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钱绛:多事之秋中的政治正确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07日 转载)
    
    所谓祸不单行,绝非迷信,再也没有比今秋更多事了!起初,好像媒体还怕辜负了特别容易无聊的百姓,特地炒作些无关紧要、八杆子打不着边的事,什么美舰硬闯南海12海里挑衅中国建筑人工珊瑚礁岛,一会又来个美军无人侦察飞艇失去控制横冲直撞,大有无事生非之嫌。然后,真不好了!不祥之兆接踵而来,且一发不可收拾。正当俄军在叙利亚摧城拔寨、多国进行观望谈判之时,俄罗斯一架空客飞机在埃及西奈半岛靠近以色列附近坠毁,载有的219名乘客不幸全部遇难。同时,美国国内专注于竞选总统的唇枪舌剑。毕竟火没烧到自己的眉毛,更何况对方是自己的宿仇劲敌,并也从吃过的亏中,终于悟出几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聪明,只谨慎地对水深火热中的国际难民表示同情,或趁机捞取攻击对手和对本人有利的政治竞争资本,而并无诚意和精力一如既往地过问是非,充当警察。11月13日黑色星期五,执政党操着一副看笑话的笃定姿态,向全球得意地宣布:无人机继成功铲除宾拉登之后,今天又轻而易举歼灭恶名昭彰的圣战士约翰(Jihadi John),不仅无风险讨回了血债,而且有效地抑制住了IS。可惜话音未及千家万户,巴黎恐怖惨案随即震耳欲聋,让人无法不联想到珍珠港、9/11、基督之敌和世界末日。又一划时代的事件终于降临了!
     然而,人们还未来得及反思巴黎受难日,民主似乎在一夜间倒退了整整一个世纪。美国50个州中,居然有31个州的州长(除一名之外,全部都是共和党)马上决志不欢迎叙利亚难民,只剩下7个州长硬着脖子表示愿意接纳,其余皆模棱两可 、摇摆不定···. 更有甚者,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纷纷提出五花八门的安保防卫措施:前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Jeb Bush),本来碍着自己太太是拉丁裔的缘故,在非法移民问题上较强硬派显的大慈大悲,转眼间却建议难民入境申请须添加“宗教信仰测试”,相似于移民局审查从中国大陆来的,是否曾经入过团、参加过党组织什么的。得克萨斯州的克鲁兹参议员(Ted Cruz)已想好如何应用 “religious test” ,来裁决该收容哪些难民:所有遭受迫害的基督徒均可,但穆斯林一律谢绝,暂且不考虑狡猾的恐怖分子会不会假冒基督徒身份的风险。看呐!伊斯兰男丁为主的难民人口,正如洪水猛兽向我们扑来,迫使危在旦夕的美国不得不采取现实的自卫自保。克鲁兹还认为,穆斯林难民应被其他穆斯林国家收容,而对无处可奔的基督徒难民,美国义不容辞。

    
    但最最登峰造极的,当属那干劲十足、口口声声受够了“政治正确”(PC)狗屁的亿万富翁川普(Donald Trump),发誓要让大家见识一下:有钱真能使鬼推磨!若他当选成总统,定会重振美国雄风,保证能让墨西哥出钱,建筑美墨边境长城,并把罪犯、毒贩、奸夫、人渣组成的非法移民统统驱逐出境。他三番五次敢摸任何老虎屁股,不是跟女士犯冲,就是和记者较劲,念叨中国和墨西哥像口头禅似的,得罪的种族、宗教、个人和团体包罗万象、不计其数···. 如今,恐怖主义恶化更让他如鱼得水,上蹿下跳。“ 君不见:世贸中心大厦倒下时,新泽西沿岸观望的大批阿拉伯民众欢呼雀跃。” Trump的记性和观察力连其旺盛精力,都非同一般。“我知道谈论这事政治上不正确,但大厦倒下来时拍手叫好的,确实大有人在。” 有鉴旧痛新伤,Trump不仅扬言要严格监控清真寺,恢复已被奥巴马当局作废的不是很管用的审讯水刑,就是要用来教训那些“该死的畜生”,还主张勒令穆斯林教徒携带注明宗教的身份证,连不是少数民族的听了都寒气直冒。
    
    奇怪的是,无论你给他戴多少顶帽子:种族歧视!大男子主义!傲慢豪绅!纳粹!希特勒!法西斯!大国沙文主义!开残疾人玩笑!结果却是把这么个“十恶不赦”人物抬举越高,从无非是有几个臭钱无理取闹的小丑,升成最看好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角逐者,并保持20多周不败的民调结果。NBC继续让他主持热门的“星期六晚间娱乐节目”(SNL),对拉丁族抗议Trump反动作秀并要求道歉根本不予理睬;《历史》有线电视频道开设了Trump研究专题,细致入微地跟踪分析报道。总之,不管你是他的粉丝还是冤家,Trump现象已引起社会普遍关注,彻底转变了原先看滑稽的掉以轻心和嗤之以鼻的苗头。这种角色若是出现在铁蹄专制下,也许早被严打镇压了,而且会被政治觉悟高的左邻右舍率先告发和修理。毋庸置疑,Trump多亏了当代最民主的言论自由环境,才发展到如此猖狂地步,甚至深得民心。但应当指出的是,发人深省的并不在于其招摇过市引起的轻浮效应,而是要思考在风雨满楼的混乱时刻,如何坚守良心和道德,把光荣革命进行到底,让自由女神高举的熊熊火炬,继续为穷途末路的落魄者点燃希望的光明。
    
    当然,无论民主人士的出发点多么真诚地符合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规律,事实证明,高调的政治正确已在不健康的压抑呆板气氛中,演变成了被社会深恶痛绝退避三舍的严重不正确。长期以来,人们碍于进步开明的大趋势和屈服于硬性规定,只好忍气吞声阳奉阴违,可一旦有人站出来讲话,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那个效应就是Trump今天收到的成就收获。试着套用他直截了当的话说:“受够了PC折磨的劳苦大众们,为你们说真话的救世主来了!”
    
    再比如,官方和媒体讨论起恐袭等争端问题,往往不敢指名道姓,宛若《哈利波特》中弱民称呼“You-know-Who” 那般心惊肉跳,诚惶诚恐,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哪方神圣或触犯哪根敏感的神经;甚至也像巫师社会里的官僚们,道貌岸然,高深莫测,一本正经,一厢情愿否认事态的严重,或睁只眼闭只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过来还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正直无辜,助纣为虐。乌云压城的最黑暗时刻,哈利波特毫不畏惧,冲恶魔老爷直呼其名Voldmore,四座皆惊,上面很怀疑这孩子的鲁莽非但无济于事,可能反而因此触霉头帮倒忙呐,就散布他说谎,使其因政治不正确,成为被动的蒙不白之冤的孤家寡人,把人们的精力引向猜疑、内扛和彼此纠结,敌人趁机嚣张利用,直至杀害了哈利波特可亲的教父Sirius Black (姓黑,被侦缉捉拿的越狱逃犯,始终未获平反昭雪),以及唯一信赖可靠的Dumbledore校长。大祸临头后,Hogwarts学校乱成一团,群龙无首,我们的小英雄最终凭着自我牺牲的羔羊式纯洁崇高的精神,糊里糊涂莫名其妙战胜了黑暗,为下一代赢得了长久被剥夺的安居太平。
    
    难怪当局对层出无穷的事件反应不置可否,当前社会信息虽然快捷流通,但扑朔迷离的让人实在无可适从。特别是长期以来,吞吞吐吐叽叽喳喳,口是心非言不由衷。不知不觉中,正直守法变得虚伪,违法乱纪需要同情,形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PC(political correctness “政治正确”)畸形文化,正如毒瘤,侵蚀着我们的传统、原则、见解、正义和诚信。在这种文化下,学校可以在哥伦布、退伍军人和总统纪念日照常开课,但马丁•路德•金(MLK)日不能忽略不过。“节日快乐”达到言行一致的高度境界:“感恩”吃火鸡,“圣诞”送礼物,“复活”找彩蛋,“国殇”长周末,“独立”放烟火,“劳动”大休假。
    
    大家刚刚过了“感恩节”,不管你吃的是传统火鸡,还是合胃口的烤鸭,应当都会欣赏这个佳节带来的温馨。按照正统的新英格兰版本,感恩节出处应是四百年前英国清教徒,1621年为庆祝横渡大西洋、登陆美洲东北部成功,及当地印地安人热情好客而开始的良好传统。没人想知道,其实早在五月花号抵达普利茅斯一年多前,第一个感恩节于1619年12月4日,在南方美洲原始殖民地弗吉尼亚就已正式诞生。当时,“伦敦公司”继开发美洲殖民地遭受到重挫后,又派遣了38名英国人冒险移民,作为补充队伍支援巩固詹姆斯屯基地,并明文嘱咐这批人抵达弗吉尼亚定居点后,立即履行遵守如下命定:“我们的船只到达指定的弗吉尼亚种植地的日子,应作为一个敬畏全能上帝的谢恩日,来每年纪念并永保圣洁。” 正如许多事一样,感恩节的原本动机再自然简单不过了,以至于新大陆移民不分何方先后,大都自动自发自觉奉守,直至1789年10月3号,当华盛顿作为第一个美国总统要求国立感恩日时,只是强调认同业已成熟的民风习俗而已。自此,整整74年以后,内战的冷酷无情促使林肯总统宣布,将11月最后的星期四正式定为“感恩节”,用意就复杂化了。南北战后,胜方显然认为有权把历史政治正确化,营造一种印地安原住民、黑奴和种植主和平共处互帮互助的祥和气氛,就嫌正宗南方版的“感恩”从宗教、殖民、腐朽、狭隘等层面上看都不够PC,所以就故意埋没历史真相,取而代之广为人知的修正版。
    
    同样,在PC横行霸道下,华盛顿和杰佛逊等创始之父都得接受曾经拥有和未解放奴隶的追究批判,您若不信,敬请光顾一下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的故居弗农山庄(Mount Vernon)、美国第三位总统(Thomas Jefferson)之家“蒙蒂塞洛庄园”(Monticello), 或位于费城的“自由钟” (Liberty Bell),实地调查考证。目前,PC从坟墓里挖出的最新鞭尸对象是威尔逊总统(Woodrow Wilson),声讨美国第28任总统的理由是:即使以当时尺度衡量,他也是头赤裸裸“倡导种族隔离的猪”,根本没脸当普林斯顿大学校长(1902-1910),连传统上以他命名的“公共与国际事物学院”(Woodrow Wils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也是不可取的。苦了现任普林斯顿校长,无奈中只好哀求抗议学生们,还是看在前总统功大于过的份上,饶了Wilson的名份吧!
    
    如果说,前总统们还能得到功不可没的尊重,逃过PC算账劫数,那么举世公认、德高望重的进步作家马克·吐温(Mark Twain)就没那么幸运了。可以说从写作生涯伊始,他就遇上了政治不正确的麻烦,以至于脍炙人口的《顽童流浪记》(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Finn)一度遭书店、图书馆和学校因其语言不雅而判为禁书。文人无可奈何,悒郁寡欢,只好把闷气诉诸于日记自传,并留下遗嘱,他过世以后一百年之内不许发表,指望社会能用一个世纪的时间,进化到接受或认同他的前卫思想。几年前,终于封条到期了,马克·吐温后代整理的厚实巨传第一集终于问世,验证了这位文豪的先见之明。但我敢打赌,马克·吐温没想到,不仅现代人鲜有兴趣读书,更不要提晦涩难懂的大部头著作了,连可爱的《汤姆·索亚历险记》(The Adventures of Tom Sawyer)都得经过严格的文字狱政审,删除掉所有扎眼的时代烙印(N字眼,即蔑称nigger,黑鬼),才安心把哈克、汤姆介绍给小朋友们。碰巧,刚刚到巴诺书店(Barnes & Noble)买书,发现了BN包装袋上哈克背靠树桠抽烟斗的调皮图案,伴随着南方浓郁土话和语病的自我介绍:“你认不得俺,要是你木看过一本名叫《汤姆·索亚历险记》的书;但木所谓啦。那书是马克·吐温先生造滴,而且他讲了真话哎,最起码大部分都是。有些事他夸张了点儿,但他主要讲的都是大实话哟,那也不算啥,只是俺从来木见过哪个不撒一两回慌呢···.”
    
    以上提到的都是些大人物,那PC气候里的普通民众又是怎样的光景呢?除了白人还姓白而不被误解外,其余有色种族都不能容忍半点直率,除非开自己人的玩笑,比如我们“老中”。有次在电话上对一个华人做民意调查,左一个非裔、亚裔美国人,右一个拉丁裔、太平洋岛国人······ 搞得对方差点挂机,耐着性子纠正我:“你不能干脆点,管他们叫‘老黑’、‘老墨’吗?累不累啊?!” 我吓得大汗淋漓,这可是录音电话哎,我的大爷!
    
    只要稍稍留意一下政治新闻,就令人哀叹150年前那浴血奋战是否白打了。从90年代洛杉矶Rodney King被白人警察殴打虐待引发的愤怒骚乱、 OJ Simpson涉嫌谋杀审判导致全国范围的分裂争议, 到近年内黑人青年频频被白人和警察击毙:George Zimmerman vs Trayvon Martin (2012, Sanford, Florida); Michael Brown vs Darren Wilson (2014, Ferguson, Missouri),直至今春波及马里兰和纽约的黑人暴动,今夏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Charleston,SC)非裔教堂大屠杀, 以及目前芝加哥、路易斯安那、印第安纳、威斯康星、科罗拉多、加州圣伯纳迪诺等各地接连传来的血腥危机 ···. 短短二十来年的功夫,东西南北仇恨暴力冲突日益紧张,种族主义势如破竹在美州大地崛起。 本来以为3K党早彻底进了历史的垃圾箱,而且随着奥巴马当选总统,MLK的梦想似乎已经实现,民权革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如今却陡然发觉,“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竟还在苟延残喘争取“黑人命也要紧(Black lives matter)!《杀死一只知更鸟》(To Kill a Mockingbird)” 里的冤案,放在今天不一定能胜诉。
    
    随着总统大选的来临,PC遇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以至于成为辩论演说中的热词,无论象驴之间,还是党派内辩,无不向PC挑战,使用起来俨然像甩出一张咄咄逼人、冠冕堂皇的反正统王牌(Trump Card)。不管特征是大款、CEO、黑人、女人、印度人、犹太人、年轻人,还是保守、进步、自由、激进···. 只要依仗抨击 “PC 文化” ,就会有川粉坚信不疑川普的税收政策,确能力挺美国经济“像火箭一般腾飞”;就会有知识分子刮目相看细声慢气的非裔退休神经外科医生卡森(Ben Carson),使其支持率超越川普;就会有无数新鲜人仰望43岁的古巴移民的儿子马克·卢比奥(Senator Marco Rubio);就会有看热闹的喜不自禁地捧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克星卡莉·菲奥丽娜(Carly Fiorina)。
    
    从历史角度看,选民似乎已对所谓“清一色”假冒伪善的精英领导阶层产生厌倦。美国44届总统中,除了肯尼迪(天主教)和奥巴马(黑白混血)外,其余均为靠谱的W.A.S.P.(White白种人, Anglo-Saxon 安格鲁萨克森族, Protestant 基督新教,泛指主流族群“信奉新教的欧裔美国人”)。自19世纪早期起,W.A.S.P.便牢牢占据着美国的上流社会,在历史上奉行种族主义、排外主义、反犹太主义、反天主教等种种政治反动的理念和政策,并明显地具有文化种族优越感心态。近年来,美国保守和宗教势力进一步扩大,很多WASP从原教旨主义基督教的教义出发,反对堕胎、同性婚姻甚至同性恋等自由理念,希望能够恢复正统美国式的生活。这些人是美国共和党的重要支持者,一直将实现W.A.S.P.价值观作为自己的竞选奋斗目标,借用Trump的口号,就是“使美国重新伟大起来!”
    
    讽刺的是,这个精英族最爱打的王牌,偏偏就是拿WASP来反PC(“wasp”又是“黄蜂”的意思,会给人一种讨厌蜇人的感觉),致使财大气粗的川普得以破天荒扶摇直上。除了先声夺人,出奇制胜,口不遮拦等非PC的作派,其索性“以毒攻毒”的蛮横不像话让温驯的良民耳目一新,暗暗佩服这小子敢讲敢当的血气方刚。从一开始登场,他就直言不讳,正面迎接媒体从种族主义到移民政策对他毫无情面的恶意攻击,预告并指出记者的“不公平”及“荒谬问题”,正是中了PC的邪,实际上被民主党利用成“超级帮”(super pack),来嘲讽、反感、厌恶他所代表阶级的高级地位、有钱有势、聪明、现实、古板、贪婪、自私、节俭、势利、冷淡、工作狂、无表情、孤傲清高等等,而这本身,恰恰是PC造成的偏见,若再任其泛滥成灾,美国的原本文化价值就会付诸东流了。
    
    另外,好莱坞也没闲着,不断塑造反成见、反现状、反身份的英雄好汉,诸如《妙人奇迹 》(Being There,1979)、《雾水总统》(Dave ,1993)、《阿甘正传》(Forrest Gump,1994)、 《风云人物》(Man of the Year,2006),在娱乐中煽风点火,唆使群众幻想一位简单、天真、有趣、诚恳、朴实,以及别具一格、打破常规和心地善良的美国式好领导。
    
    到底什么叫PC?其实谁也说不清,反正不是指“个人电脑”就对了。说它是定性尺度吧,也没个码准, 极左极右,自己拿捏吧。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如同冷战时期的“Commie”这顶帽子,戴上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我觉得自命不凡的所谓非政客,充其量不过是在拿这不明不白的时髦词作挡箭牌而已,借逆反心理哗众取宠,来遮掩自己从政经验上的不足和无知。
    
    最后,出于好奇,试着探索了一下“政治正确”这个词的来龙去脉,及其定义范畴。尽管 “POLITICAL CORRECTNESS” 作为贬义词早已被叫滥,尤其从上世纪初苏联革命开始到中叶的冷战,西方逐渐将此具体应用于形容和鉴别共产主义阵营中的极左、僵硬、教条的扭曲作风;但当真追根溯源起来,却扑朔迷离颇费周章。经过好一番折腾,总算在杜鲁门档案馆里查出些眉目。
    
    在日本签署《投降协定》的前一天,美国哈里•杜鲁门总统 (Harry S. Truman, 33rd U.S. President) 和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General Douglas MacArthur)之间,互传了以下4份电报:
    
    (1) 日本,东京
    0800–1945年9月1日
    收件人: H•S•杜鲁门总统
    发件人: D• A• 麦克阿瑟将军
    
    明天我们就要与那些黄肚皮杂种相见,并签署投降文件,有没最后指示!
    
    (2) 华盛顿D C
    1300–1945年9月1日
    收件人: D• A• 麦克阿瑟
    发件人: H•S•杜鲁门
    
    恭喜你,出色地完成任务,但在与新闻界讨论投降条款时,你得把对日本人明显的不满降低腔调,因为你的一些言论压根政治不正确!
    
    (3) 日本,东京
    1630–1945年9月1日
    收件人: H•S•杜鲁门
    发件人: D• A• 麦克阿瑟/ C•H•尼米兹
    
    遵命,长官!但切斯特和我都有点糊涂,到底政治正确是什么意思?
    
    (4) 华盛顿D C
    2120–1945年9月1日
    收件人: D• A• 麦克阿瑟/C•H•尼米兹
    发件人: H•S•杜鲁门
    
    政治正确是近来由一帮妄想及不合逻辑的少数群体培养,再经有病的主流媒体推广出来的一种学说,奉行干干净净收拾一坨屎完全有可能办得到的主张!
    
    来源: 华夏文摘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811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