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阻碍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原因乃是正确信仰的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15日 来稿)
     凡独裁者把国家或政党都是当作私营企业经营的,固然这个国家或政党只能为这个人及其家族全面彻底且一丝不苟地服务并效忠,所有公职人员都只是这个人的家奴,任意被差遣使用,固然凡是讨得这个主子欢心的人都得到了提拔和重用,并享受最大化的福利,这些人为了效忠主子获取自身最大化的私利,一般都是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且极其想当然的。任何与此独裁者相抵触或有所作对的人,都被打成另类或异议者,要么遭受直接的迫害,要么永不使用,而完全靠边站,坐冷板凳一生。
    
     政府和国家本是公器,为全社会的所有人服务,其根本目的就是实现所有人共同权利的平等享用与坚强保障,绝不能有所偏颇,确实是履行至高神最大化公义使命的。如果偏向于维护统治者的非法私利,那么全社会的人就要遭遇伤害与侵权,且这种伤害的深浅程度则是由着掌权者所攫取非法私利的大小而决定。如果偏重于大众,统治者固然就要遭受亏损。但无论专制政权还是民主政权,让政府公职人员遭受亏损的机会几乎等于零,尤其在和平年代还是非常盈余饱满的,向着无边际穷奢极侈的方向发展的。

    
    因为国家和政府本属公器,但从事这个职务的人却是个体私人,所以要照顾此人的私利,一般都有明文规定,必须严格限制,且还是非常坚强的。否则,这个私人就会越权,而为所欲为,职权滥用私用,公报私仇,假公济私,巧取豪夺,有恃无恐,任意妄为,极其想当然。在任何专制社会,对于这种权责利界定都不是很清爽,即便也有明文规定,由于监督体制和机制的模糊不清,或者完全缺失与错位,致使当权者为所欲为的现象极严重,且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
    
    为此,任何政府果真要走向绝对的清明与健康,彻底杜绝属于邪情私欲和私心杂念所主导的人为的所有因素,必须只有建立监督(政党监督,舆论监督)、行政(执政党)、司法(独立审判机构)完全分离,而各负其责,各司其职的职权明晰的体制和机制出来,否则,这个政府里的公职人员永远都只能打模糊战,尤其在同事之间,相互为了各自的私利而钩心斗角,相互倾轧,面和心不和,箭来剑往,没完没了地内斗不息。
    
    当这个体制内的所有人都有所严重犯罪时,首先允许大众的独立监政绝不可能,因为都要判死刑,这无异于自杀,他们绝不会轻易选择如此的。作为现代人,他们都很聪明,宁可让自己有所亏损,甚至还是比较严重的,绝不能允许整个贼船的倾覆。宁可以牺牲个别人民群众意见和反响最大的,绝不能让大家都这样牺牲掉。所以,哪些完全牺牲的人,体制也不会把他们太过分,虽然抓进了监狱,也判了重刑,但一定要给予其特殊享受,比如住五星级监狱,享受五星级宾馆待遇。据说中共腐败分子进监狱如住豪华宾馆,可以顿顿吃大餐,泡美女,仍旧挥金如土穷奢极侈的。这种报道已经很多了。
    
    中国之所以根本不存在自上而下,以及由体制本身所主动发出的真正可以伤筋动骨的切实改革措施,其根本原因就是这个。毛泽东之所以当年嗜权如命,宁可毁了自己整个一生的良好声誉,就是要紧握最高权柄绝不放松,原因是其无论在体制内外,都已经罪恶滔天,罄竹难书,且还是绝不可赦免的,否则,他也不会那么顽固不化,只能仿照前人样子拼命疯狂抓大权,绝不轻易松手,其实他自己心里最清楚,这种权力的稳固一般极难持久,要么在自己活着时就旁落他人,否则,一定也会在自己死后旁落他人的,而让他人彻底清算自己。除非自己根本就没有干下任何违法乱纪,伤天害理,祸国殃民的事情,确实是两袖清风,纤尘不染的,果真那样,他也不会那样疯狂抓权的。
    
    有幸的是邓小平掌握大权之后没有那样做,这便是毛泽东的幸运。如果是苏联的赫鲁晓夫上台,早已经被鞭尸焚尸遗臭万年了。不过按照中国人说法,本来入土为安的毛尸被晾晒在天安门广场,由此可知毛之灵魂究竟下的是多少层的地狱,经受的是何种凄惨的永刑熬炼。
    
    如此说来,这个体制只有等待被外人彻底掀翻了,否则,他们绝不可能自觉有所改善的,因为根本无丝毫这种迹象和被迫改革的动力所在,都被彻底消灭于萌芽状态了。
    
    毕竟大家都是超级罪犯,且在体制内享受被重用的必须先要有所犯罪前科,被抓到的坚强把柄做凭据,否则,谁敢用你?这就正如某黑社会用人,必须让一个清白的小伙子先杀死一个无辜的人才可以重用是一样的道理。其实当共产党早期创办时,何尝不是这种用人手段。否则,任何清白的人一旦进入这个匪窝,发现自己必须只有全干坏事时,他能受得了吗?如果他在发现后不及时逃走绝不可能。这就是当初很多年轻知识分子慕名涌向延安是一样的道理。很多人去了就赶快跑路了,个别人被学坏了也不得不跟着一起干坏事,很多人则是被挟持着必须只有长期干坏事下去,根本无任何机会可以跑路的。
    
    由此我们便想到,如果把建立某个社团从事社会公益仿照企业那样做起来的,其实你的这种公益本身就不是公益,纯粹就是私营企业,让属于人之邪情私欲和私心杂念达到最大化,甚至无边际化方向发展下去的。与公益本身来说,则是彻底失败的。因为你的出发点就是邪恶的,充满邪情私欲和私心杂念的。你所倡导践行的这类团体,只是以你本人做老板的私营公司,你所推动的所谓公益事业,只是你把其作为幌子试图骗取社会大众信任而赢取高额利润的一种手段而已,正如很多中国企业做慈善,只是借助做慈善给公司业务打免费广告。纯粹如中国红十字会与陈光标的做慈善,无论他们多么高调,且是家喻户晓的,其实只是鳄鱼的眼泪假慈悲,是实实在在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的。
    
    其实对于一个人来说,心中无神的人都是罪人,活着本身就很糟糕,无论对自己还是他人和社会,都是有害的,只是因为属于这个人本身的能力大小,所造成的危害深浅和程度有所不同,微弱渺小的人的危害非常小,甚至达到无有任何影响的程度。但只要其存活,就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危险或者祸害,只是以潜在形式存在的。
    
    常常,很多小眼见识的人,还以为自己很聪明优秀,尤其当为自己通过某种非法的渠道或手段,赚取些许巨大的现实利益时,便以为自己很成功,实际则是把自己推到更为邪恶的深渊了。而且只会越陷越深,以致达到恶贯满盈的地步确实遭到应有的报应,自己还以为是自己的某种过失或错误,但无论自己如何想办法,都无济于事,根本找不到问题的症结和根源。除非认识神,按照神的标准找问题,一定都是一找就是一个精准,不偏不倚恰如其分的。果真按照神的标准解决这些问题,一般才是最为彻底到位的。否则,任何按照人的想法,都是不完全的,存在很多问题和缺陷的,即便很多问题在表面上得以解决了,但同时留下其它问题随时都可能爆发的严重后遗症,这就正如很多人拆东墙补西墙的借贷活动,最终还是把自己彻底玩完全部葬送了。
    
    任何人不是最高道德与公义准则的制定者,任何人都只是神造的一个器皿和工具,一个人只有充分认识神,遵行神旨意,这个人才是最有希望的,身体是健康的,精神是饱满的,心情是愉悦舒畅的,行事为人才是比较完善健康的。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在至高神的引导下洁身自好走义路,行神眼中看为正的事。当然,只要是神所喜悦的人,人人都喜欢。因为,他确实是让他人和社会蒙福得大益处的。并且在某种时候,他还会选择完全牺牲自己的一切,甚至是生命。这绝对不是任何无神论与拜偶像者轻易可以想到,并确实愿意做得到的。
    
    不认识神和神的道,谁在自己心目中的道德标准会非常明晰呢?而准确把握好属于自己的一切言行,确实迎合他人和社会需要最为正确运行呢?这就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只要背离神,任何人只有被属于自己的邪情私欲和私心杂念完全挟持包裹驱使,且最大程度地干尽做绝各样坏事,当然一定就是自欺欺人,害人害己,祸国殃民不休的。
    
    如果此人还是中共体制内的人,其表现就更为祸国殃民,且权力越大危害程度越严重,直到达到如毛魔王那样登峰造极的地步,这才是最可怕的。恰好就是因为有毛魔王搞个人崇拜所留下来的浩劫作为先例,邓小平才强调不再搞个人崇拜了,即便江泽民当政时还想搞,在体制内外坚强制约下,基本没有搞成。如今有人想完全学习毛魔王样子搞起来,也便只有遭遇体制内外共同的拦阻与羁绊,被坚强制约住了,根本无法施展开来。所以,这致使某人确实就不怎么高兴舒畅了,受挫的感觉极明显,特别让此人灰心丧气。其根本原因,依旧还是无神无畏无道德无底线在起实质性作用。是属于其失丧灵魂在受挫之后感到很绝望甚至还萌发要自杀的歇斯底里的极度疯狂的想法。
    
    如此说来,无神论者其实都硬而脆,当反作用力达到一定程度自然而然就会土崩瓦解。否则,其硬的野蛮程度也是没有止境的,无任何仅仅属于人的力量切实可以拦阻得了的。也便只有依靠神,仰望神。
    
    据先知以赛亚记载,当消灭许多国家的亚述帝国的大兵压境之际,犹大王希西家只能专心依靠仰望耶和华神,并撕裂衣服迫切祈祷。亚述王认为无任何国家和他们的神可以拦阻来自亚述大兵的狂掠滥夺,在侵略小小的犹大时,更为张狂至盛。以赛亚书36.16-20:不要听希西家的话,因亚述王如此说:你们要与我和好。出来投降我,各人就可以吃自己葡萄树和无花果树的果子,喝自己井里的水;等我来领你们到一个地方,与你们本地一样,就是有五谷和新酒之地,有粮食和葡萄园之地。你们要谨防,恐怕希西家劝导你们说:耶和华必拯救我们。列国的神有那一个救他本国脱离亚述王的手呢?哈马和亚珥拔的神在那里呢?西法瓦音的神在那里呢?他们曾救撒玛利亚脱离我的手吗? 这些国的神有谁曾救自己的国脱离我的手呢?难道耶和华能救耶路撒冷脱离我的手吗?
    
    以赛亚书37.15-20:希西家向耶和华祷告说:“坐在二基路伯上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啊,你惟有你是天下万国的神,你曾创造天地。耶和华啊,求你侧耳而听;耶和华啊,求你睁眼而看,要听西拿基立的一切话,他是打发使者来辱骂永生神的。耶和华啊,亚述诸王果然使列国和列国之地变为荒凉,将列国的神像都扔在火里;因为他本不是神,乃是人手所造的,是木头、石头的,所以灭绝他。耶和华我们的神啊,现在求你救我们脱离亚述王的手,使天下万国都知道惟有你是耶和华。
    
    垂听希西家祷告的耶和华回应,以赛亚书37.29-38:因你向我发烈怒,又因你狂傲的话达到我耳中,我就要用钩子钩上你的鼻子,把嚼环放在你口里,使你从原路转回去。“以色列人哪,我赐你们一个证据:你们今年要吃自生的,明年也要吃自长的,至于后年,你们要耕种收割,栽植葡萄园,吃其中的果子。犹大家所逃脱馀剩的,仍要往下扎根,向上结果:必有馀剩的民从耶路撒冷而出;必有逃脱的人从锡安山而来。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所以耶和华论亚述王如此说:他必不得来到这城,也不在这里射箭,不得拿盾牌到城前,也不筑垒攻城。他从哪条路来,必从那条路回去,必不得来到这城。这是耶和华说的。因我为自己的缘故,又为我仆人大卫的缘故,必保护拯救这城。耶和华的使者出去,在亚述营中杀了十八万五千人。清早有人起来一看,都是死尸了。亚述王西拿基立就拔营回去,住在尼尼微。一日在他的神尼斯洛庙里叩拜,他儿子亚得米勒和沙利色用刀杀了他,就逃到亚拉腊地。他儿子以撒哈顿接续他作王。
    
    由此可知,中国社会的转型,仅仅按照人的想法,在眼下这种残酷现实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出路,也没有任何的指望。唯有依靠神,仰望神,尤其所有从事社会进步与发展的人都充分认识神,信靠神,祈祷神,才是最有希望的,并且还是轻而易举的。之所以最艰难的根本原因,就是这些喝狼奶长大,中毒无神论与拜偶像教育无比严重的人,他们能真诚认识神,信靠神,完全仰望祈祷神比做任何一切事情都要艰难无数倍。这就是中国社会迟迟难以进入成熟稳健民主社会的根本原因,绝不是其它任何原因能够造成这样一种困顿与尴尬局面的。
    
    郭永丰 2016年3月15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020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基督徒和传道人最为正确的金钱观是什么?/郭永丰
·你是以怎样的心态追求民主的?/郭永丰
·显而易见作恶的人最怕东窗事发/郭永丰
·为何中国人都喜欢摸着石头过河?/郭永丰
·今天你去教会了吗?/郭永丰
·唯有办教会才能让牧者生计无忧?/郭永丰
·我的老板是上帝/郭永丰
·港大博士名校讲师的基督徒自杀羞辱了谁?/郭永丰
·郭永丰:我就是我完全独立自主
·郭永丰:任志强你究竟有什么可牛的?
·郭永丰:愚父砍死博士女儿究竟说明了什么?
·郭永丰:人一旦得势作恶时都是凶残的魔兽
·万不可让金钱成为自我价值的衡量标尺/郭永丰
·超乎一切之上铲除邪恶势不可挡/郭永丰
·你认为怎样合适就怎样称呼我吧?/郭永丰
·郭永丰:中国人何时走出罪的辖制何时才能实现真民主
·被强迫吃大便的无奈和难受感觉/郭永丰
·郭永丰:惧怕福音真理必定就是魔兽政权
·郭永丰:专制、民主、天国政治的相同与不同之处
·没有神一切都是乱套了/郭永丰
·郭永丰用于传福音的论坛网址于除夕天被封锁
·人权日来临前,深圳警方在人权捍卫者郭永丰门前设岗
·独立笔会郭永丰控诉当局侵犯他宗教信仰自由
·郭永丰要求广东当局立即释放郭飞雄先生!
·深圳国保着力驱赶郭永丰去任何教会
·郭永丰严正抗议深圳党狗断他家网线
·郭永丰:中国有大祸了?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紧急寻求维权公民和律师提供援助
·中国民主转型意见和建议综合调查表!/郭永丰 (图)
·郭永丰微博求助要求去香港
·六四已结束,郭永丰家仍遭断网迫害
·深圳维权人士郭永丰网络一直无法开通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劳教后第一次被传唤 (图)
·民主斗士郭永丰被打
·如同高志晟般西北汉子——郭永丰/华神清
·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遭砍后险被打死在拘留所
·因推广《公民监政歌》,郭永丰被民警盘问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受到白粉包的威胁
·郭永丰SKYPE的密码被盗
·郭永丰紧急寻求免费治疗腰椎盘突病的民间偏方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