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金芳:纪念国际民主日,关注被强迫失踪的良心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9月20日 转载)
    
    
    李金芳:纪念国际民主日,关注被强迫失踪的良心犯


    图片来源: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9月15日是国际民主日。联合国大会在2007年通过的A/62/7号决议中鼓励各国政府加强本国旨在促进和巩固民主的方案,并决定将每年的9月15日为设立为国际民主日。
    
    在世界范围内,公民社会所发挥的作用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重要,因此,在联合国倡导下,国际社会正在准备实施一项新的、经由世界各国政府同意的发展议程。然而,在世界上的一些专制和威权统治的国家,由于其政府采取措施打压公民社会,限制本国的非政府组织从国际上和民间获取资金,导致公民社会团体及其活动人士的活动空间受到压缩,乃至封闭。有鉴于此,2015年国际民主日的主题是“为公民社会创造空间”。该主题提醒各国政府:一个强大和自由运行的公民社会,是建立和巩固民主制度的主要标志之一。在这样一个民主体制下,政府和公民社会一起,努力实现创建更加美好的未来的共同目标;与此同时,公民社会督促政府对公民负责,提供优良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
    
    然而,在中国这个怪诞而又充满暴虐的国度里,公民社会和NGO却饱受摧残,当局逆历史潮流而动,倒行逆施,持续不断地封杀捍卫民主与人权的NGO,抓捕NGO的成员和异议人士、人权捍卫者、维权律师,大批具有社会责任感和坚守良知的人士被强迫失踪,致使公民社会本来就十分逼仄的活动空间受到进一步压缩。
    
    谁也不会忘记在酷暑的七月里发生的大规模的令人发指的侵犯人权事件,以7月9日凌晨人权女律师王宇被抓捕为始,继而在7月10日执政者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针对人权捍卫者们的疯狂镇压,7月10日因此被称为“黑色星期五”,在短短的十余天里,相继有近三百名全国各地的人权捍卫者被约谈、威胁、传唤、抄家,甚至是强迫失踪!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尽管全世界正义的眼睛都在寻找他们的身影,然而,甚至于他们的亲友和律师都无从追问到他们的下落。于是,只能是他们的名字一次次地出现在亲友们和各界人士的笔端、口中、脑海。
    
    一场场秋雨悄然而至,预示着喧嚣闷热的夏季彻底告别了北国,秋寒起,天气倏然间转凉,早晚该加衣了。被强迫失踪逾两个月的胡石根、王宇、李和平、高月、王全璋、隋牧青、周世锋、谢阳们,还有近期被抓捕遭遇强迫失踪的张凯们,你们到底被关在哪里?漫长的夜,浸着无处躲藏的凉意,你们该用什么来抵御寒冷?
    
    记得7月10日早上,我在南国的一家旅馆内突然听到王宇在家中被警察破门带走,一同失踪的还有她的丈夫包龙军和儿子包蒙蒙。我幻想着,这也许又是一次例行的“传唤”。但随后的几天里,我又陆续地获知近百名人权捍卫者被传唤、失踪、抄家,而抓捕在全国范围内并没有停止,一时间,来自于执政者播撒的恐怖在闷热得连呼吸都艰难的7月里迅速蔓延。尽管每一位人权捍卫者都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将随时面对中共当局的抓捕,但执政者针对全国范围内人权捍卫者的大抓捕却让很多人始料不及。“不许以任何形式去声援被抓捕人员”,“不许为被抓捕人员代理案件”,否则······这样的恐吓,伴着不断加长的失踪者的名单每天都在中共治下的这个国家上演。
    
    自从《刑事诉讼法修正案》通过并实施以来,尤其是臭名昭著的《国安法》实施仅仅10天,中共当局就自以为为异见人士们量身定做了一副“紧箍咒”,动辄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作为打压迫害人权捍卫者的借口,殊不知,这样的恶法不仅有违“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本国宪法,更与国际人权法的基本原则相悖。
    
    王宇——2015年7月9日被强迫失踪至今。与他一起失踪的还有她的丈夫包龙军。这个曾经柔弱的律师,有一天她遭遇构陷而入狱,即使身为一名律师,法律的公正也是无处可寻。于是,她意识到一党专制之下难有法治。她从维护自身的权益开始,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人权律师。
    
    记得在代理人权捍卫者曹顺利的案件时,有一次我向她询问曹顺利在看守所的身体健康状况,她焦急地说,很不好,春节前到看守所要求会见被拒绝了,春节后我会再次申请会见,你们一定要加大关注曹顺利的力度,她的健康很让人担心。春节过后王宇要求会见曹顺利的申请再次遭到有关方面的拒绝,谁都不曾料到,2014年3月14日,曹顺利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羁押半年后被迫害致死。王宇在代理曹顺利的案件时,多次受到来自于办案单位、看守所和秘密警察们的威胁。但威胁、恐吓不仅没有吓倒她,反而坚定了她捍卫人权的信念。于是,为了言论的自由、为了捍卫基本人权的自由、为了宗教信仰的自由、为了一切权利遭受侵害的所有人的自由,身为代理律师的王宇在中共统治下的法庭上据理力争,尽职尽责试图行使律师的权利,但是却常常遭到法庭警告、驱逐出法庭,甚至是殴打和关押,王宇所遭受的这一切是因为她在恪守律师的使命和职责,更是因为她所代理的案件都是所谓的“敏感案件”,是中共当局认定的“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是惧怕这些“敏感案件”的人和事会“颠覆”了他们的政权。
    
    李和平——2015年7月10日被强迫失踪至今,与他一样失踪的,还有他的弟弟李春富律师在2015年8月1日晚被天津警方带走并抄家,至今亦无音讯。李和平个子不高,为人谦和,博学、儒雅。多年来因代理法轮功受迫害案、暴力拆迁案、异见人士为追求宪政民主受打压案等各类敏感案件,为此多次受到当局的殴打、绑架、扣押电脑、抄家等侵害,坚信“宪法至上”的他,已经抛开了个人的安危,只为了争取每一个中国人的基本人权,为了中国有一天能变成一个真正的法治社会。
    
    李和平失踪后,他的妻子王峭岭在网络上发表了《我的丈夫李和平》系列文章,淋漓尽致地倾诉着她对失踪的亲人找寻无果的焦虑、担忧,对来自于强大专制机器的恐惧、失望,饱含着她对亲人的守候和对爱的坚守,她小心地收藏起痛苦,表达着对生活的乐观和风趣,她的文章有一种穿透灵魂的平静。其中,“‘我笑说,中国已经开启全民写委托书的时代!’”,“其实中国上到高官,下到平民,都应该事先写好委托书啦!这是我的肺腑之言。这话丝毫不夸张。就在我写好委托书没两天,我也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警方强制传唤。其实对传唤我的警察,我也很想告诫他们:写好委托书吧,已备不时之需。”在中共当局口口声声高喊着“依法治国”的当下,每一个人,不管你是谁,都有可能遭遇强迫失踪,这是多么超具讽刺的可怕现实!
    
    隋牧青——2015年7月10日被强迫失踪至今。他代理的案件包括“新公民运动丁家喜案”、“广州三君子王清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声援香港占中北京诗人王藏寻衅滋事案”、“柳州教案”等受到各界广泛关注的“敏感案件”,就在他被强迫失踪之时,他还在代理着遭受超期羁押的“郭飞雄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和“陈云飞寻衅滋事、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就在他被强迫失踪的前几天,他还远赴四川会见陈云飞未果,而他的委托代理人陈云飞,被强迫失踪已经近六个月!
    
    虽从未谋面,但在网络上与隋牧青律师的交谈中,他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的感性和率性。记得一次隋牧青和我谈起郭飞雄的案子时,他说郭飞雄性子刚烈,这次再被捕入狱,肯定要遭受酷刑折磨,日日都在为郭飞雄的处境担忧,心里痛得无处诉说。动情之处,隋牧青甚至哽咽难言。隋牧青还说,作为六四学生,多年来一直在苦苦探寻中国的宪政民主之途径,而自己之所以决然地成为一名人权律师,主要原因是受到郭飞雄的启发和影响。这是一条充满荆棘和奉献的路,走在这条路上的人,为了争取所有人的自由,自己必须时刻做好失去自由的准备。
    
    胡石根——2015年7月10日被强迫失踪至今。在他的体内到底蕴含着怎样的能量,使得他虽已过花甲之年,却还总像热血青年般激情四溢。他与生俱来的领袖气质,让他这位书斋里的先生在风雨如晦的年代走向社会,振臂一呼成立了“中国自由民主党”,并与17名风华正茂的同案一起接受共产党的审判,胡石根被指控“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而获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当他2008年带着病休走出监狱时,他并未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一年中有三分之一多的时间里仍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被剥夺出国旅行的权利。由于刚出狱时身体虚弱,缺乏营养,他连坐公交车都会晕车。他只好骑着一辆破旧的单车,一年四季奔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在他可以自由出行的日子里,他关注的目光从访民到基督徒,从被抓捕的异见人士到他们的亲属,哪里有侵害人权的事件发生,哪里就会有他的声音和身影。以他的资历和学识,他完全可以不必这样事事躬亲,但他是一位民主战士,他以知行合一的言传身教,感动和鼓励着每一个人。
    
    特别需要引起大家关注的是,“7•10事件”中被强迫失踪的人士,大都已经有了基本的消息,或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施监视居住,或被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采取了强制措施,而胡石根先生,自7月10日被抓捕后就像被人间蒸发般地没有任何信息,这不能不令各界忧虑万分。
    
    早在1992年12月18日联合国大会就已经通过了《保护所有人不遭受强迫失踪宣言》,为了促进世界各国对人权的普遍尊重,2006年6月29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了《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公约中阐明,意识到强迫失踪的极端严重性,认为这是一种罪行,并确定强迫失踪构成了危害人类罪。在《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第一条:一、任何人不应遭到强迫失踪;二、任何情况,不论是处于战争状态或受到战争威胁、国内政治动乱,还是其它任何公共紧急状态,均不得用来作为强迫失踪的辩护理由;第五条:大规模或有组织的强迫失踪行为,构成相关国际法所界定的危害人类罪,应招致相关国际法所规定的后果。
    
    中国政府身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之一,难道忘记了向联合国“中国担任人权理事会成员将成助于人权理事会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崇高事业”,“中国政府致力于促进和保护本国人民的人权和基本自由,并为此作出不懈努力”的庄严承诺了吗?仅仅在“7•10事件”中,遭受各类迫害的人权捍卫者就多达三百人,两个多月过去了,仍有十数人处于强迫失踪中!执政者罔顾人权至上的普世价值标准,疯狂制造大规模的人权灾难,这分明是对中国宪法赤裸裸的践踏,同时也是对国际人权法的公然蔑视,更是一种极为严重的犯罪。中共当局为了维护一党专制统治,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蓄意制造的国家恐怖和绝望并没有将公民们吓倒,当执政者的倒行逆施击碎了人们心底最后一丝善良的希望时,尚有人身自由的人权律师们,默默坚守在维权一线的人权捍卫者们,遭受强迫失踪人士的亲友们,在秘密警察们的威逼恐吓之下,勇敢地站起来,加入到寻找强迫失踪人士的行列。
    
    中共十八大以来,执政者针对民间社会和人权捍卫者的镇压愈来愈残酷,自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挡住宪政民主和人权保障的时代到来。宪政学者张祖桦先生在《你拿什么来抗拒民权》中说得好:“中国公民维权运动面对的是一个专制的、独裁的、权力不受限制的政府,中国公民的各项基本人权如言论自由、选举、新闻、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罢工、宗教信仰、人身自由根本得不到保障,连‘为权利而抗议的权利’都没有。在中国,民主、法治与宪政制度的建设还有相当长的路程要走。因此,公民维权运动更加需要理性,需要团结,需要稳健,需要坚持,需要逐步形成强大的社会力量和社会运动。中国公民维权只要循着这样的路长期坚持不懈、百折不挠地向前推进,则无论是谁也没有可能阻挡得了。”
    
    于2015年9月15日国际民主日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605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金芳:秘密拘押,无法无天——寻找710受难者胡石根先生 (图)
·李金芳:侠肝义胆热心肠,身体力行勇担当——记杰出的人权卫士陈云飞 (图)
·李金芳:非法羁押“赤壁三君子”是公然侵犯人权 (图)
·李金芳:自由王国里的“良心犯”主题集会 (图)
·李金芳:以“驯兽师”为志业的农场主陈云飞
·李金芳:漫云女子不英雄,万里乘风独向东——关注女权运动五杰案 (图)
·李金芳:生命有涯,人权无价——纪念曹顺利逝世一周年 (图)
·李金芳:君心如水至清白,矢志民主终不移——记辽宁三杰 (图)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图)
·李金芳:关注狱中良心犯的生命健康刻不容缓 (图)
·李金芳:冲破奴役的枷锁——关注狱中的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 (图)
·李金芳:若为民主故,甘愿做楚囚——怀念杭州诸友 (图)
·李金芳:捍卫人权何罪之有?——评张安妮就学案
·李金芳:勇为农民争权益,志在合众建农协——记因“煽颠罪”获刑的赵枫生 (图)
·李金芳:人权捍卫者倪玉兰的境遇透视出中国的人权现状
·李金芳:甘当争取民主宪政道路上的铺路石——胡俊雄 (图)
·李金芳:公民维权领域的实干家赵广军 (图)
·李金芳:铁肩担道义,侠骨映仁心——记人权律师浦志强
·李金芳:碧血化巾帼,引啸为长歌——纪念杰出的人权捍卫者曹顺利
·李金芳:以悲怆的灵魂坚强不屈地抗争——关注狱中的良心犯张林
·李金芳:关注曹顺利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医院病人苦苦等候向法新社倾诉绝望和无奈
  •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六)理性与疯癫之三
  • 欧伯:日本为居民免费发口罩,中国呢?
  • 武汉新冠病毒死亡升至56人 感染者超2000人
  • 台湾宣布湖北返台及接触者可能面临拘捕强制隔离
  • 研究指武汉肺炎1传2或3+ 钟南山称快临床试新药
  • 武汉肺炎扩至加拿大 澳门新增3人南韩也拟撤侨
  • 香港提升疫情应对至最高级别 被批过慢过少
  • 法国卫生部:三名感染新型肺炎患者“情况良好”
  • 冠状病毒:德国专家呼吁德国做好治疗准备
  • 美据报包机飞武汉撤侨 法俄或采类似陆路行动
  • 法国防传染:出现症状拨打15等人来处理 切勿自己出门
  • 法一ONG4员工巴格达失踪 3名伊拉克示威者丧生
  • 法国3例新冠病毒患者都来自武汉
  • 法媒爆中法武汉病毒实验室P4合作项目为何引发争议
  • 疫情扩散:30万人封城前夕撤离武汉
  • 武汉肺炎:世卫组织专家观点分歧前所未有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