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毛泽东苗族侗族起源考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在《中国白皮书采取了河殇的战略》里我曾经指出:
    
    现在,中共自己却偷偷摸摸地再度重采《河殇》战略,这会意味着什么?分析指出,中国军事战略升级,将与美国的军事部署互相冲撞。批判河殇却师法河殇,这种自相矛盾地手足无措,可能招致“秦始皇后果”。
    
    取缔了河殇的中国政府却采用了河殇的战略,这奇怪吗?
    
    似乎并不奇怪,因为秦始皇就是这么干的。他喜欢韩非的学说,并确立了法家思想的统治,但是却出于嫉妒和怀疑而监禁并杀害了韩非,还把责任推到奸相李斯的头上。你想想,如果李斯真的像司马迁的《史记》所写的那样,背着嬴政杀了韩非,他还有机会死在秦始皇后面吗?可见,司马迁有时候也是缺乏人生常识和历史批判精神的。难怪他会被汉武帝删掉。正因为是秦始皇嬴政如此出尔反尔,结果,这个自相矛盾的秦朝很快就灭亡了。灭它的正是李斯。相形之下,那个同样霸道汉武帝就比较好一点,他独尊儒术,却没有监禁或杀害儒生,所以汉朝的寿命比较秦朝长了十几倍。
    
    中共到底学秦朝呢,还是学汉朝呢?
    
    学秦朝!
    
    毛泽东就自比秦始皇,而不自比汉高祖,更不能比汉武帝,因为这个苗族混血的小富农就会割城献地,做苏联斯大林的走狗和犬子。为什么?因为毛泽东家族根本不是来源于汉人,而是来源于“像格鲁吉亚人斯大林一样的少数民族”。
    
    我说毛泽东是苗民,不仅因为他具有对于中华民族的刻骨仇恨,就像格鲁吉亚人斯大林对俄罗斯人具有刻骨仇恨,而且有以下一些蛛丝马迹可寻,需要群策群力予以解剖研究之:
    
    (二)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刊专区·湘潮》里面,有篇《毛泽东不收鲤鱼的故事》记载:1934年12月初,“红一方面军”长征从广西西延(今资源县)进入湖南城步县境,一部驻扎在茶园寨。茶园寨是苗族聚居的大寨子,附近有口山塘,山塘边有座苗族建筑特色的吊脚楼。毛泽东专门挑了这里住下。
    
    警卫员们为毛泽东搭起一张临时办公桌,把九个小兜的公文袋挂在边上,毛泽东就开始看文件,写材料,还找来几位苗族同胞调查了这一带的情况。部队决定在此休整一天。第二天上午,警卫员们在毛泽东隔壁房里商量为毛泽东改善生活的事。突然窗外传来阵阵喧闹声。原来是许多苗民知道他们的本族同胞毛泽东来了!就兴高采烈地从四面八方拥向山塘边。青壮年们正在山塘里捕鱼,每捕到一条大鲤鱼,就小心翼翼地放进一口大鼎式的铁水缸里。警卫员们看到此景,也想去捉两条鱼来。警卫班长去请示了毛泽东,毛泽东反问他:前天在湖南界上给你们讲过的话还记得吗?
    
    班长轻声地回答:“记得。您说到了少数民族地区,第一要认真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尊重兄弟民族的风俗习惯;第二要廉洁奉公,维护苗胞利益,严格遵守群众纪律。可是,自从长征以来,天天行军打仗,主席同我们一样吃稀饭、野菜。同志们心里很不好受。今天苗族兄弟在塘里捕鱼,我们买两条行不行?”
    
    毛泽东肯定地回答:“也不行。你们知道吗?苗族山区‘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鱼塘很少。这里的鱼既是‘山珍’,也是‘海味’,苗族同胞一年到头都难吃上一次。你去告诉大家,不要为了我去弄鱼。”毛泽东如果不是苗民,就不会感同身受的。
    
    正在这时,一位白发银须的老阿公带领着一大群苗族同胞,从寨楼前的大路上浩浩荡荡地走过来了。队伍中间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四个苗家壮汉抬着口铁水缸,抬杠中央还系着一簇用红布扎起的大红花,格外鲜艳夺目。队伍走到楼前,老阿公一本正经地对警卫战士说:“红军同志,大军来到我们苗乡,我们苦难的苗家见了青天。全寨苗胞一个心愿,特意前来求见恩人毛主席!”没等警卫员回话,毛泽东已满面春风地从木楼上走了下来,亲切地握住老阿公的手,向大家问好!
    
    老阿公充满深情地说道:“尊敬的毛主席,按照苗家历来的规矩,对于为我们除害造福的英雄和拯救苗家出苦海的恩人,我们要把用山泉水养着的活鲤鱼敬献给他,表示鱼水情长,世代不忘。”他顺手从缸里捉了两条鲤鱼呈递到毛泽东面前。
    
    毛泽东示意警卫员接过鲤鱼。老阿公正欲发动苗胞们热烈欢庆时,不料,警卫战士却把刚才的活鲤鱼放回铁缸里。毛泽东满面笑容地说:苗族同胞们!我们工农红军长征经过此地,得到你们的支持和帮助,我表示衷心感谢!你们真诚慰劳红军,我也心领了。
    
    接着,毛泽东因势利导地向苗族同胞们宣讲了红军的宗旨、性质和纪律。同时,毛泽东意味深长地讲道:“群众好比深塘水,红军就好比金丝鲤,军和民的关系正像鱼和水的关系一样嘛。军爱民,民拥军,才真正是老阿公刚才讲过的‘鱼水情长’,世代不忘”哟!
    
    大家看看,毛泽东在苗人地区表现得多么仁慈,这和他在汉人地区的凶神恶煞,简直不是一个人。
    
    (三)
    
    陈克鑫《粟裕与毛泽东的将帅之交》记载:毛泽东预测粟裕:这个从士兵成长起来的人,将来可以指挥四五十万军队。毛泽东对淮海战役有一句精辟绝伦的概括:一锅夹生饭,硬是被你们一口一口地吃下去了。粟裕就是淮海战役这锅夹生饭的大厨师和美食家的代表者。
    
    这是因为湖南籍的粟裕(侗族)、滕代远(苗族)、向警予(土家族)都是毛泽东的血亲,所以一直都是“正面人物”。
    
    毛泽东甚至肉麻地说: “论功、论历、论才、论德、粟裕可以领元帅衔,在解放战争中,谁人不晓得华东粟裕啊?难得粟裕!壮哉粟裕!”
    
    一不留神露了马脚,毛泽东问粟裕:“你是少数民族吧?是不是苗族?”
    
    一、国庆两周年观礼,在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粟裕,两个湖南人,共话湘西事,毛泽东问粟裕:“你是少数民族吧?是不是苗族?”
    
    二、粟裕虽然不是毛泽东的近亲苗人,却是苗人的近亲侗族人。所以毛泽东抬举粟裕,说他是“中国人民的好儿子”,其实就是他们湖南混血蛮子的好儿子。
    
    三、在湘西会同县,高小学生粟裕初露锋芒,敢于同北洋军的士兵作对。这时,中共湘区委员会书记毛泽东,正在长沙领导反帝反封建反军阀的革命斗争,“粪土当年万户侯”。因为毛泽东是苗族,对汉人有着刻骨仇恨,事实上,“毛”就是“苗子”的转音。
    
    四、孩儿立志出乡关,苗子毛泽东十几年前走过的路,侗族粟裕也走了一回。苗子毛泽东是到了省城长沙,侗族粟裕是到了府城常德。
    
    五、侗族粟裕加入了苗子毛泽东创建的湖南共青团组织,在湘西北重镇常德的革命群众运动中经受锻炼,初露锋芒。
    
    六、为了一个真正的苗子滕代远,省立第二师范学校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学潮,侗族粟裕在学生运动中迅速成长起来。
    
    七、长沙“马日事变”以后,苗子毛泽东在逃亡武汉时刻,却号召别人送死,恢复工作拿起武器,坚决与敌人作斗争,武装保卫革命。侗族粟裕从常德逃到武昌,响应苗子党的号召,奋勇投身工农革命武装斗争。
    
    八、大革命失败后,粟裕随叶挺开赴南昌参加起义,苗子毛泽东回湖南领导秋收起义,他们都不可避免地卷人了中国大地上发生的武装的革命对武装的反革命的激烈斗争。
    
    九、粟裕跟随南昌起义军余部,千里转战到湖南,参加了湘南起义,后来在苗子毛泽东的接应下上了井冈山。粟连长与毛委员的故事正式开始了。
    
    苗子毛泽东同粟裕握手说:“井冈山时期的老战友不多了!”
    
    一、中国人民革命战争史上,有南昌起义,有秋收起义,有湘南起义,有平江起义,通过井冈山会师,“千流一归大海,奔腾涌巨澜”。朱毛会师,写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史上的壮丽篇章,也谱写了中国人民革命斗争历史的激越旋律。粟裕有幸参与了这一伟大的历史事件。
    
    二、粟裕随工农革命军上井冈后,参加朱毛会师和井冈山斗争。粟裕深有体会地说:我在井冈山时期,从一个基层干部成长起来,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的路途上迈开重要一步,首先是学习毛泽东建军思想。
    
    三、在井冈山上,粟裕向朱德军长、毛委员学习,挑粮上山,领略过“朱德记”扁担的强大威力。
    
    四、苗子毛泽东注重对部队进行建立根据地思想的教育,说,人不能老走着、老站着,也得有坐下来的时候,坐下来就靠屁股,根据地就是人的屁股。粟裕向苗寨里长大的毛泽东学习了建设根据地的思想。
    
    五、苗寨里长大的毛泽东善于“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打击敌人”,把部队参加根据地建设工作制度化。粟裕看到有些人认为老在山沟子里打不出天下,老待在一个地方打光了土豪,没有猪肉、鸡子那些好东西吃了,所以总想打到城镇巾去,造成了“八月失败”。
    
    六、猛虎下山,潜龙人海,粟裕跟随毛泽东、朱德领导的红四军下井冈山,转战赣南闽西,开辟革命新区,耳闻目睹了苗寨里长大的“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传奇和威力。
    
    七、“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粟裕对毛泽东、朱德领导红军开辟闽西革命局面欢欣鼓舞。
    
    八、苗寨里长大的毛泽东在闽西养病期间,让侗族的粟裕充当了警卫任务,猩猩惜猩猩,猴子爱猴子:他耳闻目睹了苗寨里长大的毛泽东战则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停则总结经验、挥笔成文的统帅英姿和领袖风采。
    
    九、在朱毛红军的“青山大学”,粟裕锻炼成长,“我跟随毛泽东、朱德打仗,所得到的最深刻的体会,是战争有它自己的规律”。
    
    苗寨里长大的毛泽东击掌夸奖说:“好,粟裕捉了张辉瓒,还是栗裕有办法!”
    
    一、粟裕随朱毛红军参加浏阳文家市战斗,初步领略了毛泽东指挥红军运动作战的神通。
    
    二、中央命令第二次攻打长沙,战与撤之间,显示了苗寨里长大的毛泽东“独特的战略思维”,其实就是“苗寨经验”,给粟裕留下深刻印象。
    
    三、红军第一次反“围剿”取得胜利,苗寨里长大的毛泽东连声夸道:“好,粟裕捉了张辉瓒,还是粟裕有办法!”
    
    网、七百里驱十五日,赣水苍茫闽山碧,横扫千军如卷席。有人泣,为营步步嗟何及!反第二次大“围剿”,粟裕又从另一个侧面观看了毛泽东军事指挥艺术的“拍案惊奇”。
    
    五、毛泽东、朱德在第三次反“围剿”中,灵活件用兵,出敌不意,创造战机,捕捉战机,更使粟俗钦佩不已。
    
    六、在苗寨里长大的毛泽东领导开辟的中央苏区的历次反“围剿”斗争中,侗族粟裕成长为“青年战术家”。
    
    七、侗族粟裕在感受王明“左”倾错误造成的恶果的同时,深刻认识到苗寨里长大的毛泽东军事思想和战略战术对于红军克敌制胜的重要作用。
    
    八、在红七军团北上抗日先遣的艰苦卓绝斗争中,粟裕发挥毛泽东、朱德创造的战略战术的作用,谱写了他军事生涯中的壮丽篇章。
    
    九、谭家桥战斗,红军血染青山,半个世纪后,粟遗嘱把自己的骨灰撒于此地,伟大军事家的英灵与烈士之魂归于一处。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逃兵对不起死难的战士。
    
    十、红十军团失败后,粟裕率领红十军团余部打游击战,西安事变才爬出丛山来,因为他毛泽东一样具有山区生存的土著经验。
    
    毛泽东预测粟裕:“这个从救士兵成长起来的人,将来可以指挥四五十万军队。”
    
    苏中民谣:“毛主席当家家家旺,粟司令打仗仗仗胜。”因为他们两个难兄难弟都是湖南来的苗蛮。
    
    粟裕到西柏坡向毛泽东直陈卓见,心胸狭隘的毛泽东也不见怪,还赞赏说,陈毅不回华野去了,今后华野就由你来搞!
    
    粟裕战伤累累,积劳成疾,不得不休养,毛泽东致信安慰:“病情仍重,甚为系念”。希望他能够尽快承担重任。真是充满了同族感情。不仅如此,毛泽东还把少数民族粟裕提拔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统帅部”工作。
    
    粟裕出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毛泽东鼓励这个侗族人说:“你可以胜任。”粟裕挨批时,毛泽东说:“粟裕同志战争年代打仗得好,是为公的。”毛泽东还对周恩来说:“粟裕是有战功的,现时打不倒,可以去搞国防工作。”而对于同为湖南人的刘少奇,毛泽东却一棍子打死。因为刘少奇是汉人,不是苗族,也不是侗族。
    
    讨论历史诀议时,粟裕这个杂碎也懂得投桃报李,大声疾呼说:“坚持实事求是,不应导致放弃毛泽东思想,也不应全盘否定毛泽东同志。”结果给中国留下了巨大隐患。
    
    (四)
    
    《毛泽东时代苗族社会“至大神”崇拜的衍化与形成》指出:苗族是一个拥有悠久历史和烂灿文化的伟大民族,由于历史长期处于“无所统纪”的氏族社会阶段,社会进化链中缺少了奴隶社会的环节,故宗教长期停留在与原生形态神话对应的原始宗教(拜物教)和与次生形态神话对应的次生宗教(多神教)的阶段和层面。但在新中国成立伊始的社会主义低级阶段初步巩固期,苗族宗教飞速地制造了从多神教“过渡”至一神教的假象,他们庞大的神团系统内,增添了一位至高无上的苗族神祗——毛泽东,其间虽不乏政指导教的意味,但绝非能用“个人崇拜”一语所能涵盖。苗族人民确实是用宗教的痴迷和虔诚、纯澄而狂热的情感以及全民族的信仰行为合成了这尊的“至大神”,对他顶礼膜拜的程度超过了本民族几千年来创造的所有的神祗,使尊贵的民族始祖神、护卫神也退隐其后,黯然失色。这种罕见的宗教文化事像,有历史的、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伦理的多种因素作用,苗族文化的骨肉是建立在山地型农耕经济上,长成于“农业——宗法”社会土壤中的伦理性文化,其精魄和意识导向则是脱胎于“万物有灵”原始信仰思想基础上的巫傩文化,毫无疑义,其间含有破解这种复合型宗教文化事像的信息码,深层的原因归咎于苗民族“善恶”道德价值观的牵引和影响。······
    
    从上述苗族社会“至大神”崇拜的衍化与形成看毛泽东的渊源,清楚不过地发现这里的“一拍即合”绝非偶然,也不是外因决定的,而是有其必然的内因:毛泽东的苗族背景。
    
    至今,苗民毛泽东的遗像还挂在天安门上。毛泽东不仅是个苗族,以他的感情看,可能还有侗族的血统。
    
    毛的中国如何崛起呢?
    
    就是崛起了,那也不是中国,而是一个苏维埃的残余,一个不伦不类的苗侗苏维埃共和国。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506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爱与性——宇宙生成的三个方式
·谢选骏:是“真相”还是“读者决定一切”?
·谢选骏:尼采与国际共运马列毛
·谢选骏:宦官、秘书、书记、主席考
·谢选骏读史笔记:欧洲宗教战争的起源
·谢选骏读史笔记:宫廷的衰变十六题
·谢选骏:所有的科学定律都是人的思想
·谢选骏: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16:精神领袖与立宪君主/谢选骏
·谢选骏:共产党革命本质上是场宗教战争
·谢选骏:豪宅与死亡——圣弗兰西斯的恐慌
·谢选骏:屠杀精英的金蛇狂舞
·谢选骏:网络攻击是文化战争的新形式
·谢选骏读史笔记:圣女贞德是被法国人自己出卖的
·谢选骏:孟子无君无父论忤逆武王周公
·谢选骏:挽救欧盟需要铲除主权国家
·“商鞅变法”?习近平政权的法家思想/谢选骏
·谢选骏:天子观念是中国文明的特征
·谢选骏:俾斯麦怎样出卖了德国的未来
·谢选骏:权力意志是原罪观念的“翻拍”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