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习近平与规则之间关系的迷思(一)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02日 转载)
    
    
    何清涟:习近平与规则之间关系的迷思(一)


    北京一个礼品摊上,习近平和毛泽东的纪念盘并列(2014年6月4日)
    
    最近,论及中国政治与习近平,“规矩”(或曰“规则”)出现的频率加大,对习近平与规则之间的关系之分析则莫衷一是。中共中央通报令计划不讲“政治规矩”,《世界日报》评称“这个‘政治规矩’词语首次在官方文告使用,带有习近平个人风格”;美国《民主》杂志发表《改革时代以后的中国》(China After the Reform Era),说习近平“撕毁现有的规则,逆转很多党内的规范”;《纽约时报》的采访标题则是“习近平强势重塑中国政治规则”。
    
    那么,习近平究竟是党规的破坏者还是重建者?这得从中共政治文化中规则与潜规则并存入手分析。
    
    中共政治文化:掌权者建立并任意捉弄规则
    
    英文中,规则、规矩、规范都用rules表达,因此,上述三文,其实都是对习近平近年所作所为的不同看法。
    
    习近平近三年主要就做了一件大事,集权。集权的重要手段就是通过反腐打击政治对手,清除其遍布党政军系统的党羽。这种做法到底是破坏中共的规则还是重建规则?弄清楚这点并不难,关键就是要了解中共政治文化中的规则与潜规则之间的关系,中共独裁体制游移于个人独裁与寡头独裁之间的变化、以及在变化过程中,谁掌握订立规则与解释规则的权力。
    
    何清涟:习近平与规则之间关系的迷思(一)


    毛泽东、朱德(前排右侧)和一批军官游览北平(1949年夏天)
    
    如果观察自1942年以来的中共高层政治(此前有苏联因素与共产国际因素),大概可以表述为:从1942-1976年毛辞世,毛泽东是个人独裁,掌握订立规则、解释规则、并随时改变规则的权力于一身。邓小平及邓后的江胡时代,是寡头独裁体制,因每个掌握最高权力的领导者位势强弱不同,与其同僚的关系决定了党章、党纪等明规则之外,还有一整套潜规则,潜规则的纲要是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机制,以及刑不上常委的免罪“约定”。由于江胡以来潜规则盛行,所谓“局地党内关系”已经“异化为帮派或人身依附关系”,以至于众多官员已经将入党升官发财、买官卖官兼容性当作是中共的正式规则了。
    
    习近平打击政治对手,其实是用明规则对付无处不在的潜规则。
    
    中共党规历来反对帮派
    
    中共中央最近宣布了令计划的罪状,其中的关键词是令破坏了“党的政治规矩”,这是指令成立西山会,并与周永康合谋。与周合谋这点易于理解,但让不研究中共党史的评论者困惑的是:令计划成立一个“西山会”究竟犯了啥规则?多年来,评论中国政治时,中文评论中,这个派、那个帮几乎是分析中国政治脉动的出发点,站队正确与否几乎成了官员们升迁的生死线;西方世界的分析中,帮派的学术说法,即政治利益集团、利益链条、政治保护与被保护关系等,同样成为分析中国政治的出发点。
    
    以打击帮派为理由削除政治对手,算不算“撕毁与逆转党内的规范”?
    
    认真考察,还真算不上破坏党的规范。因为中共在所谓党内政治生活中,历来就强烈反对帮派,所谓“十一次路线斗争”中,不少就是以“打击反党集团”名义来清除政治对手。那场奠定毛泽东在党内最高领导地位的“延安整风”,其主旨就是“反对宗派主义”。毛泽东立下这规矩之后,终其一生,都以反对党内帮派为名不断翦除那些让他不放心的同僚,决不允许在毛派之外还有别的政治派系。1966年8月毛在八届十一中全会讲的那段著名的《四言韵语·党外党内》,“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也是要扶持群众组织造反派去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句话后来作为最高指示在全国传播,其实,这话是1927年国民党清党打击中共时,陈独秀应瞿秋白所约而写的《国民党四字经》中最前面的十六个字,后面那段“以党治国,放屁胡说;党化教育,专制余毒”,因为正是中共写照,决不会公开引用。
    
    何清涟:习近平与规则之间关系的迷思(一)


    中国画展中有人观看中共文革前政治局常委的肖像画,右起:邓小平、毛泽东、朱德、 周恩来、刘少奇、陈云。常委中的林彪不在画上(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为了避免再度发生文革,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重申以民主集中制为主要内容的党内政治生活,规定要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这一《若干准则》到底实施过没有呢?应该说,在平衡邓小平与陈云二人关系时有点作用,有陈云的牵制,邓小平这位太上皇多少受点牵制。但在邓小平对待胡耀邦、赵紫阳两位总书记时,就成了废纸。一位党内的退休老人可以两废总书记,这可是中共党章与《若干准则》都未曾赋予的权力。邓小平利用的是政治潜规则,即本人党内资历赋予的个人专断之资格。
    
    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机制是潜规则
    
    习近平打击了周令郭徐,与早已退位的太上皇江泽民、曾庆红恶斗,与其说是“撕毁现有的规则,逆转很多党内的规范”,不如说是利用了干部家属子女不得经商这一明规则打击了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机制这一潜规则。
    
    江胡时期,中共新一代太子党成功进入金融、能源等行业,或私募,或掌国企,还形成了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机制这种分赃体制,红色权贵及第三、四代领导人的子弟亲属,公开瓜分国有资源与公共财产,这一点既为中低级官员腐败起了极其恶劣的示范作用,也让中国人愤愤不平。
    
    应该说,这种分赃体制的形成,是中共政治的潜规则;这套潜规则破坏的正好就是中共的党内明规则。早在1985年就颁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禁止领导干部的子女、配偶经商的决定》,作为党内规范,这个决定从来就没有被废除,而是不断被重申、强调,中纪委廉政理论研究中心在《关于防止利益冲突工作的调研》报告中称,仅从1979年至2011年,就有58次中纪委全会、110余项法律法规及政策涉及防止干部亲属官商利益关联内容。
    
    然而,共同分赃这一潜规则的作用远远大于禁止干部亲属官商利益关联这一明规则,中央高层既然利用各自分管部门的资源为子女谋取利益,部委各省市直到乡村自然效尤,最后形成了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机制。
    
    这种一家两制的分赃机制说明,明规则经常被潜规则破坏;明规则与潜规则的作用力完全相反,而且远远低于潜规则的作用。习近平这次反腐,利用的是禁止官员家属经商的明规则,破坏的是家国一体利益输送这一潜规则。
    
    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606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清涟: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图)
·何清涟: 安全高官马建的红黑之路
·何清涟:漫谈中国朝野对“新加坡模式”的爱与恨
·何清涟:习近平正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图)
·海外华文媒体缘何心向北京/何清涟
·何清涟:经济学家布朗遭遇的“中国戏剧”
·何清涟:中国政府为何钟情于美国国债?
·何清涟:从汶川到玉树:中国政府行为的变与不变
·何清涟:中国为何不再被外商视为投资福地?
·江泽民长子江绵恒通吃 让人惊叹不已 /何清涟 (图)
·何清涟:谁是《人民日报》所指“铁帽子王”?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号召“红二代”退出商界?
·何清涟:中国思维撞了美国规则的墙
·何清涟:高官韩正们缘何要“翻墙”? (图)
·何清涟: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何清涟: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政治篇
·何清涟:陈元为何未能出掌金砖银行?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反腐为何势孤力单
·何清涟:《中国商界生死书》---- 刘汉、袁宝璟共证“三诫律”
·何清涟等大批微信公共号被封
·微信屠城 何清涟等大批公共号被封 (图)
·何清涟:中国农村经济处于破产和半破产状态
·何清涟/中日形势大逆转 2014必有一战?
·何清涟:官员指鹿为马,指空气为“公共产品”
·何清涟:从“衣俊卿吧”看中国马哲研究
·何清涟指《改革共识倡议书》推动中国改革有积极意义
·何清涟谈习近平“改革”与否的几个信息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