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冷金乘:我的县级“两会”经历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23日 转载)
    
    
    中国网友 冷金乘
    
    冷金乘:我的县级“两会”经历


    
    温家宝:“我相信,中国的民主制度会依照中国的国情循序渐进地得到发展,这也是任何力量所阻挡不住的······”
    
    我的县级“两会”经历我全程参与了前几天中国西部地区某县一年一度的“两会”,即人民代表大会和政协会议,亲身体验了中国这两大在制度层面体现了民主政治因素的政治制度在地方上的实践。
    
    如果说我们还对当前中国的政治框架下实现民主与自由有一定程度的期盼的话,那么这两大政治制度则是希望所在。官方也曾多次表达过一种渐进式的民主,如2012年前总理温家宝在两会上,有记者问什么时候能够直接选举国家领导人,温的回答中提到,“······群众能管好一个村,就能管好一个乡的事情:能够管好一个乡,就能够管好一个县的事情。
    
    我们应该按照这条道路鼓励群众大胆实践,并且在实践中使他们受到锻炼。我相信,中国的民主制度会依照中国的国情循序渐进地得到发展,这也是任何力量所阻挡不住的······”。然而,这条道路真的能走通吗?
    
    我参加了该县政协会议的所有议程,包括全体会议和分组讨论,也和县人大代表一同旁听了县政府工作报告,历时三天。
    
    第一天
    
    第一天上午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议程包括通过本次会议议程、听取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听取提案工作的情况报告、通报一项政协建议案的办理情况、法院和检察院的工作报告、一些政协委员做发言。会场位于该县最好的会议中心,设置隆重,气势庄严,政协委员、邀请人员和列席人员总共约四百多人。必须承认,相关部门为这次“两会”做了充足的准备,相关的报告文书看起来条理清晰、头头是道,报告中虽然有一些大而空的话语,但也不乏实实在在的工作业绩。
    
    相关报告文书已经在一天前发到各个委员手中,而整个大会只是一次念稿的报告会,这就难怪这个大会显得乏味无趣了,难怪会有一些委员在玩手机、闭目养神了。在念完本次会议议程后,主持人说了一句,“有意见请提出”,约两三秒后说(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没有意见就鼓掌通过”,于是迎来一阵短促而凄冷的掌声。显然,大部分与会者既没有提意见,也没有鼓掌。这种表决办法显然是诟病良多。
    
    第一天下午开始分组讨论,我所在的组是经济组,主要是一些已经回乡创业的或者还未但有此想法的民营企业家,和其他本地的企业家。几个保持观望的民营企业家询问他们能够做什么,而我想回答问题的官员对相关情况恐怕并不太了解,回答并不能让人满意。许多人为发展本地经济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有乡镇干部发言推介在自己乡镇投资的好处;还有许多企业家为自己在经营中遇到的困难呼吁相关的政策支持。这确实是一次实实在在的讨论,因为毕竟企业家要为自己的事业努力取得政策上的利益,而未在此落地的企业家出于家乡情感提出自己的意见。
    
    在这之中发生了一件多少意料之外的事,一位坐在后面的老者忽然大声发言,他讲话口齿不清却又抑扬顿挫,说了一堆政协要高举民主和团结的两大旗帜、政协不是给县委和政府唱赞歌的、县委和政府不要演戏之类的话。当他发言完毕,主持讨论的几个官员沉默了一会儿,其中一位才声音压低、语速缓慢地回应了一下,但我坐在后面并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但仅仅几句话之后,就让下一位发言了。
    
    第二天
    
    第二天上午,全体政协委员与县人大代表一起,听取政府工作报告。这是一个更加冗长的报告,县长低着头连续念了一个多小时,居然一口水都没有喝。该县全年的GDP增长率为8.3%,我查了去年政府工作报告,GDP目标是8.5%,而今年的工作报告提出目标是9%。我很好奇,在中国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县政府如何有底气制定出这么一个目标。
    
    另外,投资占GDP的比重非常高,而工作报告中政府没有在回顾中提出这个问题,也没有在目标中提及要改善这个问题。需要说明,该县在近几年中城乡面貌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大家知道自己正处于一个进步的快车道上。这个背景下,县委和县政府显然是有资本雄心勃勃地展示自己的功绩。
    
    第二天下午,我参加了科教文卫组的分组讨论。教育行业(主要是中小学和农村教育)和医疗行业的政协委员纷纷为自己的行业发声,比如他们的待遇问题和行业长远发展的问题。有电视台的相关人员提议说要举办高端的文化活动,提升本县的知名度。实际上这次讨论的主题是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有些人对这个报告提出了意见,但大部分人只有表扬、没有批评或其他意见,有一人或两人提出了其他意见或批评。总之,大家的发言还算积极踊跃。
    
    第三天
    
    冷金乘:我的县级“两会”经历


    
    “如果说我们还对当前中国的政治框架下实现民主与自由有一定程度的期盼的话,那么这两大政治制度则是希望所在。”
    
    第三天上午,我参加了政协委员会的常委会议,内容包括听取委员组讨论情况;协商通过大会选举办法(草案);协商通过总监票员、监票员、总计票员建议名单;协商通过补选九届县政协副主席候选人建议名单;协商通过本次政协会议提案审查情况的报告(草案);讨论通过平昌县第九届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决议(草案)。这几个讨论通过的程序与前无异,先问问有无意见,两三秒后就说没有意见的话就鼓掌通过。这次倒是有一个人提出过意见,这个意见对一句行政口号提出了修改建议,认为与中央的口号不符。其他就顺利地鼓掌通过了。
    
    第三天下午,我参加了第二次全体会议和第三次全体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的内容是时全体委员补选九届县政协副主席,表彰优秀提案和提案办理先进单位。这里提一下这个补选九届县政协副主席,只有一个候选人,他是一个现任的县政府官员,不是委员们提名的,据一个政协机关的人员称是县委书记提名的。
    
    委员们只需要投支持、反对还是弃权。没有电子表决器,每一位委员都拿到一张选票,匿名投票。没有人唱票,监票和计票人员独自到一个房间进行他们的工作。结果是,全票通过,无人反对,无人弃权。在上午常委会讨论通过的决议草案中,以及在下午全体会议开始前给每个委员发下来的决议文本中,都有这么一行字“选举XXX同志为政协XX县第X届委员会副主席”,似乎这项决议案未卜先知,知道这次补选表决百分之百会通过一样。
    
    也许他们对于这样的选举已经习以为常了,但这种“领导送饭、委员吃饭”的等额选举实际上极为不正常,无论是在制度层面,还是在实际层面,这种选举制度注定了这种原本想法很好的“协商民主”制度在实际上缺乏民主活力。而后是全体委员、邀请人员和列席人员参与的第三次会议,内容是选举选举结果、通过本次会议提案审查情况的报告、通过本次会议的决议、县委书记讲话、县政协主席讲话,而后本次政协会议就宣告闭幕了。
    
    三天会期”完美“结束,频频作秀
    
    在我目力所及的范围内,这次会议并没有徇私舞弊、违反程序的现象出现。三天所有会议的流程基本上市公开的,地方上的媒体记者全程拍摄和记录了会议,并在电视和网站上呈现。可以说,这是一次严格程序的政协会议,正是如此,也就能更好地看出基层的“两会”所存在的问题,其实这些问题我们也已经耳熟能详了。
    
    党的领导高于一切,并从各个方面使会议不脱离自身的口径,包括提名领导人选、监票计票人员、各种文书的写作,都只是独自提供看起来已经十分成熟而且仅有的选择,委员只能支持、反对或弃权。
    
    但是两百多名委员无人投反对票和弃权票也是个问题,全国“两会”上的各种投票往往有数量较为可观的反对票和弃权票,而在该县却一张都没有。更何况这不是举手表决,也不是鼓掌通过,而是真正的匿名投票,只是计票环节是不可知的。
    
    假如计票上没有作弊,那么可见,在这个小地方,地方政府潜移默化的控制做得十分完美,或者,委员们不想得罪谁。还有,委员们自身的心态也存在问题,他们是不是认真对待了自己的这个身份?很难说。他们可能自觉聪明地认为这就是中国政治,自己提建议是可以的,但还是要跟着上面走;或者,他们只是拿这个作为一种政治待遇或身份,不想有什么正经的作为。全体会议的时候,几个记者在会场来回走动着,要拍拍正在开会的政协委员们。
    
    我注意这些记者时常让他想要入镜的委员坐端正一点,认真一点,然后他再举起相机,拍几张就走。我还看到,他想要拍一位领导讲话的样子,于是在会议的间隙,他让这位领导站在话筒前,装作在讲话的样子,摆拍一张。这些记者与其说是新闻工作者,不如说是党的宣传工作人员。
    
    在政治学上,我们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看成是执政党在“政治纳新”功能上的尝试,即要把社会上的一些各种力量聚拢到自己身边,不让它们偏离自身的口径。如果我们把执政党比作“中心力量”,把这些纳入进来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比作“外部力量”,那么这种由外部向中心产生的压力,与中心向外部产生的压力形成了某种巧妙的平衡,这种平衡对执政党十分有力,它使“外部力量”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使他们产生一种自身能够影响政策的感觉,但又让他们无法逾越执政党设下的规范。这种平衡不是制度上规定的,而是一种巧妙的心理作用。
    
    同时,这种稳定与平衡使得许多人渐进达成民主的愿望显得飘渺虚无了,它让许多社会精英们稳定了下来,在政治诉求上不会想到要继续前进。温家宝的那一席话,也许只是一种安慰。
    
    如果想要让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制度得到更好地发挥,迫切需要进行一些改革,那些在现今环境中不现实的先不说,至少,能否改变一下开会的方式,既然讲话稿已经提前拿在手,为什么还要冗长地从头到尾念一遍?这三天的会期,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做这种百无聊赖的事情,这样的话,政协委员们的参政议政效率太低了。
    
    来源:BBC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406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葛陵元:中国必须建立对政府和两会有约束力的请愿网
·两会期间我们教会基督徒遭软禁情况/徐永海 (图)
·黄金秋:徐才厚死在两会落幕时 (图)
·张伦:柴静的热闹、两会的荒唐与中共的危殆 (图)
·冯正虎:见证崔福芳在两会期间被非法监禁 (图)
·李平:两会揭不开的三重贪腐面纱 (图)
·凌沧洲:中国“两会”面临网络时代新压力 (图)
·徐永海:基督徒杨秋雨王玉琴因两会二次被关进派出所 (图)
·林保华:北京「两会」一开始就不平静
·基督徒杨秋雨王玉琴因两会二次被关进派出所/徐永海
·陈沛敏:两会奇闻:签名机器 (图)
·戴若瑜:政治表演,人民真的需要两会吗? (图)
·何清涟:【两会观察】:三笔糊涂帐,“解决”有妙方
·曾伯炎:权贵聚首的“两会”与了无新意的“四个全面”
·尹慧敏向全国两会提议:要求建立领导过问案件记录制度 (图)
·雷鸣声:“两会”为何再度成为访民的灾难 (图)
·孙文广:两会期间我车遭暴力毁胎 (图)
·胡建兵:“两会蓝”何时成为“永久蓝”? (图)
·李平:是「两会」还是「2会」? (图)
·李平:「两会」是献媚者的舞台
·乱世之时下月开“两会” 中共部署“舆论保卫战”
·深圳13岁阿玛尼男孩列席两会 网民呼吁调查背景 (图)
·中国地方“两会”为脱贫攻坚立下“军令状”
·77岁人权律师林洪楠向“两会”代表、委员以案说法治
·内蒙牧民上书两会要求全面双语 当局再度忽悠牧民 (图)
·辽宁两会首设会风会纪督察组 委员:非常严 (图)
·广州原书记张广宁参加两会忘带证件被拒安检口 (图)
·无锡访民向江苏省“两会”代表伸冤,遭多方劫持 (图)
·上海两会开幕,蜂拥而至访民被拦截关押 (图)
·中国各地两会陆续召开 维权人士欲见代表反被拘留 (图)
·中国各地市县级两会开幕 警方如临大敌严防访民 (图)
·福建省“两会”结束人大、政协依然体制性不作为 (图)
·国内原民办教师联谊会成员“两会”前致信教育部长
·习近平巡渝 河北省两会 禁民众上访 (图)
·中国省级地方两会进入开幕期 (图)
·省级地方两会将启幕 "全面两孩"配套政策成热点
·独家:中共年末“两会” 故弄虚玄与画饼充饥
·海外代购面临严打:明年两会后或出新政 重罚逃税
·杭州再有十字架被拆 浙江天主教两会吁停止拆除行动
·2015两会修改《劳动合同法》的议案和人社部的回复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