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光诚:狱闻(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16日 转载)
    
    
     在中共的看守所和监狱里,酷刑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只有靠酷刑才能解决问题”一直是狱卒们所迷信的“唯一方法”。这也是中共迷信暴力、长期倚仗暴力的结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嘛。

    
    很多人还不知道,更骇人听闻的酷刑多发生在遭遇了警察但还未进入法律程序之前的刑警队阶段。这是更加肆无忌惮闭门作恶的阶段。
    
    公安抓人后不是依法立即将其送入看守所,而是先关在刑警队的“审讯室”里。有的几天,有的十几天,甚至几十天不等,时间长短由公安自己说了算。直至他们达到目的后,才将之送到看守所。到过这里的人,才真正理解什么叫无法无天,知道“到了法律不到的地方意味着不死也要剥一层皮“是什么概念。且这段时间多不被算入刑期,从哪天起算刑期最方便,公安就从那天算,一般是进入看守所的前一天才算。
    
    在看守所时,狱友老杜曾悄悄告诉我这样一段经历:在刑警队的“审讯室”里,他两手被背铐在椅背后面,绑在老虎凳(一个后背很高的铁椅子)上。公安用从屋顶垂下的锁链穿过背铐,尽量向上吊拉,使其保持在一个最难受的体位上。脖子和胯部各有一条锁链锁着,两腿前伸,担在一个横放的长凳上。膝盖处用固定在地面上的锁链分别紧锁住,不能抬高。而公安在其脚跟下不断地加垫砖块,一般加到3块砖时,膝盖反折的疼痛就令人难以忍受了,感觉铁链变得异常锋利,好像要嵌进骨头里一样的疼痛难忍。有时公安还故意坐在他的膝盖上用力往下一压再压。一边压,一边还说“哟,还挺能坚持的!怎么样?好受不?我坐这儿还挺舒服的······ !”
    
    老杜曾挺刑不过,小便失禁。公安用早已准备好的空“易拉罐”熟练地接了一些他的尿液,并强行灌进他的嘴里。另一个公安在旁帮腔说“待遇挺高的,还能喝上‘易拉罐’······你说这是‘易拉罐’吧?”“算你幸运,没有拉出屎来,否则我非得让你全部吃下去!”那个恶警边灌他尿,边恶狠狠地说。
    
    公安们分几个组轮流进行疲劳审讯,长时间不让他睡觉,每天只给喝一小纸杯水。这样的酷刑折磨一连进行了十几天,用度日如年根本不足以形容。被酷刑的他最后不得不按照公安的要求承认公安想要他承认的所谓“罪状”。他说当时只盼着快点离开魔窟,进入看守所兴许能“好过”一点。在笔录上签字前,公安还煞有介事地说“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不是我们逼你啊······ !”
    
    就在送他去看守所的那天早上,公安们买来了刚出锅的油炸饼。一个“好心的人民警察”笑着说“你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我们刚买的油饼,趁热给你吃一块吧。”说着便撕了一块饼,要强行塞进他嘴里。他拼命摆头躲闪,饼立刻掉在了地上。那个公安见他正在看着自己搓烫疼的手,原形毕露地说“牙我给你烫掉!”
    
    是,一旦饼被塞进嘴里,他们一定会堵住他的嘴,不让他把热饼吐出来。
    
    终于盼到要送他去看守所了。公安给他打着背铐,用铁链拴着双脚。他能艰难地迈开小步行走,铁链的另一头当然握在公安手里。十几天下来,他的两腿已肿胀变形,几乎不会走路了。
    
    在从“审讯室”到上囚车过程中,要下一个斜坡的时候,公安顺势向后一拉手里的铁链,他随即摔了个“大马趴”,因两手被铐着不能扶地,结结实实地摔在水泥地上。他疼痛得难以自行站起,该公安过去扶起他“关心地”说“你看看,你怎么不小心点,嘴都磕破了······”。
    
    仅从这位狱友的经历不难看出,中共的邪恶已怎样深入骨髓、无药可医,真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从他们笑着表露内心的阴毒,可见人格分裂到何种程度。即使明天中国铲除了专制独裁,这些深中红毒、内心腐烂的奴才,在阵痛期对社会的腐蚀作用不可小视,不能不看到他们也会阻碍中国转型正义的实现。
    
    那些正在被失踪被关押的朋友们,愿你们多多保重!
    
    2016年2月13日于华盛顿
    
    来源:RFA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405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光诚:中国看守所成人间地狱:强迫劳动与酷刑
·茉莉:对抗“大外宣”的个人声音——陈光诚自传的西方反馈 (图)
·余杰:为什么小草可以顶开巨石?——陈光诚《盲眼律师》 (图)
·陈光诚:末日疯狂,中共不断利用喉舌诋毁人权律师
·陈光诚:相信共产党,特首变村长
·陈光诚:屠夫吴淦的“杀猪模式”是伟大的创举 (图)
·陈光诚:被中共绑架的中国 (图)
·郭予豪:我很理解陈光诚,因为我们有一样的遭遇
·论陈光诚/查建国
·陈光诚:大大小小的六四事件每天都在发生
·陈光诚:在当今中国,大大小小的六四事件每天都在发生 (图)
·孟渊沛:陈光诚卷入美国党派政治漩涡了吗?
·向盲神陈光诚问好!/蔡敏士
·对陈光诚访英的浅感 /伦敦客
·纽时访陈光诚:中国变革的压力来自草根 (图)
·对陈光诚事件的一点思考(四)/杨建利 (图)
·让陈光诚好好休养和学习/万延海
·谢选骏:解读维权律师陈光诚来美事件
·陈光诚走了但土皇帝还在
·陈光诚案是中国政府赢了大“满贯”
·陈光诚:维权律师的行动能力让中共恐惧 (图)
·陈光诚批评废一胎化政策 呼吁审慎看待松绑不完全
·盲人律师陈光诚夫妇访问巴黎无国界记者组织暨新书推介 (图)
·陈光诚:中国法治倒退令人担忧 但公民更加觉醒 (图)
·陈光诚侄子陈克贵获释回家 健康状况不佳身体虚弱
·陈光诚侄子陈克贵出狱回家
·著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刑满获释 (图)
·专访陈光诚:赴美心路——《赤脚律师》英文版面世 (图)
·陈光诚落泪 呼吁中国人战胜恐惧
·陈光诚:奥巴马在人权问题上软弱退让
·维权人士周莉和陈光诚侄媳刘芳北京警察带走 (图)
·陈光诚家乡村民反抗强拆被车压死 (图)
·陈光诚在美企业研究所纪念“六四”25周年演讲答问 ——详版(上) (图)
·希拉里救陈光诚 奥巴马送三个字 (图)
·陈光诚:纪念六四25周年的意义在于结束专制
·陈光诚:自由民主宪政的中国必将到来 (图)
·向中央巡视组投诉变「猫抓老鼠」 陈光诚亲友遭拦截和遣返
·滕彪纽约演讲,陈光诚前来会面并演讲/视频 (图)
·陈光诚兄长母亲赴美 最担心明天能否起飞
·陈光福周三赴美与陈光诚家人团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