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习近平真话、任志强假话与民间蠢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25日 转载)
    ——评“党媒姓党”之争
    
     近一段时期,中国媒体姓什么的问题成为持续不断的舆论关注热点。引发这一热点的是2月19日习近平在考察新华社等新闻机构时讲:“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随即地产大亨、网络大V任志强发微博:“当所有的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遗忘的角落了!”后经中宣部捣鼓,官媒对任志强进行狂轰滥炸式的讨伐,而民间则力挺任。

    
    事实上,习近平只是说了句几十年不变的“真话”,而任志强却说了句同样几十年不变的“假话”。
    
    一、党媒姓党——习近平的真话
    
    从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或者更远地追溯到1921年中共建党以来,中共创办的所有媒体从来都是姓党的,为党说话,为党服务。当年延安,作家王实味因为写了点真实反映延安生活的文章,就遭到砍头的下场,由此可看出党在捍卫舆论上的坚定而残暴的立场。1957年反右,为引蛇出洞,党媒发表了几篇“批评”党的文章,其后便进行对右派铺天盖地的讨伐,上百万右派被清算。这更是党媒姓党的力证。至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虽是胡耀邦、赵紫阳开明时代,仍然难以阻止清除精神污染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倡导“宽松、宽容、宽厚”的“三宽部长”朱厚泽在中宣部只呆了一年多就被撵走。这也显明党媒姓党。1989年屠杀之后,中国媒体的侏儒化更是严重,党媒不仅被严格控制姓党,而且从业者也普遍以姓党讨得名利风光而骄傲。今年2月19日,央视职工公然打出“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的标语,绝非偶然,而是大有传统。由此可见,党媒就从来是姓党的;在中国大陆,除了党媒,从没存在过不姓党的媒体。
    
    党媒姓党是中国的常识,今天习近平只是重复了这个几十年的常识而已;或者说曾经的中共领导没有这么直率表达这个真实,甚至以“为人民”的谎言美化党的舆论统治,那么今天习近平直言“党媒姓党”,乃是道出了“皇帝的新衣”。
    
    二、为人民服务——任志强的假话
    
    任志强这次引起麻烦是因两条微博:其一、“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别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其二、“彻底的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遗忘的角落了!”
    
    任志强所言“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是对政府“党化”批评,但是细究起来则是“为人民服务”式的假话、虚话。试问在中国,所谓“人民政府”什么时候不是党政府了?什么时候是为人民服务的?这六十多年来,人民什么时候被真正代表过?什么时候没有被抛弃到遗忘的角落?应该说中国自1949年鼎革以来,政府从来都没姓过人民,而是坚定完全地姓党,也从来没有服务过人民,而是完全坚定地服务于党,并且要人民为党服务、献身。
    
    从根本上说,“党”与“人民”从来就是两个阵营,前者掠夺、统治后者,泾渭分明。近年来,屡屡有官员爆出“你是为党说话,还是为人民说话”的质问,即集中体现了中国“党”与“民”的对立。我们需要看到,数十年来,中共从来都是用“为人民服务”的谎言,模糊、掩盖党对人民的剥夺、压迫和严酷统治。
    
    任志强是否代表民间,在此不需多论。但对“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这个说法而言,民间应该追问,曾经的媒体代表过我们吗?曾经那些高挂着“人民”的政府、媒体、法院等等真正为人民服务过吗?(由此,民间应更进一步思考:我们究竟要怎样的媒体?)
    
    三、民媒姓民——民间立场
    
    这次习、任之争揭开了长久以来媒体究竟该姓什么的话题。这是中华民族转型无法绕开的话题。面对这个问题,民间不应该纠缠于虚幻的的“党媒姓党”与“媒体代表人民”的假命题,而是应该明确无误地表明自己的立场。
    
    既然六十多年来“党媒从来姓党”,那么民间应该努力争取如下几点:
    
    其一、要“民媒姓民”。既然“党媒姓党”是个事实,今天也挑明了,那么十三亿多的民众应该有自己姓氏的媒体,即“民媒姓民”,此乃是天经地义。所以,当下争取民媒的存在,划出民媒的领地,亮明民媒的姓氏,就是当务之急。8000万党员有党媒,十三亿民众难道就不应该有民媒吗?宪法明确赋予了公民言论、出版自由权利,争取落实这个权利,公开合法创办民媒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事。在“党媒姓党”的高歌中,让我们大唱“民媒姓民”,而不是要沉湎于争取那些党媒来代表人民,服务人民,来姓民。
    
    其二、党媒既然亮明是姓党,那么就应该由党来承担其运营的责任和经费。那些党媒工作的人不能算公务员,那些所有经费不能由纳税人出。对此,十三亿公民应该理直气壮地捍卫公民的权利,拒绝纳税供养党媒,坚决要求党媒退出国家财经预算,专属于党产,其经费由党费支付。
    
    其三、在互联网来到世界后,极大地开阔了言论空间,任何组织与个人都可以参与其中,都可以创立自己姓氏的媒体。当今网络,有无数组织或个人的网站、博客、脸书、微博等等,其实它们每一个都是具有自己姓氏的新“媒体”。中国民众应该充分利用互联网带来的言论自由——虽然有限、尚有政府监控——最大程度地扩展、创新,广泛创建“民姓民媒”。说到底,媒体就是话语权,如果利用互联网,民众掌握了自己的话语权,党媒姓党或姓人民就不再重要。所以,争取不受政治因素干扰,自由地使用互联网,是今天中国公民需要奋力达到的目标。
    
    所以,中国民间今天无需再烦恼于党媒“姓党”、“姓民”的问题,而是要奋起捍卫自己言论、出版等等的宪法权利,办自己的媒体,姓自己的姓氏。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9期 2016年3月18日—3月31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713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德邦:中国困境症结是民权缺失
·王德邦:极权之下文艺的媚权与媚俗
·王德邦:中国反腐终于迈入决战性的第三步
·王德邦:国保私下“交流”,国保将加强而不是削弱
·王德邦:重判郭飞雄显明了权力集团的“投名状”
·王德邦:中国反腐势必成强弩之末
·王德邦:权贵思念江泽民
·王德邦:要么做线人,要么做敌人,但不许做公民
·王德邦:社会灾难频发的根源在于权力不受制约的制度 (图)
·王德邦:中国顽固贪腐势力何以充满必胜信心
·王德邦:相信拯救的力量就在我们身上——记四川人权捍卫者陈卫 (图)
·王德邦:“八九精神”的守望与献祭
·王德邦:试论中国民主转型中的民间自我建设
·王德邦:中国公权力的堕落与救赎 (图)
·王德邦:争取实现自由民主何罪之有——记胡石根先生 (图)
·王德邦:狂奔在“邪路”上的中国——权力资本化与资本权力化
·王德邦:通过制度变革使权力得以正本清源
·王德邦:“敌我”意识是“阶级先进说”与“民族优秀论”的祸端 (图)
·王德邦:国王和来自“地窖”的声音 (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翘楚,南国法律界的奇士 (图)
·秋雨之福教会多人六四被传唤 王德邦遭骚扰 (图)
·自由亚洲电台访89学运领袖,时评家王德邦 (图)
·王德邦痛悼陈子明先生
·紧急关注:八九学生领袖王德邦被警方带走
·王德邦:北师大八九民主运动部分学生骨干25年来之简况——纪念“六四”25周年
·桂林当局强拆王德邦亲属房屋后还抓人打人 (图)
·紧急关注:维权人士王德邦妻子因强拆受伤,侄儿被抓入派出所
·“八九”维权人士王德邦家属受株连,妻子被绑架,房屋被摧毁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王德邦:谁在颠覆国家政权?——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说起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王德邦:从将“骂娘”当作“强奸”的荒谬来看刑法第105条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的新解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王德邦:民间求变与官府应变选项下的中国转型路径
·王德邦:恢复教育传承文明的本质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从民生与民权关系来谈
·王德邦:平反“六四”是扼阻社会颓废实现民族自救重生之路
·王德邦:温家宝“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