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俞梅荪:宁愿放弃减刑也决不违心认罪的国务院秘书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11日 转载)
    
    
    俞梅荪:宁愿放弃减刑也决不违心认罪的国务院秘书


    
    导读:2016年1月31日是俞梅荪在春节前被捕22周年日;1月30日是刑满释放19周年日,重读网上旧文。
    
    俞梅荪誓死护法
    
    王晋
    
    1994年起,国务院从事立法的秘书俞梅荪深陷冤狱,在北京市第二监狱第5大队第15中队服刑,担任班长,带领全班服刑人员月月超额完成劳改生产任务,他兼任大队3个中队的文化教员,在全监狱18个中队的两次统一考试,他的学生都囊括大队、中队、个人三项第一名。半夜里,囚徒打架斗殴,他冒着危险冲进去,奋勇制止突发的群殴事件。1995年度,他荣获全监狱劳改积极分子,其事迹被专题报道。
    
    俞梅荪:宁愿放弃减刑也决不违心认罪的国务院秘书


    
    1996年初的一天,中队长石长青警官对俞梅荪说:“你可以出狱了,依法对劳改积极分子必须减刑8个月至1年,你刚好还剩下11个月,赶快交一份认罪书,我们马上到法院办理减刑释放手续。”
    
    对于写《认罪书》,俞梅荪疑惑的问:《刑法》第78条明明规定:“确有悔改或者立功表现的,可以减刑。”第72条:“根据悔罪表现,可以缓刑。”我依法只需“悔改”而不是“悔罪”。对判缓刑的人,需要悔罪。人无完人孰能无过,我可以悔改,但我根本没有犯罪。况且,江平律师(七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在一审、二审都为我作无罪辩护,你要我悔什么罪呢?!我明明无罪,法院却判我有罪,这是违法的;现在你们又要我无罪认罪,同样也是违法的;我无罪而违心认罪,更是违法的啊!
    
    石中队长一下子给问住了。
    
    接连几天,好几位上级警官分别来训话开导。其中,大队长郭政警官说:“《刑法》关于减刑只需‘悔改’而不需‘悔罪’的规定,尽管已经发布10多年了,但我还从来没有遇到不认罪就能减刑的。现在社会上大家都在违法,你无罪而认罪又算得了什么呢?”
    
    俞梅荪说:“人家不懂法律,被你们懵了,违心认罪;或者是被你们威逼利诱,委曲求全,情有可原。但我是搞立法的,一字之差,只能死在这里了。”
    
    俞梅荪服刑以来,不断有全国人大、国务院、最高法院的同事、老同学为使他提前出狱而疏通关系,分别到狱中动员其赶紧认罪,回家照顾病重的母亲和弟弟。俞梅荪对国务院秘书同事张师兄说:“江平先生为我作无罪辩护,却被判为‘缺乏事实和法律根据’而受辱,我怎能认罪而再使江平先生受辱呢?”
    
    张秘书说:“那我请江平先生来要你认罪?你认吗?”俞梅荪沉思了一下说:“即使江平先生来,我也不会认罪。”
    
    俞梅荪:宁愿放弃减刑也决不违心认罪的国务院秘书


    
    76岁的俞母郑珍的心脏病重,卧床不起,听说儿子不肯认罪而早日出狱,很气恼,请人搀扶着来到郊外监狱,要看个究竟。
    
    俞母一来,就被大队长、中队长、小队长等10来位警官围住,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你儿子表现很好,马上可以减刑回家,但他就是不认罪。”“你叫他认罪吧!让他马上回家照顾你!”
    
    俞梅荪勃然大怒,拍案而起,指着一群狱警怒吼道:“我根本就没有罪!为了我妈,我可以认罪。”他转而对母亲说:“只要你发话,我马上认罪,我是为了妈而认罪的!”
    
    母亲见儿子大义凛然,一身正气,反而无话可说了。回家之后,她精神大振,一再表示“一定要等儿子回来!”她的身体也奇迹般地好转了。
    
    俞梅荪因拒不认罪,其班长和教员被撤,受到狱警各种莫名其妙的非难和处罚,还威胁说,刑满也不释放了。
    
    (2008年6月发表)
    
    江平曾为俞梅荪无罪辩护而败诉受辱
    
    王俊秀
    
    (中国政法大学八九学生)
    
    俞梅荪:宁愿放弃减刑也决不违心认罪的国务院秘书


    
    江平先生不但对中国政法大学的八九落难学生施以援手,还直接参与对一些忠良之士的法律救援。曾在国务院任秘书而从事立法工作十年的俞梅荪被陷冤狱时,当年交通不便,江平先生拐着腿,顶着酷暑奔走,从城北穿越市区,来到南郊看守所,还出了一点车祸。他以律师身份在一审和二审为俞梅荪作无罪辩护。法庭根本不采纳江平先生的辩护词,还百般刁难。看着法学界一代宗师,连连被下三滥法官所打败,为自己受辱,俞梅荪痛哭不止。
    
    俞梅荪入狱后,不少同事和好友找了关系为他争取出狱的机会,但必须签字认罪。俞梅荪坚决不从,决意把牢底坐穿。俞梅荪说,我不能认罪,江先生都说我无罪!我怎能再让先生受辱呢!
    
    10年后,一无所有的俞梅荪在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的会议上,再见江先生。他心存感激又无以回报,只能当众对江先生深深地鞠了一躬!
    
    俞梅荪:宁愿放弃减刑也决不违心认罪的国务院秘书


    
    2010年1月23日,在江平八十华诞会主席台,江平握着俞梅荪的手问:你现在怎么样?俞答:又陷新劫难,什么法呀,都是没用的。
    
    俞梅荪:宁愿放弃减刑也决不违心认罪的国务院秘书


    
    江平听了俞梅荪的回答,黯然无语,一脸凝重,在八十华诞会上作《中国的法治处在一个大倒退时期》讲演。
    
    ●摘自《王俊秀:江平先生与“八九”一代》2014-12-29
    
    读者江辉赋诗
    
    又逢每年元月末,百感交集忆人祸。
    身为立法工作者,构陷囹圄受折磨!
    冬寒被薄难入梦,酷暑炎炎且熬过。
    三餐霉变强忍饿,恶吏狠毒震阎罗!
    坚持信念何认罪?无辜蒙冤古来多。
    宁折不弯当自重,云散拨雾看山河!
    
    ——作于2016年1月30日俞梅荪刑满释放19周年日
    
    俞梅荪:宁愿放弃减刑也决不违心认罪的国务院秘书


    
    2006年11月,俞梅荪(中国政法大学客座研究员)和中国政法大学师生送法下乡,在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井坪镇,就有关土地承包、生产经营、劳动保护等,向农民义务咨询。(记者徐烨摄,原载人民日报2006年12月6日第14版)
    
    俞梅荪:宁愿放弃减刑也决不违心认罪的国务院秘书


    
    2007年,俞梅荪13年后回到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看守所故地重游。
    
    读者来信和对话
    
    ●毕克:俞梅荪在狱中也为立法身体力行。
    
    ○俞梅荪:立法工作者不能违法是最起码的常识和职业道德,我的价值仅此而已。但问题是,谁都说我神经病,傻死了。
    
    ○毕克:该做的你都做了,可谓无憾无悔!
    
    ○俞:谢谢您的首肯,使我荣幸之至!
    
    ●古远:俞梅荪大义凛然,好似京剧“红灯记”的李玉和,但面对的却不是日本鬼子鸠山。
    
    ○俞:李玉和是我从小喜爱的大英雄。刑满释放那天,我昂首唱着李玉和的台词:“狱警传,似虎狼嚎,我迈步出监!铁锁链,锁住我双脚和双手,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学者贾植芳(1915-2008)曾四次坐牢:因参加学运而在国民党监狱,因抗日而在日本鬼子监狱;1949年后被冤为反革命罪而两次坐牢达二十年。他感慨,前两次坐牢很宽松和短暂。
    
    ●孙德:你身处高位,还遭此不公,何况普通百姓!你身边的众多大佬相助,尚且这样如此,普通民众可想而知!
    
    ○俞:在狱中看到普通百姓的冤案很普遍和申冤难,更使我痛心疾首!
    
    ●隋善缘:对不讲道理,不依法的人,还是要坚持讲道理讲法,中华民族才有可能走进和谐社会。
    
    ●林山:仔细想想,如司法不公正、受制于个人权势是多么恐怖的事。法治,公正的法治是人民经历几十年的苦难发出的呼喚!人治,就是灾难!文革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金荷:为坚持自己良心正义的人,点赞。为那些坚持真理,在黑暗中对抗黑暗的人,点赞。他们没说自己是民族脊梁,但是,五千年中华,正因为有这些不识时务的坚持者,生生不息。(网民留言)
    
    ●未名:因为有这些无私无畏为民主自由而默默抗争的人,中国才有希望!
    
    ●陈宏: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不妥协,有良知,有底线,有态度,将始终是我们的宗旨,也将带领我们走向最好的明天。
    
    ●张国:没有政治体制改革,啥路都没有。在现存体制下的任何改革都是挖肉补疮。
    
    ●薄山:送上,清代顾贞观词(致冤狱发配塞外的学士朋友):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冰与雪,周旋久。
    
    ○白话译文:骞弟,最近还好吗?即便你回来,也诉说不尽千难万难。一个人在塞外孤独远行,谁能为你宽心为你添衣裳。你家徒四壁,幼子嗷嗷待哺,心念千里之外的白发高堂。记不得我们上一次喝酒是什么时候,只晓得魔鬼捉人已司空见。翻云覆雨的官场我们斗不过,如冰雪。然而,与他们周旋的时间还很长很长。
    
    参考资料
    
    ●俞梅荪:因法结缘,为法患难——江平先生与我交往26年及为我无罪辩护而败诉,原载《前哨》杂志2010年2月号
    
    《纵览中国》2010-02-23
    
    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5164
    
    ●专访俞梅荪:特色法治,国务院秘书成访民!谁之过?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2016-01-08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1318
    
    来源:纵览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011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俞梅荪:在胡耀邦百年诞辰的沉思 (图)
·俞梅荪:忆万里,民主政治要先行
·俞梅荪:为民舍命 人间大爱 (图)
·俞梅荪:为民舍命 人间大爱-胡耀邦逝世二十六周年祭 (图)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图)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赵紫阳十周年清明祭
·俞梅荪:送别曾彦修被警方打压看《天堂往事略》的启示 (图)
·为公义而抗争,为自由而发声/俞梅荪 (图)
·俞梅荪:为公义而抗争,为自由而发声——写在赵紫阳冥诞九十五周年 (图)
·俞梅荪:肃贪循旧制 访民盼青天——七访中央第二巡视组上海接待站(纪实之三) (图)
·俞梅荪:冤案积如山 访民心泣血——再访中央第二巡视组上海接待站
·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上访中央巡视组上海接待站
·俞梅荪:探访会计司胡同 追寻法的精神——胡耀邦二十五周年忌日纪实 (图)
·俞梅荪:赵紫阳九周年祭与赵夫人仙逝“三七”纪实 (图)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刘衡西去 精神犹存/俞梅荪(图)
·缅怀右派分子家父,反右维权任重道远 /俞梅荪
·端午恰逢右友节/俞梅荪
·漫天大雪祭英魂——紫阳的三周年忌日纪实/俞梅荪
·黄河清:琴心剑胆男儿行之2——反右五十周年纪念活动中的俞梅荪
·赵紫阳逝世十一周年:杜导正、俞梅荪等人纪念 (图)
·俞梅荪:铁骨柔情•铁血囚徒
·铁流:一个构陷.毁灭一个家族,一件冤案.摧残一代精英--我为俞梅荪先生鸣不平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传推惩美严厉措施 官方机构卸除外国设备与软件
  • 港媒曝251案大翻转 李洪元或被立案再查勒索罪
  • 中国官方称新疆再教育营会持续提供居民职训 世维会敦促公
  • 史上最严惩罚 莫斯科说上诉无望
  • 台总统大选抽签 宋韩蔡各抽123号
  • 柏林熊猫小宝宝 今日取名梦圆、梦想
  • 瑞典前驻华大使也涉勾结外国势力遭诉
  • 日学者警告台大选或有暗杀总统候选人阴谋 蔡诺安保
  • 大悲剧了 俄罗斯遭判完全逐出奥运会
  • 反退休改革罢工第五天巴黎陷黑色星期一 欧盟消息看好马克
  • 新一波加征关税措施日期逼近加剧中美压力
  • 探索女性之谜的先驱西蒙娜·波伏娃之四 两性关系中的他者
  • 去休斯敦太空城寻找德州牛仔
  • 岁末年初欣赏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
  • 国民党指控立法院长苏嘉全是「卡神的门神」协调各政府部门
  • 日本密切关注朝鲜“重大试验成功”
  • 游行和平举行 学者促特首月内回应市民要求 否则严重冲突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