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春秋戈:习近平参加联动了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02日 来稿)
    
    1966年,习近平13岁,在北京八一学校上一年级。海内外媒体众口一词地说,习近平在文革期间受迫害,被关押,而且还有着催人泪下的动人情节。经历过文革,最熟悉那一段历史的人还都健在,大家如果仔细想一想,就不难看出其中的问题。
    

    文革期间,领导干部子女被关押一事,是在联动冲击公安部等一系列事件之后,江青和中央文革决定予以镇压,才将这些家伙抓起来的。其实,那时所谓的“关押”,就是集中起来组织学习,不打不骂,有吃有喝,目的是不让他们再到社会上胡闹,与如今将维权律师投入监狱,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除此之外,习近平直到六八年上山下乡,是没有机会被“关押”的。至于因习仲勋“小说反党”,习近平被批斗,受牵连,这完全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事。国务院机关的造反派要批斗习仲勋反党反社会主义,还要把13岁的习近平弄来陪斗!习近平干了什么事,值得他们如此对待一个13岁的孩子?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习近平文革期间的确被关押,那就是因为他参加了联动的一系列活动;如果习近平文革期间没有被关押,那习近平文革期间受迫害,“被关押”,“被批斗”的说法就是谎言。
    
    附: 雲山林: “首都红卫兵西城纠察队”里的贵族子弟们
    
     北京四中、六中、八中与北大、清华都是红卫兵运动的策源地,也是“首都红卫兵西城纠察队”的发起学校。这些中学的红卫兵都是“西城纠察队”骨干力量,而且这些中学也都是当时中国的贵族学校。
    
     四、六、八中红卫兵领袖的父母多是中央级、省部级干部。中央级高干是众人皆知的传奇英雄。因而中央级干部子女不必高调登场就已经被推上舞台了,他们往往不是红卫兵的发起者,而是被人拥戴出来的。这些贵族子弟们因为大都有身居高位的父辈,由此获得了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上层政治动向的信息。
    
     今天,当年叱咤风云的红卫兵领袖大都成为各个领域呼风唤雨的人物,或进入各级党政部门,或富可敌国,再度不可一世。在改革开放大潮中,这些曾经的红卫兵领袖,在蛰伏多年以后,再次华丽地登上历史舞台,其中有许多当代中国的风云人物。
    
     德国诗人海涅说过一切暴政,都从焚书开始,而以焚人终结。国家社会主义运动如此,文革也是如此。这些贵族学校拥有得天独厚的师资条件和硬件设施,但是文革初起,文明那面薄薄的面纱无法阻挡野蛮和暴力的蔓延。这些贵族学校的学生惊诧地看到:堆着大量图书馆的书籍被点燃,化作青烟缕缕,升空而去。在硝烟中,他们隐隐约约地感到,一个新时代开始了。
    
     这些贵族子弟们不是一夜之间突然变化的,他们万事齐备,只欠东风,只等领袖登高一呼,便应者云集。喝“狼奶”长大的孩子,身上能没有狼性吗?但谁也没有料到暴力如此迅猛地到来。批斗大会在充满火药味的气氛中变得有些失控。不断有红卫兵冲上舞台,抡起皮带,向‘黑帮’们劈头盖脸抽去,台上无人制止,台下齐声叫好。打人的先例一开,场面就再难以控制。大会的组织者和主持者听之任之,甚至鼓励怂恿,致使暴力行为逐渐升级。
    
     当时,薄熙来三兄弟都是北京四中学生,薄熙来是红卫兵激进组织“联动”的重要成员。可惜薄熙来没有写书撰稿,否则我们也许可以从中找到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的灵感来源。
    
     在领袖和中央文革的纵容下,红卫兵攫取了随意拘押民众和使用私刑的特权,成为无法无天的暴民集团。学校设立了非法拘押市民和学生的“黑牢”。除了皮带与棍棒的酷刑,外加剃阴阳头,戴高帽,挂重大铁牌,无所不用其极。更可怕的是,一个人完整进去,皮开肉绽出来。
    
     很多红卫兵领袖认为,“首都红卫兵西城纠察队”的名声不好,是因为中央文革的妖魔化。其实“西纠”这个组织和这个组织的暴力是得到某些领导的认同。可以从北京四中学生刘辉宣谱写的《造反歌》,又称《红卫兵战歌》中看到“西纠”的斗争矛头和暴力色彩。歌词中唱道:“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要是革命,你就站过来,要是不革命,你就滚他妈的蛋!滚、滚、滚!滚他妈的蛋!”刘辉宣就是北京四中最早的红卫兵,成立“西纠”时,他也成了“西纠”成员。刘辉宣肯定是老子英雄。其父也是位老革命,第一次授军衔时被授大校。
    
     担任过“西纠”宣传部长的高干子弟秦某也辩解说:“西纠”没有组织过抄家,打人。但事实上“西城纠察队”是比红卫兵更激进、更残酷的组织。“西纠”在六中设置了劳改营,围墙上拉了电网,备有皮鞭、皮带、棍棒等刑具。关押的主要是校领导、教师及反动学生。
    
     红卫兵运动并非自发产生,它始终未能脱离高层权力斗争的影响和控制。秦晓曾回忆说,毛泽东接见红卫兵时,叶剑英在天安门城楼上问“西纠”司令孔丹:你们红卫兵不能这么打人,把刘诗昆的胳膊都打断了,人家是弹琴的嘛,怎么这么过分?但叶仍然称赞说“西纠”的“通令”写得好,并让他们有事找他。后来周恩来说,这事不能找叶帅,应该是我做的事。“西纠”的住房、汽车、厨师和相关费用,都由国务院提供。可见,当时周恩来就意识到“西纠”是一支可以利用的力量。在后来的语境里,周恩来这样做,是利用“西纠”维持秩序和保护老干部。
    
     “西纠”在红卫兵暴行中起了重要的引导作用, 抄家、刑讯、屠杀、驱逐以及疯狂的“破四旧”,是“西纠”的典型符号,带来的是无数人的被迫害和文物的破坏。他们的行为没有任何革命性或者正义性,而是用残暴的手段实行白色恐怖。按现代来定义的话,他们是恐怖主义分子。
    
     “西纠”总司令是孔丹,副总司令是陈小鲁,宣传部长由秦晓担任,后来的一些名人如任志强、薛蛮子等也是成员之一。“西纠”的许多通告等文件措辞严厉,措施严酷,其中第四号通告中的一句限期离开北京,即将十余万人驱逐出皇城;大批被批斗者从此颠沛流离,惨死于此次流放!此通告迅速在全国流传后,为害更甚!几个中学生,一个娃娃组织,缘何一度竟能操盘中国,影响全局,竟有如此大的能量?
    
     当毛泽东及“中央文革”发现以高干子弟为主体的“西纠”成为保守官僚的马前卒,立即将其打成反动组织。戚本禹训斥“西纠”是宪兵队,陈伯达则明确建议解散“西纠”。江青针对“西纠”的恶行批道:一小撮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小家伙,他们以贵族自居,以为血统高贵,盛气凌人,什么东西!
    
     于是“西纠”的命运如过山车般,从云端跌入地狱。“西纠”被取缔的最终原因也许非常复杂,但冠冕堂皇的理由,却正是因为该组织的集中营式的关押,和日趋失控的相互间武斗等。
    
     对于“西纠”大搞红色恐怖的往事,《我们这些年:党史重大事件亲历者说》这本书上有一篇《红卫兵中醒着的人》文章作了精彩的回忆。作者是李卫雨、张爱民、纪彭,其中李卫雨是李聚奎的女儿,文革初期是北京师范学院附中的学生。这篇文章追溯“联动”的历史,还是相当尊重客观事实的。比如说‘联动’成立前后,其前身“西纠”等红卫兵纠察队大搞红色恐怖,打人抓人甚至杀了许多人,在北京造成了不良影响。承认“西纠”杀人了,这就比秦某、孔某、董某这些“西纠”领导人遮遮掩掩的态度强得多。但是作者认为,这种杀人事件只是“过激”行为,本身没什么,只是给北京人留下了“不良影响”的话把,倘使北京人都忘记了这件事,就等于没有发生。
    
     诡异的是,一九八四年“西纠”被中央彻底平反了!这份平反文件中说:文化大革命初期,在北京市先后成立的“首都红卫兵西城纠察队(简称西纠)和“首都中学红卫兵连合行动委员会”(简称联动)。被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诬陷为反动组织,许多成员受到关押审查和迫害。
    
     由此,被利用成为当事人拒绝忏悔的挡箭牌,“西纠”的有些头头就认为,我党历来就有用通俗的话语阐释政治甚至哲学原理的传统,比如枪杆子里出政权,无土不豪,无绅不劣这类山寨版的马克思主义,都曾是中国革命的经典句式,所以文革中的‘造反有理’也是这套话语的延续。
    
     因此,对于红卫兵的暴行,一位“西纠”的头头振振有词地辩解说:红卫兵有过非常过激的暴力行径,这是错的。但是我们看到当今的世界,看看那些群众性暴行,相比之下,当年红卫兵的暴行可以说是够克制、够文明的。这些自以为血统高贵的红卫兵的灵魂足够坚强,不会因为当过迫害者而良心不安。只要世界上有比他们更坏的人,如萨达姆、本拉登和卡扎菲,他们就可以心安理得。由此可见,期望红卫兵群体首先忏悔是不可能的。
    
     更诡异的是陈毅之子陈小鲁已公开向媒体就文革谈了二十几次感受,并向受其迫害的老师表示道歉。
    
     雲山林: “首都红卫兵西城纠察队”里的贵族子弟们
    
     陈小鲁(右二)带领其他校友向老师鞠躬道歉
    
     陈小鲁说将近半个世纪,经历了风风雨雨,开始一步步反思,当时觉得文革是政治错误,后来发现它的根本问题在于违宪。他还主动反复提及反日游行里那些砸车打同胞的年轻人,文革的基因是不是已经消除了?类似的东西会不会再发生?这很难说。此前他曾经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实际上已经有点迟了,为什么这么晚才公开道歉,因为你过去不愿意面对这个历史。但在北京八中道歉会现场,陈小鲁的情绪则有点激动。他放下手中备好的讲稿,大声地致开场词:文革之后,老师对我们的冒犯宽容大度,我想代表八中当年伤害过你们的校友,向你们真挚地道歉!
    
     陈小鲁
    
     陈小鲁的道歉狠狠打了平反的文件脸!如果陈小鲁的道歉是正确的、他是做了违法的事,是犯了罪,则许多成员受到关押审查就是中央文革的正确决定,面不是“迫害”,平反就是错误的!同样平反文件对江青的指控也是错的!如果,平反的文件是对的,则陈小鲁的道歉是错的。我们应该相信陈小鲁的道歉是真诚的,因为他是在文革中干过坏事的贵族子弟中第一个道歉者。当然,还有许多有趣的现象,如“西纠”的司令孔某就一直保持沉默,从未见孔某高调道歉过。
    
     文化大革命的作恶方式,主要是文斗、即政治的无情斗争、残酷迫害。武斗,公然打人,打死人则是最能揭示文化大革命残暴的一个方面。而不尊重他人的生命权的,又不道歉的,不是敢于担当的贵族,而是胡同里的流氓混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306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春秋戈:转日经中文网柯隆《领土争端问题》
·春秋戈:学习公报,党中央对内对外都是纸老虎!
·春秋戈:五中全会,习近平的政治目标难以实现!
·春秋戈:纸老虎不好当,后果严重!
·春秋戈:美驱逐舰穿越南中国海岛礁12海里
·春秋戈:美12海里军事行动习近平访英期间实施
·春秋戈:南海战争,中国战略思想混乱,自相矛盾!
·春秋戈:“实事求是”,是习近平的“死穴”!
·春秋戈:战争迫在眉睫,他却忙着访英!
·春秋戈:五中前吹风是卑鄙的,也是不得人心的!
·春秋戈:至今不知该干什么的军委主席!
·春秋戈:请教石涛,习近平是“死诸葛”还是“活司马”?
·春秋戈:中日两国青年人,应该多多交流
·春秋戈:三年不见大智慧,何以惊人?
·春秋戈:习近平王岐山阴谋集团的恐怖主义本质
·春秋戈:习近平王岐山阴谋集团的恐怖主义本质(三)
·春秋戈:习近平王岐山阴谋集团的恐怖主义本质!(二)
·春秋戈:少见多怪,王岐山为什么不能黑?
·春秋戈:警报:马英九政府与中共疑有私下秘密协议!
·春秋戈:致午墨,等着看二十一世纪的革命!
·春秋戈:山雨欲来,腥风血雨,杨恒均先走!
·春秋戈:八个死俩,习近平创将军自杀率25%的世界纪录
·春秋戈:京沪航班大面积延误取消,上海电视台关闭!
·春秋戈:94年中国被越南逼出南海石油开发内幕
·带走部委官员遭威胁:限下班前放人/春秋戈
·春秋戈:罗兹没有就习近平任国安委主席表态
论坛最新文章:
  • 建武汉肺炎隔离区 引福建霞浦人抗议
  • 武汉肺炎以非典五倍的速度快速扩散
  • 韩国青瓦台前50万联署促禁中国人 日本有店家明指华人禁入
  • 肺炎流行 春节期间日本战战兢兢
  • 武汉肺炎 中国女子足球队甫抵澳大利亚遭隔离
  • 香港“一罩难求”1000人排队抢购口罩
  • 武汉肺炎 病毒攻陷 中东第一例
  • 武汉新冠病毒无症状患者的“神传染”
  • 武汉肺炎 官方最新通报新增确诊1459例132死亡
  • 武汉肺炎 韩国人大论战要不要10万中国人节后返回
  • 自保失败 西藏武汉肺炎疑沦陷
  • 林郑挤牙膏式“封关”被指太迟只截止一成来港旅客人次
  • 哈佛生化系主任隐瞒千人计划史遭起诉 涉武汉生化合作
  • 武汉肺炎累经济亮红灯 上半年减至少一个百分点
  • 从武汉乘包机回日本的206人现在都在哪里?
  • 台湾拟包机接回滞留武汉台商大陆尚未同意
  • 德第一例真躺枪 中国同行到访传染得病确证人传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