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耀洁:三反、五反运动中,自杀出现高峰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22日 转载)
    951年---1952年毛泽东为了巩固他们的政权,发动三反、五反运动,清除异已,以杀害工商业界富裕人士为重点。三反运动是五反运动的前奏。那时朝鮮战争打的很激烈,发动三反、五反运动可以捞到一大笔钱财,暂解经济花费之急,又可清除异已,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在三反、五反运动中、全国出现自杀者较多,成了1949年以来、自杀又出现一个高峰。
    
     一,三反运动

    
    三反是指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主要是在中共党、政、军机官内开展。与一般没有权利的小职员、工人、学生无关,所以这些人提意见比较识极、写大字报处处可见,当时我校的意见多是对学校领导及后勤部门。对学生食堂的意见较多。
    
    1学生的生活:飯、菜质量太差,菜里看不到油、米湯碗里可以看到月亮的影子。学生的伙食费吃不够标准,主管伙食的人员有贪污之嫌,校领导官僚主义,从不过问,这类意见最多、最广,很多大字报重复的写、反复的写,真正关注事实者不多。时过60多年了,我只记得大概情况。
    
    2,学校各级领导人多吃多佔:校领导在大食堂请客吃飯······对各年级的待迂不公平,内科班说重视外科,外科班又回敬内科班,教材问题,实习分配问题、多不胜数······
    
    自1951年11月开始的至1052年2月告—段落,不疼不痒草草收兵、运动作用不大,没解决現存的问题,许多人对此莫名其妙,有人说:”搞这样的运动有啥作用,还不如守在田野吓鸟的草人。”
    
    那时我班开始进入医院临床见习,对当时那些大字报、没有时间看,开小组会时,辅导员让大家提意见,我也只是应付几句话。当时我班同学特别讨厌辅导员董丽英,也不喜欢医院代管我们的辅导员杨瑞甫,不知那个同学编了个顺口溜:
    
    人间地獄真是苦,医院有俩母老虎。
    
    一个叫董丽英,一个叫杨瑞甫。
    
    这两个女人张口馬列主义,闭口毛泽东思想,经常打学生的小报告,密告谁谁谁思想落后······. 我班罗敬轩、刘秀嶺因思想落后,开除学籍,从此很多同学变成了半哑巴。言多必失,安下心来,学好业务,来日做一个好大夫,多救治一些病人,这是我们的目标。
    
    三反运动对我本人来说,在逍遥中渡过,所以对一切事件记的不多,回忆中只记得埋头读书。
    
    二,五反运动
    
    五反,是指反对行贿受贿、 反对偷税漏税、反对盗骗国家资财、反对偷工减料、反对盗窃国家经济情报。主要对工商业者,制裁他们在为国家订货中的违法行为。打老虎,逼死不少商业户、资本家。这段运动是中国商家的血泪史。
    
    就以五反而言,搜罗一筐资产阶级”五毒“的罪行材料还不容易吗?那时的报纸上,天天是连篇累赘的报道,揭露资产阶级的罪恶,至于真伪如何,事后是谁也不敢没有去核实了。
    
    自1952年1月开始搞五反运动,半年后草草收兵,没有科学与事实的依据,不要实践检验,以“革命”理念代替国家发展的需求,“无往而不胜”的虚幻心理极度膨胀的情况下,不断制造虚幻的“敌情”和虚幻的“经济目标”,在遭遇民意与自然规律阻遏以及经济规律抵抗之后,仍不以为然、一味蛮干。
    
    从最根本的、最高的层次来说,认为工商业的世界观是金钱万能,以为钱是一切事业之母,有了钱,一切困难都能战胜,为了有钱才需有权。这种狭隘的阶级观念就是我们在上世纪50---60年代的悲剧成因。当一个阶层普遍受到精神与肉体的折磨,普遍感到对前途绝望,更感到生活毫无尊严时,“自杀”实际是他们的一种绝对的最后抗议。当时“自杀” 成了一种普通行为。
    
    有文献报导: 一位研究“三反”和“五反”运动的学者,曾在文章中这样描述过当时的情景:自2月中旬起,各地即噩耗频传。仅上海一处,自杀、中风、与发神经病者,即不下万人。医院是最忙碌的单位,内科、外科抢救自杀者的工作量最大、接诊中风、神经病人成了急诊大夫们最大的任务。
    
    自杀方式,以跳楼、投江、触电、吊颈者为最多,毒烈药品,尤其是安眠药片,早已禁止发售,故欲求安卧而死,亦不可得。法国公园与兆丰花园楼丛中,经常吊死者3---5人不等,马路之上,常见有人自高楼跳下死亡,跳黄浦江死者更多。有人说中国在三反、五反运动中死亡人数在25万以上,从官方查不到具体的死者数字。当地棺材店一扫而空,中共为节约木料,以“反浪费”为名,禁止添制棺木,遂大开火葬场,而亦时发出爆满。
    
    自杀者的遗书有一个普遍特点,为了死后不给家庭找麻烦,总是痛骂自己一顿,然后再歌颂人民政府的“德政”。
    
    三,我参加五反运动
    
    1952年春节过去了,河南大学开学。刚开始上课,河南政府通知停课三个月,学生全部投入五反运动,参加各地五反工作宣传队,提高学生们的思想觉悟。当时河南大学是河南省唯一的高等学校,有八个系:中文系、史地系、教育系、数学系、生物系、化学系、物理系、财会系。两个学院,医学院、农学院。可能有两千多学生,不分院系全部按个人特长分配,编成十几个人一个小组,每个小组的学生,有能写的、会画的、会唱的、会跳的······作为五反工作宣传队,奔赴各地市进行宣传工作。
    
    我校分在开封城两个小组,简称:开封—组、开封二组。这两组工作驻地在开封市马道街口,住房、生活等均由政府供给,工作由政府工作人员指挥。每组有四块黑版报,三天换一次内容。演出剧目是—天一组,即隔日演出—次,资料的一切内容全由领导五反工作队提供,自编自演。
    
    我分在第一组,本组只有四个女生,我班两个同学、我和路润芝,物理系有两位女同学,组长是中文系的张少骞,此人年岁较大,能说、能写、能唱,还有指挥能力,副组长就是演资本家那位胖子男同学,他忙于演出的角色,很少过问小组的工作,所以我不记得他的姓名、更不知道他的院糸。
    
    每次更换黑版报内容、总是张少骞来设计、同时写出版面文字的内容,我只能负责版面的画花、写诗歌等,我不会写版书上字、更不会画人物,我自觉胜任的工作太少了。
    
    话剧是自编自演,内容是批判资本家,出洋相、稿笑话,我在文艺上一点不通,有时候只能站在舞台上充当批斗 ”不法资本家” 的观众,有同学们开玩说:你是未来的大夫,用不着说唱······当时我也很不舒适、无言可对,一笑了之。另外物理系那两位女同学,她俩只会充当批斗会上的观众,其他啥也不会做,她俩会打掃卫生。男同更觉得她们无用,有人常开玩笑说:今天这工作用不上物理······那时候我们真显女性的弱势,但也没办法。
    
    幸运的是、路润芝同学有表演能力,她经常出演资本家的老婆,给”丈夫” 出坏主意,如何偷税漏税、如何偷工减料······资本家那个男同学体魄较胖,还粘帖个八字胡,舞台上把他俩人拉出来,跪在台上批斗,说他们五毒俱全,让他坦白交待······(她表演艺术不错) ;全像真的一样。
    
    每晚演出2---3个小时,台下观众很多,街道拥挤不堪,车輛不能通行,演到关键时刻,台下群众掌声如雷,说明他们演出很成功。小组同学叫她老板娘,她不高兴,后来没人再敢叫了。
    
    这个时期对五反运动的其他情况、我们知道的不多,三个月回学校之后、才听到五反运动中的事情,残酷手段造成冤案、逼死人等情况,令人不寒而栗。
    
    60年过去了,我对五反运动受害者的情况、不如土地改时的体会得那么深痛。日月似箭、光阴如飞,当时参加这次运动的同学们、是否还在人世呢?无从得知。他们即便活着也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了,一切的一切、全是历史啦,我要写出来留给后人知曉。
    
    2015年5月重修
    
    来源:纵览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011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耀洁获2014年“刘宾雁良知奖” 揭大陆艾滋真相 (图)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受害者千万以上
·爱滋斗士高耀洁︰中共要我撒谎,死也不回去
·艾滋斗士高耀洁︰中共要我撒谎,死也不回去
·高耀洁:寡妇之悲伤
·高耀洁:艾滋病疫情难掩盖(多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 刘蔚WeiLiu:武汉封城,全民起义,推翻中共—唤醒国人之56
  • 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
  •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 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 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 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中共國八刀革命附件1:《“以獨攻獨”宣言》
  • 江棋生只要还捂得住,疫情就不是命令
  • 毕汝谐瑞士作家杜伦马特的经典剧本“老妇还家”毕汝谐(纽约作家
  • 少不丁武汉市民唱爱国歌曲与WorldWarZ
  • 台湾小小妮帝王學和造神術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梦的迷蒙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2)
  • 台湾小小妮還是厚黑:臉皮越厚心腸越黑🖤官位越大!
  • 谢选骏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 台湾小小妮地球🌍運轉與社會控制
  • 谢选骏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 毕汝谐雪莱名著“为诗辩护”系美学圭皋毕汝谐(纽约作家)
  • 张杰博闻武汉市长豁出去了一句实话戳破了一个惊天谎言
  • 台湾小小妮疾病與人性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四)社会的文明结构(4)
  • 谢选骏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 毕汝谐诗歌艺术应当表现人类共性毕汝谐(纽约作家)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肺炎 中国女子足球队甫抵澳大利亚遭隔离
  • 香港“一罩难求”1000人排队抢购口罩
  • 武汉肺炎 病毒攻陷 中东第一例
  • 武汉新冠病毒无症状患者的“神传染”
  • 武汉肺炎 官方最新通报新增确诊1459例132死亡
  • 武汉肺炎 韩国人大论战要不要10万中国人节后返回
  • 自保失败 西藏武汉肺炎疑沦陷
  • 林郑挤牙膏式“封关”被指太迟只截止一成来港旅客人次
  • 哈佛生化系主任隐瞒千人计划史遭起诉 涉武汉生化合作
  • 武汉肺炎累经济亮红灯 上半年减至少一个百分点
  • 从武汉乘包机回日本的206人现在都在哪里?
  • 台湾拟包机接回滞留武汉台商大陆尚未同意
  • 德第一例真躺枪 中国同行到访传染得病确证人传人
  • 法国亚裔抗议新冠病毒引发的歧视
  • 英国决定不排除华为 华为高兴 美国失望
  • 武汉肺炎 武汉任职一前市长重症病毒死亡
  • 欧美都显松口 华为可能有戏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