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少年中国的活跃力量:毛左与小粉红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09日 转载)
    
    
     台湾大选后,中国大陆数千“小粉红”远征蔡英文facebook及其他网站事件,引发了一轮如潮水般的评论文章,主要集中在三点:一是“小粉红”思想简单僵化;二是当局在背后的支持鼓励;三则是嘲笑讥讽。也有人指出,中国人个个都曾是“小粉红”,他们将来会转变。对这一点,我没那么乐观。

    
    社会化过程对人的影响伴随终生
    
    这些“小粉红”的武器,早有不少论者指出来自于三本“绝世武功秘籍”:《中学语文课本》、《中学政治课本》与《中学历史课本》。凡不爱读书又喜欢在网吧上发言的人,大抵属于此类。还有人则乐观地认为,这类“小粉红”以学生及留学生居多,都是闲出来的,等到未来毕业要找工作、背房贷的时候,就知道赵家不会管他们了,会成为“火烧赵家楼”的一群人。
    
    我承认,这批目前20多岁的青年人会改变。以“娱乐至死”为人生目标的人当中,除了极少数家境富裕者之外,大多数则会因沉重的生活压力没法再继续“娱乐”。只会用政治教科书眼光去看世界的人,将来会因黑暗的现实教训而觉得自己上当了。但是,这些人自出生之后到受完高中、大学教育这一“社会化过程”当中形成的思维方式与观察世界的角度,却几乎难以改变。
    
    所谓“社会化过程”,一是指家庭教育(包含家庭的宗教背景),即从小形成的观察事物的方法与角度(思维方式);二是指学校教育中形成的社会认同。中小学教育不只是知识接收和储存这么简单,学校的奖惩制度及青少年想获得社会承认的外部压力,对青少年的价值观与思维方式形成具有重要影响。
    
    这段时期形成的思维方式,将影响人的一生。而学校教育当中,教科书的影响非常重要。我曾说过,在当今中国,一本好的教科书与宪政同样重要。针对中国青年目前普遍崇拜政府权力、藐视个人权利,用盲目自大的民族主义对待国际社会这种状态,中国很需要一本新的政治学教科书,里面不仅应该包括公民的权利,还应该包括公民的责任,重点是要厘清自由与法治、个人与群体的边界及关系。这样一本教科书于中国人有多重要?以《经济学》这本教科书影响了数百万或者上千万学子的经济学家保罗·萨缪尔逊曾将教科书的作用看得与宪法同样重要:“只要这个国家的大学教科书是我写的,宪法和法律就让其他人去书写吧”。
    
    因此,对那些用中学历史、政治、语文三本教科书武装起来的“小粉红”们,人们固然可以嘲笑他们的思想贫乏,但如果低估这些教科书的影响,将来肯定会发现自己的判断严重失误。
    
    中国意识形态教育的后遗症
    
    中国的意识形态教育,称为洗脑教育一点也不为过。这种洗脑留下了很多后遗症,择其大端,大概有几种:
    
    一、病态的政治理念
    
    中国人的民主内涵与世界公认的标准不同。2013年5月初,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张明澍发表依据社会调查写出的书,书名是《中国人想要什么样的民主》,结论是:“中国人想要的民主,德治优先于法治;解决反腐败和群众监督政府问题优先于保障公民的权利和自由;重视实质和内容优先于重视形式和程序;协商优于表决。中国人想要中国自己的而不是外国的民主。”
    
    上述“中国人想要的民主”,其实就是官方对中共政治的理想版本诠释。因此,在毛左、“小粉红”的话语系统中,以下话语经常可见: “美国的民主、人权是虚伪的”,“台湾民主不成熟,造成骚乱与陈水扁贪污”、“印度民主导致贫穷饥饿”等等。不仅这轮“小粉红”远征,使用的语言与上述“经典语言”相似,网评员与不少中国大学生日常政治话语也类似。
    
    中国人上述观念的形成,当然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国政府从中学政治课开始,再通过中国主流媒体用文字、音像、声音日夜灌输,早已将其内化为中国人心灵深处的观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中国官方的宣传内容增加了一些,比如“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有穷人”,“所有的政府都腐败”,“所有的社会都存在不公平”,“所有的政府都控制媒体”,等等,这不仅是五毛们在互联网上经常念叨的经文,也是不少中国人耳熟能详、琅琅上口的话语。
    
    二、对内对外双重标准的中国特色民族主义
    
    中国特色的民族主义由对内对外两个相悖的部分构成。对外奉行道义准则,持永恒的受害者心态:历史上,英美法日等国家曾经侵略掠夺过中国,是导致中国贫穷落后的根源;一旦身为侵略者,它们就永远是侵略者,永远亏欠全世界各国人民,尤其是中国人民。因此,一谈日本必是上世纪的侵华战争与南京大屠杀,一谈美国则是印第安人与贩卖黑奴。
    
    对内标准则奉行实力原则:台湾、香港、西藏、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必须坚持中共对这些地区的领导,凡这些地区想要民主(或独立),那就是分裂中国,背后有境外势力指使。对待香港占中运动,对待台湾反服贸与2016年大选也同样如此。在对待西藏、新疆等复杂的民族矛盾上,也持同样态度,完全与对外坚持的民族主义精神相悖。
    
    在处理周边国家关系时,则是实力原则与道义原则混用:这些领土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比如某本历史典籍中记载,中国人曾到过某海岛;再用实力恐吓之。
    
    这种中国特色的民族主义,最终导致对内无法处理好台湾、香港、藏疆关系;对外无法处理好邻国关系,当然也包括中美关系与中日关系。
    
    三、将不同意见视为敌人的斗争精神
    
    我在《中国洗脑教育的遗祸》一文中曾分析过,善于发现敌人并制造敌人,是极权政治的一个特点,这种思维影响到几代中国人。该文对这点有详细论述,本文只简单指出一个事实:中共将异见者视为敌人,采用的是打压、抓捕、判刑等政治高压手段;毛左与“小粉红”们采用口诛笔伐,未能将“敌手”致死,主要是手中无权。每逢当局整肃自由知识分子,毛左几乎是一片叫好之声;而毛左偶然受当局打压,自由知识分子如果发言,基本都会引用“我不赞成某人的观点,但我仍然要捍卫他发表观点的权利”。
    
    在这次“小粉红”远征FB事件中,上述三个特点暴露得非常明显。
    
    从“少年中国”可以预知未来中国
    
    梁启超深知青少年精神面貌对一个国家未来的影响,他曾经说过:“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这话可算是至理名言。有论者认为,“我们都是小粉红”,意思是他们将来会转变。但我没有这么乐观,“三岁看小”,育人的关键时期就是人的幼年与少年时期。如果今天的青年主体是毛左与“小粉红”,只要今后不发生特别大的社会变故,比如五四以后“救亡压倒启蒙”这类社会变故,他们大体上将朝三个方向发展:实用主义者;享乐主义者;只会有极少部分可能转变为真正接受普世价值的人,这部分人数乐观点估计最多不超过5%。
    
    更为严重的是:中国当局对中国青少年的各种倾向采用不同的方式打击与扶持,对于独立思考并质疑现行体制的青少年采用政治打击;对享乐至死放纵不问,将毛左与“小粉红”视为基本队伍培养,这种“教育”方式将使青少年的政治生态进一步恶化。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212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清涟:中国怪谭:真假“国家机密”满江湖 (图)
·何清涟:中国经济衰退,资源国发展南柯梦碎 (图)
·何清涟:袁庚先生与他的理想主义改革
·何清涟:众言“硬着陆”,为何索罗斯独招中国恨? (图)
·何清涟:中国的金融危机为何总不爆发?
·何清涟:2016年:台海两岸的政治羁绊已断
·何清涟:2015年中国群体性事件的新特点 (图)
·何清涟:从官员贪懒与坐等出事看制度之弊 (图)
·何清涟:中国外汇储备的阿喀琉斯之踵何在?
·何清涟:德国的戏剧:“政治正确”高于国家安全 (图)
·何清涟:德国的危机:“政治正确”下的媒体失灵 (图)
·何清涟:衡量“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标尺 (图)
·何清涟:中国政坛:红二代淡出,赵家人恒在 (图)
·何清涟:2015年中国经济关键词:失业 (图)
·何清涟:时光倒流90年:“工运之星”师承林祥谦 (图)
·何清涟:介绍廖晓英新作《中学还能这样上》 (图)
·郭飞雄:甘当民主宪政铺路石的大勇者/何清涟
·何清涟:刘源退休:红二代政治长跑终“封印” (图)
·何清涟:农民工被中共政治局赋予新使命:消化库存房 (图)
·何清涟:履险如夷的郭广昌还能平安否? (图)
·江泽民长子江绵恒通吃 让人惊叹不已 /何清涟 (图)
·何清涟:谁是《人民日报》所指“铁帽子王”?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号召“红二代”退出商界?
·何清涟:中国思维撞了美国规则的墙
·何清涟:高官韩正们缘何要“翻墙”? (图)
·何清涟: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何清涟: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政治篇
·何清涟:陈元为何未能出掌金砖银行?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反腐为何势孤力单
·何清涟:《中国商界生死书》---- 刘汉、袁宝璟共证“三诫律”
·何清涟等大批微信公共号被封
·微信屠城 何清涟等大批公共号被封 (图)
·何清涟:中国农村经济处于破产和半破产状态
·何清涟/中日形势大逆转 2014必有一战?
·何清涟:官员指鹿为马,指空气为“公共产品”
·何清涟:从“衣俊卿吧”看中国马哲研究
·何清涟指《改革共识倡议书》推动中国改革有积极意义
·何清涟谈习近平“改革”与否的几个信息
·何清涟:被遗忘的数千冤魂――记1968年湖南邵阳县大屠杀
·[何清涟] 宪政中国与“老权贵带入新社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