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莫之许:任志强与从严治党:实现对社会的全面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27日 来稿)
     莫之许 独立评论人
    
     通过对体制内部的统一和动员,实现对社会的全面压制,由「全面从严治党」到「全面依法治国。」

    
    在习近平视察三家央媒并召开新闻舆论座谈会后,任志强在其新浪微博发表针对性评论称:「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还称,「这个不能随便改!」、「别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随后,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千龙网,国家互联网管理办公室网站、中国青年网等官方网媒,皆发表署名为何在那个抨击任志强,任大炮被炮轰,已成当下最为热门的舆论事件。
    
    在大陆的舆论场上,任志强一直都是个另类,一方面,长期他毫不掩饰自己的精英立场,在房地产等问题上,颇为得罪了许多草根人士,而在另一方面,微博时代以来,他又以一种自由化的姿态,进入了公知的行列,获得了许多市场化中产人士和亲自由化人士的支持,坐拥粉丝3800万之多,这不仅扭转了以前稍显负面的形象,随着网络舆论管制的升高,也使得任大炮与体制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严格而论,放在微博的舆论生态中,任大炮的言论并不算出格,不过是此前20年大陆改革派的老生常谈,同时也是所谓微博公知话语的主流,大致包含以下内容:认同市场经济、全球化、法治社会,承认个人权利和普世价值,以及倡导政治体制改革。总结而言,则主要包含了两个内容,一是倡导政治体制改革,一是要求回应新兴社会阶层的利益和权利诉求。
    
    对于这样的话语,体制曾经加以容忍,毕竟,对于专政体制来说,需要通过市场化改革来解决长期困扰共产主义国家的经济发展问题,在《南方周末》等市场化媒体上,此类话语长期存在,也一度在新兴的微博平台上广为流传。实际上,倡导政治体制改革和回应新兴社会阶层的利益和权利诉求,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维护现行体制的目的,试图让体制通过回应新的诉求而拥有更长久的生命力。正如任志强自己所言:「我尽管对政府提出批评,但是善意的,尽管我们语言可能不太恭敬,但是我们是为了政府好,绝不是想把政府搞垮。
    
    但是,近年来,针对此类话语的打压不仅公开化了,而且越来越严厉,2013年4月传出的所谓「七不讲」,即将目标明确指向了此类话语,随后于2013年7月展开了与之配套的「清网行动」。对自由派话语从相对容忍到彻底打压,反映出了体制的某种变化,在笔者看来,这又分为内外两个部分:
    
    对自由派话语的打压,首先是对新兴社会力量兴起的反映。对于体制而言,既要市场化推动经济发展,从而延续专政体制,但同时又要对市场化改革的特定后果加以防范。市场化改革内在地需要人身、资源、信息的自由流动,这导致了专政体制失去了对民众直接的人身和经济控制,制造了庞大的市场化群体及其勃兴的利益诉求和权利诉求,而所有这些的存在和发展,都对既有的专政制度及其表现——全面的权利压制和系统的利益攫取——构成了挑战,从而,如何应对市场化后果也就是新兴社会群体及其诉求,成为了体制最为核心的任务。在这一核心任务中,自由派话语越来越被看作是体制的异己力量,看作是新兴社会阶层对现行体制挑战的一部分,从而必须加以压制。针对微博大v的持续打压,直到任大炮,都是这一逻辑的产物。
    
    此外,对自由派话语的打压,也是体制内部统一和动员的需要。此次炮轰任大炮,让人感到有趣的地方在于:针对任大炮的炮轰,并不同于薛蛮子、慕容雪村、李承鹏等体制外网络大v,而是集中在了其「共产党员」身份之上,这当然是此前「吃饭砸锅」论的翻版,但这表明,体制不仅决意压制和控制新兴社会力量,而且把统一体制内部的意志和行动,作为了根本关键。
    
    无论是从人数、资源、还是话语说服力来看,目前的新兴社会力量都有着相当的底蕴和基础,在微博上,一度形成了自由派话语的压倒性优势,就是证明。如此力量对比之下,体制如果决意压制和控制新兴社会力量,就必须对体制本身加以动员,而如前所说,为了引入市场化,体制曾经一度对改革话语或自由派话语相对容忍,这使得在体制内部也出现了一定的话语分歧,不仅一些具有体制身份的公知大v本身就是自由派话语的表达传播者,持有自由派话语和立场的体制内人士也在所多有,也因此,要统一和动员体制本身,也就意味着要将自由派的表达从体制阵营中驱除出去。
    
    在官方大力宣传的四个全面中,有所谓的「全面从严治党」,在很多人眼里,这大概只是与反腐败相联系的一项党建内容或纪律措施,如18大后体制推行的反腐措施,但从各种迹象分析,四个全面是被作为「治国理政总体框架」的一个组成部分被提出的,其含义要远远超出党建这一范围,而是有着远为丰富的政治含义,也就是上面说的统一和动员体制内部群体的含义,或者可以简单地表述为,当下的意图在于,通过对体制内部的统一和动员,实现对社会的全面压制和控制,也就是从所谓的「全面从严治党」到「全面依法治国。」
    
    体制将如何应对市场化带来的新兴社会力量,对于这一问题,曾经有过许多的猜测或者自以为是的解答,如「韧性威权论」,都认为专政体制不会一成不变,而是会尝试在应对、吸纳新兴社会力量的同时,软化或者韧性化自身的刚性压制,不过,这些看法在最近几年越来越不再令人信服,即使曾经长期看好中国前景的某些人如沈大伟,也出现了180度的大转弯,其原因就在于,体制已经很清晰地表明,将会全面压制和控制新兴社会力量,而统一和动员体制群体,则成为实现这一目的的根本手段。
    
    自从2013年7月展开「清网行动」以来,微博大v早就溃不成军,十有八九被迫离开了网络舆论场,任志强成为少数几个仍具有较鲜明自由化色彩的大v,此次任志强遭到官媒的齐声炮轰,同时新浪微博也被禁言(未销号),近因无疑是针对「媒体姓党」的评论,但同时也可以看作是近年来对网络舆论加以持续压制的尾声阶段。如果仅仅从清缴自由化言论,占领网络舆论的角度来看,任大炮的此次遭遇,并不具有任何重要性,毕竟,自由派话语的被彻底打压,是一个可以被清晰预判的过程。但是,任大炮的被炮轰,既是体制对于网络自由话语清剿的最后阶段,同时也是统一和动员体制群体的开始阶段,展望未来,任志强被炮轰的背后,没有什么路线斗争,也不是什么文革重来,而是体制被统一和动员之下,对民间社会的更深入压制和控制,预示着一个更加寒冷的冻结时代的延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011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莫之许:全面压制民间杂音:当胡锡进成为焦大
·莫之许:央视春晚——拙劣的新极权文艺路线
·莫之许:漫长的荒废年代:20年有过努力但一无所获
·莫之许:对索罗斯如临大敌的原因,当局失去底气
·莫之许:在赵国,人人都曾是小粉红
·莫之许:那些伪知识分子:新左派成为体制的工具
·莫之许:对马永平们的同情折射对社会秩序绝望上升
·莫之许:外资一去不复返,冲击中国经济的最大威胁
·莫之许:“你也配姓赵”——党国天下赵家人
·莫之许:浦志强命中注定的荣耀与苦难
·莫之许:从郭广昌、徐明看中国式资产阶级的末路
·莫之许:公共问题不需要鸡汤话语
·莫之许:南周案曲终人散
·守鱼:莫之许被招安背后的谣言三要素
·莫之许:大陆互联网开始「部落化」时代
·莫之许:赞美压迫者?来自缅甸的虚假希望
·莫之许:面对中共新极权现实:冷眼相看习马会
·莫之许:「报书名」与找信号
·莫之许:延续专政战略意图:文化产业的垄断时代
·莫之许:拦截习近平,访民是中共专政的不治之症 (图)
·余世存、莫之许等学者悼念陈子明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