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莫之许:在赵国,人人都曾是小粉红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23日 来稿)
     莫之许 独立评论人
    
     通过持续的单向灌输,养成了普遍存在的容易被操弄和鼓动的人格,一旦有事,当局只需要吹响特定追魂魔笛,就能召唤出无数的小粉红。

    
    C=一众粉红出墙来,后面梯子已被抽,脑残青年欢乐多,帝吧远征成笑谈。这次帝吧远征,平心而论,相比起从《中国可以说不》到炸馆、撞机事件时的粗鄙、排外,相比2012年保钓时的暴力,这一批年轻而脑残的爱国者们更多地让人觉得好笑,而不是恐惧,他们那种自以为见多识广的虚骄,在其言语的幼稚,表达的苍白,使用表情包显示出来的无能等等的映衬下,更是平添了一份可乐,让人不禁要问,这样蠢萌的小粉红,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据我自己的判断,小粉红们不是官方直接组织出来的。根据昨日帝吧远征的「战果」,在蔡英文和台湾媒体的FB帐号下所刷的表情包等炸版留言,都不过区区数万条,而当今的大陆,由各单位宣传口所组织的体制内网评员,也就是所谓五毛,据估算就在两百万以上,这还没有算上与小粉红年纪相若的在校大专和本科学生中的网评员,这部分以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为基础的学生讯息员和网评员,数量也极其庞大,据透露,有些学校中,上述人员竟然占学生总人数的20%以上,以全国大学生3000万人数来计算,几百万学生五毛并不夸张,以此而论,帝吧远征的几万数量级,太过小儿科,不大可能是官方直接的组织手笔。
    
    但是,若说一切都是自发,也令人难以置信,1999年炸馆后的示威游行,2005年的反对日本入常,2008年的冲击家乐福,历次民族主义狂热的背后,都有各种操弄痕迹,尤其是持续的媒体宣传和鼓动,甚至狂轰滥炸。在网格化维稳体制之下,一切公开的动静,都难逃党国的监控,帝吧远征得以成功,说明党国并不反对,甚至乐见,此外,在整个运作中,也不排除背后有人在推动,网络言论看似漫无边际,但在实际运行中,离不开重要节点的作用,新浪微博的大V之所以要被删贴、封号,原因就在这里。而在帝吧或者兔区这样的地方,几十个有影响力的大号,足以带动出成千上万的脑残粉,而要影响、操纵甚至收买这几十个大号,也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因此,帝吧内的一呼百应,更可能是特定群体某种共性的表现,这种共性平时潜伏于体内,在某个时刻,只需稍加激活、驱使,就能成群结队地出现。从小粉红群体表现出来的年龄结构,很容易就可以看出,这样的共性只有一个来源,那就是持续的片面教育。至今为止,大陆仍维持着极权教育体系,党的领导、统一教材、事业体制,从方方面面保证了单一灌输教育,相比前30年,仅仅是灌输的内容有所变化,具体而言,文革后,有见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破产,当局就开始推行爱国主义教育,以为替代,1989之后,当局更加警惕自由化思想,1994年推出的《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明确引入民族主义,以抵御自由主义思潮。小粉红们脑袋中所植入的,正是这套系统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灌输,包括刻意构建的历史叙事和集体主义价值观。
    
    几乎所有大陆人,都曾经傻过,除了家庭背景等偶然原因,几乎没有人能够逃过这一套话语的灌输,即使有所反思、开始独立思考的人士,终其一生,也都在和18岁前所形成的偏见做斗争,「教科书中的记载可以分为事实陈述和观点灌输两部分对于事实陈述而言,稚嫩的学生如果不加仔细甄别,几乎无法判断教科书中呈现的版本是否存在谬误另一方面,事实是观点判断的基础。改变一个高中时形成的观点可能比较容易,但修正对高中课堂——甚至更早——接触到的『事实』,则极为困难,因为人们会将这些事实本身视作理所当然的公理。」(曹起瞳:如何把中国历史教科书翻译成英文,载纽约时报中文网)。
    
    对于小粉红来说,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甚至,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就是「理所当然的公理」,这是他们持续十多年学校教育所固定的,大陆官方在两岸场合使用的「大陆和台湾都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样的表述,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具有任何的意义,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中华民国国旗不是台独符号,也难以为他们稚嫩的智力所理解。通过持续的单向灌输,在特定年龄层,官方取得了相当的成功,既灌输了若干似是而非甚至虚假的事实认定,也养成了普遍存在的容易被操弄和鼓动的人格,一旦有事,当局只需要吹响特定追魂魔笛,就能召唤出无数的小粉红。
    
    不过,洗脑固然有效,并不万能。小粉红们一旦走出学校,走上社会,获得各种异质的讯息和观念,改变也就随之开始。悲观的是,当局所灌输的是从世界观、方法论和精心裁剪的事实相捆绑,同时相互支持的一整套内容,具有相当的「抗体」,仅仅依靠说服、启蒙等字面内容,很难引发其改变,只有相当刺激力度的经历或感受,只有所谓走上社会后那「一耳光」,才可能打破原有的平衡,引发反思,进而带来改变。而即便如此,对于特定个体来说,这样的改变也依旧是没有必然性的,相当随机。
    
    乐观的是,现有体制通过普遍的权利剥夺,来实现系统的利益攫取和转移,这种违背基本人性的制度运行,常常会带来令人难以接受的冲击,2008年上半年,因为3.14拉萨事件、奥运火炬传递、四川大地震等等,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声浪甚高,许多自由派因此极其悲观,但是,随着地震灾区学校调查被打压,以及三鹿奶粉出现三聚氰胺的事件,曾经的盛世期待,带来了更大的反差和冲击,2008年反倒成了许多爱国愤青转变,以及自由化思潮大为扩散的一年。想当初,天涯社区等处涌现出来的什锦八宝饭,直接以最高统治者为花痴对象,也曾令人瞠目结舌,如今安在哉?可以想像,像2015年的天津爆炸,以及股灾中的政府作为,也曾唤醒了不少人。而等待今天的小粉红的那「一耳光」,还在后头。
    
    长期以来,自由派人士对于小粉红等的气势汹汹,在厌恶之外,也有恐惧,这当然可以理解,自由派在打压之下,相当孤立离散,看到小粉红成群结队,自然感觉势单力孤。但是,现体制对于任何群体都持怀疑心态,维稳体制更容不得持续动员和组织,对自发的小粉红们也不会信任,实际上,历次民族主义狂热中,当局也一直采取既怂恿又防范的姿态,许多参与者事后更是被判刑。这表明,小粉红们更像是一种周期性现象,而不是固定的阵营,并不值得太过当真,那种动辄就惊呼民粹、警惕暴民的姿态,其实也属于是神经过敏。江山代有小粉红,只要体制尚存,就会有更加蠢萌的小粉红继续涌现出来,对此,保持平常心即可,毕竟,在赵国,人人都曾是小粉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009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莫之许:那些伪知识分子:新左派成为体制的工具
·莫之许:对马永平们的同情折射对社会秩序绝望上升
·莫之许:外资一去不复返,冲击中国经济的最大威胁
·莫之许:“你也配姓赵”——党国天下赵家人
·莫之许:浦志强命中注定的荣耀与苦难
·莫之许:从郭广昌、徐明看中国式资产阶级的末路
·莫之许:公共问题不需要鸡汤话语
·莫之许:南周案曲终人散
·守鱼:莫之许被招安背后的谣言三要素
·莫之许:大陆互联网开始「部落化」时代
·莫之许:赞美压迫者?来自缅甸的虚假希望
·莫之许:面对中共新极权现实:冷眼相看习马会
·莫之许:「报书名」与找信号
·莫之许:延续专政战略意图:文化产业的垄断时代
·莫之许:拦截习近平,访民是中共专政的不治之症 (图)
·莫之许:国内新极权国际新冷战 TPP近乎幻想
·莫之许:中国为何要推网络安全法
·魏强:莫之许关于新极权的断言与其背后的逻辑
·批莫之许的简化黑白思维 /胡龙生
·莫之许:去政治化与伪公共化 (图)
·余世存、莫之许等学者悼念陈子明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