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大辉、叶海林:习近平访美的淡定与美国社会的焦虑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访美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9月30日 转载)
     第一部分:
     2015年9月22至25日,习近平主席将对美国进行上任以来的第一次国事访问,中美两国元首将在庄园会晤和瀛台夜话之后,继续进行战略性沟通,这被不少国际舆论视为是自邓小平1979年访美以来,中国领导人最重要的对美访问。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国际社会对习近平主席的本次出访给予了如此大的期待?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美国社会对习近平的来访如此焦虑? 奥巴马扛着美国社会的巨大分歧,还有哪些筹码可以博弈中国? 习近平访美的真实目的究竟为何?中美关系究竟“路在何方"? 在这次重要接触中,中美将会如何重新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即将结束任期的奥巴马又将借助此次习主席访美留下怎样的政治遗产呢?
    

     为了更好的解答以上问题,读家传媒特邀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吴大辉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专家叶海林来为广大读者做最详细的剖析和解读,以下为采访实录。
    
    1、为何美国社会在习近平主席出访的问题上给予如此巨大的期待和关注?
    吴大辉:我们知道习主席访美之前,其实有三个大事件的背景:第一就是9月3日的大阅兵,第二就是人民币并没有按照美国的意愿升值,反而贬值。同时中国政府推动的一带一路倡议在周边地区,以及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沿岸国家快速的展开,而美国恰恰正在全力来推动TPP和TTIP,这就出现了双方所谓的“碰车”,美国并不希望中国搞9·3大阅兵,认为这个具有反日色彩。另外我们知道美国政府对一带一路也是心存芥蒂,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两国领导人见面显然引起了两国民众的高度关注。
    叶海林:我们看美国的一些媒体把它描述为继邓小平访美之后最重要的一次访问,这里面反映出了美国的两种心态:第一种,美国看到了中国外交政策的调整,认为在中共十八大以后的中国外交政策,特别是对美政策和以前是不一样的,所以美国需要一个时间适应。那么另外一个原因我们也要看到,这也是一种有意而为之,就是美国希望去抬高这次访问的规格或者历史意义来诱使中美达成有利于美国的一些和解方案。换句话说,美国人在这个时候把它炒得很重要,是希望把这个重要的概念卖给中国,然后让中国觉得既然访问如此重要,就一定要保证访问成功,一定要带回一大堆的合作协议,来显示这次访问是成功的。用这样一种心态也反映出,美国对这一次中美两国的高层互动实际上它的期望很高。但这种期望主要是美国在向中国提要求,它希望中国能够答应美国的要求。我们可以这样说吧,为了所谓的达到美国篮子里面有东西,美国就要把这个篮子描述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篮子,这跟一般的走街串巷的,老百姓提的菜篮子是不一样的。
    2、为何美国各界在看待习近平访美的问题上,表现出截然不同的关注点及利益诉求?
    叶海林:其实这个很正常。因为我们知道中美两国它不是一个单一维度的国家关系,它涉及到了几乎这个世界的所有方方面面,不同的利益群体关注的东西不一样。那么我们中国人在看,这次习近平主席访美,我们的利益诉求也是不一样的:我们关心国防的,更多关心中美跟南海的博弈;那么我们关心经贸的,可能我们更想知道BIT怎么样;还有很多人,他其实关心的是另外一些事情,所以大家的诉求是不同的。我觉得这个恰好也说明了中美关系,有它自有的复杂性。中美之间70多个政府管道,就是为了解决这个复杂的双边关系,这个复杂双边关系不但会影响到中美双方,也会影响全世界,怀着这种复杂心态来看中美互动的,并不只是美国人和中国人,我们身边很多国家的人也在用非常复杂的心态来看待这一次高层互访。那么中美如果谈崩了,但是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他们有的人会很高兴,但其实有的人也会很失落。怀着怎样的心情去看,这很正常,但是为了这样的一次访问,你到底是向前推还是向后拉,这个是关键。
     3、奥巴马政府在本次习近平主席访美之旅中最关心的几个问题会集中在哪些点上?
    吴大辉:我认为可能最关心的还是人民币币值的问题。另外中国现在推的一带一路,其实美国官方虽然没有公开表态,但是美国经济界是非常积极的。正像美国的TPP、TTIP将中国排斥在之外一样,其实我们的一带一路针对的主要是周边国家,并没有将美国纳入其中。所以美国经济界一直在看:“这么大一块蛋糕,为什么我们不能分一块”。所以我们看经济界更关注贸易和未来经济合作方向。同时奥巴马在推TPP、推TPP的时候,今年5月份在耐克公司他有一个讲话,说现在如果美国不制定新的世界贸易规则,中国就会制定贸易规则。他很显然直接指向了一带一路,他认为这个新的贸易规则会将美国工人,美国产品拒之门外,让美国的工人失业,让美国的产品在海外找不到市场。所以双方很有可能在贸易领域获得重大的突破,这是双方企业界、贸易界的共识,也是双方政府能够在目前着力突破的方向。换句话说,中美关系的突破点应该在经济领域。
    叶海林:其实我们看美国在习近平主席访美之前,对于这次访问它的调门是有变化的。它最初谈的是人民币汇率的问题,那个时候实际上美国是希望人民币至少不贬值,升不升值再说,这件事情显然人民币用事实上的贬值行为已经告诉美国:操纵中国的汇率对美国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你不要教导我应该怎么决定汇率。这个事情其实中美之间想谈的空间并不大,那么很快我们还发现美国就转换了调门,它把发力点放在了网络安全上,所以看这两天一直在不停炒各种关于网络安全的问题。我觉得这个炒作网络安全的话题,有两个因素,第一个:奥巴马是互联网总统。在他的任期内,其实美国所谓打造互联网经济是下了很多工夫的。那么在这方面奥巴马的任期,即将临近的时候他一定要拿出一个成果来,就像说在气候协定上,他跟中国达成了所谓的中美两国各自的气候承诺一样。现在奥巴马在自己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迎接习近平主席去美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机会的时候,他希望突破的是网络安全协定。那么达成一个中美两国,在网络安全行为方面的一个共识,这就是他的外交遗产,或者是他的互联网遗产。这件事是从美国的内政角度来讲。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其实我们知道中美有好多好多清单,有好多事情是双方都很关心、都要谈的。但是这些事情你不一定谈得成,如果谈不成,那么还一定要前推,可能就是一次不欢而散的访问。那这样的一个访问对于奥巴马来说,他会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因为奥巴马要保证这次访问是成功的。否则我们看看奥巴马的外交清单里面,那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出来,在奥巴马图书馆里面能写的就没有了。所以他要这次访问成功。谈汇率,中国已经告诉他,这个事情其实我们没得谈;谈BIT,实际上我们知道投资协定,永远是有人叫好、有人骂街的,所以奥巴马想用一个BIT让这一次中美高层互动达到一个所谓的皆大欢喜,这个是做不到的。那么就只有一件事情,就是网络安全。我来跟你谈网络安全,谈得成谈不成,最可能谈的一个结果就是中美两国都表示了对网络安全的重视,然后我们在原则上达成一些共识,这就可以交代了。还有一件事是很多美国人要求奥巴马谈南海,但这件事情是不太可能的。因为中国已经多次表示,美国不是南海主权当事方。谈航行自由咱们可以谈,那谈谈你的抵近侦查问题,所以这是双方都有来言和去语的,这个问题上应该也不太可能会成为奥巴马的发力点。他要选的发力点应该是,第一,美国有优势,互联网安全领域美国绝对有优势;第二,中美之间能有共识,这个领域中也可以有。如果说这两个条件不具备,美国就不可能选择这样一个点作为这一次访问中美方的主要诉求。这个诉求是既好看还得好吃,那么你盘算一下中美之间的一些问题,恐怕也只有这个事情对于美国来讲,它能够现在想着我是既能够好看一点,也能够好吃一点。
     4、可以看出,叶先生认为中美最有可能在网络安全领域获得突破,吴教授您是如何看待的?
    吴大辉:我和叶先生的观点不太一样。网络安全问题双方的工作小组一直在沟通,我认为美国现在是想让中国承认你的网络入侵。我去年4月份参加过世界网络安全大会,美国那些网络专家也在现场,当时美国人就是希望中国承认你入侵了美国网络、通过网络入侵了关于金融、科技、情报的一些知识。而且他找到了点,认为中国存在一支网络部队。我认为这种指责是毫无根据的,我穿了20年军装,我知道中国有没有网军。但是美国确实有网军。通过斯诺登披露的那些消息我们看,其实美国正在搞网络恐怖主义,它所搞的随便就可以攻入到哪个国家,连自己的盟友默大妈、安倍都不放过。所以现在的网络安全我们其实还没有远到要达成协议的程度。双方仅仅局限于什么叫网络战争、什么叫网络入侵,这样的名词还没有达成,双方很难在网络安全问题上达成重大的协议。
    针对吴教授的观点,叶先生是否还有别的看法?
    叶海林:其实应该这样说吧,谈什么对于两国元首来说,他们爱谈什么就谈什么。但是谈完了以后共同会见记者的时候、能对外说什么,这个很重要。因为谈不成的事儿你很难,你就只能说我表达了关切,对方也只能说我们讨论了这个问题,但是就到此为止了,这并不证明你达成共识了。那么一定要拿出一个东西来证明,说我们这次访问是有成果的。这个成果得是个共识,得是个协定。所以这里面我觉得投资这个问题上,大家应该说是把握比较大,网络安全方面可能最多就是谈成一些原则性的问题,至于说谈成合作的,我觉得中美之间已经关于网络安全,达成了一个合作协定 就是合作打击网络犯罪。虽然这是非常边缘的一个网络话题,但总还是有的。至于说我们说这样一次访问中,要不要期待像邓小平访美那样一次历史性的访问,两个基本事实我们要看到:第一,奥巴马的任期所剩无几了,那么在这个情况下,他所有的外交承诺意义有多大;第二,我们看到这一次对于中美两国来说,不是所谓的试探,双方的外交路线基本上是固定的。中美未来安全议题上,特别是我们说地区安全议题上越走越远,这个事情不是你通过访问能弥合的。这种原则上的分歧一定会未来不断得到强化,指望说这样一次访问就形成一个中美的,所谓新的这种合作气氛,我觉得这个想法有一点过于乐观。
    
    第二部分:双方能达成怎样的一种协定或者突破,还应当看看中国人到底有怎样一种诉求,以及习近平主席本身访美的目的和意愿是怎样的。由先前的信息可见,与美方的复杂情绪不同,中方的认识是清晰的。习近平明确表示中美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并期待此次访美能够同美国各界密切接触,共商两国关系发展大计。事实上习近平本次访美是在国际形势继续发生深刻变化、中美关系发展进入新的历史阶段的背景下进行的,无论对中美双边关系,还是对国际地区形势都将产生深远影响。本次访问在进一步加深两国人民友谊、拓展双方各领域务实合作、推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取得新的进展,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作出新的贡献等方面都将发挥积极的作用。
    1、访问前,中方所表现出来的自信令世界震惊,中方为何能有这样的自信?
    叶海林:我们这样想吧。这一次中美两国,中国国家元首对美国的国事访问,他是有一个机缘的——就是联合国成立70周年。这样一个重大历史关头,中国的领导人,或者说联合国五常领导人,肯定都会去参加这次联合国大会。所以无论怎么样习近平主席是要到美国去,那只不过你是去联合国参会,还是到联合国参会并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或者对美国进行工作访问。我们知道习主席到现在为止是没有对美国进行过国事访问的,奥巴马的任期只剩下一年半了,明年不可能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因为明年所有的美国的政要都只会忙一件事,他们不可能分出心来去处理任何问题。所以应该说这个9月份是奥巴马任期内跟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级别的交流最后一次机会,这个机会如果错过去了,当然中美之间还是有很多交流的管道,但它的象征意义会非常大,就是意味着说在奥巴马的最后一个任期内,中美两国元首没有举行过国事会务,那么这种可能性会被很多国家作为中美关系变坏的一个信号。作为中美两国一定要避免双边关系中,出现这种被人过度解读的现象。所以应该说这次访问是一个不管怎么说,都要成行的,要不然的话负面冲击可能比它实质上的伤害要大,心理上的影响可能会超过实质上造成的负面影响。在这个情况下中方决定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有完成任务的考虑。既然是一个完成任务的考量,实际上中方的期待就应该说是非常现实,就是我能做到什么,我心里是有数的。对于一个任期只剩下一年半的人,我跟你谈什么 我心里也是有数的,考虑到美国的政治现实,跟奥巴马谈未来20年中美关系,这是没有用的一句话。
    叶先生认为在明知对方底线底牌的情况下,中国当然可以很自信的、很坦然的去面对本次访问。吴教师您是否认同?
    吴大辉:其实奥巴马政府摆出来的这个架式,是让中国领导人在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做一个二选一,无非是为自己的选战增加筹码。我们可以想见,如果这一次在许多领域都达成了有利于美国的重大协议,那么对于民主党、对于奥巴马这一阵营的参选显然是非常有好处的。所以我们看到共和党人非常担心这一次中国元首访美能够获得突破性的进展。在这样的形势之下,我们国家应该心里也有所掂量。这一次对美国国事访问和参加联合国大会是并重的,展示中国外交实力、展现中国新的国家形象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对于访美来说,我们可能更需要做到的是交流分歧、谋求达成共识。一些原则性的共识,至于能不能达成很难说,但是中国愿意阐明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美国今天的中国是怎样想的、今天的中国的国力达到了这样的程度、我们不是国强必霸。在去年的时候奥巴马说过一段很煽情的话:我要让我的盟友和敌人必须知道,美国将保持无以匹敌的军力,这就是美国。其实这话说给谁听,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且中国9月3日的大阅兵,也向外界展示出了中国的军力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在这样的形势之下,我认为可能阐明双方的各自观点,谋求共识远比达成一两个协议更重要。
    综合两位的观点,是否可以简单概括出一个结论:本次出访对美国的意义远大于对中国的意义?
    叶海林:实际上我们知道从我们这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来说,和美国人打交道我们还是有时间的。从美国的现在的中央领导集体来说,和中国打交道已经没有时间了。所以这个双方的心理,我们知道决定人的行为非常受时空的约束。空间是不变的,中美两国的空间就是太平洋。但是时间的维度是变化的,显然中国更有时间,而对于奥巴马、对于民主党来说,你能够在白宫里去阐释民主党的外交风范,你也就一年多了。那么这一年多是什么样,恐怕到大选的时候就会见分晓。所以显然美国人的心态更着急。但是民主党的心态它很矛盾,奥巴马心态也很矛盾。如果说你想达成一次成果丰收的访问,可以。只要美国肯平等对待中国,那么我们有很多问题是可以谈的,很多成果也是可以达成的。但问题是这些成果达成,可能有利于美国,但是不利益民主党选举。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说,奥巴马的策略一定是“我既要这次访问面子上过得去,但我又要跟美国的民众讲我对中国很强硬,你看我把所有这些不满我都公开表述出来了”。这样的心态实际上就与你真正美国的国家利益是不一致的。美国现在对待这次访问他的政党利益和他的国家利益之间是有距离的,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没有距离,所以相信我们从访问实际情况,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对于中国来讲,我的心理预期是这么高就这么多,我的目标这么大,而且我的目标方向是一致的。奥巴马来讲就是,你的目标可能他的两个目标之间是矛盾的,就是又要对中国横,又要让这个访问成功,这两个目标不可能同时实现。
    2、既然中方是带着一定的优势,不管是心理优势还是现实优势出访美国,两位是否能给相关部门,以及包括接下来中方媒体的报道给予一些建议?
    吴大辉:其实我认为中美打交道的机会会越来越多,或者说迎面相遇的机会会越来越多。尤其是在军事领域,现在我们一再提“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但是据我了解美国政界好多议员政客他们不知道什么叫新型大国关系,这是中国强行推给美国的一个概念。要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无非是想从美国四五十年代开始主导建立的国际政治经济金融秩序当中分得更多的话语权,但是西方不愿意让出这样的话语权,所以中国才搞了亚投行、搞了丝路基金、搞了金砖国家开发行、上合开发行。其实这是中国的权益没有得到充分施展情况下,被迫做出的一个选择。那么在这样的形式之下美国怎么办?美国总应该有个态度,美国不甘心让出已经掌握了半个多世纪的这么多的权力,但是中国偏偏崛起了。因为原有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制度不是中国主导建立的,中华民国的蒋介石参加了这个秩序的建立,他只是跟班的。那现在中国就像一个孩童,穿着孩子的衣服,他长大了,西方不知道拥有13亿人口这么有庞大身躯的国家如何崛起。按照美国学者的研究历史上15次大国崛起,新兴国家的崛起有10次都和原来的霸权国发生了冲突和摩擦。所以我们也看到最近一个时期,在美国的学界、战略界一再在说中美之间可能要爆发摩擦。在这样的形式之下,我认为中美之间作为两个负责任的大国应该少谈所谓的强硬、拳头,应该即便是有拳头也应该包上海绵,不应该直面相撞。媒体的报道当中,以及各种学者对这些问题评价的时候,我认为更多的应该还是要多谈合作,少谈分歧和矛盾,那些事情是领导人之间的事情。我们报道的层面可能更应该从合作共识的角度来报到。但是对于两个大国其实政治家们,以及这些议员政客们他们都知道,我们虽然说零和博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是现在对美国霸权地位发起冲击,最有可能导致美国被赶下霸权第一位置的,肯定是中国。中国的经济总量,按照IMF的公布,去年达到了11万亿美元,美国是10.7万亿美元,已经超过了它。那么一个国家经济总量的超越,很有可能带来整体实力的超越。在这样的形势之下,我相信美国的政治家比谁都清楚,还要积攒实力,对话只不过是积攒实力的继续。
    叶海林:我觉得从外交部门或者从政治家层面上,他们有自己的考虑,有些细节可能不是公众所能够知道的。但是从媒体和公众的角度来说,我倒是有一个担忧,就是我们知道这世界上最能忽悠的人,不是周立波、不是小沈阳,是美国人。他们用一个市场原价值主义的,所谓自由市场忽悠倒了一批东欧国家,用颜色革命忽悠倒了一批阿拉伯国家。忽悠中国这两个不管用,那么他忽悠中国的是什么,他给你戴高帽。比如说我们这次习近平主席宣布访美之前,美国的媒体就说这是中国国家主席在美国公众当中赢得人心的绝好机会。这句话说得很好听 对吧?你看你能不能win the hearts。但问题在哪里?这话什么意思?这个话的意思就说你能不能给我表现出来,你是个很乖的人,然后让我喜欢你。你怎么乖呢?你要听话。所以其实给你戴高帽子的意思是给你挖个坑,你往里跳吧。这是第一个,不要被这种言论忽悠,不要去跟着美国人炒作所谓这一次访问是怎么去征服了美国公众的心理。美国人的心要是那么容易被征服,它就不会称霸世界了。第二个,不要跟着美国人去忽悠说这次访问是多么的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像所谓开辟一个新时代一样,中美两国要是每隔个十年八年就开辟个新时代,你这走马灯换得也快了点,对吧?所以坦率地说,一次访问就是一次访问。我们看这次访问看到,中美是有合作的,那么是因为我们不得不合作,因为两个国家太大了。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中美两国彼此之间从政府政策上来说谈不上有多少好感。因为美国的安全上针对你,它在针对你的时候你说有好感,那是你脑子有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在这样的历史关口时候,我们媒体不要做过度的解读,实事求是就好,是什么就是什么。你不能说中美只有冲突,但是你也不能说因为一次国事访问就把中美关系夸得跟一朵花儿似的,把它夸得跟当年二战的时候我们并肩战斗一样。那个时代过去了,今天美国的盟友是日本,不是中国。
    3、中美关系究竟何去何从?
    叶海林:我个人认为是这样的,中美关系重在管理,而不是重在建设。因为你想建设成一个什么样的中美关系,这句话本身就有问题。中美两国都是大国,彼此对对方的塑造能力是很有限的,就是两个国家外交政策不太可能因为对方这种些许的细节调整,就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而两国国家外交战略是由各自的、对整个国际秩序的基本认知决定的,这种认知也不太可能会发生改变。这种情况下所谓要塑造一个新型的中美关系,指的是要管理好中美关系。并不是说我们所谓新型大国关系,将来中美亲密无间,那当然也不是说将来中美就冷战,都不是。管理就是一个常态化的运行,就是常态化的时候我们就要看到,这个事情更好的是issue by issue,一件事接着一件事我们把这工作做好,这就够了。指望说三天两头的爬一高峰,那说明你原来在一个非常低的低谷里,你才可能取得这样突飞猛进似的外交进步。而今天的中美关系其实根本不在谷底,我们经常讲中美关系出了很多很多问题,但是离到谷底远得很。中美两国的双边关系,既不可能飞上天堂,也不可能落到地狱,两头的空间都大得很。
    吴大辉:我前不久见过原来的防长拉姆斯菲尔德先生,他说过一句话,我觉得是对未来中美关系一句很经典的总结:两国关系好,好不到哪里,坏也坏不到哪里。我非常赞同这句话,我认为两国之间本身的矛盾是明显的,分歧也是明显的。这种矛盾用经济的手段可以弥合,但是事实上我始终认为美国所失去的,正是中国即将要得到的。比如说我们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已经超过它了。那么美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就减少了,这种就是得失关系。我们以前对美关系更多是反建构能力的增长,就是说你美国要建设一个东西我不同意,那么我就投反对票,用美国话说你坏我事的能力。现在中国的外交已经从反建构走向建构,我们看我们提出的一系列的合作机制。亚投行、亚信会议、金砖开发行等等,这些是我们在建构一个新世界的开始。不仅代表了中国的利益,也代表了所有新型崛起大国的利益,印度、巴西、南非甚至包括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所以与美国打交道,虽然是中国政府在和美国在一对一,但事实上是新型大国在应对来自于欧美传统老牌强国之间的一场博弈。这场博弈不一定一定走向对抗冲突,但是需要双方的付出理性和智慧。我认为中美两国都应该要有决心接受那些能够改变的,要有耐心接受那些不能改变的,要有智慧分清以上两者。
    根据两位嘉宾刚才点评来看,中美之间的摩擦其实是不可避免的?
    吴大辉:不能说摩擦不可避免,就这种矛盾是不可避免的,矛盾会一直存在。双方如何来管控矛盾、不让矛盾上升为冲突、不让冲突上升为战争,这是双方民众、政府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
    现在有个现实问题:随着新兴国家的崛起,老牌国家它必然的要让出更多的利益,旧有的现在的世界秩序是无法满足这样的一个新型国家的诉求,但是美国人不会停止这样的行为,何解?
    吴大辉:我认为美国人也在反思,从《五月花号公约》开始,美国人就有一种天命观、天赋使命观。打着理想主义的旗号、理想主义的目标,但是采用的都是现实主义的手段,不排除战争和武力。其实我们看,进入新世纪以来,世界的战争、冲突,有多少场?哪一场少了美国的身影?其实美国的知识界、战略界也在反省:这样下去行不行?反省的人不仅基辛格,包括拉姆斯菲尔德这样的老派人物也在反省自己,认为现有的机制对美国约束太少,美国的完全是以同盟盟主的身份在气指颐使指挥这些跟班的,他甚至认为同盟体系都应该变革,同盟体系应该融入更多的集体政治决策的元素在里面。同样在世界的政治经济现存的政治经济体系当中,美国的话语权过大,和它现在对世界经济政治的贡献相比太大了。那么我认为它应该自我限制,或者说这些新型国家集团也应该努力用和平的手段限制美国过多滥用权力。
    叶海林:跟谁商量他都觉得说这个东西我不会自动把我的权力和利益交出去。这个是新型经济体必然要面对的,我们说国际关系结构调整的必然现象。但是我觉得从新型国家来说有两个策略:第一个策略就是我可以另起炉灶,就是我打造一个像亚投行这样的机构,我不跟你合作,我自己另做一套机制,来处理我的问题。就是原来的东西不好用,不好用我就不用了,就是这要更新换代,对吧?那么你还有一个策略,就是我对原有的机制进行改革,我们可以说是变废为宝,或者说是把这个做一些修修补补的工作,这也是可以的。那么我们不要把这两种机制,两种策略把它对立起来,说好像我要更新换代就所有的都要更新换代,那么我要修修补补就意味者所有的新事物我都不提,这两个之间它是可以相辅相成的。我们既要改革IMF和世界银行,我们又要去做亚投行,做亚投行是因为你不肯去改IMF,对吧?四年了,美国国会也不通过法案,等于说美国人就耍赖,四年前你答应,到现在你也不兑现。那这个情况下,我做亚投行无可厚非。但是我做的亚投行就意味着说我不再要求IMF改革吗?我还要要求。因为这是你答应的事情,你还是要兑现的。作为新兴国家你可以两条腿走路,但作为美国来讲,它实际上所有的应对办法,是在想办法维持住自己的霸权。那么我们表面上来看美国的实力很强,它对中国的压力很大,但是它执行的是一个防卫性目标,它要保证自己的霸权不旁落。对于中国对于新兴国家来说,我们看起来实力上照美国弱小,但是我们要相信一点,就是从冷战结束以来的长期趋势来看西方国家的霸权是在衰落。它只是处于衰落过程中,它并没有说到底 那么我们要有信心,但同时我们要看到这个事不会一朝一夕就发生的,你想让明天美国就变成一个国际社会的平等一员,这事门都没有。所以我想第一个我们要有耐心,慢慢来;第二个我们要不断地想办法。亚投行是个好办法,但是现在为止我们也就一个亚投行。我们还要再想更多的办法,金砖银行可不可以想?我们已经有了。上海合作组织银行?我们可以想。那么丝路基金有没有?我们这样金融机制的我们有很多新的想法,那么在安全领域中我们会不会有一些新的想法?能不能提出一些有我们中方或者是由新兴国家来酝酿来维护的集体安全这样一些机制?我想这些事情才是我们真正跟美国打交道的办法。有的时候你要想跟美国打好交道,恰恰不是直接面对美国,而是你要找一个办法能够绕开它的锋芒,提出我们的替代性的方案。
    在今天的这个世界上谁的方案能够让大家满意,谁才拥有未来,显然各个国家对美国目前的方案都是不满的。
    结论
    从两位嘉宾的分析我们可以感受到,无论是习近平主席出访美国在面对美国的各界人员的时候,还是说中国在面对接下来全球秩序的变化的时候其实都可以更加的自信,因为中国代表着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代表着最广大的世界民众的利益。它是世界大势所向,是世界大势所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713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穆文斌:习近平访美意欲何为? (图)
·春秋戈:习近平王岐山阴谋集团的恐怖主义本质(三)
·刘红霞:访民论政治矮人习近平
·许骥:坐言起行的潘恩 习近平读出了什么?
·春秋戈:习近平王岐山阴谋集团的恐怖主义本质!(二)
·实现乾纲独断,习近平的路漫长崎岖/紫荆来鸿
·习近平车被拦下来了 预兆兑现了
·张英:从15年前蔡英文与习近平互动『小三通』谈起
·徐永海:习近平访美时北京基督徒维权人有话说 (图)
·未普:习近平的豪赌——谈习访美
·成功归己,失败归人,习近平独称霸
·清流浦:登临大典、颠覆共和制及习近平的迷信
·魏京生:习近平访美
·余杰:陈琼书与习近平:一场巾帼与须眉的战争
·韩尚笑:习近平空城计演砸了?
·郭宝胜:为何朴槿惠为习近平大阅兵站台
·王岐山谈执政合法性,是习近平内心风向标/紫荆来鸿
·高新:从在美国为习近平打广告联想到的“一个宣传部长之死”
·余杰:从路易十四到习近平:探究独裁者的美容术 (图)
·郭宝胜:为何朴槿惠为习近平大阅兵站台
·官媒:习近平访美归来 要干这三件大事 (图)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的“党国民族主义”能走多远?
·习近平:中国将加大海外维和投入 (图)
·英皇室宣布习近平10月20日访英 将下榻白金汉宫
·习近平在联合国一般性辩论讲话(全文)
·联大演讲人好多?习近平奥巴马教皇对比图 (图)
·习近平联大讲话宣布中国联合国和平发展基金 (图)
·习近平赴美真实目的:一是招商二是招安
·习近平访美:第一千金习明泽随团藏身工作人员列
·视频:王兰青被欢迎习近平的队伍打晕 反被警察铐走
·联大戒备森严 习近平只能带一随从进入
·访民拦截习近平车队 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图)
·习近平反腐可能是一场政治灾难
·【数字说】这些词,习近平访美讲话中提到好多遍 (图)
·美国看不懂习近平
·出访担心后院起火 习近平下令北京“保平安”
·女权五姐妹律师函联合国 冀向习近平反映
·习近平访问林肯中学,特地从中国带来《红楼梦》和乒乓球桌 (图)
·习近平访问林肯中学,特地从中国带来《红楼梦》和乒乓球桌 (图)
·习近平访问林肯中学,特地从中国带来《红楼梦》和乒乓球桌 (图)
·习仲勋一心想为党奉献 甚至无法认出儿子习近平 (图)
·从“历史转折的邓小平” 到试图捋直历史的习近平
·习近平15岁遭“四人帮”迫害:多次关押审查 (图)
·习近平大学后的第一份工作是给耿飚当秘书
·邓小平火冒三丈 炮轰习近平的恩师耿飚 (图)
·1980年代习近平欲学围棋为何好友聂卫平不愿教他? (图)
·习近平给老爸习仲勋88岁生日的贺信
·领导人当地方官往事:习近平打扮土
·习近平老妈:康生诬陷习仲勋为高岗翻案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文革四人帮疯狂迫害习近平 未满16岁就遭批斗关押 (图)
·文革习仲勋狱中见家人 分不清两女儿认不出习近平
·习近平俞正声死路借鉴:苏联解体 普戈自杀 (图)
·闲话中宣部长(3):习近平老爹的大发明
·习近平密会广东“四老”
· 习近平危机2013 面临红巾军起义 (图)
· 贾庆林胡锦涛密令广东“改革四老”敲打习近平? (图)
·延安梁家河村插队知青回忆习近平插队点滴 (八) (图)
·延安梁家河村插队知青回忆习近平插队点滴 (七)
·延安梁家河村插队知青回忆习近平插队点滴 (六)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