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万润南:四朝元老、三界通才陈子明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19日 转载)
    万润南更多文章请看万润南专栏
    
    
    2014年10月15日,有一个自称“自干五”的小混混参加了一个什么座谈会,受到习近平接见,被誉为“正能量”的代表,一夜爆红,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六天后,10月21日,一位资深的民主斗士,为中国前途殚精竭虑的理想主义者黯然离世,在网上引起一片哀悼。这两件事,表面上风马牛不相及,却清楚地表明了一个追求正义、坚守理想的时代的结束,一个追逐权势、泯灭良知的时代的来临。
    
    这个被千人唾骂的小混混叫周小平,这个被万人敬仰的理想主义者叫陈子明。就人品、学识、事业、功德而言,前者轻若鸿毛,后者重逾千钧;前者是瓦釜不如的粪土,后者有如黄钟大吕;前者是人所鄙视的“佞人”,后者是众口称道的“贤士”。
    
    万润南:四朝元老、三界通才陈子明


    
    陳子明与夫人王之虹同获刘宾雁良知獎。
    
    两千多年前,屈原就在《楚辞》中感叹:“世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
    
    与其说屈原有先见之明,不如说两千年来,中国的政治环境并没有多大进步,依旧是“溷浊而不清”。
    
    我和子明算是同代人,我比他年长六岁。他是同代人中的先知先觉。就参与推进中国的宪政民主的经历而言,他是前辈。我们共同经历了“文革”那个邪恶到极致的年代,之后便是一代人的反思、启蒙和觉醒。代表这一过程的有四个标志性事件:1976年的四五运动;1978年的西单民主墙;1980年的民间参选人大代表;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运动。在这四大历史事件中,子明都参与了。不仅参与了,而且是站到了风口浪尖的排头兵。不仅是排头兵,而且是展现了英雄气概和领导才能的领袖人物。因此我在挽联中称他是“资深民运、四朝元老”,并非虚言,而是真心推崇。
    
    军涛说:纵观子明一生,远不是“四朝元老”所能概括的;全世界争取结束专制的民主运动中所有行动策略,除武装起义外,子明都做了:打过选战,领导过街头运动,办过报刊,拿过学位,出过丛书,进行过牢狱中抗争,组建过智库,办过学校,而且是那时中国最好的政治水准和专业水准。可以说,子明创造了我们时代的一个传奇!
    
    在那个年代,要想做成一点事情,我曾经说需要三次方的人:要有科学家的头脑、企业家的经营、政治家的胆略。而子明就是这种跨越政学商三界的人才。所以我挽子明的下联是“传奇人生、三界通才”。
    
    在四五运动、民主墙和独立参选事件中,我心向往之,却没有实际行动,只是旁观和表达一种内心的支持。一直到1989年六四事件,我才被卷进了浪潮。与子明比,我是名符其实的后知后觉。即便如此,当局还是把我和子明等七人同列通缉令,被指为策划和指挥这场运动的“幕后黑手”。我当时的第一感觉,是当局太抬举我了。但能与子明等人为伍,则深感“荣幸”。为了不沾污这一点点“荣幸”,从此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子明是英雄,而且是造时势的英雄,即梁启超所说的“先时之人物”。而我不过是所谓“应时之人物”,只是到了1989年,实在是当局太颟顸无能、冥顽不化,才让我这个一向循规蹈矩的人也“先时”了一回。
    
    我和子明有过一次交集,是在1988年3月。当时他和军涛在办民间智库,而我则在做民办企业。他们为了接手《经济学周报》,说要请我和李玉吃饭,地点是在北京东城的咸亨酒店。缘何书生要请老板?原来《经济学周报》的上级主管是经团联(中国经济学团体联合会),而我太太李玉的母亲冯老是经团联的秘书长。哈,他们是来找关系、走门子来了。大家理念相同,叙谈甚欢。所托之事,仅仅一句话轻轻带过。子明长于思考,军涛善于交际。他们是一对很好的搭档。后来冯老约军涛到东总布胡同家里来谈了一次话。老太太本来就思想开明,而且对军涛印象很好,接手《经济学周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
    
    说实话,那次见面,子明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倒是子明的夫人王之虹,漂亮、能干,说话能说到点子上,给人的印象很深。我相信她是子明的贤内助。大家都说子明没有敌人,这可能更多要归功于之虹。人说夫人有三类:第一类是能让自己丈夫的朋友更朋友,让丈夫原来的敌人也变成朋友;第二类是使朋友更朋友,敌人更敌人;第三类是敌人更敌人,朋友也变成敌人。我认为王之虹应该是第一类。2014年1月,首届“刘宾雁良知奖”同时颁给了陈子明和夫人王之虹,这是对子明的赞誉,更是对之虹的认可。
    
    我和子明并没有多少交流,但读他的文章,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们对一些问题的看法、甚至表达的方式,都仿佛有一种默契。可能原来我们都是学理工的,所以看问题的时候,不自觉地会用一种理工科的思维方式:把复杂的政治问题作分类、归纳。例如,据军涛说,子明对1976年四五运动后的形势概括为五股力量在竞争中国前途:一是激进毛派即“文革”派,主张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二是温和毛派即“凡是”派,主张停止大规模政治迫害但继续延续毛的治国模式;三是还原派,主张中国回到毛否定的斯大林模式或其变种;四是拒绝政治改革的片面经济改革派(邓是代表);五是全面改革派(要搞经济改革,也要搞政治改革)。记得当时我说过几乎完全类似的话。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刚闭幕,子明曾经发表文章,希望习近平成为“大陆的蒋经国”。与此同时,我也表达了类似的希望:“习同学,你其实有机会比普京更伟大。”我们的用心良苦,许多朋友能懂,但也引来一些不理解和嘲讽。但“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只要无愧于心,笑骂就由他去了。后来当局出笼了七个不准讲,宪政民主不准讲、普世价值不准讲······后来一大批自由派知识分子被“寻衅滋事”,子明对习近平推行宪政再无希冀,并深表失望。应该说,我们的希望是共同的,失望也是共同的。
    
    我非常认同子明给自己的定位:做一个建设性的反对派。问题是,还需要一个建设性的当权派。我们本来希望经历过苦难的习近平也许会是这样的政治领袖。但现在看起来,不像。现在终于发生了文章开头中提到的那一幕:一个小混混成了习近平推崇的“正能量”,我相信,这对所有曾经抱有希望的人来说,失望是深刻的。也许,就因为此,六天之后,子明选择了“不如归去”。
    
    风雨如晦,子明,一路走好。
    
    万润南:四朝元老、三界通才陈子明


    
    来源:明镜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703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公刘:重读万润南《习同学,你其实有机会比普京更伟大》有感
·万润南、王康通訊及附文
·万润南:悼念燕保罗 (图)
·万润南:我的人生充实,拥抱良知无愧无悔
·万润南:贪官连连审丑疲劳就是中共渐入的佳境
·专访:万润南评《环时》奇葩“93岁中共渐入佳境” (图)
·万润南:镇压会激起更强烈的反感和反抗 (图)
·万润南:习同学,你其实有机会比普京更伟大
·万润南:我的学长胡锦涛
·万润南:薄谷开来案是政治审判 薄熙来与谷开来难以切割 (图)
·万润南评价中国13城市的“茉莉花革命”事件 (图)
·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双赢——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改革还是革命:听万润南等在八九民运网络大会上的讲话/萧平
·万润南的政治智慧:在宪法的层次上认识和解决问题/谢盛友
·万润南:赞同沙叶新 支持章诒和
·茅境:六四招魂(看万润南新贴有感)
·此文很值得赏析一番----万润南转贴芦笛的文章/邓嗣源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万润南
·朱学渊:读万润南《我的学长胡锦涛》有感
·中共左派也出来主张“多党竞选”,让人耳目一新/万润南
·“六四黑手”万润南回应“失败者说” (图)
·遭环时调侃六四“黑手”万润南意外突破新闻封锁
·官媒调侃六四幕后黑手万润南 释放重要信号 (图)
·万润南谈六四:举起右手支持反贪 举起左手抗议强权! (图)
·万润南:回忆我的清华学长胡锦涛 (图)
·万润南:2014年习近平成为强人但成不了伟人
·万润南:三中全会与人们期望的政治改革背道而驰
·万润南:习近平在政治改革方面仍可有所作为
·新的政治局常委不是一个保守的班子 万润南解读十八大(之一)
·中共的当务之急是收拾人心—万润南谈中共十八大
·万润南:中共度过了十八大常委安排的危机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永海真有末日审判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12-6圣
  • 冯正虎控告警察制造刑事假案——涉嫌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罪?
  • 少不丁中共不能與香港共存,將與香港共亡
  • 移民秘笈移民法庭上有关红通几个法律问题
  • 陈泱潮9.11.執政的共產黨如何自行初始化兩黨制?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倾吐心思
  • 胡志伟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 谢选骏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 胡志伟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 谢选骏英国的海盗大学
  • 胡志伟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 少不丁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 刘蔚挣不到美元,共产党多半垮台
  • 谢选骏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 胡志伟田家英罵皇帝被殺汪東興向毛下跪求饒
  • 廖祖笙廖祖笙:“二中央”部署打脸习近平
  • 谢选骏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