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中国为什么抗美援朝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30日 来稿)
    抗美援朝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争取苏联对中国的经济援助。时下国内学界传统上的解释还是多强调“保家卫国”“以战争赢得和平”“避免与美方势力直接接壤”等理由,或者说是“上了斯大林与金日成的当,为其火中取栗”。前一种观点是被官方左右了思路,官方思路之避重就轻,是为了彰显中国的“独立自主”;后一种观点则是西方视角,隐含着“与西方‘先进文明’为敌,总是错的”之前提,所以其起因不是道德败坏,就是智力低下。
    
     事实上,由于中共是在苏联支持下赢得政权的,所以建国后,外交上“选边站”只可能选择靠向苏联。而当时的中国一穷二白,要发展,离不开外部援助,援助的来源也唯有苏联。但苏联的援助不是那么好获得的。虽然苏联需要中国加入“社会主义阵营”以共抗西方,但由于中国体量之大、与苏联接壤及历史和领土方面的纠葛,苏联对中国颇具疑虑,并不愿见中国之强大。所以,虽然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但当时苏联援助的前景依然未卜。

    
    适时发生的朝鲜战争改变了这一状况,为中国提供了获取外援、加速发展的机会——在这时,苏联对中国的需要,首次超过了中国对苏联的需要,中国向苏联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和必不可少。正是因为有朝鲜战争(1950-1953),有苏联对中国替其参战的需要,这段时间苏联对中国的援助很顺畅,实际上大大超过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的内容。苏联帮助中国建立了初步的工业尤其是重工业体系,多项基本建设也进展顺利。“一五计划”(1953-1957)之所以成就超出预计,并非完全是由中国独立完成,当时苏联的大力支持占比很重,更有着质的重要性。在此中苏蜜月期间,虽然有抗美援朝的战争负担,但中国经济建设的顺利性,足可比拟1980年代中美蜜月时期的顺利性。
    
    但中苏后来为什么又闹翻了?首先,朝鲜战争结束后,苏联对中国的需要减少,疑虑上升,甚至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的卓越表现可能更增强了苏方的疑忌,顾虑重新压倒需要,苏对中的援助开始收缩,尤其是拒绝按约定支持中国的核项目;给中方的印象则是背信弃义、“用完就扔”。其次,1956年苏共20大批判斯大林,对中国造成意识形态方面的伤害,因为当时的中国把斯大林抬得很高,构成了意识形态的一个重要部分。最重要的是,赫鲁晓夫上台后,主张与西方阵营和平竞争、和平发展、和平共存(后来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在这个方向上走得更远),认为中国的大跃进、人民公社“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
    
    对此,中国当然不干——你刚怂恿我和对方打了一大仗,撕破脸了,结果一转身自己又去和对方“和平共存”,你置我于何地?我又怎么和自己的国民交代(动员型组织方式确实更难掉头)?况且,当时的毛泽东已退居二线,专注于思想路线方面,路线问题是他大展宏图的主要方向,而大跃进、人民公社正是他那段时期的主要理论成果,绝不容人否定。同时,斯大林去世后,随着与苏联路线分歧,毛泽东内心或许也已有了争当“世界革命领袖”的想法。但当时的毛,还没有达到文革时“一句顶一万句”的权威高度,虽然有此想法,如果不是有着前面的两个客观前提(苏联援助收缩、意识形态分歧)支撑,他也不可能拉着大家一起与当时最大的支持力量苏联决裂,化盟为敌。即使有了上述两个前提,相信当时党内的反弹也不小,毕竟其时亲苏派很强大。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彭德怀才被戴上“里通外国”的罪名(1958年苏联以与美国谈判核不扩散协议为名,停止向中国提供核项目援助;1959年7月彭德怀庐山上书并遭批判;同年同月,赫鲁晓夫发表署名文章,检讨苏联1920年代搞公社化失败的错误,暗批中国。二者在时间上构成相互呼应)。此前高岗的失势,亦有其与苏过于亲近、欲借苏之外势的原因。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514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冼岩:习近平与邓小平的不同
·冼岩:再论理论的指导作用
·冼岩:建议“有关部门”搞几部样板戏
·上帝已死,理论时代终结/冼岩
·改革的可欲性根源于历史的无限可能性/冼岩
·冼岩:“不争论”的三重变奏
·冼岩:不理解为什么说混合所有制优越于公有制?
·冼岩:邓破毛局——真正“粉碎四人帮”的是邓小平
·毛泽东的驭人之道/冼岩
·中国政府为什么“保股市”?还能牛多久?/冼岩
·异哉所谓“宣扬以暴制暴思想,美化暴力”/冼岩
·冼岩:开除毕福剑是适当选择
·冼岩:市场化改革的正确方向
·冼岩: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唯一出路是“公有制+市场机制”
·冼岩:当下经济问题的根本症结与出路
·冼岩:“安邦”其实“窃邦”——揭秘中国首富陈小鲁
·冼岩:论舆论管控有理
·冼岩:习近平的1997
·冼岩:当下中国是混合主义国家——王伟光对二错二
·冼岩:习近平改变中国
·冼岩:吁请澄清薄案疑点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