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兆富:大学的既得利益政治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06日 转载)
    
    
    (独立时事评论员 李兆富)
    
    李兆富:大学的既得利益政治


    ■近年社会上有不少声音指大学学位贬值,大学生前途大不如前。资料图片
    
    港大风波越演越烈,到了这一刻,已不单是陈文敏的任命这么简单。当两套意识形态正在对垒,微观地讨论陈文敏任命的是非解不了任何结,于事无补。建制一方自觉是在维系某种既有的规律;在野一方则高举大学自主和独立的旗帜。不过双方都以诛心之论,甚至阴谋论去看对家,认为行动背后有不可告人的政治动机。
    
    在校园外的世界看校园,总会觉得那片净土神圣不可侵犯,也可能有人会认为政治化有损大学崇高的地位。但自古至今,大学从来都是高度政治化的场所。所以,当香港社会已经弥漫一股泛政治的风气,校园难免是一条激烈的战线。在校园这个人为环境中,年轻人往往人数众多,而负责行政和规律的通常是年资高又有社会地位的学者,本来已经越见明显的世代矛盾在校园也更加突出。事实上,让大学有各种政治意识形态充份彰显,可以有辩论的平台,才是一个正常的高等教育制度中必不可少的元素。
    虽说校园存在各种矛盾,但有个议题无论是哪路意识形态,又或是属于什么世代,在校园里几乎找不到反对意见,那就是增加拨款和学位。
    
    门户之见窒碍创新
    
    有人会认为,大学代表了知识开发和传承,没有大学制度,人类就不会扩展知识的领域,文明也会失传。可是,事实又是什么一回事呢?现在的大学基本上门户分明,所谓做研究,只不过是为师傅的学说做注解。试问如此的知识层压式推销,对开发新观点、挑战传统,是窒碍还是帮忙呢?
    
    哲学家Karl Popper提出,真正的科学,是建立在证伪主义(Falsificationism);换句话说,科学的进步乃是建基于不断推翻和修正错误的理论,从而让知识更接近真相。可惜,由于门户之见,现今的大学研究所走的路,已经不再是挑战现有知识的界限,而是为了自己一方的意识形态背书。越来越多事件显示,科学不再是科学,而是沦为政治附庸,为立场和信念而服务。讽刺是,本来就不是科学的文史哲社会等,也逐一披上科学的包装,背后却换汤不换药地继续门户之见的层压式推销。增加资源,只会强化这些预设立场,未必可以推陈出新。
    
    自由社会,追求和宣扬自己相信的事是天经地义、基本人权。可是一旦动用到别人供给的资源就牵涉成本效益的考虑。增加拨款和增加学位的问题,除了纯粹在道德高地上将大学的价值推到无限高,更务实的论说会指,统计数字显示,有学位有价值,大学生终生收入比非大学生高近倍。朋友徐家健教授早前在《AM730》的专栏撰文,提出以上数字,并反驳政党提出的「学位贬值说」。
    
    其实我跟徐教授在这个题目上曾隔空辩论,算是不打不相识。简而言之,徐教授的意思是平均而言,大学生的收入总是比没有大学文凭者高,就算是收入前境没有前人般出众,但大学学位仍然有其价值。
    
    正如西谚所讲,Everyone is entitled to his own opinion but not his own fact;徐教授提出的数字,我想不用争论,但问题是那个关键词「平均而言」。在这个城市,我相信不少人希望过「平均而言」的人生,但与此同时也会有人不怕冒险做outlier,尝试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路。过去数年我提出文凭量宽,不是等于叫人不追求知识,也不是叫人不读大学,而是希望每个人作出决定时,充份考虑自己的情况和需要,不要见人有我有。
    
    大学也不是适合每一个人,我想这一点徐教授也会同意。逻辑推理下去,就会衍生出一连串问题:究竟社会上有多少人能读大学才算够?入大学的标准应该怎样去定?由谁去定?功利地去看,他们又应该修读什么课程,对社会的功用才最大?那个学系的拨款多与少,又应该由什么准则去决定?以上问题,有谁可以一锤定音?
    
    大学制度不但牵涉到以上问题,大学也定义了各种专业资格,影响着很多人的生计,所以关乎大学管治的任何事情,很容易演变成政治。可以肯定地说,现在香港中央集权式的大学资源分配制度,衍生了一个封闭主义极浓的高等教育界既得利益集团。在此大前提下,有理由怀疑,增拨资源和增加学额,究竟对社会可以产生多少效益?又或者最终还是将公共资源化成少数人的利益?我和很多人一样,都想保卫校园那片净土。拨乱反正,不只是确认一名副校长的任命,背后还有许多更深层的结构缺陷必须得到纠正。
    
    来源: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808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兆富:救市的荒谬
·李兆富:吃狗与否的道德差异 (图)
·李兆富专栏:如何解决贪污问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 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 CY與五毛的特別共通之處
  • 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 中国打组合拳反制美国美国NGO躺枪
  • 彭真窮奢極侈周恩來巧言令色
  •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 陳正人玩弄花旦汪
  •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 周揚弟弟和廖沫沙都想姦污藍蘋 
  • 邱會作逼姦許多女兵陶鑄霸佔有夫之婦馮文彬想睡張玉鳳
  • 冥想者(二)
  •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 廖祖笙廖祖笙:习近平——又一个窝囊的党魁
  • 胡志伟《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 三鞠请安说说广州塌陷处安装钢烟囱的秘密
  • 陈泱潮10.重要的是改變人心:中國人應當認真借鋻日本明治維新的
  • 谢选骏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 生命禅院仙性/雪峰
  • 严家祺《霸权论》全书1目录2序
  • 谢选骏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 吴倩你们的耶稣:世人在自己的生活中已经失去了爱,因为他们不
  • 北京周末诗会闵琦作品六/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 陈泱潮9.12.依据《中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約法》,有序推行中國民
  • 杨岸达众聊与主聊:从中共党的《最低纲领》到共和国的《五星红旗
  • 谢选骏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 胡志伟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徐永海真有末日审判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12-6圣
    论坛最新文章:
  • 余文生家属呼吁世界律师大会关注 欧盟律师协会回应徐艳
  • 国民党呼吁声押杨蕙如转污点证人揪出绿营网军幕后指使者
  • 法国深受罢工风潮困扰
  • 约翰逊露自拍华为手机疑示微妙信号?
  • 传丈夫遭调查京剧名角政协常委姜亦珊自缢
  • 中国没有政治犯?胡佳批刘晓明无耻
  • 尴尬了 虽高调爱国网警仍催明星大腕护照选边站
  • 北京限制美国外交官在华活动:提前5天报批
  • 高层接受?李克强"高参"高善文保四争五说或没那么敏感
  • 韩国再向朝鲜提供巨额人道经济援助
  • 美海军高官口吻有变:中短期不排除中美一战
  • 总统投票渐近 蔡韩距离再拉大
  • 北京力挺何君尧 政法大学急颁名誉博士头衔
  • 孟如明星康明凯密拘一年无曝光 国际预防危机促放人
  • 251: 华为解套启用杀手锏 美国的阴谋
  • 中国很有钱? 美国反对世行低息借钱给北京
  • 华为:步履维艰的法律战和难以服众的公关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