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纽约的深渊与麦加的黑石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12年9月3日劳工节,参观纽约“九一一纪念遗址公园”(9/11 MEMORIIAL)。
    

    这个公园的特点在于两个方形的大水池,四周有瀑布流水到池底,水池的栏杆围墙上,刻满了三千个受害者的名字;每个水池的池底中心有一个更深的方形水池,深不见底,但见水流源源不断地注入其中。
    两个更深的方形水池叫做“深渊”:像是眼睛、泪水、反向的源泉······充满了神秘感和漩涡力,像是三千个受害者的灵魂墓地,它能够抗衡甚至吸收麦加城那克尔白神庙的致命黑石吗?
    
    1、纽约的隆隆水声对阵麦加的沉默陨石;
    
    2、水池的科技力量对阵陨石的自然力量;
    
    3、宁静的游人对阵喧嚣的香客;
    
    有人认为:伊斯兰教是当今世界的祸乱之源,而清真寺的黑石头又是伊斯兰教的中心,因此,摧毁了麦加清真寺里的黑石头,就摧毁了伊斯兰教的中心,也就摧毁了当今世界的祸乱之源······
    
    事情果真如此简单吗?
    
    下面我们一层一层来看。
    
    (一)清真寺的黑石头
    
    克尔白,阿拉伯语意为“方形房屋”。沙特阿拉伯麦加城圣寺中央的立方形高大石殿,内有供教徒膜拜的黑色圣石,等于Caaba,为世界穆斯林做礼拜时的正向。始建于公元前十八世纪的宗教建筑物。穆罕默德清除其中偶像作为伊斯兰教礼拜处。以后多次重修。天房大门高于地面约2米。大门对面的墙上有两个标记,表明穆罕默德曾在该处做礼拜。至今穆斯林入房亦在两个标记之前下拜。
    
    不过,在伊斯兰教兴起前期,阿拉伯人的原始信仰有了新的发展。有些神灵已成为许多部落都崇拜的共同神,其中尤为著名的是阿拉伯三女神——被称为“女主宰”的拉特、欧萨“大能者”、默那“命运”。
    
    伊斯兰教兴起前各部落的原始宗教,主要是自然崇拜和偶像崇拜。阿拉伯人认为石头、树木、泉水中,住着一些神灵,其中有些是助人的,有些是害人的。他们称害人的神灵为精灵(Jinn,亦译为“镇尼”),精灵统治着人迹罕至的荒野,而神灵则主宰人迹常到的地方。
    
    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神灵,每年春秋都集合在固定地点举行崇拜仪式。其仪式通常是围绕着神灵的住所“别季尔”(一般是一块石头)举行献祭。举行仪式的周围区域是禁地。对神灵的崇拜方式包括围绕神灵的住所转圈(往往是裸体的),触摸“别季尔”,杀牲以至杀人向神灵献祭,把血涂到神灵的住所上。游牧的贝都因人把圣石等神灵的住所安放在骆驼背上,随自己行动。这些神灵都有名字,只有在呼唤了它们的名字之后,它们才能作出反应。个人家中也有家神,在人们外出或归来时,都要绕它转圈。
    
    三女神被奉为“阿拉”的女儿。在麦加人心中,阿拉是克尔白的主神,阿拉是造物主,是最高的养育者,是契约的守护神,客居人的保护者,是在特别危急时可以呼唤的阿拉伯神灵。三女神被认为可以替人向阿拉求情。当时,人们认为阿拉的住所是克尔白。在阿拉伯语中,当时已经对“神灵的住所的石头”(即别季尔)和“雕塑的偶像”有了区别。偶像是指克尔白神殿中的易卜拉欣像(反映了祖先崇拜)和月神胡白勒像。据说胡白勒的立像是用肉红玉髓雕制成的,酷似真人,一度是克尔白的主神。像前设7种神签,又称“断生死”之神。
    
    麦加在当时已经成为半岛上的宗教中心,在三个朝觐月(1、11、12)中,半岛各地的人都涌入麦加,到克尔白去举行典礼,祭祀各自的神灵,在自己部落的圣石或偶像上宰杀祭牲,把血洒在圣石朝向克尔白的那一面上,肉块供奉在圣石上,血涂在克尔白的墙上。
    
    克尔白中央还有一个灰坑,显然可以做祭,鲜血遂被涂到人的唇上和身上,以示与神灵沟通。据说当时克尔白周围有360尊“别季尔”或偶像。
    
    在阿拉伯人的部落宗教中,充斥各色巫士,但不存在真正的祭司职务和阶层。卡欣(Kahin)的职能是发布神谕和预言,用神签决疑,主持朝觐或求雨一类的迎神仪式。萨丁(Sadin)只是圣地的世袭监护人,他不主持献祭,因为每人都有权宰杀自己的祭牲。阿伊夫('Aif或Qaif)从飞鸟和走兽的动向解释预兆,裁决棘手的内部争执和血统问题。
    
    伊斯兰教兴起前夕,半岛上出现了反对多神崇拜的哈尼夫运动。哈尼夫们主张禁欲主义的生活,提倡隐修,以求与神“合一”。他们发展了模糊的一神概念,穆罕默德曾受到哈尼夫运动的影响。
    
    伊斯兰教前的阿拉伯半岛上还存在一些外来的宗教,包括萨比教、琐罗亚斯德教、摩尼教、犹太教、基督教。萨比教膜拜星辰,主要在也门、哈兰和伊拉克。琐罗亚斯德教盛行于巴林地区。犹太教徒主要集中于叶斯里布(即麦地那)、太马、斐德克、海巴尔和瓦迪古拉等地,特别是也门有一个强大的犹太教社团,希木叶尔国王优素福·艾斯阿尔(外号祖·努瓦斯)奉犹太教为国教。523年,他对纳季兰基督徒的迫害,招致了外族入侵,王朝灭亡。基督教于4世纪后传人半岛,主要是两大教派——聂斯脱列派(景教)和雅各派(一性派)。半岛北部的加萨尼王国和莱赫米王国先后归信了,基督教。6世纪初,纳季兰成了基督教的主要据点,南部佐法尔、亚丁、阿曼都有教堂。在希贾兹,基督徒主要是小商、酒贩、屠夫和奴隶,还有一些异端的隐修士。当伊斯兰教兴起后,一些原始宗教的遗迹留到了伊斯兰教中,而外来的宗教也对伊斯兰教产生了一些影响。
    
    (二)从伊斯兰教看阿拉伯宗教
    
    伊斯兰教徒认为:宗教是一种普遍存在的文化现象,是世界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它是一种社会意识,同时又是具有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传统的社会实体,因而构成一种现实的社会力量。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宗教通过家庭、民族、国家等多种渠道,从根本上塑造了人的精神世界,对社会历史造成深入、持久和广泛的影响。
    
    伊斯兰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主要流传于西亚、北非、南亚、东南亚和中亚。“伊斯兰”本意为“顺从”与“和平”,其信徒统称为穆斯林,意为“阿拉意志的顺从者”。伊斯兰教由阿拉伯人穆罕默德于公元7世纪初在麦加创立,是继犹太教和基督教之后的一神论宗教;伊斯兰教的主要经典为《古兰经》,其中的规定是穆斯林的社会生活中所必须遵守的准则。伊斯兰教作为一种宗教信仰、意识形态和文化体系,与传入地区的传统文化相互影响和融合,对世界地区的社会发展、政治结构、经济形态、文化风俗、伦理道德、生活方式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穆斯林认为伊斯兰教是永恒的宗教,“是真主创造的,不容更改的”(《古兰经》30:30);同时,《古兰经》宣称“穆斯林”一词是亚伯拉罕所创(《古兰经》:22:78)。《古兰经》中的这两种解释显示了伊斯兰教的产生有着直接的阿拉伯因素和犹太-基督教影响。在伊斯兰教产生之前,游牧的阿拉伯人在许多地区都有他们的禁地,拜物教和偶像崇拜同时存在于他们的社会生活之中;其中,最重要的崇拜之处是麦加的天房。
    
    伊斯兰教产生前,阿拉伯诸多部落都有自己的神灵和传统的风俗礼仪,多神信仰和拜物教的宗教仪式多表现出对偶像和陨石的崇拜。当时的人们认为,神灵一般有固定的栖息地,常常是石头、树木、泉眼、岩洞等。因此,按照这种信念,人们以圣石为祭坛举行献祭仪式,仪式地点常接近水源,圣石——圣水构成一片禁地,禁地内的所有生物和自然物都是圣洁的。“拜图拉”—— “神的住所”,就是这样一处坐落在麦加城市内的神圣的朝拜之地。后成为游牧民和希姆绿洲居民彼此相互贸易的场所,麦加就是这样的圣地之一。
    
    阿拉伯半岛的居民主要分为定居与游牧两种类型,但二者生活方式和地区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其社会组织和经济生活都存在着很大差异,但仍然被认为是一个统一的民族——阿拉伯人。《古兰经》中多次出现的“蒙昧时代”的阿拉伯人主要是指北部地区(希贾兹和纳季德)过游牧生活的贝都因人,他们持宿命论的观点,有许多禁忌,常常把圣石放在帐篷里供奉,重要的神灵渐渐成为许多部落共同崇拜的对象。他们最重要的仪式是列队环绕并触摸圣物,最重要的朝觐中心是希贾兹的几个圣地,先在麦加参加克尔白和阿赖法的绕行和行进仪式,然后再到克尔白四周的360块圣石上祭牲,牺牲供奉在石头上,血液洒在石头朝向克尔白的一面上。部落宗教中还有各种卜士,主持朝拜和祈祷仪式,他们被认为拥有消除灾难和疾病、魔鬼的神秘力量。诗人被认为拥有精灵的超自然的知识,作战时可以用语言让敌人遭殃,因此,他们也常常是部落的领导者及代言人。贝都因人在接触基督教和犹太教之前,没有来世生活和灵魂不朽的观念;他们认为死者是在某处阴暗的角落睡觉,一段时间内有一定的知觉。埋葬死者时祭祀牺牲:把骆驼拴在墓前,割断筋腱,让它渐渐死去。不在坟堆上添加石头或树枝,忌讳乘骑路过墓旁。相信存在着一种超人的精灵,它们和人类一样繁衍与死亡,只有巫术能够控制。人迹罕见的地区由精灵统治。
    
    麦加地处也门、叙利亚和波斯湾的商道上,有一眼泉水和一座古老的圣寺克尔白,在伊斯兰教兴起之前几个世纪就以圣地和商城而著名。这一眼泉水被称为“渗渗泉”(Bi’r Zam Zam)。根据传说,先知易卜拉欣(即犹太教-基督教中的亚伯拉罕)的妻子哈哲尔(Hajar)为了维持自己与幼子易斯玛仪的生命,将他放在克尔白旁,自己去赛法和麦尔卧的两丘之间寻找泉水,往返奔走七次而滴水未获。母子俩的悲怆感动了阿拉,于是派天使指使她,终于在一块石板下挖出泉水。
    
    6世纪时,麦加出现了超部落的地方神灵,其中最受崇拜的是“阿拉女儿”的3位女神:拉特、欧萨、默那。安拉是阿拉伯人的最古老的神灵之一,南部阿拉伯古铭文已有此称呼;公元前5世纪的列哈彦铭文多次出现;安拉住在高不可攀的天宇,人们借助偶像寄托种种希望,阿拉负责监督。麦加人在伊斯兰教产生之前已经相信,阿拉是造物主、盟誓和契约的监督者、危机时刻唯一可呼救的神灵。拉特(本意是女神)是月亮女神,其祭坛是一块方形的白石头,位于塔伊夫附近的瓦吉谷地,受麦加及其附近人们的朝拜。古埃及、古希腊、古地中海人把她尊称为白色女神(希罗多德曾经提到过她的名字-艾里拉特)。欧萨(大能者)的祭坛在麦加东部的山洞前,在麦加和希贾兹地区倍受尊崇。默那是命运与时间女神,祭坛是一块黑色的石头,位于麦加和麦地那之间的古戴德,她是阿拉伯人的最古老的神灵之一——家神,是麦地那人的朝拜对象。
    
    每年阿拉伯各部落都要去麦加克尔白朝圣一次。克尔白是一座立方体石质建筑,墙上嵌着一块受阿拉伯人崇拜的黑色陨石。5世纪初,麦加克尔白的监管权属于贝都因人中的古莱氏部,传说亚伯拉罕是克尔白的建造者,人们还认为是他规定了朝觐。亚伯拉罕是古代闪米特人共同的神明,苏美尔人把他当作第一个王国和城市的建立者。麦加的克尔白是古莱氏部落的保护神,立方体石质建筑内除了麦加人朝拜的黑色陨石外,还有300多尊偶像,每个偶像都受到某个(或多个)部落定期的朝拜。
    
    在南部定居的阿拉伯人中,原先的拜星教在公元3-4世纪被一神教(拉赫曼)代替;5-6世纪时,犹太教和基督教的许多观念和仪式也被人们接受,因此,在伊斯兰教中有明显的地方神灵和犹太教——基督教的因素存在。
    
    麦加凭借克尔白神殿和对多种偶像崇拜的宽容,在伊斯兰教前几乎成为整个阿拉伯的圣地。伊斯兰教以前的宗教仪式中,朝拜“拜图拉”的队伍中的每一个成员都力求触摸一下本部落的神灵像,以实现个人与神灵的交往并吸取神的力量。供奉偶像的祭品一般是牲畜。墓地具有一定的灵性,人们经过时要向它投掷石块,表示“献祭和崇敬亡灵”。随着时间的推移,被葬者就获得了祖先神的地位。
    
    (三)哈里发制度的存废
    
    哈里发(Caliph),意为“继承人”,是伊斯兰教的宗教及世俗的最高统治者的称号,也是历史上阿拉伯帝国统治者的称号。在阿拉伯帝国鼎盛时期,哈里发拥有最高权威,管理着庞大的伊斯兰帝国。
    
    哈里发制度有两层意思:一、穆罕默德去世后,在麦地那建立并延续千年历史的政教合一的哈里发政治制度。二、伊斯兰教关于理想政治体制哈里发制的一系列教义规定和理论学说。
    
    “哈里发”一词系阿拉伯语的音译,意为“代理者”、“继任人”。穆罕默德去世后,艾布·伯克尔、欧麦尔、奥斯曼和阿里相继被选为“真主使者的继任人”,或经指定选为哈里发,哈里发制度遂形成。伍麦叶王朝开始后,哈里发制度便转化为世袭制。
    
    阿拉伯帝国灭亡之后,“哈里发”的头衔,作为伊斯兰教宗教领袖的名称,一直保存了下来,傀儡哈里发首先是处于开罗的马木留克王朝的控制之下。1517年,奥斯曼帝国征服了埃及,时任哈里发的穆台瓦基勒也被俘。1543年,穆台瓦基勒死去,奥斯曼苏丹苏莱曼一世宣布自己继承哈里发的职位,成为全世界穆斯林的领袖。直到1924年,哈里发制度最终才由凯末尔废除。
    
    就在同一时期,凯末尔则策划建立一个现代、世俗、改革、民粹、民族、共和的国家。几乎一夜之间,伊斯兰教的整个法律制度被抛弃了。从1926年2~6月,瑞士的民法、意大利的刑法、德国的商法全部被采用。结果是废除了一夫多妻制,这使妇女的解放得到了加强,结婚成为民事婚约,而离婚则被公认为民事诉讼。1924年3月,凯末尔废除了源自穆罕默德后人的哈里发制度,将奥斯曼王室成员全部驱逐出境,并进行政治改革。他废除了历史悠久的伊斯兰教长(Shaykh al Islam)制、撤消沙里亚(Seriat)(即伊斯兰法)部、停办独立的宗教学校和经院、关闭宗教法庭(特别沙里亚法庭)以及废除被奉为神圣法典的沙里亚法、制订和采用依据西欧国家法律为摹本的新民法等等,从而为土耳其的现代化扫清了障碍,这使得保守的伊斯兰教徒认为他是伊斯兰的背叛者。
    
    (四)
    
    从凯末尔的事例看,伊斯兰教并非不可战胜的。
    
    哈里发制度能够摧毁,麦加的陷落也是一个时间问题。
    
    2012年11月3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06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爱与性——宇宙生成的三个方式
·谢选骏:是“真相”还是“读者决定一切”?
·谢选骏:尼采与国际共运马列毛
·谢选骏:宦官、秘书、书记、主席考
·谢选骏读史笔记:欧洲宗教战争的起源
·谢选骏读史笔记:宫廷的衰变十六题
·谢选骏:所有的科学定律都是人的思想
·谢选骏: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16:精神领袖与立宪君主/谢选骏
·谢选骏:共产党革命本质上是场宗教战争
·谢选骏:豪宅与死亡——圣弗兰西斯的恐慌
·谢选骏:屠杀精英的金蛇狂舞
·谢选骏:网络攻击是文化战争的新形式
·谢选骏读史笔记:圣女贞德是被法国人自己出卖的
·谢选骏:孟子无君无父论忤逆武王周公
·谢选骏:挽救欧盟需要铲除主权国家
·“商鞅变法”?习近平政权的法家思想/谢选骏
·谢选骏:天子观念是中国文明的特征
·谢选骏:俾斯麦怎样出卖了德国的未来
·谢选骏:权力意志是原罪观念的“翻拍”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