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斯伟江:苦难之路通向平安!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4日 来稿)
    
    
     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这个世界。(约翰福音16:33)

    
    谁都知道中国的法律学院,除了综合性大学,都是政法大学,就算综合性大学,也无法避免政治在法律之上。而老浦和我,分别毕业于一南一北的政法大学。我们也应该知道,中国的法院,也是政法法院。W书记也说了,法治也是党领导下的法治。他这人实在,不诓人。
    
    老浦如果说有罪,也是因为政治上犯了错误,如《环球时报》胡主编说的,“客观说,浦志强的案子挺难判的,原因是浦志强身为律师,却长期热衷政治,是中国社会及舆论场上反体制的号召性人物之一。他的言行对社会治理明显构成了某种破坏力,这种破坏力发生在中国进入互联网时代后的新社会现实之中,形成挑战法律权威的新形式”。
    
    胡编说案子难判,是因为浦志强热衷政治,是反体制的号召人物。这个定性,就是一个政治定性。因为胡编虽不懂法律,但懂历史,7条微博定2个罪,在历史书上是什么,他也清楚。老浦被抓时,并不因为发微博,而是因为开会。现在以7条微博定他罪时,这些微博都已经删除,连账号都尸骨无存,要是现行犯,以当时微博的监控之严,早就落地抓人了,这很简单,可以说,无非是找茬判人。为什么找茬,因为,老浦热衷政治,且按他自己的玩笑话,已经成为“体制外大佬”。
    
    不过,所以的政法大学,不都号召大家关心政治吗?就算不是现代大学,私塾讲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不也要关心政治。就是周主席的所谓星辰大海,不也是热衷政治吗?所以,胡编的定性不在第一句,而在第二句,反体制的号召人物。这话,我认为,不确切。体制是什么?如果体制是现行宪法法律下的体制,我说,老浦并没有反。因为,他所作所为,都在法律的范围下进行。就如他反劳教,他是用诉讼的手段,通过体制允许的媒体报道,人民呼声,最终促进中央,作出暂停劳教制度的执行。他自己承认,最终废劳教是中央,他只是起到一点推动作用,而不敢贪天之功。后来,老浦受此模式鼓励,又希望废双规。结果是什么,大家都看到了。反过来,也证明体制外大佬,没有体制的配合,不成气候。
    
    但有的人不怎么这样看。关键是,这个人成了体制外的大佬,大佬都有风险,无论体制内外。有的人粉丝上了千万,万一说的话不够正能量,也会成为自己的侧卧之榻,岂容酣睡。所以,同样用微博骂人,“正能量的人”骂人的可多了,但依然不但无事,而且有功。但老浦政治不正确的是,别人都不敢批评的民族问题,他敢说,古人所谓,千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好皇帝的朝代,这样的人是御史。没遇到的时代,这个人就是作死。翻几千年国史,历来如此。皇帝质量如何,全看运气。
    
    但老浦这种一士之谔谔,最终都会进入史册,而且也会被少数民族的人所感激。本民族的人为自己说句话,虽然也难,但毕竟是本族,但异族人为他族的人说话,更为难得。老浦作为体制外大佬,不管以后是否继续热衷政治,这个资本,是极为稀有的。这种待遇,可遇而不可求。某种程度上,比他另一个冠冕在头的朋友,都要珍贵。
    
    老浦不是没缺点,和我一样,我们都开玩笑,戏虐,过头了,可能就刻薄。老浦在实际待人接物上比我厚道,确实有古道热肠。非常有礼节。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用不完的名片,有来必有往。从来不觉得体制外大佬,可以和体制内大佬一样,不用名片,本来他那身板和面孔就是名片。有一次,我带孩子见老浦,老浦居然还给一个大红包给孩子。换成我,根本就不会想到。朋友的婚礼,他千里迢迢会赶去。我和徐利平都托他送红包,这红包钱自然是欠了不给的。我们对他说,我们是帮你打工的。但说话说回来,我不是说,说话刻薄了,就法律上有罪。不是,但是,作为更高的标准,我们还需要再修炼,如何柔和谦卑地说话。我相信,他一定会做到。
    
    这几年的刑事司法,已经让我深深感觉,党领导司法,确实是目前颠扑不破的原则。所以,给什么司法人员写信,不是NAIVE,就是别开生面。李庄案二季,要不是薄书记改变想法,或者有更大的权力影响,凭几个司法官员要反抗,谈也别谈。所以,老浦的命运,并不决定于法律人。同样,前几天那个大案,答案或许也是如此。这并不是让我们放弃。我们做该做的事情要做,其他的事情,其实要交给自己所信仰的。如基督徒,就相信耶稣已经胜了这世界,“把苦难当成通往平安的道路,接受这罪恶的世界,按其现实本相,而非如我所愿,相信他会使一切变得美好”(莱-尼布尔的祷告词)。
    
    而老浦所信的历史或正义,也一样,最终会让他的苦难遭遇,成为这社会以后平安的因素之一。老浦不但自己遭难,而且连累了他的外甥女。我想他心里有很多愧疚。他常年奔波在外,也愧对家人。他在看守所里面,甚少提自己的苦,反而经常问候朋友,关心朋友。希望我们平安,不敢说他有多崇高,但,从为人来说,他满有基督圣徒的样式。我们这个世界上,不但做坏事会遇到苦难,就算做好事,也会受到苦难。这让我们难以理解。但神让万事互相效力,也会让通过苦难试炼的人,如钻石一样,在高温下结晶,最终闪烁出非同寻常的光芒。
    
    如今,这一年多的试炼,到现在走上法庭,以这批评公权力的7条微博,作为罪证,老浦已经证明了自己。苦难无法避免,但显然,他战胜了自己。老浦的白发应该会更多了,他原来饱满的脸庞,恐怕更多皱纹。作为朋友,我很担心他,有许多次梦到他,有一次,居然梦见参加了他的葬礼,午夜梦醒,泪流不止。
    
    胡主编所说的,老浦的言行对社会治理有明显的破坏力,显然,他的用词很精巧,他不是说,老浦的言行对社会构成破坏力,而是说对治理有破坏力。如果我们的社会治理转型,要从法制走向法治,那么肯定会需要破旧立新,这样的话,胡编的话语,从我们的角度看,依然是飞盘准确地抓住了。什么时候,即使有人向法院和舆论发指令,胡编和法官岿然不动,老浦的中国梦,或许就实现了!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摩太后书),一切皆有天意,我仿佛看到这个“傻大个”,饱经风霜的脸,依然有两个深深的酒窝;身上,依然洋溢着正气;心中,仍充满满满的家国之情。 他站在法庭上,只不过是他另一个宏业的起点。
    
    荀子曰:粹而王,驳而霸,无一焉而亡,秦之弊也。国之兴旺,在崇尚道义,抑或任用贤能。古人不是喜欢批评,但立谤木而求诤言,也是为了更好的社会治理。《春秋繁露》说:《春秋》之所恶者,不任德而任力。 我们今天谈论老浦的事情,不是单单关心他一人,或者其他许、郭等个人命运,而是关心本国的国运,国运盛衰。欧阳文公曰: 呜呼!盛衰之理,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夫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权力在手,不能不慎。
    
    倒也不必再多悲情。人心已变,大河解冻。天理长存,不为尧存,不为桀亡。顺势而为,乃可永昌。逆水行舟,举步维艰。如此看来,我们除却心里常有期盼和希望,乃可以重申董仲舒的“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而不计其功”。多年后回望,义人们的苦难,乃是通向平安的道路。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623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斯伟江:”央视审判”损害司法权威
·斯伟江:如何看待重大案件中的视频?
·斯伟江:统一登记平台非统一反腐治本 (图)
·斯伟江:大河奔流2015——迎新兼怀友浦志强 (图)
·斯伟江:困兽犹斗——评王书金案庭审
·斯伟江:外停劳教,内“废”双规 (图)
·斯伟江:阵痛——中国未来十年展望(中)
·斯伟江:胎动——未来十年中国展望(上)
·重庆在下一盘大险棋!——读《重庆新经济政策》/斯伟江
·斯伟江:重庆在打造超级“政府公司”
·文强死刑双重解读/斯伟江
·高月罪涉“煽颠”律师会见受阻 斯伟江携妻儿出境被拦 (图)
·斯伟江律师看守所见刘萍:腹泻一直未治愈 (图)
·上海律师斯伟江宣布受浦志强妻子委托将接手浦案
·张思之律师见到浦志强 斯伟江律师接手案件未果 浦志强妻子发文思念丈夫
·浦志强的斯伟江律师已经在来北京的飞机上
·六四研讨会“五君子”斯伟江接手浦志强案
·六四研讨会“五君子”案多人取保 斯伟江接手浦志强案 (图)
·斯伟江律师:为念斌给孟建柱书记的信
·律师斯伟江2013年的最后一天
·斯伟江:陈永洲案在管辖权与实体上都存疑问
·斯伟江:薄熙来的辩解可获同情但伤其形象
·中南海来信(三) 文/斯伟江
·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遭全网封杀噤声
·律师斯伟江“中南海来信三”,黑色幽默?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