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从WTO到TPP:与国际接轨到当世界孤儿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12日 转载)
    
    
    何清涟:从WTO到TPP:与国际接轨到当世界孤儿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首都华盛顿美国农业部出席有关TPP的农业与商界领导人会议。 (2015年10月6日)
    
    TPP不带中国玩,实在太刺激中国人。从几年前开始,中国官方就一直渲染TPP是美国针对中国的阴谋,这点前置效应已经发酵,因此,TPP协议达成之后,无需官方出面推动,国内各界反应都很强烈,唯一的共通点是承认中国被孤立了,但对被孤立的原因、后果以及对策等看法均不相同。这一状态正好帮助外界认识中国人对中国与外部关系的认知。
    
    意见A:中国因不守国际规则被孤立,唯一出路是追赶且“与国际接轨”。
    
    持这类意见者基本承认以下事实:中国加入WTO十多年,却屡屡犯规,引起各国讨厌,所以美国等国另组国际经济组织,将中国排除在外。但对被排除的结果严重到什么程度,判断有三类:少数人认为,中国经济将因此而衰落,最后导致中共统治动摇,这类意见多见于海外异议网站。国内人士则希望主张借TPP引起的危机感“倒逼改革”。
    
    “倒逼改革论”以财新网10月8日《TPP并非“经济北约”,下一轮加入最早为2017》为代表。该文通过采访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政治经济项目主任、前白宫官员古德曼(Matthew Goodman),表达了这种“倒逼改革论”。主要观点是:TPP具有内政渗透性,若想要加入,中国需继续推动国内改革,提高竞争力。古德曼表示,在TPP谈判国中也存在市场并不十分开放的国家,例如对越南有不少例外条款,被给予额外的时间完成。若中国表示希望加入,应该也会被给予额外时间。对此,“中国有几个选项。一是从长期角度开始准备加入TPP;二是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三是加快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四是推动亚太自贸区(FTAAP)谈判加速”。财新发表此文的意图很明显:通过加入TPP,倒逼中国改革。
    
    澎湃新闻10月7日发表的《TPP尘埃落定,中国除了追赶别无选择》,文中所谓“追赶”,就是倒逼改革的另一种表述。该文认为,TPP除设定货物贸易自由化的目标之外,还加入了服务贸易、知识产权、环境保护、劳工标准和竞争中立等内容。中国加入WTO多年,却无法实现上述目标。因此,要中国短期之内接受这些协定确实困难。该文对“阴谋论”不以为然,指出,“在加入WTO之前,‘阴谋论’和害怕困扰着中国,这次也一样。不同之处在于,追赶的意识弱了,对抗的呼声高了。应该清醒地认识到,除了追赶,别无选择”。
    
    以上都是正论,杨鹏等撰写的《TPP综述:历史变局将被启动》虽然侧重于谈危机,但也是希望中国在危机倒逼之下推动改革,因为TPP条款的最终目标是促进中国进步。
    
    意见B:TPP是美国建立资本帝国的阴谋,中国应继续“当搅屎棍”。
    
    这类意见认为,TPP对中国充满敌意,是“经济北约“,意在围堵中国。几乎所有持此见者都对“投资者—政府争端解决机制” (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 ISDS)非常有意见,认为ISDS机制就是给予跨国企业在签约国更大的权力,它们可以对签约国政府的法律与政策变化所带来的损失要求赔偿,因此极大地扩张了跨国公司的利益。这个原则是TPP最厉害的机制,其最大受益者将是美国。
    
    《维基解密爆出的惊天秘密》就是这种论调的代表。该文作者认为,之所以会出现美国“私自拉群”的现象,是因为中美贸易中美国出现了巨大的逆差。作者引述了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今年早些时候的“解密”说, TPP与WTO最大的区别不在于谁涵盖的范围更广,不在于谁的合作层次更深,更不在于谁的关税更低,而在于跨国公司应该接受怎样的法律监管,这个才是问题的关键。规定的是主权国家法律必须服从TPP协定精神(打破主权国家壁垒,主权国家与本国的跨国公司产生纠纷、只能提交纽约仲裁所裁定。阿桑奇在接受采访时说:TPP讨论的不是什么自由贸易,而是跨国公司的统治。一旦该法案在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并且得到成员国议会的一致同意,那么包括美国的各成员国法律都必须纳入TPP协定精神,纽约裁判所成为全球最高法庭。作者由此引伸,美国此举是让各国“出卖主权”,引起了“各国此起彼伏的抗议声浪”。“这样的TPP,即使是明摆着孤立中国,中国能跟它玩么?让跨国公司敲定的条款超越主权存在,这是在卖国!”作者在将TPP不带中国玩这个真问题,转变成由于“要出卖主权、中国决不参加”这个假想题之后,又开始支招,提供“如何一个一个去瓦解”的原则性指导。
    
    郑永年在《TPP带给世界的是一个全新的资本帝国统治》一文中,认为形成中的TPP实际上是一种超越主权国家的资本运作方式。这个资本帝国和现在的资本全球化不同,是一个更高层次的资本帝国,也就是超越民族国家、不受民族国家影响或者有能力逃避民族国家影响的资本帝国。
    
    王江雨在其超长演讲《从大中华自由贸易区到泛太平自贸协议》中,称TPP有两个受害者,第一个是中国,第二个是WTO,因此中国要采取应对措施,除中国应该积极地与多国签订许多自贸协定、建立中日韩自贸协定之外,王还提出中国要加入TPP,目的是“我们可以进去做搅屎棍,对你进行高要价,你谈判的价格我都不同意,尽量的拖长谈判的时间,对你捣乱”。
    
    还有一篇《深度解惑TPP及中国应当如何破局》也主张捣乱,但没用“搅屎棍”这一粗俗词汇自况。该文称TPP并非牢不可破,只要记住“轮轴-辐条(Huband Spokes)形FTA网络。TPP是P12的结构,中国出口会下降,但是进口降幅更大——这意味着很多国家的中国市场份额要丢了。对中国而言,不加入TPP,但可以和这些国家分别签署类似的协议,比如,中国可以和澳大利亚、秘鲁等国签署,当然因为这样的方案仅限于中国和这两个国家,澳大利亚和秘鲁之间不会因此出现类似的关系,所以是一个类似自行车轮轴的结构,中国是当中的轴,然后周边有一堆的签署国。这个结构就被称为”轮轴-辐条形FTA网络”。
    
    上述言论均非正论,中国加入WTO,利用规则的软性与漏洞钻空子,被世界正派国家讨厌,导致TPP不带中国玩,这些人不但不检讨,反而希望中国继续当搅屎棍,从长远看,是断送中华民族的前途。
    
    实现“中国梦”是成为“世界孤儿”?
    
    表面上看,TPP只是个经济组织,谈的是自由贸易、免除关税与建立新规则,但实际上是美国对自身价值观的坚守。诚如美国总统奥巴马说的那样:“当超过95%的潜在客户生活在我们的国境之外,我们不能让诸如中国的国家制定全球经济的规则。我们应该制定这些规则,在为美国商品打开新市场的同时,设立保护工人和环境的高标准”。TPP的“投资者—政府争端解决机制”就是限制政府干预经济的权力。
    
    本文引述的B类意见,确实挠到中国政府的痒处:这种限制政府权力的TPP,咱中国不稀罕加入;就算加入,也不过是为了捣乱。因为中国政府视权力如生命线,故近几年一步一步地加强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见本人《TPP为何不带中国玩?》)。
    
    中国政府当然研究过,认定TPP的各种规则,无非是美国“和平演变中国的新阴谋”。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现在毫不掩饰自己结束“与国际接轨”、另起炉灶的意图。10月10日北京大学召开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并对外宣称这种会议将形成两年一次的定例;10月9日朝鲜劳动党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应邀访朝的刘云山向金正恩转交习近平的亲署函。据官方微信“政事儿”不完全统计,这是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与金正恩之间的第13次“互动沟通”。
    
    如今,社会主义“阵营”仅存的几位貌合神离的老兄弟,古巴已经与美国恢复邦交,越南“出走”TPP,仅存大哥中国和小兄弟北韩,哥儿俩赶紧加紧“沟通”,致力于将中国变成世界马克思主义的新中心。为保住红色江山,当“世界孤儿”尚且不怕,是否被TPP接纳,在北京心目中真不是什么大事。
    
    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906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清涟:国家责任与国际道义何者优先——从中国联大“7承诺与6个100项目”说起
·何清涟:TPP为何不带中国玩?入WTO成麻烦制造者
·何清涟:德国的宪政、法治在弱化——写于德国统一25周年之际 (图)
·何清涟:李嘉诚话题突显权力与资本关系日趋紧张
·何清涟:中美协议捆不住中国的手
·何清涟:中美“斗而不破”之秘:以经济合作为纲 (图)
·何清涟:信力建从“新社会阶层”成为“罪犯”背后的政治变迁
·何清涟:《国企改革方案》的风姓公还是姓私? (图)
·何清涟:政治困厄中习氏谵语:朝共产主义方向努力 (图)
·何清涟:政治困厄中习氏谵语 朝共产主义方向努力 (图)
·何清涟:叙利亚难民潮与关于中国难民潮的预想 (图)
·何清涟:习奥峰会“咯牙”话题知多少? (图)
·何清涟:难民潮:在国际道义与国家利益之间的困境 (图)
·何清涟:中国政府在外汇市场的“钱袋保卫战” (图)
·何清涟:还原历史真相,是纪念抗战的最好方式
·何清涟:中共历任“大内总管”中最亮的三颗星 (图)
·何清涟:黄梁梦醒:中国并非拯救世界经济的“诺亚方舟” (图)
·何清涟:天津大爆炸后谣言倒逼真相的信息战 (图)
·何清涟:天津大爆炸与被遗忘的《环评公众参与法》
·何清涟:权力寻租 天津重演深圳清水河大爆炸 (图)
·江泽民长子江绵恒通吃 让人惊叹不已 /何清涟 (图)
·何清涟:谁是《人民日报》所指“铁帽子王”?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号召“红二代”退出商界?
·何清涟:中国思维撞了美国规则的墙
·何清涟:高官韩正们缘何要“翻墙”? (图)
·何清涟: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何清涟: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政治篇
·何清涟:陈元为何未能出掌金砖银行?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反腐为何势孤力单
·何清涟:《中国商界生死书》---- 刘汉、袁宝璟共证“三诫律”
·何清涟等大批微信公共号被封
·微信屠城 何清涟等大批公共号被封 (图)
·何清涟:中国农村经济处于破产和半破产状态
·何清涟/中日形势大逆转 2014必有一战?
·何清涟:官员指鹿为马,指空气为“公共产品”
·何清涟:从“衣俊卿吧”看中国马哲研究
·何清涟指《改革共识倡议书》推动中国改革有积极意义
·何清涟谈习近平“改革”与否的几个信息
·何清涟:被遗忘的数千冤魂――记1968年湖南邵阳县大屠杀
·[何清涟] 宪政中国与“老权贵带入新社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