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迫害文人是政变图谋的凸显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27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由于专制构架下的权力顶峰并非由民主推选构成,权力体系内部忽明忽暗互不服气、互不买账、互相拆台,这也就必然要成为普遍现象。饰演主角的人物,无不希望在政治舞台上可以光鲜一些,而跑龙套的要是对主角心存不轨,即可能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中,让主角的演绎变得极其难堪。
    
    大面积施以迫害,是为主事者制造麻烦、扩大宿怨、让其脸上变得不好看的路数之一。中国史上凡是掀起过迫害狂澜的朝代,宫廷斗争就一定进行得格外激烈。但凡坐龙椅者,在迫害泛滥后,在史料中就不免要被指摘为昏君和暴君。事实上王者位处权力巅峰,未必就有头梢自领的主观故意。
    
    广施迫害是扰乱朝纲的表现形式之一。它让残酷的现实走向了宫廷首脑愿景的反面,为争夺王权、改朝换代埋下了深重的隐患。迫害是对“对生命及自由的一种严重威胁”。生命并无贵贱之分,对文人的迫害和对贩夫的迫害,其罪恶本质相同。只是对文人的迫害,其政变图谋显得更为露骨。
    
    自古“文以载道”。文人在俗世的概念里,是义理、善良的符号之一。别有用心者通过施加残酷的迫害,将正直文人一个个凶猛推向统治集团愿景的反面,不但在迫害的当下,置权力巅峰以及整个执政团队于不仁不义,而且在历史文本的传承和记载中,也又强塞进了不可理喻的昏君和暴君。
    
    迫害文人是政变图谋的凸显。迫害文人要利用的,也就是文人手中的那杆笔,要他们去更充分地记载、暴露一个时代的黑暗,以图更大范围地引起社会共鸣,在民怨沸腾中,野心家想浑水摸鱼。即使诡计不能得逞,也可快意于通过文人的描述和鞭挞,将政敌给牢牢地栓定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任何朝代都只会给自个擦脂抹粉。基于这般常识性认知,人们在了解过往时,对于官方文本,难免要半信半疑。而文人流传在后世的文字,因为字里行间流淌着真性情,并且更具文采和可读性,在后世读者的心坎上,相对而言反而更具有穿透力和可信度。世人更多的是在通过文人了解历史。
    
    人们常说“历史是由人民书写的”。何为人民?百姓就是人民。一般的贩夫走卒无法通过笔下的文字,告知后人他所处的时代是光明是黑暗,但文人可以,秉笔写春秋的文人年复一年就是做这个的。“历史是由人民书写的”,那是广义上的说法。狭义上的历史,实际是由文人记载和描述的。
    
    文人本是性情中人,苟活乱世,面对贪官酷吏的枉法酷虐,兔头麞脑的胡作非为,黎民百姓的穷困潦倒,本就难免感伤时事、忧国忧民,别有用心者再将种种迫害强加在文人的身上,则无异于唯恐天下不乱,让本已复杂尖锐的社会矛盾变得进一步激化,时代的黑暗也更是反弹在文人的笔下。
    
    迫害文人是政变图谋的凸显,迫害文人于明面上是在倚仗强权压迫和凌辱书生,在政变图谋的骨子深处,却是在以形形色色的暴力行为,以迂回的方式将权力顶峰推上烤架,以凸显其无德无能,逼迫文人一呼百应,于悲愤中揭露鞭挞时代的黑暗。迫害文人,是以无情的手腕对上峰进行掌掴。
    
    史上不乏通过迫害文人以图政变的先例。元代末年南方汉族文人饱遭乱臣贼子的迫害和压制,导致文人纷纷走出书斋,投身反元斗争。
    
    类似的历史教训让许多朝代的统治者,在对待文人的态度上开始变得谨慎有加,即便有所打压,也更多采取怀柔的政策。即便莽撞若朱元璋,在用强的同时,也通过征召、选聘、科举等途径,将文人尽可能地纳入朝廷的权力体系。自毁长城、无尽无休汹汹扑向文人的朝代,在史上并不多见。
    
    迫害文人既是野心家政变图谋的一种凸显,也是黑暗王朝已步入疯狂,将要进入尾声的一种明显信号。文人的别称是知书达理,一个朝代如果对知书达理的文人,都不能坐下来与其平心气和展开沟通,都要予以残酷迫害,可见强权不可理喻到了何等地步;可见对待他人,又会是怎样的蛮横。
    
    朝中乱臣迫害的是文人,算计的是王权,以各种阴毒手段向文人下手,或“隔山打炮”向文人的老人、小孩下手,目的在于通过暴力激发正直文人的义愤,驱使文人去书写时代的黑暗,给王者制造难题和难堪。当迫害文人的把戏玩得登峰造极时,王权危矣,乱臣们的政变图谋已是图穷匕见。
    
    2015年5月26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23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537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骨盆裂开······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500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审判新政,审判宪法、人性和道德······
·廖祖笙:周永康嫖娼,何时上央视认罪?
·廖祖笙:剿匪不力
·廖祖笙:更该清算周永康的反人类罪
·廖祖笙:整个执法体系沦为既得利益集团
·廖祖笙:恐惧伴随周永康们的余生
·廖祖笙:与侩子手沆瀣一气的“法治国家”
·廖祖笙:强化党的领导毋宁放手百姓自治
·廖祖笙:写给遥在天国的夏俊峰烈士
·廖祖笙:戏台上的“反腐”
·廖祖笙:这嗜血的魔窟,还有什么可说的?
·廖祖笙:在狼狈为奸的非人间
·廖祖笙:将十年浩劫硬说成“十年辉煌”
·廖祖笙:对这荒庙还能寄望什么呢?
·廖祖笙:演绎的不过是落幕前的疯狂
·廖祖笙:话说荒野的狼群和羊群
·廖祖笙:党国“反腐”大戏唱了几十年
·廖祖笙回复众网友
·廖祖笙:中共无权箝制国人的生命自由
·廖祖笙:艾事件的“实际控制人”是谁?
·廖祖笙:枪杀了方九书,又枪杀徐纯合!
·六四后严控虽解担忧不减 廖祖笙疑遭死亡威胁 (图)
·廖祖笙:半夜里拉电闸 烛光中等天亮
·廖祖笙:举报党政公安联合造谣!
·廖祖笙谷歌博客已恢复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