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牛虻:南京大屠杀 谁让它虚无了30多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5日 转载)
    
    今天是12月13日,是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国家公祭日”。
    

    一年前的二月份,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为了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死难者,揭露日本侵略者的战争罪行,牢记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表明中国人民反对侵略战争、捍卫人类尊严、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立场,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决定:
    
    每年12月13日国家举行公祭活动,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死难者。
    
    哼哼!“南京大屠杀”发生于上世纪的1937年,在30万同胞被外寇屠戮整整77年后,中国人仿佛刚刚才从梦中醒来,终于想起原来在77年前的中华民国首都,竟然还有30万的男女老少,死在了日本鬼子血淋淋的屠刀下。
    
    请注意: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此项“国家公祭日”决定时,“新中国”的红色政权,已经存在了65个年头!
    
    很显然,这段国家耻民族恨,被“共和国”的中国人,曾经虚无了几十年之久。如果对于共和国政权而言,它被虚无的时间,可以确定的说是——整整65年!
    
    因此,在今天这个“国家公祭日”来临时,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一声:为何这个血淋淋的屠戮之日,却被“新中国”的人民政府,整整遗忘65年?!
    
    两个月前10月13日,党媒有条标题:南京大屠杀档案成“世界记忆”。再细看,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的一则消息:世界记忆工程国际咨询委员会评审决定,由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等7家单位申报的11组《南京大屠杀档案》正式列入《世界记忆名录》。
    
    说实话,在看到党媒那则消息后,我的第一反应是冷笑一声,第二反应是一声冷笑,第三反应是冷笑一串!
    
    在完成了冷笑一串动作后,我随即发出一文,标题为《中国失忆卅年 却要世界记忆》http://sunbrize.blogchina.com/2689034.html。文中我说到:
    
    一个被中国人自己整整遗忘30年的“南京大屠杀”,现在却又被联合国“世界记忆工程”决定,要正式列入《世界记忆名录》。这其实是对现代中国人记忆力的一个极大讽刺,一个极大嘲弄,一个极大羞辱。
    
    可如今咱的同胞,大陆上一些中国人,却还在那里欢呼雀跃着,兴高采烈着,好像比得了诺贝尔大奖还要兴奋。唉,此时我唯一能想到的句子就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这66年来,“新中国”的中国人,他们的历史记忆能力,还是一个正常值吗?不要说“新中国”之前的众多历史事件他们记不住,就是“新中国”之后的历史事件,他们又能记住几个?
    
    这之后,我针对“南京大屠杀”又发了三问。第一问:这是真的吗?第二问:如果是真的,为何只讲雨花台不提大屠杀?第三问:为了什么,要隐瞒南京大屠杀?
    
    此文发出不久,我在新浪网看到《南方都市报》两年前一文,标题为:曾“消失”的南京大屠杀。不过新浪网在转载时,则将标题改成了“教授:南京大屠杀国内曾是禁区课本没有老师不讲”。细看后,觉得此文是对本博那篇《中国失忆卅年 却要世界记忆》》论点的有力支撑。因此今日特在“南京大屠杀”78周年国家公祭日将此文转载,以让更多网友了解我们的共和国,这段不言国殇、不说国仇、不记国恨、不提国耻的丑陋历史。(本博转载时略有删节)
    
     曾“消失”的南京大屠杀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76周年纪念日。烛光祭、守灵仪式、世界和平法会、国际和平集会,幸存者赴日证言······一系列的纪念活动显示这一主题日益受关注。
    
    但时光回溯到上世纪90年代,当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研究南京大屠杀时,却面临着窘境。她到南京采访时,没有看到大屠杀遗址,却看到这座城市的大部分老房屋和老街景被拆除。张纯如观察到的事实,正映射了这场旷世灾难的命运:在公众视野中,它曾长期“消失”。
    
    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经盛鸿,曾是“文革”后最早的一批研究生。“可以说我一直在南京求学,但我们的老师从来不讲南京大屠杀,教科书也不提,任何中国近现代史的书籍都不提。”
    
    “老师不讲,教科书不提”
    
    解放后30多年,南京大屠杀曾在国内教育中长期缺失。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馆长吴先斌谈起南京大屠杀,第一个想到的是他外公,一位没有经历南京大屠杀,但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老人。
    
    上世纪70年代,吴先斌上小学。有一次外公带他去南京秦淮河洗澡。在石头城桥边时,老人说:“当年日本人在这里杀过很多中国人。”年幼的吴先斌听了非常震惊,“外公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些?难道他说错了?可他是我最亲近的人啊。”当时,小学生吴先斌接受的抗战教育是小兵张嘎、地道战和地雷战等。“关于南京大屠杀,国家记忆曾经缺失了,但民间记忆一直没有断过。”
    
    南师大学历史系教授经盛鸿也经历了没有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教育。1963-1968年,经盛鸿在南京大学哲学系读书。上世纪70年代末,他入南京大学历史系读中国近现代史研究生,是“文革”后最早的一批研究生。他告诉记者,“可以说我一直在南京求学,但我们的老师从来不讲南京大屠杀,教科书也不提,任何中国近现代史的书籍都不提。”
    
    1938年1月,刚刚创刊的《新华日报》曾多次报道了南京大屠杀。后来情形渐渐发生改变。1948年11月解放区的光华书店出版的《中国抗战史讲话》,也介绍了南京大屠杀,不过重点落在揭露国民党军队的逃跑,“在南京就采取逃跑主义,不战而逃。”1949年7月山东新华书店出版的《从“七七”到“八一五”》,则没有涉及这次浩劫,而是对比国共的抗战表现。1957年中国现代史资料编辑委员会翻印的《“九一八”以来国内政治形势的演变》和1983年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抗日战争史话》,“南京大屠杀”都没有出现。
    
    《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作者张纯如这样写道,“南京大屠杀之所以没有像纳粹屠杀犹太人或广岛原子弹那样深入世界人民的意识之中,是因为受害者自己保持沉默。”“在社会上,那些经历过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或受害者也不敢讲,不让他们讲。”经盛鸿介绍,在学术界,1949年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的30多年里,对南京大屠杀几乎没有研究。
    
    屈指可数的异数是已故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兴祖。1960年,由高兴祖牵头的南京大学历史系日本史小组组织部分师生,开始对南京大屠杀事件进行调查,历经2年,写成8万字的书稿《日本帝国主义在南京的大屠杀》。但这部书稿直到1979年才获得刊印,是一本几万字的油印本,只供内部交流。“当时高兴祖只能单枪匹马地研究,困难重重,没有人理睬,没有人重视,查找资料困难,文章也没有地方发表。后来他想方设法把他的研究成果出了,但没有人理解它的重要性,影响力没有多大。”经盛鸿说。
    
    “南京好人”遭遇
    
    南京大屠杀之前,国民政府从南京迁走了,但有20多个英、美、德等国的侨民留下来了,包括美国教会办的金陵大学和金陵女子大学的外教。“这些人基于人道主义精神,以中立国人士的身份,力所能及地抗拒日军的暴行,为救助几十万难民做了大量贡献,被南京难民称为‘救命菩萨’、‘南京好人’。但在解放初‘反美、仇美’的思想政治运动中,这些人都被批判了。”经盛鸿介绍,抗美援朝时,凡是与美国沾边的都受到批判,“在这两个学校任教的美国教师,如魏特琳、里格斯等人,都被打成美国特务,或被批臭,或被驱逐,赶走之后还要批判。还让这两所学校的师生员工交待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张纯如发现,朝鲜战争时,中国报纸将南京的美国人描述为帮助日本人进行屠杀的恶棍,还有文章指责南京沦陷时安全区外国人将南京城拱手让给日本人。另外的文章则称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是一个帝国主义者的组织,与日本侵略者串通一气。
    
    经盛鸿介绍,在南京保卫战中,很多国民政府军人牺牲,其中最少有九位将军,中下级军官和士兵有几万人“但在南京保卫战中壮烈牺牲的国民政府军人,和在日军大屠杀中被杀害的国民政府军人,在建国后却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反动军官’。”
    
    “抗战胜利后参加审判南京大屠杀日军战犯的国民政府法官,也被打成‘反动法官’,坐牢的坐牢,关押的关押,流放的流放,头上戴着‘历史反革命’的帽子,没有好下场。在这个背景下,自然不可能深入追究日军南京大屠杀的罪恶。”经盛鸿说。
    
    学者王锦思提及,1959年,日本战犯被组织来南京,但不是去祭奠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而是去雨花台默哀被国民党杀害的革命先烈。
    
    重回公众视野
    
    上世纪80年代,南京大屠杀终于重回公众视野。1982年是一个节点。当年7月,日本文部省审定教科书时,把“侵略华北”和“全面侵略中国”等段落中的“侵略”改为“进出”,把南京大屠杀改为“占领南京”。中国针对教科书事件向日方正式提出交涉,《人民日报》也发表了《必须牢记这个教训》的评论。此后,中方展开调查。
    
    1983年11月,南京成立了“南京大屠杀”编史、建馆、立碑办公室,筹备建立纪念馆。1984年2月至6月,官方首次有组织、大规模地调查南京大屠杀,发现了幸存者、目击者、受害者1756人。1985年8月15日,抗战胜利40周年之际,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落成开放。此时距南京大屠杀已近半个世纪。
    
    记忆的复苏,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的《中华民国史辞典》仍未将“南京大屠杀”收入,却收入了“南京惨案”词条,描述了1949年南京示威游行学生被国民党军警打死2人的史实。
    
    被忽略的还有遗址。1990年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华旅游辞典》,描述了革命烈士陵园雨花台,对南京大屠杀遗址只字未提,1991年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小辞典》亦如是。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馆长吴先斌提供了一份2007年的大屠杀幸存者名单,上面的许多老人已经离世,如今幸存者不足200人。时至今日,对南京大屠杀的介绍正不断深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广场,一块颀长而沉重的黑色大理石,上面用各国文字写着:“遇难者300000”,最开始用3种文字介绍,如今发展到了11种。(南方都市报)
    
    最后还是想说两句:多少年来,我们总是喋喋不休说日本人记忆不好,说他们对过去的罪孽,从不做认真彻底地反思和悔罪。可我们中国人自己,记忆比起那日本人,又要好多少?一个既记不住自己丑恶,又记不住敌人罪恶的组织和政权,难道就只有在“中国梦”的幻境里,才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所在?
    
    近几年,党宣系统老是大声叫嚣着要批判什么“历史虚无主义”。可难道他们就真的不知道,从1921年之后,中国又有多少真实的历史,就一直是被他们在——彻底地虚无着?!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10时
    
    来源: 博客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711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郭宝胜:第三势力是民进党的牛虻
·陈平福开庭一个月了 何日才判?(牛虻)
·牛虻:陈云家中“密商”胡耀邦下台事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劲道准确的论述——一个未完成的历史任务/转载
  •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 回顧“是現在站著投降,還是遲嘀跪著投降”
  •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 斯大林向毛澤
  •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 金光鸿人类要共同面对生存危机
  • 谢选骏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 台湾小小妮新年快樂
  • 陈泱潮21.抗拒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的敵基督法西斯邪惡帝國-國賊集
  • 潘一丁爆竹声里除暴乱,东方之珠迎新春
  •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隐瞒武汉肺炎疫情致封城数十万人逃涌北上广深求医
  • 张杰博闻野蛮封城民怨沸腾武汉肺炎病毒戳破习近平治国谎言
  • 康正果打油詩一組二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一)——社会的文明结构(1)/乾坤草
  • 谢选骏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 少不丁人民解放军能在武汉干什么?
  • 谢选骏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 严家祺连载《人生列车》7《学问高过金岳霖的沈有鼎》
  • 谢选骏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 李芳敏144000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
  • 少不丁“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论坛最新文章:
  • 《鼠疫》2.0版——“封城”后 的武汉
  • 荆州加入封城行列 湖北4000万人被隔离
  • 有关武汉肺炎的文章在法世界报网站阅读排行榜居首
  • 武汉肺炎侵台两岸为参与世卫组织活动再度杠上
  • 武汉急建医院十天竣工 上千床位接收肺炎患者
  • 中国武汉医院爆满 患者彻夜排长龙 医生顾不过来
  • 香港在达沃斯努力改善自己的金融形象
  • 欧盟委员会和理事会主席签署协议 英国1月31号脱欧成定局
  • 武汉肺炎官方最新数字: 830人感染25人死亡
  • WHO疫情报告将台湾确诊病例列在「中国台湾」项下台湾要求
  • 中国沦陷:武汉肺炎患者最新增至876人 日增45% 26人死亡
  • 星洲、越南首度确诊武汉肺炎 有航空公司停飞武汉
  • 管轶:武汉肺炎病者至少是非典的10倍 武汉医生料感染人数
  • 中国死于武汉肺炎人数增至26人 混入法国武汉女正接受检测
  • 美国医学专家认为武汉肺炎全球传播速度比预料快 感染人数
  • 法美达成协议 经合发牵头的数码税谈判下周重启
  • 武汉封城首日 有人逃亡有人恐慌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