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ISIS与欧洲穆斯林化对中国人的影响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6日 转载)
    巴黎11∙13事件发生之后,中国北京人氏樊京辉惨遭杀害。这一残酷事实终于让中国人放弃幻想,不再像前几年那般自吹自擂“阿拉伯国家对中国很友好”。但绝大多数人还是认为ISIS离中国太远,基本不关心,只有少数对国际事务敏感一些的人,开始关心伊斯兰、欧洲的穆斯林化这一问题。
    
     我想在这篇文章中谈三点,这三点都与中国人有关。

    
    ISIS与新疆“反恐”有无关系
    
    中国政府当然认为有关系。在巴黎恐怖袭击后,立刻表达了慰问,并抱怨国际社会对中国反恐双重标准。海外那些并非中国大外宣系列的中文媒体,几乎都将“新疆反恐”当作北京的民族压迫,只有《纽约时报》的报道《中国声援法国,抱怨反恐双重标准》描述了中国人的复杂反应:“中国与其他国家一同对上周五晚间巴黎遭遇的武装袭击事件表达了愤怒和慰问,该事件导致至少129人死亡。但除了憎恶,中国领导人和很多中国民众还表达了更为复杂的期望和情绪,这源于对中国自身问题的相反看法。一些人附和中国政府,指责西方国家在对待恐怖主义方面采取双重标准,而其他人则指责中国领导人也采用双重标准,与国内的灾难遇难者相比,他们向法国公开表达了更多慰问。”
    
    要说东突与ISIS毫无关联,那是不愿意面对事实。在来自各国的ISIS战士中,就有300位来自中国(多是维族人)。中国与号称“铁巴”的巴基斯坦的反恐合作,主要就是针对新疆维族人受训的基地组织。《纽约时报》的文章其实已指出中国人对新疆反恐的认知撕裂。该文没有指出的是:认为新疆东突势力的暴力是“弱势者反抗暴政者的民族压迫”,应该予以肯定的,多是政治反对者(维权者与异议者);而“附和中国政府”的,人数应该相对多得多,并被前者讥为“脑残”。新疆汉人因为身处冲突区域,中国政府对当地的控制力度直接关系到他们的生存,因此都是反恐的支持者。
    
    2014年3月昆明事件发生后,新疆的民族矛盾已进入转折点:昆明事件发生之前,是维汉矛盾东突化;之后,则是东突问题车臣化。目前只是因为中共防范甚严,将汉地的维族人都驱赶回新疆,暂时扼制了车臣化趋势。
    
    我的估计是:随着ISIS问题的全球化,以及它与新疆东突势力的关系显化,中国人迟早得面对这一问题,届时因认知分裂导致的争论将远比今天还要火爆。
    
    中国人在海外的安全问题
    
    华人足迹现在遍及世界,而且有不少在动荡国家,比如非洲。但像这次樊京辉这样被ISIS绑架做人质并公开勒索赎金不得,于中国而言尚属首次。据西方媒体报道, IS掠财有道,截至2014年,ISIS已控制2万亿美元的资产,每年收入也多达20亿美元,用各种名目敲诈勒索公司及个人,就是ISIS的主要生财之道。
    
    《人民日报》微博专门采访战地记者邱永峥,发表一篇《战地记者揭秘:中国解救遭IS绑架人质为何没成功》对樊京辉被撕票一事加以解释。大意是此次绑架是经济目的,非政治目的,“中国尽了力,但营救过程已经有了一定进展。但是最近俄罗斯、法国等国家对ISIS进行全面打击,一下打乱了ISIS的布局和它原先的计划,导致人质解救渠道中断,收不到钱,ISIS就撕票了”。
    
    这篇采访,在中东北非工作的中国人要好好看看,因为这篇文章其实表明了中国未来面对同类事件的处理态度,即中国将与大多数欧洲国家一样,“比如西班牙、法国、德国,表面上说不掏钱,实际上最后都是跟绑架者讨价还价成交的”。以下是我根据文章内容发挥:如果是大型国企或私企的高管职工们被绑架,谈判将由外交部主导,通过各种渠道沟通,降低赎金。谈成之后,这赎金会由各企业支付。但如果是樊京辉这类自由职业者,国内由谁出钱,还得开会讨论好几次,也许就错失赎人良机了。
    
    至于网友们设想的要派特种部队营救,可能是看多了中国的军旅片所致。中国影视界有一支人马,可能是看好莱坞大片看多了,将振兴军威的伟业落实到银幕上,比如有部《战狼》,里面的中国特种兵个个有如战神。但那只代表中国人强军的美好理想,目前还不是现实。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特种兵有些人单兵作战能力超强,但如果没有情报人员、空军、海外军事基地等配合,否则休想。因此,邱永峥说得很明确:“中国公民、企业现在走出去的多,在很多战乱地区就可能被扣为人质,中国从来没有通过武力解决。一方面是我们有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另一方面出动军队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条件也不具备,所以一般不会采取武力解救。必要的时候可以跟当事国沟通,请当事国采取武力,比如中国人质之前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被扣押,就是当地出军去解救的”。
    
    邱永峥不便明说的是,巴基斯坦与中国的关系是多年经济援助凝成的,号称“铁巴”。中国在全世界的“铁哥”们儿就这一位。
    
    中国人海外移民的去向问题
    
    中国人是最喜欢移民的族群之一。国务院侨办曾组织了一个2007—2008年度课题,对东南亚、北美、中东、中亚等地区华侨华人分布状况与发展趋势进行估算,到课题截止时期,世界华侨华人总数约4543万。现在又过去了7年,这7年因中国生态环境迅速恶化、社会矛盾尖锐、政治风险加大,中国人进入移民高潮,总数大概已接近5000万。据多项移民意向调查,中国人的移民目标国首选美国,其次是加拿大、澳大利亚,然后大概才是新西兰、欧洲等国。就算是动荡的非洲、中东也有不少人前去。
    
    但是ISIS立国之后,其圣战士不少来自欧盟国家。据英文维基百科的统计,约有2600-4000名欧洲人加入了叙利亚战争,这些欧洲成长的穆斯林后裔在本国还有不少支持者。巴黎恐袭事件中有两名恐怖分子是今年随着叙利亚难民潮进入欧洲的,只要不装傻,地球人都明白,已严重穆斯林化的欧洲此后绝非平静乐土。
    
    有人以游戏之笔写了一篇很认真的文章,标题是《一位帝国学问题分析家给有意移民海外人士的忠告》。有人在推上问我对该文的看法,我仔细读过后,认为该文算是给中国大小富豪及有产者中的有移民意愿者做了一番沙盘推演,认为“高度习惯了‘社会持续稳定’的现代中国人,在移民海外时却恰好忽视了外国‘政权稳定性’上所存在的巨大致命性风险”,因而常常做出移民的错误决策。结果盲目移民,最后让自己或者自己的子孙后代均置于危险,乃至随时“身死族灭”的巨大风险之中。这些有巨大风险的地区有南非(注:听多了曼德拉神话,许多人对这个“彩虹国家”存有许多幻想)、迪拜等海湾地区,还有已经伊斯兰化的欧洲。
    
    有人骂这篇文章是帮助中国政府变相维稳,还有人说这文章是看透了中国有产者思维而写的文章。不管怎么说,这篇文章确实谈出了一个事实:全球稳定格局已经不再,非洲、中东是高度不稳定地区,欧洲也行将告别稳定。中国人移民本是为了避险,寻求美好生活。今后在理想的移民目标国越来越少的时候,选择合适的国家成为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目前,中国国内对巴黎事件与欧洲穆斯林化的趋势甚少了解。由于政府控制媒体,中国人对于新疆的民族冲突之严重状况也了解甚少。但是,已高度全球化的今天,加上中国经济也早已纳入全球体系,ISIS这只蝴蝶,不,应该是“巨雕”,其翅膀扇动卷起的沙尘暴足以让中国人感到,重新认识国际局势的时候到了。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311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清涟:媒体札记(1):巴黎恐袭,欧盟大同梦碎 (图)
·何清涟:中国监管者与被监管者为何“猫鼠一家亲” (图)
·何清涟:2015年金融反腐(1):救市三军尽入狱 (图)
·何清涟:中国边缘性反叛中的传统元素
·何清涟:白毛女回延安:牛头难对马嘴的革命教育 (图)
·何清涟:中国乡村痞子化与县城政治黑社会化 (图)
·何清涟: 乡村沦落 “新工人”有家难归 - 中国乡县社会生态1 (图)
·何清涟:习近平晒书单:弄巧成拙的形象公关
·何清涟:全面放开二孩与养老及劳动力供给的关系 (图)
·何清涟:中国推迟退休年龄为何一片反对声? (图)
·何清涟:习近平伦敦行带来的虚实话题 (图)
·何清涟:阿拉伯之春与2015诺贝尔和平奖 (图)
·何清涟:戏说习近平的“红色帝国”
·何清涟:形左实右的习近平驭马缰绳空荡荡
·何清涟:从WTO到TPP:与国际接轨到当世界孤儿 (图)
·何清涟:国家责任与国际道义何者优先——从中国联大“7承诺与6个100项目”说起
·何清涟:TPP为何不带中国玩?入WTO成麻烦制造者
·何清涟:德国的宪政、法治在弱化——写于德国统一25周年之际 (图)
·何清涟:李嘉诚话题突显权力与资本关系日趋紧张
·何清涟:中美协议捆不住中国的手
·江泽民长子江绵恒通吃 让人惊叹不已 /何清涟 (图)
·何清涟:谁是《人民日报》所指“铁帽子王”?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号召“红二代”退出商界?
·何清涟:中国思维撞了美国规则的墙
·何清涟:高官韩正们缘何要“翻墙”? (图)
·何清涟: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何清涟: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政治篇
·何清涟:陈元为何未能出掌金砖银行?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反腐为何势孤力单
·何清涟:《中国商界生死书》---- 刘汉、袁宝璟共证“三诫律”
·何清涟等大批微信公共号被封
·微信屠城 何清涟等大批公共号被封 (图)
·何清涟:中国农村经济处于破产和半破产状态
·何清涟/中日形势大逆转 2014必有一战?
·何清涟:官员指鹿为马,指空气为“公共产品”
·何清涟:从“衣俊卿吧”看中国马哲研究
·何清涟指《改革共识倡议书》推动中国改革有积极意义
·何清涟谈习近平“改革”与否的几个信息
·何清涟:被遗忘的数千冤魂――记1968年湖南邵阳县大屠杀
·[何清涟] 宪政中国与“老权贵带入新社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