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无能的联合国、苦难的维吾尔人/伊利夏提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个周末,6月11日,去纽约拜访一位朋友。大早晨来得早了,只好坐在联合国大厦前等待朋友的到来。
    眼望联合国大厦,回想维吾尔人的困难命运,想到两天前被泰国政府强制遣送回中国的109名维吾尔人的命运,我陷入到深深的沉思、遐想中。
     伴随嘈杂声突然出现的一大群人,打断了我的沉思。定睛细看,是为纪念前南斯拉夫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10周年而来的人群;他们T恤衫上的文字吸引了我:"永远不忘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在‘联合国保护下’有8372人被杀,还在继续、、、 、、、"

    联合国保护下被屠杀!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发生在十年前,但十年后的今天,在联合国保护下的屠杀还在继续;维吾尔人正在联合国眼皮地下在自己的家园被中共殖民政权任意屠杀;逃离家园的维吾尔难民,也正在被亚洲各国强制遣返中国,而他们的命运也和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被枪杀者几乎一样。
    差别仅是,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在欧盟及国际社会强大压力下,事实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至少一些罪犯已经被国际刑事法院起诉审判。
    而维吾尔难民,则在‘联合国保护下’,一再地被一些联合国亚洲成员国作为取悦中国的‘礼物’,而被强制遣返中国。这些维吾尔人,一但被遣返中国,便杳无音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而且,我们知道了的、上了各国报纸、在‘联合国保护’下被遣返的维吾尔难民只是逃离家园、克服千难万险有幸来到第三国维吾尔难民群之冰山一角,是极少数被媒体曝光的维吾尔难民群;还有无数的维吾尔难民还在媒体发现他们之前就被亚洲各国偷偷抓捕遣返回中国,自此,这些维吾尔难民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否还活在人间!?
    记得2009年年底,当22名维吾尔难民(包括2名儿童、一名妇女)被柬埔寨政府以保证安全为由骗进一座有岗哨的大院时;我们大家都很紧张,非常担心。
    第二天,22名难民中,以乐观向上,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M电话联系我,电话中他对我说:“伊利夏提大哥,我们一共三人逃出了大院;我不相信柬埔寨政府,也不信联合国;我们兜里还有点钱,我们想逃到泰国去。我们想听一听你的意见。”
    我要他们等一等。第二天早上,欧洲传来的消息告诉我,我们领导人见到了联合国难民署主席;联合国难民署主席保证维吾尔难民不会被柬埔寨政府遣返, 22名维吾尔人绝对处于联合国的保护下。
    很快,美国国务院也传来消息说:22名维吾尔难民也是美国政府关注的焦点,应该没有问题,他们是安全的。听到这一连串肯定的消息,尽管大家都还是有点犹豫;但我们也知道,从大院逃出来的三人,能够安全离开柬埔寨的概率也不是很大。也没有人敢保证他们三人能够安全抵达泰国。
    犹豫中,我打电话向M传达了联合国难民署主席及美国的保证。
    记得,M听完我的传达,沉默了一会儿,问我到:”大哥,你相信联合国的保证吗?“轮到我沉默了;我吞吞吐吐地回答:“应该信吧!?我们还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吗?兄弟,应该没有问题。”我继续劝说到:“再说,你们三人单独跑了,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还有,你们三人跑了,其他人怎么办?大家在一起还有个照应,再看看吧。“M 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行,大哥,我们听你的话,相信联合国,回到大院去,和大家一起等待命运的安排。”
    挂断电话,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思绪万千?!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给予了他们正确的建议?他们的命运会如何?
    M返回大院后,我和M又联系了几次;尽管他很不情愿地回到了圈住他们的大院,但他还是非常乐观。记得一次电话交谈中,当我和他谈到,我和儿子分别已近十年,非常想念儿子,不知何时能再见到他时;M豪迈地安慰我说:“大哥,别担心;很快,我们会举着星月蓝旗回到祖国——东突厥斯坦;那时,你会见到你儿子!”
    大概是又过了两、三天,我突然发现M 的电话打不通了,我情知事情不妙;赶紧联系组织,要求大家分头找联合国难民署、美国政府相关部门。但一切都已太迟!
    紧张、繁忙中度过了人生最难熬的一天;晚上疲惫、绝望地躺在床上,脑子一片混乱,更无法入睡;大约凌晨2点左右,我收到了一条发自M的短信:我们被关在一间房里,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说是很快就要将我们遣送回中国,大哥想办法救救我们!
    我赶紧发短信:能否逃跑;最后的回复:我们手上是铐子,脚上是链子,如何逃跑!?
    我拿着手机的手在颤抖,心在哭;不知道该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尽管我们呼天喊地,尽管联合国保证再三,22名不幸的维吾尔难民还是在‘联合国的保护下’、美国政府的关注下,被柬埔寨政府强制遣返中国。就此,22名维吾尔难民消失了,杳无音信。
    M乐观的话音、笑声,身处险境中的他给予我的安慰鼓励,及他最后呼救的短信会时不时地回响在我耳边,浮现在我眼前。令我永远无法释怀、永远无法免除自责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当时我告诉他们:既然跑出了圈住大家的大院,那就跑吧,不管联合国的保护了!那他们的结果会如何?他们可能会跑出中共的摩抓吗?
     2010年,我们又见证了处于联合国保护下的维吾尔难民尔希丁(Ershidin)被哈萨克斯坦政府强制遣返中国,自此,尔希丁也同上述22名柬埔寨政府强制遣返的维吾尔难民一样,人间蒸发,没有了音讯。
    再往后是塔吉克斯坦政府、吉尔吉斯斯坦政府、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巴基斯坦政府、越南政府、老挝政府、马来西亚政府、阿富汗政府强制遣返联合国保护下的维吾尔难民。
    这次是泰国政府强制遣返109名维吾尔人,也是在联合国的眼皮下!尽管泰国政府不停地为自己的不义行为百般辩解;说中国政府保证了不使用酷刑,保证了要依法处理;泰国政府还声称要派代表团去督察中国政府如何依法处理这109名维吾尔难民。
    但中国政府不要脸的外交部女发言人已经为这109名维吾尔难民定了性,华春莹凭空捏造了这些维吾尔难民要出国参加叙利亚伊斯兰国的传奇故事;胡锡进的《环球时报》跟进编造了很多具体细节。
    仅从中国报纸上发布的有关这些维吾尔难民的报道图片阵势看,这109名维吾尔难民的命运凶多吉少。
    联合国保护下的屠杀还在不停地重复、延续!维吾尔难民是这种联合国保护下被屠杀难民中最悲惨的;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不仅连名字都未留下,很多人连全尸都未留下!他们的内脏被无耻的中国政府、监狱当局掏空,作为活体器官卖给了医院。
    联合国,联合国难民署,一个给予了苦难、绝望中难民最美好希望的,然而,又是一个最无能的组织!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206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伊力哈木的无期徒刑使维吾尔人任何形式的反抗——合情、合理、合法
·增进维吾尔人权利上的平等感/李英之
·为何维吾尔人选择南下越境? (图)
·RFA:维族人权组织:新疆维吾尔人的不满情绪一触即发
·中国称被遣返维吾尔人企图参加“圣战” (图)
·美国担忧被遣返维吾尔人 将面临严酷的对待 (图)
·泰国再度发生维吾尔人逃亡事件 仍有8人在逃 (图)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没有信仰伊斯兰教的自由(视频) (图)
·广州2名砍人疑犯 均为新疆维吾尔人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4新疆镇暴 450多人丧生 (图)
·中国作家王力雄访谈录(4):海外维吾尔人的目标是独立 (图)
·伊宁大屠杀18周年:针对维吾尔人的残暴是持久性的(视频)
·民族压迫中的维吾尔人——‘绿卡’、‘良民证’/伊利夏提
·800余名维吾尔人血洗了当地两个派出所
·时事大家谈:维吾尔人离乡背井输出劳务,是祸是福?
·中共政权正在迫使维吾尔人放弃使用智能手机/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被迫放弃使用智能手机/伊利夏提
·中国因何严待维吾尔人,宽待回族人?
·八名维吾尔人被执行死刑 世维大会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一名维吾尔人因提到新疆屠杀被逮捕 (图)
·网传新疆莎车维吾尔人遭到大屠杀 3000人被杀 (图)
·新疆维吾尔人的生活状况如何? (图)
·维吾尔人袭击天安门画面 首次曝光 (图)
·中共对维吾尔人民实行的所为优惠政策的本质
论坛最新文章:
  • 一美国华裔海军军官涉泄密罪今出庭
  • 管他送中还是贸易战 中国流行熊猫狗
  • 港台一宗错综复杂的政治司法案使林郑月娥伤透脑筋
  • 澳大利亚学生起诉中国外交官煽动死亡威胁
  • 追求储蓄稳妥 法国人依旧不愿尝试有风险的高回报理财
  • 泰式宫廷剧 国王再开6宫廷臣官或涉被黜贵妃争位
  • 北京蔡奇新规遭指驱赶“中端人口” 或有再卖土地大略
  • 伦敦附近发现卡车藏尸39具 未确定是难民
  • 在港有乐园 迪士尼老板小心不对反送中说是与不是
  • 刘鹤开会要求清欠民企账款 工信部:将进一步对外资开放
  • IMF下调了亚洲经济增长预期 陷10年最低速
  • 滴滴出行扩展在日本市场
  • NBA湖人传奇侠客奥尼尔勇挺火箭队总经理所言有理
  • 港人发起声援加泰罗尼亚示威集会 获警方不反对通知书
  • 英下议院拒速审脱欧协议 10月31日协议脱欧可能性无
  • 陈同佳案:管浩鸣指只是一个小孩子 不要用死刑吓唬他 陈今
  • 陈同佳今出狱为“弥天大罪”向潘女家人及双亲和港人道歉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