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美国学者:美国应该为中国的崩溃提早做好准备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08日 转载)
    
    华盛顿的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研究员、台湾国立政治大学访问学者彼得马蒂斯(Peter Mattis)在《国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杂志上撰文称美国应该为中国的崩溃提早做好准备。自由港将此文全文译出,以飨读者。原文请看:http://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doomsday-preparing-chinas-collapse-12343
    
    美国学者:美国应该为中国的崩溃提早做好准备
美国中央情报局(图片来自NBC NEWS)
    
    几个星期前,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迈克奥斯林(Michael Auslin)在《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中提到了在华盛顿的一个私人聚会上,一位中国问题的资深研究员声称中共的崩溃即将来临。世界第二经济体和核大国的政治崩溃不是一件小事情。那么华盛顿应该怎么应对呢?到四环外面和被边缘化了的中国人建立联系、通过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来告诉中国人“美国对中国的发展负有道义责任”吗?就算中共不会在近些年倒台,思考应对策略可以帮助美国政策制定者“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
    
    在面对中国可能的政治不稳定和政治体制的崩溃,以上提到的策略显得微不足道了。根据奥斯林,这位匿名中国学者和其他人都认为中国若崩溃,美国首先要做的是告诉中国人民,华盛顿将会和他们站在一起。但是当中国人民揭竿而起后,这种口头上的支持并不能改善美国的形象。在另一场至少是六四规模的抗议出现时,行动而不是言论,才能展现出华盛顿对中国的未来确实“负有道义责任”。
    
    为中共倒台这样的大政治危机做准备,在研究和计划上都需做出很大的努力。在危机来临之前,在思维方式上,我们必须要有能力想象一个没有了中共的中国,以及其会如何发展。 每年数十万的群体性事件表明,尽管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地位日益提高,其仍然存在着能引起地震的重大政治问题。有了这样的预警,若我们仍然忽视能引起政权更迭的动乱或者其他可能威胁政权的危机,以及北京将会如何防止这些情况的出现——那么这将会是我们道德上的失败。
    
    做准备的目的是为了减小政策制定者在应对中国危机出现和升级时所面临的不确定性,还有能识别出华盛顿可以影响中共决策的地方。如果不去为了减小不确定性而努力的话,那么因为无知而导致的恐惧,而不是深思熟虑,将很有可能主导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去选择是否支持中国政府。
    
    首先应该做的研究是找出中国内部有凝聚力和离心力的力量分别是什么。中共用它六十六年积累来的强大力量打击公民社会,把它自己渗透到任何一个有可能成为政治力量的组织中去。那些不能被它收买的组织(比如法轮功)被它变成了“贱民”、被这个政权所追捕。新兴的公民社会组织在中国的官僚迷宫的夹缝中生存。如果华盛顿要声称其有“道义责任”的话,那么就必须了解中共以外的中国政治生态。
    
    在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前,国家情报委员会出版了对后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政治前景的评估。 该评估更新了从1980年代早期就开始的定期分析,准确地预测了后萨达姆时代的教派冲突和国内分歧的爆发。但是我们不清楚我们是否有能力对中国做同样的评估,更不要说能有多准确。这样的评估应该不是关于维人和藏人,而是十二亿四千万必将在未来统治专制或民主中国的汉人。
    
    第二是发展、维持、更新一个中共领导人及其家属的数据库,数据库应该包括对这些人可以施加的压力(比如可以被冻结的国外资产),还有电子和电话联系信息。美国政府必定能跟彭博社和《纽约时报》一样搜出这些信息。在中共内爆之际,紧张的状态必然会促使中共的干部开始思考他们自己和家人的福利,而不是党的利益。在生死关头,当每个人都开始只顾自己、寻找活路的时候,中共的制度凝聚力势必会被动摇。在这种情况下,能对北京产生影响的能力将会变得非常私人化,华盛顿若想要塑造危机的结果,联系到、影响到中南海决策者、省一级领导人和安全部队官员的能力将会是至关重要。
    
    就像公司或者非政府组织的数据库一样,这个项目需要包括中国官员与美国官员及其他重要美国人的接触记录。如此,华盛顿知道谁和谁有联系,到时若需要,可以让那些美国人去和中国官员接触。而且做决策时,白宫必须要诚实(至少对美国官僚系统),在过去对中美关系问题的处理上并不一直是这样子的。
    
    第三,预测中国对内安全部队的实力,包括国内情报收集能力和武警能力,这对预计动乱是否到了临界点至关重要。很多关于中国未来的研究都预设了这个国家的安全部队会运行良好,而不去考虑它们维护政权的能力取决于一系列动态因素,包括公民的抗议和科技。如果中国的政治改变由大规模抗议带来,那么这说明了“一个忠臣和强大的安全部队”的预设是错误的。
    
    任何军事干预的决定至少会有解放军总部(如果不是中央军委的话)的参与。若收到来自中央的命令,军队领导层必须要决定是支持现任政府、自己夺权还是不干预。虽然绝大部分的解放军官员是共产党员,但是今天这两个组织的关系相比毛、邓时代已经改变了很多。解放军可能正在发展出他们自己的、独立于共产党的职业身份。 中国迅速的军事现代化要求解放军的官员有更高的教育程度和职业化。再加上由于军队被隔离在军区的高墙之内,和社会脱离,缺乏共同的经验。如果解放军的职业化孕育了“军队应该是一个国家的军队”的概念,那么美国政策制定者需要知道这点,并且知道是谁有潜在的这种想法。
    
    第四,美国政策制定者和研究者必须知道,当个别的群体性事件开始升级成大危机时,北京的选择会有哪些。 首先,中国的领导人需要估计,这些抗议是否可以通过收买或者捕获抗议带头者而成功镇压,或者骚乱在扩散到其它地区之前是否能被限制住。接下来的一步是决定是否允许地方和省级政府自行解决危机,而不需要中央的介入。鉴于复杂的安排使得省与省之间的直接合作几乎不可能,对泛省的抗议的镇压需要中央来协调。知道中共在不同的层级会如何操作、谁会是决策者对影响事件的发展至关重要。在获取新的信息之前,我们很大程度上只能想象这个过程和决定,但是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对此进行思考,同时又要意识到答案并不是最终的。正如总统艾森豪威尔所说,具体的计划方案可能是无用的,但是计划本身是必不可少的。
    
    第五,美国政府需要找到和中国人民直接沟通的渠道,即使在北京开始掐断国际通讯之际。防火墙可能不是无懈可击的,完全关闭中国的因特网也不容易,但是最近的对VPN的干扰显示,中共可以让中国和外界通过因特网的通讯变得非常困难。把美国的对外宣传活动全部移到网上而不留保险措施是鲁莽的举动。如果保险措施仍然无法避开网络审查,那么接下来需要的是保留通过无线电向中国传播信息的能力。
    
    最后,如果美国目前的情报收集和分析系统(包括美国的外交系统)不能胜任以上提到的准备工作,那么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如何建立专业知识、收集和处理信息和应对中国内部的危机。这里的问题不是我们投入的量的大小,而是我们需要专注于和保证我们能够持续开展以上提到的准备工作。而且,这需要政策制定者的直接参与,不仅因为他们在收集关键中共人物个人信息中的角色,还因为“政策制定最终决定了情报工作的限度”这一事实上。
    
    如果华盛顿对中共已经接近黄昏感到担忧,那么对中国未来的“道义责任”需要的是对中国政治生态更深的了解,要超越处理日常政策制定所需的了解,要在中国领导人再次把枪口对准了他们的人民之前影响他们。没有事先的准备,美国和其他国际领导人会为一个不稳定的中国的前景而感到困扰,可能因此而觉得中国“大到不能倒”。他们还可能像1989年那样在远处旁观,不知道最好的行动是什么、不知道如何影响中国领导人的决定。什么也不做也许并不是错误的,但是如此重大的决定不能建立在无知、对六四场景的记忆和在危机时刻收集来的零星信息之上。
    
    原载《自由港》: https://iyouport.com/archives/35841
    
    -

(Modified on 2015/6/08)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701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经济危机是“生产过剩”造成的吗?/刘荻
·北京陷入经济危机困局——没有找到复苏动力/牟传珩
·武文建:少拿经济危机说事儿
·宋鸿兵:谨防美国向中国转嫁经济危机
·中国经济危机越来越近 谁负责?
·博讯专稿:解读习近平系列(六)如何避免经济危机?
·网曝:因经济危机造成的“大清算”即将到来
·国务院参事:中国已存在事实上的经济危机现象 (图)
·新华社辟谣:中国不会爆发经济危机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2019岁末游香港
  •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 劲道准确的论述——一个未完成的历史任务/转载
  •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 回顧“是現在站著投降,還是遲嘀跪著投降”
  •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 斯大林向毛澤
  •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 谢选骏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1)
  • 谢选骏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 法缘历史的天空:大法修炼二十五周年纪事
  • 金光鸿军队解散,各自保卫家乡
  • 陈泱潮22.相信中國經過新一輪分久必合,定會重新統一起來奉行上
  • 生命禅院我与武汉冠状病毒的对话/雪峰
  • 吴倩你们的耶稣:在反对我的世间,我是你们唯一的真正慰藉。
  • 少不丁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 谢选骏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 李芳敏14400024他雖然跌跤,卻不至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扶持他。
  • 谢选骏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 金光鸿人类要共同面对生存危机
  • 谢选骏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 台湾小小妮新年快樂
  • 陈泱潮21.抗拒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的敵基督法西斯邪惡帝國-國賊集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肺炎海外病例续增 美国确诊第二例 法国首现两例
  • 武汉肺炎:北京关闭故宫长城 取消庙会 排查武汉人
  • 城已封 年难过 春晚歌舞依旧 网友:好大讽刺
  • 《鼠疫》2.0版——“封城”后 的武汉
  • 荆州加入封城行列 湖北4000万人被隔离
  • 有关武汉肺炎的文章在法世界报网站阅读排行榜居首
  • 武汉肺炎侵台两岸为参与世卫组织活动再度杠上
  • 武汉急建医院十天竣工 上千床位接收肺炎患者
  • 中国武汉医院爆满 患者彻夜排长龙 医生顾不过来
  • 香港在达沃斯努力改善自己的金融形象
  • 欧盟委员会和理事会主席签署协议 英国1月31号脱欧成定局
  • 武汉肺炎官方最新数字: 830人感染25人死亡
  • WHO疫情报告将台湾确诊病例列在「中国台湾」项下台湾要求
  • 中国沦陷:武汉肺炎患者最新增至876人 日增45% 26人死亡
  • 星洲、越南首度确诊武汉肺炎 有航空公司停飞武汉
  • 管轶:武汉肺炎病者至少是非典的10倍 武汉医生料感染人数
  • 中国死于武汉肺炎人数增至26人 混入法国武汉女正接受检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