里可以说是普遍存在,而后三十年里也是累见不鲜,甚至愈演愈烈。为什么?原因就是对于压制批评、对批评者打棍子、戴帽子的责任者,仅仅以思想教育为主,最多只有“有则改之”的劝告,完全没有追究责任的机制和措施。
    
    习总近几年反贪腐有成绩,得到社会上右派和左派的欢呼与支持,为什么?因为对贪腐分子不适用“思想教育”、“有则改之”的政策,而是绳之以法,党纪、国法在等着他。这就对了。如果当权者对提出批评的人,打棍子、戴帽子,也绳之以法,你看还有人敢犯法妄为?什么法?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宪法里明确写了许多保障公民的权利条款,其中包括言论自由。当年习总的父亲习仲勋还特别提出来要立法保护不同意见者,怎么保护?只有把打压者送进监牢才能保护不同意见者。
    
    写到这里,我有点顾虑,不敢往下写了,因为拿捏不准当局怎么评价我的出发点是善意还是恶意。幸好,习总讲话中还有一段鼓励知识分子要有胆气、敢担当,那我就再往下写吧。
    
    六十年的事例太多,就拿57年反右斗争为例。那场运动,给55万人(绝大多数是知识分子)戴上帽子,打成右派,送去劳改;而挨棍子的人数以百万计。那是一个绝大的错误。文革以后,中央已经明文改正。但是并没有把这事的责任人绳之以法。60年过去,连公开纪念以及喊冤申诉都明令禁止。有人会说,这和抓贪污犯不同,贪污犯截取国家财产,严重损害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此话大错了!上百万右派都是有知识的人,(当时估计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仅约500万),里面有很多才华横溢的,有相当多从国外回来报效祖国的······他们的倒下对国家的损失,绝非当今揪出的贪污犯所造成的损失可比!你去读一读习总的讲话吧,人才对实现中国梦的重要性以及他对人才的渴求,所用的语言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两容”、“三不”实际就是给出一个政治上的宽松环境,这个宽松环境,必须要靠法律来保证。一定要广大干部、上上下下都能认识到,谁都没有打棍子、戴帽子的权力,谁干这样的事,谁就违反宪法,谁就得付出坐监狱的代价而不仅仅是“进行思想教育”。法律对死去的领导人已经不能执行,但是用法律来清理刚刚过去的历史绝对有必要,什么“功大于过”、“宜粗不宜细”都是敷衍不过去的。有人说,大陆的官员,多年的经验使他们掌握了两条概率:一是贪污被抓的概率,估算下来比坐飞机摔死的概率还小;敢坐飞机为什么不敢贪污?再就是按上级的红头文件精神加码办事,升迁的概率远远超过按宪法、党章基本原则办事的。是转换这种经验概率的时候了;习总反贪,正在倒转第一条概率,人民热切地盼着倒转第二条概率。从上到下,厘清执政以来办的事哪些是违法的,就得以警示今人不再重蹈覆辙,就可以让全国人民以及全世界人民相信中国大地会有一个宽松的环境。
    
    有了宽松的环境,加上温饱以上的经济水平,何愁不能吸引天下名士。先贤孔夫子讲过“苛政猛于虎”的故事,发人深省。美国,现今世界上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它就是一个相对于其他地区来说,更为宽松的国家;而它之所以强大,正是“宽松环境”的结果。记得多年前李光耀有一段话,大意是:中国竞争不过美国,中国人口有10亿,而美国人口相当于60亿。这话的实际意思是,美国可以在世界人口中挑选人才。不是吗?问一问当今在美国艰难求职的中国人,他们遇到的竞争者来自世界各个角落,而且都是些很牛的人。由于通讯、交通的日趋廉价和便利,世界精英移民美国的趋势还在发展。宽松的环境就是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很多人、尤其是高层掌权的人,害怕“环境宽松”会带来不稳定。怕什么呢?怕帝国主义利用宽松环境颠覆当今的政权。这话说到了点子上。但是,说这个话的人,无论你在高层还是基层,你忘了马克思哲学的重要论断乃是:内因是事物变化的根据,外因只是条件。如果国内的人民拥护这个政权,外部势力能颠覆得了吗?冷战时期的苏联,视美国为死敌,他能利用美国的宽松环境颠覆美国的政权吗?美国当然想颠覆苏联共产党政权,然而,谁都清楚,苏联垮台,主要是苏共失去了人心。再说中国,共产党建立政权60年来,一直奉行“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哲学,可是国内几次大的的惨无人道的悲剧,没有一次可以归咎于美国。上百万右派是美国人教你打的?三面红旗时期饿死农民几千万是美国或苏联的阴谋?(且看一种调侃:钱学森帮毛泽东鼓吹亩产若干万斤,而“相当于二十个师的钱学森”是美国人放回来的;是那么回事吗?)延续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和美国人有关系吗?只要客观地看待古今中外的历史,民众的不满,是造成政权倒台的最主要因素,这论断绝对没有错。
    
    于是有人说,当今民心不古呀,宽松环境造成的局面不好控制呀!这个担心有一定的实际意义,但是解决的办法绝非“严控舆论”、“拘捕抗议者”。在人心向党的年代,搞“引蛇出洞”,伤尽知识分子的心,打压继续了几十年,才有今天的“人心不古”;现在又借口“人心不古”,反对宽松坏境,试问,何时才能走出这个怪圈?难道每届上台的领导都只想把问题留给下一届,自己只做十年一届的“维持会长”?
    
    不妨拿任志强的事来说几句。任起来反对“党媒姓党”,若在毛时代,死罪是逃不了的。今天算是宽松了一些,因为支持任志强的人太多了,你抓不完的;你证明不了他不是善意的,给了个留党察看的处分,试图大事化了。但是,谁都知道这是杀鸡给猴子看。这种政治氛围,谈得到宽松?任志强是大款,对国民经济有贡献,说了该说的话,尚且落得这样的下场,怎么能不使国内外的“忠臣义士负戟而长叹”!
    
    最近还从网上看到,大陆准备拿出重金吸引世界顶级人才到大陆任职,据说年薪高达千万元(大概是¥)。看来这是一着配合习总的棋。钱能买来创新、买来诺贝尔奖?(是有位左派院士,曾经说西方的诺贝尔奖是用钱堆起来的)。解放初期,好几批欧美留学生急迫回国,都有一句形容词“放弃国外的高薪”,毅然回国。那时大陆给多少钱?这些人后来对薪金有过怨言?没想到,经过60年的“共产主义教育”,国内的官员们认为钱又好使起来;这只能说明,这帮官员已经商贾化,哪里能理解“士为知己者死”的中华传统精神!
    
    说到最后,高薪许诺不好使,好使的是“宽松的环境”;口头的许诺不好使,希望习总承诺用法律整治违反“两容、三不”的官员,造成真正的“宽松环境”。这就是包括笔者在内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梦想,希望它是习总的“中国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实现了这个梦,天下之士,何为不归!
    
    (附件)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木然
    
    4月2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安徽合肥主持召开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说,对来自知识分子的意见和批评,只要出发点是好的,就要热忱欢迎。他认为,知识分子有思想、有主见、有责任,愿意对一些问题发表自己的见解。即使一些意见和批评有偏差,甚至不正确,也要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宽容,坚持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
    
    这段话引起了网上热议。有人支持,有人吹呼,有人质疑,有人反对,有人挖历史。因为这样类似的讲话,在历史上已经出现过两次。
    
    凡是历史出现的类似,不是与引蛇出洞有关系,就是与解放思想有关系。
    
    这样的历史事件,一次以悲剧出现,一次以喜剧出现。
    
    喜剧还没有演完,又来了一场举世震动的悲剧。
    
    第一次是在1957年4月30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召集民主党派负责人座谈,请他们积极提意见, 帮助共产党整风。为消除党外人士的思想顾虑,他再次代表中国共产党重申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合作原则。随后的事实告诉人们,毛泽东搞的是阳谋,阳谋的目的是引蛇出洞,于是至少55万名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从此之后绝大部分知识分子再也不敢说话。敢说话的林昭、张志新被枪决。如果说在此之后还有知识分子,也只是有奴才型的知识分子,这其中,郭沫若就是典型一例。
    
    第二次是改革开放之后,邓小平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大讨论和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解放思想必然会出现不同的声音,甚至是政治上反对的声音。邓小平充满政治自信,对于反对的声音,邓小平的看法是:「一听到群众有一点议论,尤其是尖锐一点的议论,就要追查所谓『政治背景』、所谓『政治谣言』,就要立案,进行打击压制」的做法,「是软弱的表现,是神经衰弱的表现」。他还说,「群众有气就要出,我们的办法就是使群众有出气的地方,有说话的地方」,「使他们有意见就能提,有气就能出」。小道消息流传,是对长期没有民主政治的惩罚。他多次强调:「要重申『三不主义』: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
    
    也正是在这样的条件和环境下,通过真理标准大讨论解放了人们的思想,并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
    
    但是,好景不长,之后又出现了1983年的反精神污染,1986年的反资产阶级自由化,1989年的学潮,学潮之后知识分子沉寂了一段时间,到了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后才有所好转。上个世纪末的时候,知识分子又一次活跃起来,这个时期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自由主义开始浮出水面,并通过互联网获得了强大的生命力。互联网的思想启蒙也取得了巨大的成效。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08年的汶川地震之时出现了反普世价值的浪潮之后,自由主义和思想启蒙的高潮才有所消退。自此之后,自由主义和思想启蒙又借着微博行进到2012年才逐步停滞不前。
    
    2012年之后,网络管制越来越严格,但知识分子对管治不满的程度逐渐上升。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受到权力嘲弄,有些知识分子已经不能或者不敢在博客和微博发声。因为在发声之后轻者被删贴封号,在线下约谈甚至恐吓,重者则被抓。尤其是任志强微博被封之后,知识分子普遍具有了一种恐惧感,对公共权力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习近平关于知识分子谈话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
    
    习近平总书记这次重申邓小平的「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不是邓小平思想的简单重复,而是具有了新的内容,具有针对性。他认为,只要是善意的批评,只要是出发点是好的,那就允许知识分子批评。问题在于,何谓善意的批评?批评有善恶吗?何谓出发点是好的?在何地出发?善意和出发点好的标准是什么,由谁来定,由谁来实施,这都是极为现实的问题。
    
    其实,如果彻底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的言论自由条款,善意和出发点都不重要。
    
    何况善意和出发点都是以动机决定是非,以立场决定是非,以阶级立场决定是非,甚至是站队决定是非。这样做的主观随意性太大,极其不稳定。如果没有宪法保障言论自由,说得越好,也没有毛泽东说得好。毛泽东说得最好的时候,恰恰是搞「引蛇出洞」的时候。现在这样讲,很容易让人联想新一轮反右的「引蛇出洞」。这个不但知识分子怕,所有国人都怕。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905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总日记:巴拿马文件于中共有几个意思 /何岸泉
·习总日记:你们是人质 /何岸泉
·习总日记:第三次国共合作:明反暗助台独
·习总决定去双鸭山煤矿工人家揭锅盖/何岸泉
·白丁:央视春晚为何把习总又打回原形
·给习总报喜/任迺俊
·歪脖子树:宣判高瑜 拷问习总
·焦国标:模拟习总答《六十四问习近平》
·习总“半夜鸡叫”式执政成为奇葩
·胡万宝:为维权律师谏习总疏
·何清涟:救市手段彰显极权本色 习总“全能”形象巩固 (图)
·在大陆经商,必须知晓习总的新规则 /杨恒均
·践行习总讲话,统战不是消灭“大V” /杨恒均
·任迺俊:向习总推荐中国男儿李乐斌
·李平:瞒了习总 瞒不了纪委 (图)
·白非:薄家创立十四军 习总新年来视察 (图)
·说不是罪:习总上网不上网?
·兰江:视察南京军区 习总欲选「悍将」 (图)
·王大雷:托新闻摄影奖的福 习总到达雨伞革命现场 (图)
·黎明:习总书记吃生猪肉与“一国三制”
·今天习总亲自狠批李总理施政错误
·纽约时报:习近平有了新头衔——习总指挥 (图)
·上海网络媒体界面刊文称邓家贵开公司“与习总无关” (图)
·访民冉崇碧给习总的信:访民的孩子有权享受义务教育学文化
·胡木英:革命后代要跟上习总书记 打持久战 (图)
·座谈会获习总致敬,道德是否该为政治推磨?
·陶达士:《美国之音》听众热议习近平宪政革命,习总左手行礼有惊人新解
·有图有真相:习总大阅兵前没睡好觉? (图)
·视频:习总抓军权,军队大洗牌
·酒商借习总发财生产“近平酒”
·李克强不认错应辞职—就河南血祸十致习总书记公开信/陈秉中 (图)
·习总九月三日在天安门广场胜利日阅兵 (图)
·习总手段太高 越南人服软 (图)
·习总日记作者何岸泉:习近平对中国共产党非常不满意(视频)
·世界第一艾滋村:就河南血祸七致习总书记公开信/陈秉中 (图)
·海峡论谈: 央视春晚捧习总vs台湾柯文哲旋风
·郑州寺院挂起“习总为民佈盛世,无佛欣赏临中原”条幅(11图) (图)
·20访民饥寒交迫拟求助习总遭警驱赶
·习总访陕保安严密 数千投资者持续示威
·实拍庆丰包子操作间:糟蹋了习总包子广告!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